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给中国动画电影吃一颗定心丸(对话)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5日 06: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动画电影《兔侠传奇》剧照

  7月11日,中国首部全3D动画电影长片《兔侠传奇》全国公映,在此之前,《兔侠传奇》已在德国柏林、法国戛纳等国际电影节上,用几分钟的电影片花赢得了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发行合同,创造着20多年来中国动画电影海外发行的奇迹,给后发的中国动画电影吃了一颗定心丸,重新鼓起人们的信心,也向独霸全球的好莱坞动画做出了挑战。《兔侠传奇》有哪些成功经验?中国动画艺术方向何在?

  遵循国际标准 坚守中国文化

  编辑:一只卖炸糕的憨厚大兔子一诺千金、惩恶扬善的故事,很有喜感,叙事流畅,视觉效果也不错。1分钟的片花让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商青睐,这应该算近20多年来中国动画电影的一个壮举。请谈谈这部电影的创意吧。

  孙立军:电影主角兔二的形象来自于京津地区的民俗玩偶兔儿爷。我们曾做过一个小范围的调查,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十二生肖里,超过70%的人最喜欢兔子,这和我多年来对兔儿爷的喜爱不谋而合。我们印象中的兔子是蹦蹦跳跳可爱的,而兔二却是憨憨笨笨的,身高两米,有点猪八戒的气质,天生有一种喜感,卖炸糕的平民身份,更增加了亲和力。和它搭档的另一只兔子“高两米”身材袖珍,两只形象悬殊、夸张的兔子站在一块儿,就有了幽默的效果。

  形象有了,这个故事要表达怎样的主题呢?我们的想法是,当下社会最需要什么就选什么作主题。无疑,是诚信。诚信是中国最传统、也是当今社会最需要的精神价值。于是我们就写了一个憨兔无意中许下承诺,冒着生命危险信守承诺、行侠仗义的故事。

  这部电影的看点是幽默和中国功夫,如果故事太复杂,就没有时间让家庭的每个成员都享受到幽默和功夫带来的乐趣。因此,《兔侠传奇》的故事追求单纯而不简单。我们的设计是发挥想象力,争取每1—3分钟让小观众笑,每3—5分钟让爱看动画的成人笑,每5—7分钟争取让那些没看过动画的人笑。

  编辑:兔二的毛发效果逼真,面部表情很丰富,立体感和动感也不错,《兔侠传奇》在技术上做了哪些新的尝试?

  孙立军:《兔侠传奇》是中国首部全3D动画电影长片,跟之前国内的3D动画相比,有了几个突破。

  首先,我们采用了动作捕捉技术解决了动画表情比较单一、动作比较呆板的问题。其次,通过先期配音模拟口型,再进行后期配音,解决了台词和口型不匹配的问题。第三,通过3D毛发技术再现动物毛发的质感。

  一部电影最能打动观众的,除了故事、人物外,最重要的就是细节,细节丰富了,加上运动镜头,观众看起来就会感觉生动而不拖沓。

  编辑:同样是拟人动物的功夫题材3D电影,《兔侠传奇》和《功夫熊猫》在定位上很相近,是有意的设计还是无心的巧合?

  孙立军:也许可以说《兔侠传奇》是一部披着美式外衣的中国动画。怎么说呢?20多年以来,美国动画片已经给中国观众乃至全世界观众培养出了美式口味,成了世界通行的国际标准。现在的电影市场是以好莱坞电影为标准的市场,而不是我们随意想象的市场,就像我们的孩子喜欢麦当劳、肯德基,不喜欢吃刀削面一样,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穿唐装?当我们本土市场能够清楚认识唐装的时候,这件外衣就可以穿出来了。

  话又说回来,《功夫熊猫》不也是一部披着中国外衣的美国电影吗?为什么不借鉴他人的经验?我们研究了美式叙事的起承转合,美式的幽默和夸张表演,还发现90%的镜头都是运动镜头。《阿凡达》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它给人一种坐过山车一样的体验。事实证明,这些都是符合现代人口味的电影美学规律。

  但在文化精神上,这是一部原汁原味的中国电影。没有耸肩、翻腕的美国做派,而是一诺千金的主题、武侠片的类型,表达地地道道的中国文化,一看就是中国人做的动画。

  正视市场现状 探索中国经验

  编辑:在《兔侠传奇》之前,你已经做了4部动画电影长片,第一部作品、获得华表奖的《小兵张嘎》拍摄于1999年,当时正处于中国电影的低谷,据说当年摸爬滚打,十分艰难。

  孙立军:当年做动画电影,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做《小兵张嘎》的时候,谢飞老师跟我说:拍故事片难,拍儿童电影难上加难,拍动画电影等于死路一条。2000年《宝莲灯》出来以前,每到金鸡奖、华表奖颁奖,动画电影就常常空缺,于蓝老师曾难过地说,中国动画片怎么就这么难?

  作为从事动画教育的教师,我心里很郁闷,所以《小兵张嘎》就让我像得了神经病一样。2003年非典的时候,整个北京就跟死城一样,我和《小兵张嘎》剧组的另外11个人,每天吃方便面,简直就是动画敢死队。2004年,到了冲刺阶段,上海的动画公司老板说,撑不下去了,你到上海来,请骨干们吃顿饭,打打气吧。我到了上海,花了200多块钱,请五六个组长吃了一顿饭。我说我现在只有一个梦想,就是把《小兵张嘎》拍成,我相信我不会后悔,诸位也不会后悔,因为我们这一代年轻的动画人不会留下遗憾。2005年,《小兵张嘎》制作完成,最后获得了华表奖。

  动画电影其实到现在也仍然非常艰难,观众习惯于欧美和日本动漫,而动画又是高投资的产业,投资人看不到票房前景,绝不会轻易投资。《兔侠传奇》资金链断了好几次,出品方之一董大可在银行抵押了自己和父母的房产,亲戚朋友们能借的都借到了;执行导演王丰彬和刘源也顶着家庭压力,放弃优厚年薪的诱惑。经历过从《小兵张嘎》到《兔侠传奇》的摸爬滚打,所有的困难都不再是困难,我们是必胜的。

  编辑:在这段摸爬滚打中,你得到的经验和教训是什么?

  孙立军:2008年开始做《兔侠传奇》的时候,我想:什么叫市场?美国人用20年给我们培育的市场是我们必须要尊重的,要做就面向家庭,而不是针对某一个年龄段的观众。第二,要做就用最新的技术,只有技术先进才能和国际接轨。第三,要坚持传承中华文化,我已经40多岁了,一部电影少则三年,多则五六年甚至更长,我希望在我有限的时间当中,做一部既对得住观众也对得住我自己的动画,能够寓教于乐。为什么大家反感一些强调教育性的电影?《功夫熊猫》、《阿凡达》难道没有教育吗?为什么不能把教育弄得好看一点?为什么不能用动画传承中华文化呢?

  创新民族动画 再造黄金时代

  编辑:人们常常回忆五六十年前中国动画的黄金时代,当时出现了一批中国观众和国际社会认可的中国特色美术片。你认为,水墨动画、剪纸动画这条路应不应该接着走下去?

  孙立军:这条路会非常难。为什么呢?电影使用的是视听语言,而水墨和剪纸则强调视觉语言,它们使用的是两种语言,就好比中文和英文,混着说能好听吗?举个例子,京戏好看,唱腔好听,必须在这个舞台上,你把京戏拍成电影,就不是那个味了。如果你把已经成功的艺术形式用电影再现的话,通常很难产生商业效益。

  编辑:有人说,中国动画电影的黄金时代是由于当时举全国之力的体制原因,而现在我们应该在市场化、产业化的轨道中探索完善。你怎么看?

  孙立军:我觉得应该从两个角度考虑。首先,从电影业长远发展来看,产业化、市场化是一定的。但在转型过程中,我们必须把当年中国动画电影成功的优势保留,集中力量做大事,帮助有实力的文化产品国际化,赚了第一桶金才有可能做大做强;同时要改革我们的弊端,理顺体制机制,减少“高速路上的关卡”。举个例子,我们创意产品如果要进行全产业链开发,电影、图书、国际推广要经过各个部门的手续,这就像兔二被铁链锁住了,它怎么能施展手脚?

  编辑:做动画电影长片12年了,你怎么看待今后的中国动画?

  孙立军:从长远看,我希望未来的30年中国能够产生宫崎骏那样引领行业的动画大师。中国13亿人,包括3.5亿孩子需要这些精神食粮,我们应该通过中国自己的动画让我们的人民幽默起来、快乐起来、幸福起来。此外,希望中国昔日的动画艺术再现辉煌,我们有了商业上的成功后,做一些艺术家个人化的创作,用钓鱼的心态而不是“愤青”的心态去做动画。最后,中国是一个教育大国,人才是关键,我们要用自己的言行让年轻人树立起责任感和事业心,做出与众不同的动画。也希望动画能够带来更多人的就业,使他们的社会地位提高,得到社会的尊重。

责任编辑:吕鹏

热词:

  • 动画电影
  • 小兵张嘎
  • 兔侠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