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环球要闻 >

动漫成高危行业?日本动漫人"过劳死"非普遍现象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1日 17: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文化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对中国的IT业,"过劳死"一词并不陌生,近几年可谓屡被提及。而对今年的日本动漫界而言,这个词有成为年度关键词的可能——8月24日早晨6点20分,年仅46岁的日本著名动漫导演今敏因胰脏癌突然去世。此前6月,42岁的日本人气漫画《Alive - The Final Evolution》(中文译为《最终进化少年》)作者、漫画家川岛正则因肝癌去世。

  据说,川岛正在患病期间一直坚持工作,在病床上完成了讲谈社少年漫画月刊今年2月刊的漫画作品。拍出《千年女优》、《红辣椒》等经典之作的今敏则留下了未完作品《造梦机器》,他在遗书中谈到了自己的病情、和家人朋友的点滴、动画创作的感受,并特别说道:"我心里最挂念的是电影《造梦机器》,姑且不论电影本身,也担心参与制作的工作人员,这让我无可奈何。"

  难怪有媒体以"他们是创造者,也是牺牲者""超负荷是最大杀手""积劳成疾"之类的标题形容日本动漫业这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现象。过劳死,犹如高悬在日本动漫大师们头顶上的一块乌云,不知道什么自己就走到了那片"死亡阴影"下。曾经,"漫画之神"手冢治虫身患胃癌,在赶稿中逝世(时年60岁),死前说的话是"给我一支铅笔";"机器猫"之父之一、日本著名漫画家藤子不二雄在创作过程中突然失去意识昏倒,再也没有醒来,享年62岁;擅长描绘暴力物和异世界的动漫大师石川贤58岁时死于突发性心力衰竭。

  如果寻思这些动漫创作者所患癌症或其他病症的原因,在常见的所谓遗传、环境、食物等因素之外,恐怕更和他们常年高强度、高密度的工作状态息息相关。毕竟,在动漫这个几乎"以创意为灵魂"的行业中,你要想成为大师,成为领先者,就得付出百倍于别人的努力和辛劳,当别人在休息娱乐的时候,你却在绞尽脑汁、搜肠刮肚、不眠不休地寻找灵感和创新。这与"过劳死"的解释合若符契——"在非生理的劳动过程中,劳动者的正常工作规律和生活规律遭到破坏,体内疲劳淤积并向过劳状态转移,使血压升高、动脉硬化加剧,进而出现致命的状态"。

  对此,有人夸张地说,对一个以成为动漫大师级人物为职业目标的从业者而言,动漫就是个"高危"行业。

  当然,日本动漫人的"过劳死"并非全球普遍现象,广大的动漫从业者,无论其职业规划和目标是多大,有"兔死狐悲"之伤则可矣,不必有"杯弓蛇影"之惧。在美国,知名漫画《美国荣耀》的作者哈维·皮卡今年7月12日在家中辞世时年届七十;迪斯尼动画人奥利·约翰斯顿2008年4月在家中寿终正寝,终年95岁;创造"史酷比"的漫画家巴贝拉在2006年12月离世时也是95岁;而唐老鸭的创作者、美国著名漫画家卡尔·巴克斯2000年8月去世时则是99岁高龄……在中国,今年痛失多位与动漫有关的大家:著名动画艺术家、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第一任厂长特伟今年2月逝世,享年95岁;同月,艺术家、漫画家张仃故去,享年94岁;6月,漫画大师华君武终岁于九十五。

  我们可以把日本动漫产业之所以强大的部分原因归结为"日本动漫大师认真的工作态度以及对动漫拼命甚至舍命的热爱",也可以由此联想到中国动漫创造力孱弱、创新理念不足甚至动漫人敬业、拼命精神不够等。的确,就后者来说,中国动漫业有其"高危"的一面——数量与质量以及产量与产值的不对等、作品与精品比例悬殊等问题犹未解决;而在今年4月某调查机构公布的《201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蓝皮书》中,动画专业被列入十大就业困难"红牌专业"之一,这何尝不是另一种"高危"? 程丽仙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