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天价过路费案续:收费站副站长曾与“武警”李某吃饭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8日 08: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山东商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河南禹州农民偷逃天价过路费案

  公司自查说没问题

  假军车就是副站长李占锋举报的

  时军锋在自首前曝出的河南中原高速平顶山下汤收费站正副站长涉每月收5000元一事也引起河南方面的高度关注。河南中原高速公司一位姓张的副总16日向记者确认,经过公司调查,目前两人“肯定没有经济问题”,两人16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否认知晓合同收钱,但承认曾与李某良吃过饭。

  公司称

  站长没收钱

  在投案的当晚,时军锋出示了一份与自称武警许昌支队张某田和李某良签订的一份合同,合同中称每月向下汤收费站正副站长支付工资5000元。因合同签订之时,下汤收费站的站长为王欢,副站长为李占锋,两人因此也成为怀疑的对象。

  对此,河南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首先就予以否认。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总经理助理金煜伟对记者说,在网上发现了这份“合同”之后,分公司内部首先展开了自查,分别向王欢和李占锋进行了询问,也同时向下汤收费站的所有员工进行了问话,但没有证据表明两人有收钱。该公司一位姓张的副总也称,经过公司调查,目前可以确定两人没有经济问题。

  时军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自己没有直接送钱给两个站长,因与张某田和李某良在合同中有注明,都是将这笔钱交给张、李二人,由两人转交。对此,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法律顾问王继涛称,公司的内部调查只是在公司内部进行,公司没有权力去调查外部人员,因而也没有向张某田和李某良询问。

  副站长举报假军车

  时军锋还称,有时候碰上收费站有新员工拦车,也会给一些烟就予以放行。对此,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说,收费站都装有摄像头,车辆一进入收费匝道,摄像头就能监控到,因而不可能出现送烟的情况。另外,车辆在收费站通行都会发卡,只有军警车辆和绿色通道车辆才有免费通行资格,一般民用车辆不可能买通收费人员予以放行。对于是否有负责人明知是假军牌,但收了好处后仍予以放行,分公司方面没有确认,但坚称王、李二人不可能,称正是李占锋发现了涉案军车较为可疑后举报,此事才得以暴露。“如果他自己收了钱,哪怕是分赃不均就举报此事,不是更容易暴露自己?”平顶山分公司法律顾问王继涛反问道。

  金煜伟还介绍说,王欢已于2010年11月左右由下汤收费站站长调任尧山收费站站长,而李占锋也在大约同一时间也由下汤收费站副站长一职调任鲁山收费站站长。对于两人几乎在同一时期调离,金煜伟否认受到该案的牵连,并称王、李二人仍担任站长,且李是由副站长升职,也说明没有问题。

  副站长曾与李某良吃饭

  时任站长王欢16日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坚称没有收钱,他称那份合同是当日上网才发现,并称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时任副站长李占锋也称之前没有见过那个合同,并首先称自己肯定没什么问题,其次,收费站有语音设备、监控设备,监督机制健全能够控制。

  对于时建锋,李占锋起初称并不认识,也称对自称武警许昌支队的李某良并不熟。但在记者的追问之下,他主动透露在李某良拿着军官证来办理相关手续时,曾经在一起吃过一次饭,饭局中还有一个穿便服据介绍是李某良司机的人。记者拿出时军锋的照片给他辨认,他认为与照片上的人较像,但感觉要稍胖一点。李占锋还称,之后也与李某良在许昌吃过两次饭,也通过电话,但否认其中有利益输送。对于为何时军锋和时建锋都指证他,李占锋表示,在该案中,自己受公司指派负责处理相关事务,因而被人记仇而遭诬陷,他还称自己曾接到恐吓电话。

  中间人唐某承认

  收45万“活动费”

  时军锋在决定自首前向记者介绍称,他通过一个姓唐的中间人去打点。这位姓唐的中间人昨日承认曾帮时军锋去活动。

  时军锋当时向记者介绍称,他经人介绍认识了唐某,并经唐找自称其在公安系统的妻舅,让他帮自己去四处“活动”,前后花费了99万余元。而其中的50万元,还是从唐某那里借来的。

  面对记者采访,唐某并未否认曾帮时军锋去“活动”,但称自己与时军锋系投资伙伴关系。他说,因听时介绍有军牌搞运输,起初听说一台车运一趟可挣千元,就投资了50万给时军锋买车。后发现一趟连500元都挣不到,已有些后悔,后来又发生车辆被扣的事。因自己“已经被套牢”,才去找人帮助活动。

  唐某没有否认拿了时军锋的钱去活动,也不否认找小舅子李某。他说,是自己借给时军锋活动经费,让他找自己的小舅子。起初借了50万元给时军锋,时拿了其中的45万元给小舅子李某去法院活动。但因该案金额达三百余万,李表示“管不了”,此事最终未能操作成功。

  时军锋对记者还称,唐的小舅子来找他时,常开着一辆公安牌照的警车,并自称是警察。对此,唐某否认,称只是借了朋友的警车换着开,本身并非警察。

  事没有办成,这些经费有没有退还?唐某称,因“事很大管不下来”,自己也把一部分钱退还了,并称自己与时军锋也沟通过了,他反称如今时军锋尚欠自己百万元,自己才是“上当受骗者”。综合《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