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东莞扫黄已查数千涉黄人员 娱乐场所收入降80%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6日 05: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人民网8月26日报道 最近,在成都“工作”的小洁(化名)有些清闲。她每天下午逛逛街,晚上看看电视,偶尔跟朋友凑在一起喝喝酒。但更多的时候,她是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看着天花板发呆。

  “一个月了,还是不习惯这种没"生意"的生活。北京风声紧也就罢了,没想到我们这里的风声也这么紧。”小洁有些无奈。

  作为一个性工作者,她盼着能早点接到经理的“开工”电话。但经理一直没联系她。目前,成都和其他25个城市一样,正处在全国“扫黄风暴”的中心地带,经理显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冒险。

  “风声”正紧

  今年4月11日,一场代号为“4·11”的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在北京展开,之后“天上人间”等4家豪华夜总会被查处。广东东莞快速响应,5月24日至26日,东莞警方在全市开展代号为“曙光二号”的专项行动,共查处涉黄娱乐服务场所30个、各类涉案违法人员1148人。一场全国规模的扫黄行动,由此开始席卷大江南北。

  7月8日,成都警方也行动起来。据报道,成都市公安局共出动警力4700余人次,查处涉黄场所97家,抓获涉黄人员279人。

  “干这一行两年了,真没见过这阵势,幸亏我那天没出去,否则也出事了。我一个姐妹,就被罚了5000块。”小洁说,那些天,她听到的都是“坏消息”。前不久,南京警方查处了号称“南京最安全”的夜总会“名商宝丽金”等3家高档娱乐场所;重庆警方勒令涉黑涉黄的希尔顿酒店停业整顿;南宁、兰州、昆明、西安、济南、石家庄、武汉、贵阳等许多城市,也相继重拳打击娱乐场所暗藏的色情服务。

  这次“扫黄风暴”跟以往的有很大不同。以往,扫黄多是与打击非法出版物结合起来,俗称“扫黄打非”,其中“扫黄”部分的打击对象多是“发廊妹”等人群。而这次扫黄行动扩展到了高档娱乐场所;行动期间,各地领导保持高度一致,公安机关严密配合,行动雷厉风行。在很多城市,老百姓认为“后台硬”、“很安全”的夜总会、商务会所、桑拿洗浴中心、KTV等,都被查封或停业整顿;打击的不仅是卖淫嫖娼人员,还包括那些幕后黑势力和保护伞。迄今为止,这场风暴已刮到了至少26个大中城市,查获有偿陪侍等涉黄人员数千人。

  “这次好像是有点不一样”

  从农村到城市,从工厂到桑拿中心、酒店,是很多性工作者的从业轨迹。

  小洁来自四川的农村。20来岁的她身材娇小、白白净净,在成都“干这一行”已经快两年了。初中毕业后,小洁在家乡打了一段时间的零工。2007年,她和几个老乡一起到成都找工作。她算是幸运的:一个老乡介绍她进了一家肉制品加工厂,管吃管住,一个月有1000元左右的工资。父母已下岗多年,她的钱几乎都寄回去贴补家用。

  前年,小洁的妹妹考上了上海的一所大学,家里高兴了好一阵子。但1万多元的学费怎么办呢?小洁找几个老乡去借钱。没想到,原本很寒酸、才几个月没见面的老乡阿华(化名),直接给了她1万元。小洁大吃一惊。阿华说,她已经到一家酒店做“小姐”,月收入有上万元。阿华还劝小洁“一定要想开点”,趁年轻多赚点钱,“如果愿意做的话,可以帮忙引见”。

  小洁一开始还有些抵触,但想想自己的拮据,再看看老乡的阔绰,几天后,她拨通了阿华的电话……很快,第一笔“生意”就来了。那天晚上,一个“很好说话的”中年男人给了她450元。不久,小洁离开了工厂。随后的第一个月,她挣了7000多元。在电话里,她“高兴”地告诉父母,她“升职了,工资涨了”。

  小洁说,她是自愿进入这一行的。“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样挣钱容易,正经的工作都不想去做了。再说,我读书读得也不好,没有什么技能。”大多数时候,小洁“挂靠”在一家高档酒店,有时也到别的场所“帮忙”;一般晚上7点“上班”,凌晨4点“下班”。每单“生意”的时间一般是45分钟,最低价为298元,上不封顶;包夜一次600元,所得收入她和酒店平分。“有的酒店比较讨厌。我们做完‘生意’,他们还要把电话打到客人房间里,问我们服务得怎么样。如果对方说‘不好’,他们还要扣我们的钱,搞得大家提心吊胆。他们说这是引进东莞的管理方式。我看是他们自己发明的。”不过,小洁和姐妹们又离不开酒店。“有的时候,经理会直接打电话给你,告诉你去哪个公寓或者哪个小区。不在酒店里,警察很难抓到你。警察有时候在网上‘设套钓你’,所以我们不轻易通过网络找客人。网上什么人都有,太危险了。”

  在此之前,小洁也经历过几次小规模的扫黄行动,但都能提前得到通知,“回家避一避”事情就过去了。虽然现在风声正紧,但小洁还没有收手的打算。“以前也扫过,现在不是还有么?这个行业是扫不干净的。被抓的人,都是没有人保护的小喽啰。这次好像是有点不一样,等等吧。”所以,小洁时不时地还是会给一些“公关经理”打电话,打探一下消息,顺便问候一下,让他们“多想着点我”。

  记者也对其他地区的色情行业从业者做了调查。天津一个从事色情行业的人向记者透露:“因为公安局最近查得比较勤,三番五次地来,我们的生意做得非常谨慎。普通客人打电话到桑拿中心点‘小姐’,基本都会被拒。”接电话的人很有经验,会通过问对方“是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消费”和“是不是会员”等问题,摸清对方是不是熟客,或者是不是由熟客推荐的。

  “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色情产业链上的每个组成部分,就像“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都离不开谁。东莞有“中国的性都”之称,那里有不少像小洁这样靠出卖肉体生存的人。东莞的色情产业链“盘活”了上游和下游产业,牵扯到很多人的生计问题。

  东莞厚街镇商业区的厚街商贸中心内,二楼和三楼有数十家面积只有几平方米的简易摊位,包括老板在内,最多只能坐下3个人。这里的人只做两种生意:卖廉价首饰和为别人化妆。化妆的项目有很多:修眉10元、盘发10元、修指甲10元、指甲抛光20元。

  每天下午4点过后,这里就逐渐热闹起来。很多的妙龄女郎都会光顾此处。一位卖首饰的女老板毫不避讳地说:“10个里有9个是在附近的酒店、桑拿房里上班的‘小姐’。”这些女孩子化完妆、叽叽喳喳地从商贸中心走出来时,早已等候在路旁的“摩的”司机会热情地向她们招手:“靓女,坐我的车吧!”所谓的“车”,就是把后座装上海绵软垫、配有踏脚板的自行车。

  37岁的孔庆立前段时间花1000多元改装了他的自行车。此后,每天下午3点,他都会准时等在商贸中心的大门外。虽然车费每次只有3至5元,但一个月下来,他也能挣1000多元钱。“我挣的基本上都是‘小姐’的钱。”他拉的那些女孩的目的地,往往就是附近的某家酒店。

  想坐出租车的女孩,可以从商贸中心的另一个门出去。“坐出租车的‘小姐’去的酒店,一般都很高级。我们这里的出租车一般不打表,只要上车,起步价就是15元。”已在厚街开了5年出租车的曾黎祥说,他现在有几个固定女乘客。她们常常在深夜给他打电话,让他到酒店接她们回公寓。“现在管得严了,生意不好做了。不光是我,服装店和夜宵广场,都没什么生意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东莞的色情产业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套利益链。一位混迹于东莞酒店业的资深管理者张先生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东莞的色情行业大约在1992年前后起步。最先催生这个行业的,是一些常年离开老婆孩子,到东莞投资的台商和港商。他们长年独自驻守东莞,经济上很富裕,有生理上的需求,经常去歌舞厅“寻欢作乐”。有时候,他们也是为了招待生意上的“客户”。从欧美和非洲来的“淘金者”,也是东莞色情业的常客。他们在投资和采购的同时,也顺便刺激了东莞娱乐服务业的发展。“从韩国和日本来的买春团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了。这些人都快成我们这里酒店业的消费基础了。”张先生说。最近10年,随着各地大量青壮年劳动力的拥入,东莞的色情业获得了更大的发展。

  在强大的“需求”下,东莞的色情产业甚至形成了一套行业标准(被称为“莞式标准”)。很多酒店都要求顾客对“小姐”的服务进行打分,内容多达10多个细节。一旦某个“小姐”被认为“怠工”,没让顾客感到满意,她将被扣薪酬。

  高度“产业化”带来的是巨大的经济利益。据报道,东莞的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间接的关联产业,每年能产生近400亿元的经济效益。而整个东莞去年的GDP(国内生产总值)也只是3700多亿元。另有报道称,自开始扫黄以来,东莞酒店的入住率降低了30%;很多“小姐”为了躲风头而纷纷离开,导致当地娱乐场所的收入下降了近80%。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