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婚后老公一家重男轻女作祟 计划要卖双胞胎女儿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5日 11: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武汉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他们一家已经商量好了 只是变着法让我接受而已

  (小橘灯是她的网名,断断续续地在QQ上跟记者留言,可是当记者联系她时,她的头像总是灰暗的。

  终于在九月末的一天,记者收到了她最长的一条留言,还附有手机号码。打过去,听到一个轻而虚弱的女声。)

  9月9日,我生了个女儿。第一眼看到这个闭着眼睛,歪着头睡得正香的小人儿,我一下就想到了我的那对双胞胎女儿,我不知道她们在哪里,对谁叫妈妈,过得好不好。

  那是2009年正月初一晚上11点多,我在武汉市妇幼医院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孩。我想,当耿明和他的父母听说是女孩时,一定很失望吧。

  孩子出生后的第三天,耿明来到病床前,说想把孩子丢掉。我问他决定了吗,他点点头说:决定了。我说:你想过没有,正是大冬天,你把孩子丢到哪儿?说这话的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我扭头看着两个宝宝,她们那么小,一个四斤多,一个只有三斤多。

  耿明没吭声,扭身走了。第二天,他又来了,说已经联系好了,让人把孩子抱走。我没做声。(记者听到这里,有点急,问小橘灯:你怎么不吭声,不争取?小橘灯仍然用她轻而慢的语气说:我习惯了,自从嫁给他,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做主,什么事我都说不上话。别人来借钱,他都把钱借出去了,我才知道。没有人能改变他的决定……)

  当天晚上,他妈妈来劝我,说是劝,其实也带点威胁,她说:耿明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你不答应,他肯定对你不会像以前那样了,对两个孩子怎么样,你也想得到……

  我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个劲掉眼泪。他爸爸也进来了,叹了口气说:我已经劝过他了,但他不听,我也没办法……原来那天,他爸爸也是问耿明,这么冷,把孩子丢到哪儿,耿明说丢到花园里。他爸爸说:我死了怎么面对列祖列宗。

  最后,他爸爸才对我说,他好说歹说耿明才同意找人家把孩子抱走。

  我听出来了,他们一家已经商量好了,只是变着法让我接受而已。

  希望落空了

  第七天,也是大年初七,我该出院了。耿明带着两家人来了,双胞胎里的妹妹送给了汉口的一家人,收养的那个女的还带着同事来了。姐姐送给了武湖的一对夫妻,那对夫妻没来,让他们的妹妹来了。

  一大群人一涌进病房,就把两个孩子从我身边抱走了,还有女人跟我说让我放心,他们会对孩子好的。

  他们抱着孩子再不肯放,我们挤进一部电梯,从六楼下到一楼,那是我最后跟我的两个孩子呆在一起的时光,可能还不到两分钟。出了医院大门,他们抱着孩子走了,我的家在相反的方向。

  我就这样失去了我的双胞胎女儿,甚至连名字都没来得及取。

  后来,我听说了两件事,一件是,抱养的人家各给了耿明两千块。另一件是,抱养的两家人是跟耿明一起包湖的老大的姐姐介绍的。

  我父母听说孩子送人了,哭着骂我太软弱太没用。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他们千方百计想要儿子。

  我怀着这对双胞胎到第四十天时,我让一位中医帮我把脉看是男是女,中医说是女孩。耿明说,不管怎么说,满了五个月找熟人做B超看看。

  到了五个月,他让表弟的老婆带我到汉口的一家私人诊所看性别。照了之后,别人说是双胞胎,其中一个肯定是男孩。我蛮高兴,又担心看错了。这个时候接到了他的电话,问我怎么样。我告诉了他,他说那你回来吧。

  我们一直抱着希望,至少有一个是男孩。没想到却落空了。

  他怎么忍心伤害我

  刚把我从医院接到家,耿明就骑着他的摩托车走了,一走就是好几天。坐完月子,他妈妈提醒我,耿明天天不回家,要把他看严点。我也没多想,直到包湖的女人跟我说,耿明在外面有人了,我还不信。我对他那么好,他怎么忍心背叛我?

  我是个很顾家的女人,把他的生活打理得很好,从来都不需要他动一下手。他上厕所总是忘记拿纸,我给他准备得好好的。他一回到家,洗澡水就放好了。连电风扇坏了都是我修。

  我们没钱,买了好吃的,都紧着他吃。我天天怕他吃不好、穿不好、玩不好、睡不好。我妹妹从深圳回来,看着我说:姐,你穿成这样,整个一个农妇。我自己倒不在乎。

  所以,我无论如何不相信他会对不起我。我去问他,他竟一口承认了。他说那个女人怎么怎么爱他,怎么怎么离不开他。我问他: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比不上你们的两年。他说感情是不看时间长短的。

  就这么闹了两个月,我连上班的心思也没了,我说我出去段时间,看看没有我招呼你,你怎么过。

  但是,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样,他照样跟那个女人打得火热。我实在受不了,说要离婚,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不早说?

  原来,我在医院里,他就有离婚的打算,只是我刚生了孩子,他没法开口。

  孩子婚姻都丢了

  就这样吵吵闹闹又过了两个月,耿明跟他爸爸说,那个女人怀孕了,肯定是男孩。我让他再好好想想,他完全听不进去,一定要离。又拖了几个月,我们虽然住在一起,他完全当看不见我。我给他洗衣做饭,还要看他脸色。他还经常讽刺我:你还住在这里干嘛,有什么意思?

  其实,我真的不想离婚,在双胞胎女儿之前,我还为他生过一个女儿。为这个家我付出了那么多,忍受了那么多。他好打牌,我在织布厂上班,每月工资八九百块。拿出五百块给他打牌,剩下的当生活费。他在湖里赚的钱也全部拿去打牌了。我都没说什么。

  答应把双胞胎女儿送人,也不过是为了保全这个家。我知道,如果我不同意,他在医院里就会跟我离婚。

  我已经对不起双胞胎女儿了,不想我的大姑娘再受伤害。可是,他还是逼着我把婚离了,给了我几万块钱,大姑娘他们也要去了。他们是很重男轻女的,把大姑娘要过去,不过是不想村里人说闲话。

  刚离婚那会儿,我的大姑娘总是跑来问我:妈妈,为什么要离婚?一说起来,就在我面前哭。她还觉得是她的名字取得不好,父母才离婚的。否则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完整的家,就她没有。

  越来越深的想念

  跟耿明离婚后,我嫁给了现在的老公。我真的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好的人。他完全不像耿明那样,因为一点小事就骂人。他什么事都很迁就我。

  9月份,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孩。虽然他也想要个儿子,但还是很喜欢这个女儿。一回到家,哪怕女儿睡着了,他也会把她抱起来玩一会儿,一有空就陪着她。

  自从这个女儿出生后,我就越来越想念我的那对双胞胎,算一算,她们都快四岁了,会跑会跳会唱歌会背诗,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

  我跟老公说,我想找找这两个孩子,看她们过得好不好。他很赞成,但是觉得没必要去打扰她们的生活,我也是这样想的。我甚至可以不见她们,只要得到一张她们的照片也好。

  (小橘灯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18207171738 。请知道她女儿下落的读者发短信与她联系,谢谢。)

  李银河曾经主编过一本书:《妇女:最漫长的革命》。做情感记者这几年,我经常想起这句话。

  很多时候,女性的悲惨遭遇并不在于男权对她们的压迫,而是她们对男性视角的自觉认同。像今天的讲述人,刚怀孕就迫不及待地请中医把脉,倒是老公沉得住气。得知有一个是男孩后,她很高兴,老公只淡淡地说,你回来吧……

  而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送了人,也不做一丝挣扎,不过是因为她内心也觉得谁让她们是女孩。

  有些女人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是靠着她们的智慧与成熟,有强大的内心,有不为所动的价值体系、明朗的底线和自我保护能力;有些女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完全靠撞大运。这位讲述人就属于后者。她们的悲催之处在于,当手气不好的时候,悲惨的事还会发生。

  讲述人:小橘灯

  性别:女

  年龄:30岁

  职业:暂无业

  本期采写:记者刘晓宁

热词:

  • 耿明
  • 老公
  • 情感故事
  • 双胞胎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