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体育图文 >

国足原地踏步 出线唯一信仰不出线成周期性衰竭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3日 06: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11月12日,国足队员输给伊拉克队后黯然离开球场。CFP供图

11月11日,国足主教练卡马乔出席赛后新闻发布会。CFP供图

  当多哈阿拉比体育场边的第四官员举起补时4分钟的电子显示牌时,伊拉克队当家球星尤尼斯还没有送出绝杀,但恐怕最乐观的球迷也明白了最后的结果——世界杯外围赛亚洲区10强赛本就不属于中国足球,与其费尽心机寻找一个相对体面的借口,倒不如检点自身励精图治。

  “我们已经连续3届冲击世界杯决赛圈失败了,甚至都没打到最后的10强赛,原因大家都清楚。”2002年随队出征日韩的国足前教练金志扬说,“所以我说现在不要再想世界杯的事了,我们就这实力,水平不到怎么想也没用。”

  随着国足提前退出亚洲区外围赛,这个周期的国字号球队又一次交出国际大赛“零出线”答卷,在2002年感受过日韩世界杯决赛圈之后,中国球迷眼睁睁地看着中国足球原地转圈却无法迈出向前一步。

小组赛只剩“例行公事”

  以前还有过“打平即可出线”的机会,如今的国足已然沦落到连决定出线的比赛都提前到了倒数第三轮的地步。无缘巴西世界杯赛的结果并不恐怖,国足自身实力与世界杯赛的要求相去甚远,但连亚洲10强赛都成奢望的窘境还是多少有些难堪,抽签结束时“上上签”的“喜讯”更像是个讽刺。

  国足老将李玮峰在赛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那番话,听上去让人无言以对,“我们不找借口,大家都拼了,也创造了机会,但确实运气不佳”。在小组赛赛程刚过2/3时就彻底失去了进军10强赛的希望,恐怕不光是“运气”不佳,主场首战新加坡队勉强获胜、客场挑战约旦队一球落败、主场迎战伊拉克队输球、在中立客场仍然不敌伊拉克队,如果都是因为“运气不好”的话,那么从2002年国足“到日韩世界杯一游”之后,“运气不好”就成了国足在国际赛场上10年内毫无作为的罪魁祸首。

  球员或许比球迷更加清楚,实力不济导致中国足球屡战屡败。传球不合理、配合不到位、射门不精确,国足所表现出来的任何技战术缺陷均与运气毫无关联。

  绝大多数球迷已经明白,责怪队员于事无补,更何况场上队员“已经尽力”,只不过当“冲击世界杯”的原定目标逐渐下滑到“冲击10强赛”的现实目标后,球迷的无奈也是理所当然。

  如今20强赛还剩最后两轮比赛,理论上伊拉克队客场输给约旦队、主场输给新加坡队,同时,中国队客场赢下新加坡队、主场取胜约旦队,则仍有与伊拉克队比拼净胜球以确定10强赛资格的可能,这让被伊拉克队双杀的国足残存着“理论上出线”的可能,但这种可能性只是为好事者提供了“分析”的乐趣。

  在输给伊拉克队之后,国足连夜赶往新加坡,准备15日与前4战1场未胜的新加坡队完成比赛。虽然剩下的两场比赛只是例行公事,但向来不肯服输的国足仍然喊出球迷耳熟能详的“打好每一场比赛”的坚定口号,只是足管中心精心为队员预订的航班公务舱显得有些多余——倘若仅为维护尊严,经济舱似乎更能激发国足队员取胜的欲望。

国足再走“顽固”老路

  由1名翻译、两名领队、两名队务、3名技术、3名科研、4名队医、5名教练所组成的国足“复合型团队”,均是国管部极度渴望国足创造奇迹的有力明证,尽管国足历史上从未得到过奇迹的正面眷顾。

  出征前正式接受记者采访时,无论是国管部主任曹景伟还是国足主帅卡马乔,给出的答案均是“客场全取3分”。然而包括抵达多哈后还明确表示“我们就是来玩命”的足管中心副主任于洪臣,在国足晋级希望破灭后,均表示对失败“有所准备”。此种较为矛盾的心理变化恰恰说明,国足水平之差大家心知肚明,但投机心理仍然占据主导——例如在20强赛之前请来年薪430万欧元的卡马乔教练团队。

  中国足球肯定需要高水平外教,但中国足球需要高水平外教来做什么具体工作,大多数时候却是一笔糊涂账。

  2002年国足首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聪明得可以用“狡猾”来形容的外教米卢大红大紫,使不少球迷忘了曾经失败的施拉普纳和霍顿。面对失败,外教也可以是最好的“替罪羊”。因此,国足对外教的痴迷程度居然有增无减:2004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阿里汉带队被科威特队挤出决赛圈,2007年杜伊“垂帘听政”福拉多,但国足在20强赛小组赛即遭淘汰,如今轮到卡马乔重蹈覆辙。唯一的区别是足管中心给了这位西班牙人3年合同,换句话说,聘用卡马乔团队已符合“长期战略”思路。

  这就令球迷愈发不懂:既然着眼点放在2018年,为何“卡氏国足”的20强赛主力阵容还会出现郑智、李玮峰、孙祥、韩鹏等而年届立之年的老将,而今年刚刚在主帅布拉泽维奇率领下经历失败的国奥小将,却得不到国际大赛的真正锤炼。

  因此,卡马乔强于高洪波、朱广沪的训练和指挥能力至今没有显现,甚至高洪波好不容易给国足规定的地面推进思路重新变得无关紧要。于是球迷又看到中后卫李玮峰一次又一次发动长传进攻,两个后腰赵旭日和刘健几乎全部精力用于防守,前场进攻球员大多数时候只能靠单兵作战,两三名球员之间的小组配合极为罕见。

  难怪有不少球迷认为,“看完4场国足小组赛,看不出教练教了什么,队员练了什么”。

“换帅”实为糟糕选择

  若将卡马乔的上任放在“重建中国足球”的大背景下重新审视,人们不难发现,中国足协主管领导一边在为杯水车薪般的每年4000万元校园足球经费发愁,一边又为本就出线机会寥寥的国足一掷千金。教练组年薪虽由赞助商结账,但近5000万元人民币一年的支出也实在令人乍舌,况且卡马乔团队接手国足3个月,仅在4场20强赛小组赛之前有过4次短期集训,以年薪计算这4次短期集训,教练组的酬金就在1000万元人民币左右,决心之大和收效之微可见一斑。

  “输球的责任不应该由队员和教练承担,中国足协应该承担输球的责任。”于洪臣在国足输给伊拉克队之后说,“打不进10强赛反映出我们的整体工作还有很多欠缺,我们要努力从青少年球员培养入手,打造一个适合中国足球的发展体系。”

  足管中心领导不推卸责任固然是极大的进步,球迷也不会强求3年之内国足质变,但国字号球队的坍塌已成系列,国少、国青、国奥几次国际比赛下来,根本无法让球迷看到下一个世界杯周期的出线希望。

  “接下来两年国家队大的比赛任务只有亚洲杯的比赛。”曹景伟对国奥无缘伦敦、国足无缘巴西的惨状已有心理准备,“我们曾经和卡马乔先生讨论过这个问题,希望他能为我们的青训体系提出一些意见。”

  事实上卡马乔本人并非徒有虚名,但3个月里,纵使大罗神仙也难救病入膏肓的国足。据记者了解,上半年在大家看来纯属无稽之谈的“八月换帅”居然成为现实,就连众多足协内部人士都莫名惊诧。

  “要想换的话,今年年初就该换。如果不想换,那就应该让高(洪波)指导带队打完预选赛。”有足协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今年年初,高洪波带国足出征亚洲杯小组即遭淘汰,但当时足管中心力挺高洪波,表示“换帅一事纯属炒作”,甚至号召各级国字号球队主教练向其学习。不过在国足热身赛打得风生水起,资格赛顺利赢下老挝队,信心十足挺进20强赛时,中国足协却突然遵从赞助商的意愿换掉高洪波起用卡马乔,如今4场小组赛证明,这个“临阵换帅”的决定即便放在“出线足球”的目标面前也显得过于荒唐。

足协完败四年后仍无希望

  这不啻是中国足球、中国足协4年1次的常规性完败。

  2009年10月,警方“抓赌打假”行动开始整肃中国足坛,随着黑幕逐渐揭开,“抓赌打假”演变为“反腐扫黑”,足管中心高层领导南勇、杨一民相继落马,2010年1月下旬,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宣布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原主任韦迪调任足管中心主任兼党委书记。

  在3个月内,总共7位中高层干部进入足管中心,“重组”的中国足协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各项工作计划相继出台。国字号球队的目标最好制定:2011年国奥和女足要拿到伦敦奥运资格,国足则直接把前往巴西当做头等大事。

  “目标超前”,当时就有众多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新一轮‘出线足球’的开始”。不过,中国的“出线足球”总是以“不出线”作为终结,两年过去,国字号系列竟无实质性进步,多少出乎兴致高昂的领导之意料。

  最近两年,“除旧”、“改革”各种说法充斥足坛,“青训体系”、“留洋代培”、“校园足球”均成热门话题,由于时间尚短人们暂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联赛管理体系在两个赛季之后,却除组织预备队联赛和推行准入制之外,无重大改观。

  以“中超公司”为例,“管办分离”至今还是口号,而且有无疾而终之势。本赛季中超公司海选的总经理鲁俊试用期一过便主动辞职,各俱乐部在重大决议方面仍要以足协意见为主,竞赛体制与10年前相比并无太大差别。

  本赛季中超冠军广州恒大俱乐部老板许家印对此直言不讳:“我提了很多建设性意见,足协领导当面都表示非常同意,但一转脸就完全否决。我很不明白,这些陈旧的、腐朽的、落后的、错误的、阻碍中国足球事业发展的东西为什么不可以改?”

  中国足球合理制度、合理规范建立之艰难,固然早已超出中国足协的能力范畴,但中国足球始终未能放松心态抛开功利色彩。如今巴西世界杯赛无望,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赛势必又成为国足又一个4年周期的唯一信仰。

  问题是4年后国足能否完成冲出亚洲的宏愿,现在看来,答案仍旧悲观。

  本报北京11月12日电

热词:

  • 国足
  • 球队主教练
  • 布拉泽维奇
  • 第四官员
  • 教练组
  • 客场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