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折腾人民币 难治美国病(2010-09-22)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23日 00: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环球视线]>>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环球视线):

    《环球视线》2010年9月22日完成台本
  ——折腾人民币 难治美国病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世界正处于战争之中,它不是用装甲车,而是用货币;不是用战斗机,而是用价格。这场冲突将和第一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左右21世纪,这场战争就是货币战争。”这就是20号出版的,由德国记者丹尼尔?艾克尔特撰写的新书《货币战争》的主题。书中还说,美国和中国之间关于货币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将持久地改变世界。
  那么书中描写的这一切其实也并非天方夜谭。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在20号,继续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向中国施压,称中国在人民币问题上未尽全力,美国将先于世界贸易组织对中国采取制裁的措施。
  我们先来听听奥巴马是怎么说的。

    (播放短片)
  美国总统 奥巴马:
  我们的贸易关系必须是公平的,你不能只向我们卖东西,而我们不能卖东西给你们,所以我们将先于世界贸易组织对中国采取更多的制裁举措。我们会比过去更加有效地执行相关贸易法,这不是因为我反对贸易往来,而是我支持贸易往来,我只是想要确保这样的贸易关系,有利于美国的企业和工人,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事实确并非如此。

    水均益:
  我们今天演播室请到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我们的特约评论员叶海林,还有一位是我们的经济学家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的主任曹红辉先生。
  首先一个问题,曹先生,你怎么解读刚才奥巴马这段话,美国现在出现失业的问题也好,经济逆差也好等等,它真的和人民币汇率有关系吗?

    专家观点:把贸易顺差和汇率挂钩是一种误导

    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市场研究室主任 曹红辉:
  有一定关系,但不是主要的关系,我们说把人民币的汇率和贸易的顺差挂钩,本身是一种舞蹈,首先在学术上是误导。然后呢是决策者、媒体,乃至于公众都被误导,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贸易的顺差不完全取决于一国的汇率水平,更多地取决于它的资源禀赋、劳动力的成本。以及全球化条件下的跨境资本投资和这种所谓的商品流动等等,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所以通俗地讲,既使是人民币汇率升值,美国的工人也不可能再做鞋子、袜子、帽子和玩具了,为什么?至少美国的工人劳动力成本要远远高于中国普通工人的工资水平。

    正在评论:奥巴马指责中国未尽力解决汇率问题

    水均益:
  奥巴马刚才那段话您怎么解读,是不是美国真的准备对中国采取相应的措施,您的感觉?
  曹红辉:
  根据我们最近跟美方的直接接触的一些情况来看,以及通过其它渠道了解的一些情况,美国的国会、美国的行政当局,包括所谓的智囊团,乃至于媒体等等,甚至相当一部分公众,对于美国的经济复苏、乏力具有很大的抱怨。它的失业率非常之高,所以他面临着巨大的国内政治压力。另外一方面,对于解决经济问题,奥巴马当局也缺乏实质、有效的手段。目前来看,公布的各种措施,政策效果也不是特别理想,所以他急需要寻找到一种解决方案。
  水均益:
  解决方案就成了人民币汇率了?
  曹红辉:
  把人民币汇率当做所谓解决口径或者所谓借口,可以有效地转移内部的压力,转移公众的视线,这样化解所谓行政当局的一些政治压力。
  水均益:
  叶先生怎么看这个问题?
  特约评论员 叶海林:
  我们一直在跟美国人讲的事情是,我们人民币升值对于你们没有什么好处,解决不了你们的问题,但这件事情美国未必不知道,就算美国人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事实的那一部分,也未必会主张美国应该停止对人民币施压,因为人民币升值对中国有坏处。那么如果中美不是一个合作关系,而是一个竞争关系的话,那么对中国有坏处的事情,这个理由已经很充沛了。
  我们想一下,2009年的时候,奥巴马总统到上海,他曾经讲过一段话,他说除非中美两国一致,不然能够解决的全球问题是少之又少。他又说,一个国家的成功不应该以另一个国家的牺牲为代价。把这两句话合并在一起,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中美联手解决问题,不管这个问题是谁的,不能以中国单方面支付牺牲为代价,但现在我们看到奥巴马在解决自己的问题中,就是单方面要求中国要做出让步,中国要牺牲,我要解决我的问题,但是是以你的让步为条件的。
  其实我们跟美国人一直在讲,我们人民币升值对于你们没有什么好处,反过来我们还强调一点,我们认为我们的人民币升值对于中国经济没有好处,所以这件事情我们是不能干的。那么光是照顾美国的利益,他是超级大国,我们不是,我们没有那么多国际主义精神给他。我们必须强调,这件事情上,我们要从我们的利益上出发,是不是解决他们的问题,不是我们要关心的第一考量。
  水均益:
  曹先生怎么看这个问题,咱们撇开刚才叶先生谈到的这个问题。当然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假定说人民币非要按照美国的要求升值,那对中国带来的危害有多大?
  曹红辉:
  对于中国来讲同样是有利有弊,那么如果我们说是人民币快速、大幅度地持续升值,当然对我们的产业发展,对于企业的稳定经营,是有着极大的负面影响。那么如果说是根据市场的发展和我们的实力增强,那么这种升值逐步地缓慢地进行,那么对于中国实际上是有好处的。
  水均益:
  还是按我们的说法。
  曹红辉:
  所谓的主动性、渐进性。
  水均益:
  人民币什么时候升值由中国根据我们实际情况做出,而不是别人指着手指头告诉你说,你该升值了,该升20%还是升30%,这的确是一种戳手指头的行为。
  曹红辉:
  在这里,我要指出的是,美方指出在中国利用各种手段操作人民币汇率,比如说他们拿出来一个例证,一个所谓的实证,中国的操纵规模达到25000亿美元。他们把外汇储备,由中央银行购买的行为,当做一种操纵行为,以往大家知道这是中国的强制结汇制度造成的,而这种制度我们在去年已经取消了,这种制度已经结束了,我们改革以往的强制结汇制度。所谓人民币汇率改革,按照中国自己的这种安排逐步推进,这种指责现在为止已经不成立了。
  水均益:
  其实有关汇率的问题,我们也注意到,有不少的有识之士,国际上的一些有识之士,包括一些高官,实际上也都在很冷静、很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比如说像包括世界银行的佐利克,原来也是美国政府的高官,这几位都有一些这个声音。我们这里有几段,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