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对话卢美美:父亲靠什么赚钱我确实不了解(图)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2日 04: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卢星宇和她的父亲卢俊卿参加记者见面会。(CFP供图)

  本报记者在湖南凤凰采访时偶遇被网友们戏称为“卢美美”的卢星宇,并与她进行了一段对话

  10月31日,从湘西山区回到北京的“85后”女孩卢星宇更新了自己的微博头像和日志,与网友分享自己此次扶贫助学之旅的感受。有网友留言:“你是个既叫人讨厌,又让人羡慕的人。”

  网络红人“卢美美”:

  上了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

  今年8月中旬,有媒体报道,北京的一所打工子弟希望小学的校舍被拆,引起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其间,有网友意外发现了一个号称耗资20亿元的“中非希望工程”项目,并把相关信息发到了网上。又有网友发现,1987年出生的卢星宇在微博上的实名认证信息是:“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秘书长、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兼秘书长”。

  这是在“郭美美”事件之后,又一个年轻女孩被舆论认为参与“慈善项目的商业运作”,于是,卢星宇被网友们冠以“卢美美”的戏称。

  网友们搜索发现,这个在今年1月开通微博的女孩春节时曾到访非洲,并受到当地政要的接见。今年4月份,她曾在成都和著名企业家刘永好合影。今年5月,《新闻联播》出现了她的镜头。今年8月3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对她的专访……甚至在姚明、李开复等名人参加的博鳌论坛上,也频频出现她的身影。

  有网友质疑:“这个‘富二代’背后的推手究竟是谁?国内的小学还没人捐助,就跑到非洲去捐款了?”

  根据“中非希望工程”网站上对该项目的介绍,该基金会是一个由企业法人、社会团体法人、自然人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注:以下简称“青基会”)捐资设立的专项公益基金,捐赠基金的10%用作青基会项目服务和管理及行政费用。

  但网友们很快发现,作为“中非希望工程”承办单位之一的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注:以下简称“华商协会”),在国内民间组织管理局并未注册,而是一家在香港注册成立的私人公司。

  网友质疑:

  协会是高级公关俱乐部?

  尽管“中非希望工程”强调“爱心无国界”,项目募集对象也仅限于其依托的华商协会的会员,并不对社会公开募集,但网友们还是怀疑其借慈善之名“吸金”。

  据了解,卢星宇的父亲名叫卢俊卿,是四川广元人,之前曾担任公务员。2005年,卢俊卿在北京注册了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有限公司。4年后,他又在香港注册了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协会的定位是“以华人亿万富翁为主体的全球性华商组织”。

  此后,华商协会通过在内地授权旗下天九儒商集团的方式,召集了以企业家为主的会员,并组建了各类的下属协会,由卢星宇担任主席和秘书长的“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就是协会旗下众多的俱乐部之一,参与者主要是商人的子女。除此之外,还有“儒商夫人俱乐部”等10家会员组织以及各类行业和海外性协会。

  网友“落魄书生周筱赟”从8月中旬开始对卢俊卿开办的组织进行了私人调查。在他看来,华商协会更像个“吸金组织”。“28个省区500多家企业,基本都有世华会副主席、理事长、副理事长的头衔。这些头衔,据称交纳数万到数十万元会费即可获得。”“落魄书生周筱赟”在微博上说。

  还有网友发布图片,“有图有真相”地指出,湖南的一家街头米粉店竟然也挂着华商协会的会员牌匾。在“落魄书生周筱赟”介入之后,网友们不断披露华商协会在全国各地的痕迹,公众对这家协会的质疑越来越强烈。

  在这家协会的网站上,有众多前部长级人物担任协会成员的信息,以及大量卢俊卿父女与美国前总统布什等政要名流的合影照片。有网友称:“协会的真正盈利来源就是‘合影经济’效应,他打造了一个高级公关俱乐部,并靠这些来吸引会员。”

  但卢俊卿父女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他们认为自己是真心为会员服务的。在卢星宇看来,这件事的本质是有人要攻击他们的企业。

  对话“卢美美”:

  “没做坏事,

  不做缩头乌龟”

  手里拿着苹果手机,装饰时尚。24岁的卢星宇看上去跟一般的都市女孩没什么区别。两个多月前,因为“中非希望工程”项目,她被舆论质疑是“24岁掌控20亿资金”的富二代。网友们认为,她跟她的父亲卢俊卿一道,利用“慈善”的幌子及没有任何实业支撑的华商协会来赚钱,卢星宇因而被戏称为“卢美美”。

  但在这个曾留学美国学习传播专业的女孩看来,为自家集团旗下的“中非希望工程”项目进行劝捐很自然,参与慈善是国内商人由“富”到“贵”,提高社会地位的最好途径。那么多人质疑,是因为他们没到过非洲。

  记者日前在湖南凤凰县山江镇好友村采访时,偶遇前去那里以个人名义捐助贫困学生的卢星宇,并对她进行了独家专访。

  谈项目:

  非洲助学,外交官搭的桥

  “我父亲已经做到‘负腐败’。”

  广州日报:你是四川人,怎么会想到去非洲做慈善?

  卢星宇:我在美国上学时,有非洲同学给我看非洲贫困的情形,我感觉挺心酸。凑巧的是,等我回国的时候,华商协会已经有了“中非希望工程项目”。

  广州日报:你的家族跟非洲方面有商贸往来或利益关系吗?

  卢星宇:没有,我家的企业跟非洲没有任何商贸往来。我们单纯就是做慈善,“动机论”、“出身论”都不成立,我们没有这些背景。

  广州日报:据我所知,这个项目是由企业家运作的,没有特别的门路,怎么能在非洲运作得这么顺利?

  卢星宇:有特别顾问前驻埃塞俄比亚和冰岛大使蒋正云,他也是我的导师。他是非洲通,给我们讲中非关系和非洲民俗文化。我在去非洲前,还拜访各个国家的驻华大使,跟他们沟通,大使们会向他们国内汇报。今年6月我们第二次去非洲的时候,就启动了项目。

  广州日报:你和蒋正云是怎么认识的?

  卢星宇:我们协会和前外交官联谊协会一直有合作,他们都是外交部曾经驻各国的大使,来引导我们的人是蒋大使。他人特别好,今年春节他和我们一起在非洲过年,连家都没回。

  广州日报:仅一年时间,这个项目就能运作得这么迅速?

  卢星宇:对,成果喜出望外。在非洲接待我们的都是总统、副总统、总理、部长这些高级别的人物,启动仪式非常隆重。在肯尼亚,总统和副总统都出席了项目仪式,和我们的企业家们一一握手合影,大家感觉特别好。

  广州日报:项目捐款落实到账情况如何?

  卢星宇:那次有20多名企业家去考察,认捐4亿元,目前落实到账3000万元。按我们的协议,认捐金额分10年付,像我们天九集团,认捐了1个亿,分10年付,今年只需要给1000万元。

  广州日报:华商协会运作的资金哪里来?

  卢星宇:我父亲自己贴钱,他已经做到“负腐败”。这个项目可以为企业家争光,没什么不好。

  谈风波:

  父亲捐了女儿的青春

  “我知道(郭美美)这个名字,但之前没怎么关注过,一直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被人说成这样。”

  广州日报:“中非希望工程”项目和华商协会被质疑后,你有什么反应?

  卢星宇:网上说“24岁卢星宇掌管20亿资金”,其实,募集跟掌管不是一个概念,这是在偷换概念。全部善款直接汇到青基会,由青基会按国家法律法规统一管理。那么多人在微博上评论我,我都懵了。我转发了一条别人的微博,结果被评论了2000多次,说的全是“中非希望工程”的事。那天我到早上5时都没睡,一直在回微博,包括给微博改名、改头像。

  广州日报:有没有害怕过?

  卢星宇:有什么好怕的?我只做“中非希望工程”项目和未来俱乐部,对其他事情不了解。但我感觉我父亲的底气很足,他贴钱做慈善,捐现金,捐女儿的青春,还号召企业家们一起捐钱,做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好说的?当时我和父亲就觉得做的是善事,走的是正道,应该站出来;后来有人说要低调。但我觉得我没做坏事,就不要做缩头乌龟。

  广州日报:你知道郭美美吧?

  卢星宇:我知道这个名字,但之前没怎么关注过,一直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被人说成这样。我也不是“卢美美”,我就是我自己。

  广州日报:事件对华商协会有什么影响?

  卢星宇:媒体质疑我们时,我们正在开大会,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捐款,影响挺大的。事件过了两个月后,华商协会还在正常运行它是依法建立的。

  会员对我们还是比较信任的,这起事情发生后,有不知名的企业家打电话说支持我,我很感动。

  谈劝捐:

  商人精明,不好“忽悠”

  “大家已经很富有了,怎么才能做到‘贵’?‘贵’才能得到人们的尊重。做慈善是一条最好的途径。”

  广州日报:你才24岁,你怎么才能说服别人捐钱?

  卢星宇:劝捐还是挺困难的。有人说我们是“忽悠人”,商人都很精明,怎么可能被忽悠?应该说,企业家确实有爱心。每次开大会,我们都发倡议书,私下沟通,带他们去非洲实地考察。慈善能让他们有更多的荣誉感和社会责任感,他们愿意干。

  广州日报:他们为什么信任你?

  卢星宇:劝捐对象都是华商协会的会员,华商协会真心为会员服务,跟会员之间已经建立了相互间的信任。而且,捐款都直接发给青基会,我们不经手,我的工作只是组织捐款。

  广州日报:你的劝捐工作顺利吗?

  卢星宇:总会有说了要捐但最后没捐的人,但大多数人都说到做到。对于开“空头支票”的企业,我们也能理解,企业有困难,慈善不能强迫。这次去非洲考察前,企业家的认捐情况是2亿多元。从非洲回来后,他们又追加了1亿多元。

  很多人在那里被感动了,他们宁愿自己坐经济舱、不坐公务舱,省钱做捐赠。在布隆迪小学的奠基仪式上,有个企业家看到有个小女孩背着4岁的弟弟在劳动,心里很难受,就拿出100元美金要捐,结果被工作人员劝阻。因为总统在现场,一旦发钱就会有人来抢,场面就会混乱。后来,那位企业家把认捐金额从500万元提到了1500万元。

  广州日报:按照你的意思,这些企业家捐钱纯粹是因为精神的感召?

  卢星宇:我经常跟企业家们讲一个“富贵”的观点:大家已经很富有了,怎么才能做到“贵”?“贵”才能得到人们的尊重。做慈善是一条最好的途径。

  企业家希望能“大富大贵”,尤其是国内的民营企业家,他们没什么社会地位。他们捐钱主要是荣誉感,做慈善帮助人,从而受到尊重,包括心灵上和精神上的安慰感,其他动机我不太清楚。

  谈陈光标:

  公众关心那么多干吗?

  “我感觉陈光标挺冤的。人家有那份爱心,实实在在拿钱出来了,大家还要关心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是怎么用的……”

  广州日报:有网友说慈善是富人做的事,你是富二代,生活没压力,所以才能以慈善为职业。

  卢星宇:我能理解这种想法,但我感觉慈善是每个人都能做的事。慈善不在于你捐多捐少或者不捐,而在于去帮助别人并付诸行动。你捐1分钱、1块钱、100块钱和1万块钱,性质都是一样的,只是看你有没有去想、去说、去做。只说不做的人只能算是“说话的巨人,行动的小人”。

  广州日报:对于陈光标的慈善模式你怎么看?

  卢星宇:我感觉陈光标挺冤的。他拿出那么多自己的钱来捐,却被人非议。人家有那份爱心,实实在在拿钱出来了,大家还要关心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是怎么用的……关心那么多干吗?

  我们做慈善,看结果就行了。假如他说要帮人却没帮,或者承诺捐钱最后没到位,这样的质疑我是可以理解的。

  捐赠者只需要面对受助者,只要受助者能够接受这种方式,为什么不能做?愿意高调就高调,愿意低调就低调,因为慈善的模式是多种形式的,应该充分尊重捐赠者的意愿和做慈善的模式。

  谈家庭:

  母亲是儒商夫人俱乐部主席

  “我记得上小学一年级时,我家还很穷,父亲坐火车到成都来看我,一路都睡在火车的地面上。”

  广州日报:生活中的你是高调的人吗?

  卢星宇:该强势的时候强势,该温柔的时候温柔。之前我们只跟企业家和一些领导打交道,圈子里的人知道我们做慈善,其他人不知道,我们是被迫“高调”的,我也是“被出名”的。

  我有幸福的家庭,有自己热爱的事业,我没必要出名。很多人出名是为了利益,对我来说没有这方面的需求,我已经过得很好了。反而出名之后,被骚扰、被恐吓……麻烦的事情越来越多。

  广州日报:你是真正意义上的“富二代”吗?

  卢星宇:看大家怎么定义“富二代”了,如果说比较成功的企业家的子女都是“富二代”,那我算是。我在全球华商杰出青年领袖俱乐部成立的时候,说要把“富二代”变成“仁二代”,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慈善使者。

  广州日报:很多人质疑你们的项目靠慈善来谋利,你们做的是“慈善商业化运作”吗?

  卢星宇:什么叫“慈善商业化运作”?在非洲,从领导到民众都很欢迎我们。

  广州日报:目前你的个人资产有多少?

  卢星宇:我自己捐,号召捐,一直在出钱,根本没赚钱。包括从小到大收到的红包,总共有100多万元,本来想给自己买辆车,后来还是捐了。

  广州日报:你的家族是如何发家的?

  卢星宇:我们是四川农村出来的,父母靠努力发家致富。我5岁时就被送到成都的寄宿学校上学,他们在广元如何创业,我并不清楚。我记得上小学一年级时,我家还很穷,父亲坐火车到成都来看我,一路都睡在火车的地面上。我母亲原先从事餐饮业,父亲原先从事文化产业。我上三年级时,父母才搬到成都,我每周末才回家。

  广州日报:你父亲的企业靠什么盈利?

  卢星宇:这块我确实不太了解,2009年回国以来,我从没涉及家族企业。一开始我做华商协会主席秘书,然后去做华商会员子女的高端培训和公益慈善家,再接着是“中非希望工程”这一块,出国比较多。

  广州日报:家里的其他人没加入你们的“慈善事业”?

  卢星宇:我母亲一直在做,但是非常低调,之前她帮助过四川“太阳村”罪犯的孩子。我母亲是做餐馆起家,她是集团的创始人,我父亲是接班人。现在她是儒商夫人俱乐部的主席,她带着企业家的夫人们去泰国做慈善,帮助孤儿。接待他们的包括芭堤雅的市长、前工业部长、旅游部长等,规格很高。

  广州日报:你平时生活靠什么?

  卢星宇:就是华商协会工作的工资。只要不愁吃不愁穿,我不在乎有多少。

  广州日报:你对你们家的资产状况有数吗?打算以后如何接收?

  卢星宇:我不清楚,我父亲有自己的考虑。

热词:

  • 卢星宇
  • 卢美美
  • 卢俊卿
  • 陈光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