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患者医院排队6小时等待检查时猝死(图)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2日 04: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武汉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医院内患者排起长队

  感觉胸闷、胸疼,怀疑自己患有心脏病,40岁的孟德营赶紧叫上妻子,到医院就诊,医生开了验血、彩超等几张检查单,说“检查后再说”。

  孟德营的妻子担心丈夫出现意外,询问医生能否先开点药服用,然后再做检查,医生告诉她,“检查后再说”。

  终于排到该做彩超了,却被告知“下班了,下午两点再来”,排队数小时之后,孟德营最终猝死在了彩超室门口。

  10日上午,记者来到该院调查时,医院内患者排起了长队(如图)。

  危急病人常规诊

  没有“检查”不开药

  40岁的孟德营是南阳市人,11月5日,在一家庆典公司打工的他,一大早就来到南阳市中心广场,和同事们一起布置一个户外活动现场。

  8时30分,孟德营停下了手中的活,感觉胸闷、胸疼,赶紧叫上妻子,就近到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孟德营的父亲和哥哥以前都出现过急性心肌梗死,他怀疑自己遗传了这种随时会要命的病。

  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与中心广场仅一路之隔,在挂了专家门诊号后,一位姓丁的医生接了诊,听完孟德营的叙述并进行检查后,丁医生给孟德营出具了“心前胸闷疼不适”的诊断,然后开具了验血、彩超等几张检查单,让孟德营去一一检查。

  妻子担心丈夫出现意外,询问医生能否先开点药服用,然后再做检查,医生告诉她,“检查后再说”。

  不管病情多危急

  检查一项一项来

  拿着诊断书,身体已经明显不舒服的孟德营在妻子的陪同下,开始辗转于几个科室去做检查,一直持续到11时30分,好不容易轮到孟德营检查,却被告知“下班了,下午两点再来”。

  孟德营只好和妻子一起,坐在医院3楼的彩超室外面等候。下午1时许,孟德营的妻子起身下楼,到医院外面为丈夫买饭吃,下午2时30分,妻子接到电话,孟德营猝死在了医院彩超室的门口,手里还攥着上午医生开的检查单。

  几个小时后,医院为孟德营出具了“心脏猝死”的诊断结论。

  医院一项一项检查

  患者一步一步“猝死”

  “从上午9时不到被诊断为‘心前胸闷疼痛不适’,到下午2时,病人一直待在医院里,没有得到过任何一个医生甚至是护士的询问和诊治,一个专业的医疗机构如此草率对待病人,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对于孟德营的猝死,家人认为医院处置欠妥,甚至认为医院有不作为的嫌疑,他们认为6个小时内如果及时用药,有足够的时间抢救一个心脏病患者,患者根本不会被一项项检查拖死。

  【调查】

  10日9时,记者来到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心电图、血常规等大部分检查项目都集中在一座楼上。彩超检查位于3楼,尽管医院共有3个彩超室,但门口的走廊内仍坐满了等待检查的人。一男子见检查室的门打开,上前就问“来得晚的已检查,为啥还没有轮到我”,医护人员告诉他得排队,都是按单子递进去的顺序进行的。记者粗略估计了一下,一名患者从把单子递进去到拿到检查结果,大约需40分钟。

  孟德营当天共做了3项检查,从逐一等待到拿到各项化验结果,再加上身体不适行动缓慢,花费3个小时符合实际情况。

  当天,记者走访了郑州各大医院,有的地方一项妇检就要一两个小时,看个胃病耽误一上午都算顺利的。

  【说法】

  尚未“真正治疗”

  没有“任何责任”

  病人病情危急

  只做“直接”检查 没有过错 但有过失

  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对于孟德营的猝死,院方既没有治疗也没有用药,尚未进入真正的治疗程序,他们没有任何责任。家人多次讨要说法,院方最终作出让步,拿出3.5万元作为对孟家人的人道主义补偿。8日,孟德营的遗体火化。

  病人病情危急

  只做“直接”检查

  南阳市中心医院门诊主任李继武:接诊过程中如发现反应异常的病人,如急性心脏病病人,医生要凭借自己的经验察言观色,做出初诊。通常情况下,急性心脏病患者都可以通过医生的经验判断出来,然后只做最直接的检查——心电图,而不会要求患者再做其他常规检查。此外,医院应该为病人开通绿色通道,除了优先就诊,还要派医护人员全程陪同检查,以防检查过程中出现不测。待确诊后,医护人员应迅速联系相关专业科室,直接把病人送过去抢救。

  没有过错 但有过失

  河南梅溪律师事务所贾天涛律师:在医院快6个小时,一丸药未 吃,竟死在医院里了,死得有些亏。

  根据病人自述和专家的初步判断,医生应该向急性心脏病这方面考虑,同时采取相应的急救措施,医生没有这样做,存在一定过失。按理说,医生让患者进行常规检查并没有错,只是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法律和医疗规范都没这方面的明确规定,医生的过失有多大,只能依靠专业部门的鉴定了。

  【观点】

  看病排队,我们排了;药价高,我们忍了。可在排队过程中,有没有人把我们的生死病痛放在心上?问诊时医生能不能多看我们几眼,多问我们几句,把老祖宗留下的“望闻问切”几招都用上?

  有些检查是不是必须要做?有些药是不是必须要开?有些手术是不是必须要动?

  进了医院大门,病人就把身心、性命交到医生手上,这种别无选择的信任,有时候却落在地上。

  排队等查病非得等到猝死才算完?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