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学术腐败举报屡次被推脱 教授称“没有人裁判”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2日 02: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李季伦

石元春

  距离6人通过方舟子实名举报农大原校长石元春学术腐败被曝光,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这段时间内,双方各执一词,但至今仍没有官方机构公开表示介入调查。举报者也表示,没有任何官方机构在事情曝光后向其了解情况。不少人质疑,学术腐败到底该向谁举报?何以让严肃的学术事件演变成一出闹剧?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朱邦芬认为,我国需要独立的第三方调查机构来调查处理学术失范行为。

  方舟子收近百举报院士信

  “又是方舟子。”在石元春被举报事件出来后,不少人发出这样的感叹。方舟子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正是由于国内缺乏权威可信的官方渠道对学术不端进行举报,才导致很多人把举报信寄到他手中。不少人在向有关单位举报后,有些单位甚至把举报信直接提供给了被举报人,导致举报人遭到打击报复。方舟子说,从他提供打假举报平台至今11年来,学术不端类举报不在少数,举报“两院”院士问题的大约有近百个。据方舟子了解,中科院和中国工程院接到举报信并不会直接调查,而是让被举报人所属单位调查。

  16年艰难举报“不了了之”

  此次事件中的举报者之一杨智泉告诉记者,事件曝光以来,只是收到了农大方面要求把举报信撤下来的回馈,再没收到任何官方消息。“我们真的希望有关部门出面给我们一个说法。”

  另外一位举报人、今年70多岁的中国农业大学土壤学教授祖康祺为记者详解了他们对于“石元春学术腐败”的举报之路。最早的举报是1995年中科院上海植生所研究员王天铎开始的。之后,举报材料被不断递交到原国家科委、农业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等部门。祖康祺说,“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对“没有人裁判”感到失望

  祖康祺说,就在此事被曝光的七八个月前,几位老教授曾提出要见见中国农大现任党委书记和校长反映情况,“但他们总是推脱,在材料上网之前,我们还亲自把举报材料送到了校办。”

  “如今已无路可走,大家就想到了网络。”祖老说,“我们从内心里感到失望,没有人来给裁判。应该做出实事求是的调查。”

  对于六位农民出来为石元春作证,祖康祺感到很可笑,“学术腐败问题让农民来作证?而且他们说的是1973年的事,和这件事根本不是一码事。”

  尽管多年的举报之路让祖老灰心,但他仍然对此抱有一线希望,“希望这个调查是多部门参与的,是实事求是的”。晨报记者 韩娜

  他山之石

  美国科研诚信办公室进行调查

  对于石元春被举报的事,“会不会又是不了了之?我们需要独立的第三方调查机构来调查处理学术失范行为。”在正在举行的中国科协年会上,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朱邦芬的话引起专家共鸣。

  来自美国的约翰·达尔伯格在年会科学道德论坛上介绍说,他所在的美国科研诚信办公室只受理实名举报,对于网络媒体上未经查实的报道则不予处理。在美国,一项调查可能持续两年甚至更长时间,这期间,举报者与被举报者的权益都会受到保护。美国科研诚信办公室公布所有的处罚决定,被处罚者的名誉将永远和学术不端联系在一起。作为第三方独立调查机构,该办公室对调查过程的监督评审公正客观,这让他们对指控的处理获得信任。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认为,第三方调查机构才可以做到 “可信、可靠才可投诉”。

  晨报记者 韩娜

  新闻回放

  石元春八千字回击“学术腐败”

  六名学者将其举报,六位农民为其喊冤,“学术腐败”到底是否属实?“三院院士”石元春终于打破沉默,在中国科学院主管的《科学时报》发表长达8000字的文章,分12条回击之前的“学术腐败”举报。同时,中国农业大学也首次回应称,将提请上级有关部门进行调查。

  在《科学时报》发表的这篇题为《事实与真相》的文章中,石元春称,举报者之一李季伦是微生物学家,对黄淮海项目和旱涝盐碱综合治理的研究根本不了解。对于举报信中除农大教授外的另外两人杨智泉和田向荣,石元春表示“根本不认识。”

  他回应称,12条指控没一条能站住脚,全部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歪曲与捏造。对于石元春的回应,李季伦表示,“我说的我负责”。

  晨报记者 张璐

责任编辑:郭思宇

热词:

  • 学术不端
  • 学术腐败
  • 学术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