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外报:日本政府内外交困 病入膏肓不知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30日 16: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新网12月30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30日刊出评论说,日本首相菅直人不仅面对党内分裂的危机,还面临反对党联合迫宫的威胁。这次也许就不是民主党内部换人就能再次渡过危机,而必须提早解散国会重新选举了。但病入膏肓的不仅是民主党政府,日本政坛的所有政党,甚至整个日本都不知何去何从,这种情况下即使举行大选,也不可能期待它就能重建一个新日本。

  文章摘编如下:

  日本民主党的菅直人内阁上台才半年,内阁支持率就已经从开始时的60%以上,下滑到目前“危险水平”的21%左右。对其前途有各种猜测,是理所当然的事。

  目前菅直人不仅面对党内分裂的危机,还面临反对党联合迫宫的威胁。这次也许就不是民主党内部换人就能再次渡过危机,而必须提早解散国会重新选举了。但病入膏肓的不仅是民主党政府,日本政坛的所有政党,甚至整个日本都不知何去何从,这种情况下即使举行大选,也不可能期待它就能重建一个新日本。

  从2006年开始,即使是在前自民党的统治之下,日本就经历着“十年(换)九相”的政治动荡过程,换了民主党新政权,不仅没有治愈这种“日本病”,还青出于蓝,只会换主治医生,结果发现所换的全都是不同程度的“蒙古大夫”而已。

  外电说,日本反对党已经对菅直人政府“绝望”。那日本人民又能期待哪一个政党就能打开局面呢?也许,根本没有人有这个自信,因此至今没有真正能人毛遂自荐。

  民主党一年就已变质

  “日本病”到了民主党政府手上也不能根治的原因,一、是病还没有开始治,就被迫转手让更没有经验人来当主治医生。民主党的鸠山由纪夫就是这样上台和下台的。不可否认,鸠山是个较有理想的政治家,在日本政坛是个异数,但他缺乏执政经验,又没有得力的顾问或助手。事实上,他是自我孤立的,孤军作战 当然会焦头烂额。

  二、是鸠山的孤立,既是咎由自取,也是遭到迫害。在打天下的阶段,鸠山确实能大开门户来招贤纳士,不仅与小泽一郎亲密结盟,还在党内组成独特的“小鸠体制”,进行党政分离管理。由于他既要表示清廉,又要证明自己不需要仰仗小泽的出谋献策扶持,结果“鸠山丸”转眼便触了礁。其实,他是患有时下日本政坛流行的“恐小泽症”,因此在美军基地、美日军事同盟等问题上再碰壁,便像“见过鬼就怕黑”的胆怯者,整个民主党从此成为一个对美唯唯诺诺的政党。

  三、是鸠山背弃选民,也让菅直人有样学样,不再把政治转向看成是违背道德的行为。不到一年,民主党换了心,从此日本就再也没有民主党和自民党,革新政党与保守政党之分了。日本选民又少了一个投票的选择,不仅失望还绝望,民主党的历史责任确实是重大。

  四、民主党的空中分解将是迟早的问题。小泽派继续受到排挤,自我保护的办法将是集体出走,到时民主党能否继续生存是个疑问。民主党政权也许就此分崩离析,日本政党史肯定又要重写。政党的排列组合,固然可以催生出新的主流和非主流政党,政客们倾全力在搞党争,像现在一个“小泽政治献金问题”就已经闹到满城风雨,以后日本政坛不是会更加鸡犬不宁?

  朝野要消除共同敌人

  当今日本政坛有两大斗争目标:一是朝野有个共同愿望,趁机要把日本政坛著名“破坏王”小泽一郎逐出政治圈;二是迫使执政党提早解散国会,胜者败者便可再来玩一场政坛“大风吹”。

  前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不仅是民主党的创党者,更是民主党政权的催生者,第一任民主党内阁首相原本也是非他莫属,却因为有“政治献金”的把柄落入“政敌”之手,迫使他放弃民主党党首兼首相的第一把交椅,以党干事长身份辅佐鸠山首相,并在大选中使出浑身解数,让近百名新手当选国会议席,民主党虽然因此登上执政党的道路,他的政治生命还是一波三折。

  小泽确有根据《政治资金规制法》呈报其资金所得和开支,但还是有人一口咬定小泽违法。号称日本执法如山的反贪调查组织“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曾对他进行过整年的侦讯,却三次认定寻无违法证据,因此没有对他进行起诉。但政界对他的围剿却没有一息停止。一个非官方组织“检察审查会”甚至推翻检察院的决定,预定要在新年后对小泽进行强制起诉。

  小泽问题转移了视线

  虽然小泽已经做好了被法庭起诉的准备,但他面对的考验却更加严峻,特别是来自政界四方八面的围剿。首先是他本身所属政党的排斥,其次是反对党乘机要对他公开羞辱,再有是反小泽势力恫言要通过抵制国会,迫使民主党和小泽就范。

  因为政界的围剿,传媒的口诛笔伐,民意调查又推波助澜,小泽几乎成了全民的“公敌”,也成了这场政党混战的祭品。

  现在,不仅反小泽势力乘机要全面报复,连执政党也打算抛弃他,让他成为政治祭品。而反对党建议提早大选,固然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却是浪费政府的钱,又无助日本政治的成长。舆论调查显示,现有政党都不受选民欢迎和信赖,大选又能制造出什么奇迹呢?归根结底,这还是一场政党的混战,胜败都无助于改善日本政治环境的恶斗。

  日本已经浪费了一个十年,难道还要在再萎缩另一个十年?(黄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