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解密甬台温铁路产业链 高铁股市值3天蒸发近400亿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2日 01: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恸 车

7月27日,事故现场已清理完毕,高架桥上,不时有动车组呼啸而过。记者 崔晓林 I摄

  “那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大的声音,我摇下车窗往外看,见我右前方不足百米远的高架桥上,两列火车撞到了一起,好几节车厢翻着个儿掉了下来,其中一节像梯子一样直立着戳在地上,我当时被吓蒙了,有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那一夜,电闪雷鸣,车厢翻滚而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温州报道

  见不到血迹,见不到散落的物品;毁坏的高架桥护栏已修补一新,泥塘里的车体残骸已清理干净,所有抢险人员及车辆也已经撤离……

  一切,好像从未发生。

  7月27日下午2点30分,记者来到位于温州双屿镇下岙路的事发现场。此时,“追尾事故”已过去了4天,现场几乎找不到这里曾“出过事”的痕迹。然而,悲情与凝重气氛却并未散去。

  事故现场清理完毕后,温州当地百姓、外来务工人员、各路媒体记者开始向这里聚集。没有喧哗、没有嬉笑,数百人就那样站在或蹲在大桥下松软的泥地上,三五成群,窃窃私语。

  鞋厂老板老吴:“我亲眼看见火车追尾”

  温州市鹿城区双屿镇,是温州市城市西扩、经济西拓的工业重镇,常住人口1.7万人,外来人口却有近19万人,闻名遐迩的“中国鞋都”就坐落其间。

  温州人老吴就是当地数百家鞋厂老板之一。7月23日晚上8点38分(编者注:此为新华社公布的事故发生时间;铁道部官网公布的事发时间为8点50分),冒雨驾车回家的老吴,亲眼目睹了火车相撞的瞬间。“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很大,雷声也很响,但那撞击声,比雷声还响不知多少倍。”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4天,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老吴依然显得很激动。他告诉记者,事发那天,他与几位朋友小聚,晚上快9点的时候,他驾车回家,当他行驶到下岙路接近高架铁路桥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

  “那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大的声音,我摇下车窗往外看,见我右前方不足百米远的高架桥上,两列火车撞到了一起,好几节车厢翻着个儿掉了下来,其中一节像梯子一样直立着戳在地上,我当时被吓蒙了,有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老吴告诉记者,列车翻落桥下的同时,桥上的列车冒出了滚滚浓烟,而此时,四周除了哗哗的雨声和间或的闪电和响雷,再没有了其他声响。

  几秒钟后,老吴缓过神来,他意识到,“出事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报警,我打了110,然后开车回去找人。”报了警的老吴迅速回到村里,“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了我能告诉的几乎所有人,我想,我们应该赶紧去现场救人。”

  巨大的撞击声也惊动了住在附近的百姓,正在大家纷纷猜测的时候,老吴的消息,让所有人感到震惊。“大家都知道火车撞上了,很多人开始往大桥下面跑,一些人也许是想看热闹,但更多的人是去救人的。”老吴告诉记者,他自己,还有很多住在附近的居民和打工者都冒雨跑到大桥下,很多人还光着膀子,大家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救人,“但我们没有救援的经验啊,手里又没有可手的工具,那场面现在想起来还让人心里难受。”

  老吴告诉记者,就在越来越多的百姓赶到出事地点并感到束手无策的时候,晚9点10分左右,消防车呼啸着赶到了,紧随其后的,是武警战士、公安人员、医疗救护人员和政府官员,“当晚,‘专业抢险人员’先是拉上警戒线不许外人靠近,随后,又召集‘看热闹’的年轻男性加入到抢险队伍中来。很多人(百姓)都帮着寻找生者、运送伤员,有些人还跑回家里取锤子、铁锨等工具。”

  对于自己当晚的“壮举”,老吴向记者表示,就是再普通的一个人,遇到这事也不会袖手旁观,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

  “我们这里,主动跑去参加救援的人很多,他们都是无名英雄,你们记者应该好好报道报道他们。”带记者去见老吴的村民对记者说。

  村民罗忠平:在黑暗中搜救伤员

  7月27日下午,记者在事发现场的人群中寻找目击者,一位大姐悄悄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男子:“他去救人了,你问他好了。”

  大姐指认的这个人,叫罗忠平,36岁,双屿镇人,在一家鞋厂工作。罗忠平告诉记者,这几天,没事的时候,他就会来到这里看看,“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感觉不是滋味,这里感到很堵。”罗忠平用手拍着自己的胸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有人在喊救命、有人痛苦地呻吟,有人躺在那里无声无息。到处是散落的行李物品,到处是血迹,车厢翻了个个儿,座椅都跑到了头顶上……那场面,太惨烈了。”罗忠平告诉记者,他家住在半公里外的小区里,出事那晚,他也听到了巨大的撞击声,也看到了高架铁路桥上的浓烟。

  “听说撞车了,我和几个邻居一起跑到这里,反正是下雨,我们都是光着上身的。来到这里,看到消防队正在召集大家去救人,我就冲上去了。”罗忠平和其他村民与专业抢险人员一起,从车窗爬进车厢,开始在黑暗中搜救伤员。“我一共救出来11个伤员,其中有两个小孩,5个男人,4个女人。我还抬出来一个死者,是个女的,是站着死的,被车厢的门卡住了身子,就那么直直地站着,胸前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

  罗忠平告诉记者,在他抢救出来的人中,有一个男人很是幸运,“他被夹在变形了的车门狭小的缝隙中,一边是一个铁架,一边是一个鼓囊囊的行李,正好把他保护起来,但尽管保住了性命,他的腿却受伤了,好像是骨折了,我是把他背出来的。”

  记者了解到,事发当晚,赶来现场的百姓超过1000人,其中很多青壮年都加入到了救援的队伍中,有附近的村民,有外来务工人员,有企业主,也有正在放暑假的学生。他们没有专业的抢险经验和技能,也许最初也并没有想过要参加救援,但在那个雨夜,这些人却成为了令人肃然起敬的无名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