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翟惠生:记者拥有大局观最重要

我认为作为一个合格的记者,一个优秀的记者,大局观是最重要的。因为你只有了解了一个事情的全部,而且会全方位的、立体的去看了,你可能得出的结论是不一样的。[详细]

本期人物 翟惠生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

曾任中国食品报社记者,光明日报社记者、国内政治部副主任、主任。1996年2月至2006年5月任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2006年5月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副部长级)。2006年10月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一键分享  开心网  QQ空间  人人网  i贴吧  新浪微博分段视频  

文字实录

第一部分GDP今年是7.5%应该是降速度、提质量、转结构

主持人:您是连续五年上两会,今年您关注的问题是什么?

翟惠生:今年我关注的问题和其他委员会差不多,有一贯性,有非常特殊的。一贯性的,比如有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社会的道德风气建设问题,比如说我们的分配收入问题,还有一些其他整个社会大家都关心的话题。如果说今年大家格外瞩目的有这么几个:第一个,在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过程当中,我们第一次提出来GDP今年是7.5%,这个是近八年来第一次低于8,这个数字还是很敏感的。比2011年9.2低了1.7,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了在一个经济高速运行的轨道上往前走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往低了调总感觉是别扭的,实际上7.5应该是降速度、提质量、转结构。但是更多的人未必一下能理解这么到位,它是根据自身的感受来理解这个数字的,所以这个数字尤为瞩目,特别是昨天发改委的领导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来,就是今年实现7.5%这个数字都不是那么容易,“十二五”期间要向7%靠拢,这使我想起十多年前当我们第一次提出6%的GDP发展目标的时候,大家欢呼雀跃,觉得这么高的数字,可是现在7.5%比那个还高,可大家看起来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在这里面是需要引导的。

翟惠生:再有一个,就是由于在十七届六中全会开的两会,有一个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前提,所以大家这次对文化的发展繁荣也确实很关注,文化事业怎么做?文化产业怎么发展?大家议论的比较多。特别是在文化发展繁荣过程中关于社会诚信道德基本建设问题,特别是结合这次学雷锋,我们究竟要向雷锋学什么?大家应该怎么样去遵守一个基本的道德底线?怎么样去做人、怎么去做事?这也是大家所议论多的。我想可能这次在传统的基础上格外关心的无非就是这些话题。

翟惠生: 还有一个字眼,大家也很关心,就是“改革”,这次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出了改革的重点、目标都是什么,在这冒号方面有几个方面提的很明确,这样使大家也认识到一个问题,就是说目前无论是经济、社会,还是人文,还是文化领域当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只能用改革的办法去解决,而改革不能倒退。

第二部分一个合格优秀的记者 大局观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您中间提到道德风范的建设,这也的确是近几年尤其是随着新媒体大步前进对新闻的关注,可能会引起,因为网络这个平台大家会畅所欲言,也会有很多新闻的事件能够感受到,大家也在探讨,就像您说的大家的道德底线,道德的建设,学雷锋学什么等等很多的话题,那像您做中华新闻工作者协会的党组书记,您觉得尤其是在我们的新闻工作者在报道一些新闻事件的时候,他们应该有什么样的职业操守和道德风范来进行传播?

翟惠生:我个人的体会和我观察我周围所有新闻同仁成长的经历,我认为有一个做事的诀窍,这个里边把握的诀窍是什么呢?就必须是了解大局、把握大局。这个大局是什么?还就是世界的情况,中国的情况,党的情况,人民的情况。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最最重要的,因为人的一种认知度,它是决定站的高度,站的越高他看的视野就越广阔,就所谓是横看成岭侧成峰,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个事情呢?就是因为我们现在记者永远是年轻人的视野,年轻人你要求他站的高了解大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和他年龄有反差。

主持人:唯一有的就是激情。

翟惠生:对,等你积累到一定份上,大局把握的准年龄就大了。

主持人:激情就不够了是吗?

翟惠生:对,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合格的记者,一个优秀的记者,大局观是最重要的。因为你只有了解了一个事情的全部,而且会全方位的、立体的去看了,你可能得出的结论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们在新闻当中老说局部真实和整体真实的问题,有的记者不理解,我看到的就是真实,怎么还有一个我局部真实的整体到不真实呢?他特别奇怪。我仅举一个例子,我来解答这个事,比如电动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在好多年前,在我跑两会当记者的时候,很多代表委员都呼吁要发展电动自行车,为什么?节能,没污染,便捷,速度也快,对不对?这恰恰是电动自行车的优点,确实很对,而且成本也不是很高。可是去年做过一个统计,现代化城市在交通发达的这种地区,电动自行车是最大的杀手,为什么?因为它没声,速度又快,没准从哪儿钻出一辆跟行人、汽车撞了,这样的话,你说电动自行车是好东西,可是在一个现代化城市,特别是交通发达的地区如果大力都发展电动自行车,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这就需要探讨了。但由此不能说电动自行车不具备那种优点,可是具备这种优点未必就能够在一个环境当中无限制的去发展,我觉得这个例子恰恰说明局部真实和整体真实的这种关系。

翟惠生:那比如说我们这次两会,大家关心的,最关心的就是GDP的问题。因为什么?因为其他的很多人可能对经济结构怎么调整,怎么去创新,他可能没有速度这个概念在他脑子里边更排到首位了,因为这么多年我们都是靠速度发展过来的。那么对于7.5的解读,怎么解读?是从硬着陆、软着陆单纯考虑这个问题?还是从科学发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我们为了赢得质量,为了给创新赢得时间或者赢得一个创新的周期来去做这些事?我觉得这是记者需要考虑的。比如说这两天股市应声而落,公布了7.5以后股市下来了,说明什么?说明很多人一看经济发展速度降了,觉得经济不好了,经济是不是不好?确实是在下滑的压力很大,而且世界经济形势也很复杂,多变、不确定因素也特别多,可是究竟我们中国在这里边还能不能保持一种平稳较快的发展?这个速度跟我们比是降了,横向比我们还是很高的,怎么把这个数字真给说透,你说不了解大局成吗?而这个大局这个东西对记者来说有点难度。

主持人:所以说大多数人,包括有些记者光顾看GDP的箭头是不是往上的,只关注数字,但大家忘了平稳发展,这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你不要说一直箭头突然有一天升了,这也是不大现实的,如果有一天突然有一天下滑,我相信这更不是大家想看到的,关键就像您说的把这个数字要理解透,要平稳较快发展是我们要看到的。

翟惠生:而且要平稳较快发展的,为什么我一直感觉中央强调的科学发展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我觉得我们宣传新闻报道还不够到位,好像老百姓觉得这事一个离自己很远,而且也觉得所谓一弄这个东西他不理解,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这是很记者自己对大局这种理解是密切联系在一块了。比如说科技创新,大家老说科技创新,那好,那记者就要问一问,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一个社会里边,而且人又比较浮躁的社会里边,很多人都要急功近利这种环境下,你说科技创新是好事但是太不容易了,你说创新他首先得科研,得研究,需不需要时间?需要。拿出成果来,你还得想小试、中试,最后才能形成批量生产,时间多长啊,好多人等不急,他着急,谁都想着挣钱,这么多年已经形成这样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行为的规范了好像是,所以这个事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们新闻记者应该跟更多的人讲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去创新?花费点时间,值得不值得?而这个时间赚来的,换取的空间是不是更广阔的空间?是不是用时间来换空间了?那么需要更多的人怎么样去把握这个事。

第三部分新闻的真实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主持人:您觉得新闻媒体在记者、从业者他们未来,尤其是在“十二五”规划过程当中,面对新的环境他们应该不断地完善哪些方面的素质,才能够更好地来报道新闻?

翟惠生:记者完善他的素质,我觉得第一个就是大局观,刚才我已经说过了。第二个就是一定要坚持新闻的真实。新闻的真实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什么做起来难?刚才我已经说到一个观点,就是局部真实和全局真实的关系你要处理好,不要认为你自己看到的就是全部,就是完全百分之百的真实。

主持人:这是我们现在经常说的你眼见的未必真实。

翟惠生:对啊,你还要放在大局里看一看究竟怎么回事。再有就是我们记者确实需要有一种平视和俯视以及侧视社会这种眼光。过去我们数学上讲到三视图:俯视、正视、侧视,对一个问题要学会立体的观察,不能只看一面,而忽视其它两个面或者更多的面,这一点我觉得也是需要养成的一种素质,或者说一种习惯性的眼光,或者视野,如果你习惯这么做了,那可能你就能获益匪浅。我们讲着以人为本,以人为本是什么?人人都需要学会换位思考,假如我是采访对象,你只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打仗过程中一个法则,如果你真正了解了采访对象内心世界,去体察他的内心世界,你有可能在不伤害人家的情况下还可以获取更真实、更深刻真实的这种素材,如果说你学不会这个本事,那就是人云亦云,好想你认为大家想知道什么,我就直截了当去问什么,这个未必能达到最真实的效果。包括我们的正面报道,也包括我们的热点引导和舆论监督都同样存在一类的问题。比如说我们舆论监督,你老想就是我想我得把这事非给报出来,曝了光,我批评他,你要考虑是要曝光,有些问题必须揭露,同时你在揭露和采访过程当中你一定要首先还要考虑这个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背景?什么样的深层次的原因?什么样的一种环境?什么样一种土壤?这些问题都要考虑了,你这样的话可能就不是跟人家直接对立或者直接怎么样,而是没准你能提问出更深刻的问题,而且没准你能获取更真实的素材。

第四部分微博的出现造成了局部真实和整体真实的更大的矛盾

主持人:我们现在也看到在新闻发展过程当中,新媒体也起着一个非常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现在微博的出现,大家都觉得新闻到了微博的传播时代了。您觉得微博这样一个形式的出现对于新闻报道有什么样的影响?

翟惠生:微博出现,我认为对新闻传播起到一种巨大的促进作用,因为它便捷、速度快、受众面广,而且人人都可以参与进来,这是一种人人有表达权的技术方式,这也是科技进步给社会带来的一种进步,但是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如果不是双刃剑那成刀了,双刃剑指的是什么?就在另外一面,那就造成了局部真实和整体真实的更大的矛盾,因为很多用微博、发微博的人都是站在整个社会处在自我判断的一种结论,我还这指的是善意的。另外这个社会是复杂的,是五颜六色的,人也有各种,有善意的,你也不排除有一些恶意的,那么也给这个恶意造成了传播他恶意观点的便捷渠道。所以我们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新闻媒体,我指的是媒体,特别是传统媒体,主流媒体他的使命更神圣,必须担当起引导舆论、坚持真实、客观报道,给公众一个正确、全面答复的这样一种使命。我觉得这两之间是相互促进的,但是要克服它的弊端,才能使它的利能够更大。

第五部分传统媒体往往比新媒体可能能够更冷静、全面、立体

主持人:您觉得新媒体和传统媒体他们在报道新闻的时候,他们的区别在哪里?或者对各自的优势是什么?

翟惠生:各自的优势,我觉得新媒体,我刚才说了一个是拥有受众,而且能够有效传播。时间还特别迅捷,他的弱点就在于他的真实性是要打问号的,而且在这里边还有善意和恶意的一种判断需要让社会去判断,而传统媒体的优势在哪儿?就在于他比新媒体可能能够更冷静、更全面、更立体的去解读一件事情。这样对公众的引导可能是更正确的。

主持人:像您说的新媒体的报道,主要是微博或者说博客之类的,因为它都是每一个微博都代表着背后一个个体,那么他可能有一个自由的发言权,所以说这个东西在于探讨的时候就需要有一个自己的判断,一个正确的判断来看待,而不是说一件事情迅速的传播。

翟惠生:有一句话,屁股决定脑袋,而且坐的什么位置就会考虑这个问题,人人做的事情都会不一样,普通百姓之间他们各自坐的位置也不一样,所以他发表的观点肯定不一样,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关键形成一种社会舆论,特别是主流舆论的时候我们应该干吗?应该集中绝大多数人共同的这种利益,体现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这个是我们需要把握的。

翟惠生:欲速不达,新媒体就在于快,但我不是说快不等于不准确,但它不能够和不准确划等号,我指的是这个意思。所以新媒体的记者我觉得比传统媒体的记者要求更,高在哪儿?就是给他在快中判断准留的时间少。那么这样的记者就要求他要有更高的鉴别力和判断力,而这个鉴别力和判断力不是我们一说就能有的,需要积累的,需要学习的。向谁学?书本学,更要向实践学,因为我们的记者基本学历都是比较高的,现在的记者念了很多书的,新书还要不断地念,这是毫无疑问的,经典著作也要不断地念,但是向实践学习太重要了。这个实践是什么?实践是包括生活、人生、社会、其它方方面面,你阅历丰富了,你可能人就成熟了,你经历的事情越多,你积累的财富也就越多,你的精神世界可能就更丰富。那么所谓我们原来说难得糊涂是指的什么?不是说不让你看事物,是指的你看明白以后你要学会糊涂,我觉得我们的急着要练这种功,不是说自己糊涂,而使自己能明白,而且在短时间内能看明白,这需要很高的素质。

第六部分优秀作品的作者应善于说普通话 心中最有大局

主持人:翟书记我们都知道您是中国新闻奖和韬奋新闻奖两个大奖评委会的成员,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在评选优秀作品的时候,您心目中觉得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成为优秀的作品?

翟惠生:最优秀的作品,我认为是用最朴实的话描述出最大的大局。这是最优秀的作品。比如我们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我还说这个话题,对他的解读,如果真正能够用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入手,说出来老百姓最能听明白的话,同时又把我们的发展速度为什么要调低,我们为什么要求质量,这事都说明白,我认为这就是当今太难得的这种作品。

主持人:做到这些难吗?

翟惠生:我觉得挺难的。因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好多记者现在他太从文件里,从文字材料里获取素材了,和老百姓的接触,学会老百姓的话来说事太少了现在,所以我们现在要“走、转、改”,就是逼着记者到社会当中去体察生活,多跟社会人接触,学会从书面语言向最平实描述的复归,而且我也发现新闻界的一些记者恩他有思考,但是把一个话题越说越沉重,越说越深沉,人家听起来很累,看起来也很累,所以我觉得优秀作品他的作者就应该是善于最会说普通话,但是心中最有大局的这样的优秀记者。

主持人:也就是说可能把一个挺复杂的问题,或者挺不容易懂的问题说的通俗易懂,让老百姓很快理解到,并且感觉到与自己有怎样的一种关系。

翟惠生:对,所有行业的大家都是复杂问题简单化,而不是简单问题复杂化,这是最基本的道理。但是复杂问题简单化,不是家常里短,我听着什么写什么,不是这种概念。他中间有两个飞跃,从感性认识或感性观察看到以后、听到以后,他先上升一种理性思考,这个问题说明什么?深刻在哪儿?问题大在哪儿?复杂在哪儿?自己想明白了,想明白了以后,然后没有用这种罗嗦、复杂、沉重的语言叙述,而是用最简练的语言叙述出来,这就是大家。

主持人:其实挺难做到。

翟惠生:非常难做到,所以小平同志讲写文章就要写自己的话,有的人片面理解写自己的话就是想什么说什么,不是这个意思,语言是代表一个人性格,人如其文,现在不能都是一套一套全都一样,张三写的和李四写的署名不一样,语言的感觉全一样,你说这哪儿还有个性呢?有一个模式化套出来,不是自己的话,自己的话是表明对一个问题感受了,理性思考了,你又朴实的描述出来,这才叫自己的话,我觉得好作品就应该是这样。

主持人:我觉得每一个普通观众都渴望看到对这样一件新闻事件报道,一看我可能知道是哪位记者语言的习惯或者他报道的风格。

翟惠生:这一点非常重要。有一些个口头语,“这个”、“那么”、“我想”、“我认为”、“那”都可以去掉,如果我是编辑都给去掉,语言要干净利索,越简单越好,写文章也是,我们提倡短文章,有人认为这个话得说长了才能说明白,短的说不明白,这是什么?功力不够,任何让你记住的就是简练的东西,像小平同志说“摸着石头过河”、“发展是硬道理”,这都是毛主席当年说向雷锋同志学习,就这几个字,大家非常能记的住,可以说过目不忘,因为什么?是口语话,是大实话,所以有人说大实话就是要发表片面观点,不是这个意思,是要用最简单的东西表达出最深刻、最复杂的道理来。

主持人:您对于中国新闻奖和韬奋新闻奖评选这么多年当中,您看了大量的新闻作品,那么多新闻作品看了之后,对您有什么样的感悟,有什么样的感受?

翟惠生:感悟,我觉得我们的作品还是与时俱进的,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我刚才举的例子,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的印象当中《人民日报》发表的,也是“两会”的报道,6%说明了什么?解读我们政府第一次提出来GDP要达到6%,说明什么?我一看题目,我就想往下看,但很简练,现在的作品有着鲜明的时代性,新的词汇,新的观点,很丰富,这个应该说是进步了,但是我觉得我们的扎实程度和套话以至于模式话这还需要克服的,我在这儿多说一句,包括我们的晚会,各类晚会,好像就一个模子。刚出来时候是新鲜,十年、二十年过去了,无论是什么场合,什么事件,什么人办的都是这种模式,我觉得太该改一改了。大制作,灯光,声光电并用,我觉得这都是什么呢?这真是那些个导演的无暇的想象,应该向最朴实、最真实复归了。

主持人::所以说其实您要说改,这也是创新的一个过程,其实可能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也不太容易,尤其是可能对于很多新闻报道者来说,可能很多年培养成这样一个习惯了,或者说习惯用这个模式,大家都来遵照这个模式来做。可能他本来有一些自己的习惯,但是可能这么多年来在培养过程中可能反而该怎么说已经忘记了,让他们更好地能够改变过来,有自己这样个性化的语言。

翟惠生:需要引导,这也是这次两会期间大家讨论文化发展繁荣的时候一个很热的话题。就是我们的文化发展繁荣,首先要讲导向,因为文化有鲜明的属性,可以说他的政治属性,导向里边我觉得有两层,一层是政治导向,那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不用说,毫不动摇,我觉得文化还有文化导向,有人说怎么文化还有文化导向?我说有,文化有它自己的一种你鼓励什么,不鼓励什么,多做点什么,少做点什么,我觉得这个里边需要我们现在要呼吁的。第一个就是传承与创新,听梅兰芳说过一句话,一步不换形,一步是随着时代的进步,不换形就是魂和本怎么把握,比如主持人话多还是话少,主持人是主角还是别人是主角?这个问题很严重,我现在听的很多是主持人话太多,因为是自我表现,这符合现代人个性张扬的时代特点,但是你瞧过去老的主持人话很简单,越大家话越少,不是在台上口秀或者要多显示自己什么东西,这就是大问题。

翟惠生:再有一个就是内涵与包装,究竟要以内涵为重还是包装为重?我觉得现在很多东西是包装大于内涵,其实应该有丰富的内涵,而又不排斥我们的包装。我们产品现在都要反过渡包装,我认为文化产品也要反过渡包装,声光电必须用,现代化的手段为什么不用,给我们带来很多便捷,但是用的要适度,不能说在一个晚会现场,再一个节目的现场震耳欲聋,对方说话都得趴着耳朵说,要不然听不见,何必呢,为什么要这么大声,过去的演员都说没有麦克风,照样唱,照样声音能打到最后,现在不是说有麦克风我们拒绝它非要扯着嗓子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要巧劲,要适度,这样才能把最美的作品能够献给大众,献给社会,而不是表面美,而经不住品的东西。就跟看一个人一样,有的人乍一看很好看,但细看毛病越多,有的人乍一看也还可以,但越品越有味道,这就是不一样。我觉得我们的文化的导向就应该在于此,要提倡美文化。关键什么是美?我们的新闻媒体编辑记者特别要学会掌握美的基本要领,只有俩字“比较”,美和丑比,所以你要知道什么是历史,历史怎么沿革的,你才能判断今天一个事物究竟美还是不美。

主持人:所以说新闻媒体编者积极各方面的引导可能是特别重要的,让他们有一个对于自我的认识也好,还是对于职业的认识,对于新闻事件的认识,都能有一个非常好的导向去引导他们,而不是说像您说的过分表现自己,或者过分注重形式,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翟惠生:我们常说三句话,导向是根本,真实是生命,文化是前提。还加上一句话,特色是活力。

相关新闻

首届中法媒体论坛在京成功举办

会议围绕“媒体在促进和推动中法全方位宽领域合作和交流中的作用”和“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关系及发展前景”两个议题,展开了广泛、深入的讨论。[详细]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