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农转居”村民难适应社区生活 上课学住楼生活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2日 06: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近日,在朝阳区东坝家园,居民在绿地上种的南瓜秧已经长到一楼的阳台上。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伴随着城市建设的进程,地处城乡接合部的村落陆续拆迁,农民回迁安置房社区相继建成。目前,北京正在进行土地储备拆迁,全市共有50个挂账重点村将实施腾退。这意味着,众多拆迁村民要经历从农民到居民的角色转变。

  当农民住进高楼,他们能否适应社区生活?近日,记者在多个“农转居”人口集中的社区调查发现,一些社区虽入住多年,但居民尚未适应社区生活,在圈绿地种菜养鸡。但也有一些社区,昔日的村民已适应角色转变,融入城市生活。针对“村民上楼后如何适应城市生活”,近日,朝阳区金盏乡将其列为调研课题,联合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共同建立“公民学校”培训村民,探索让“人和观念一起上楼”。

  本报讯 近日,金盏乡“公民学校”正在筹备为当地“农转居”人口开设“公共文明行为”课程。金盏乡有4个拆迁村,为引导农民向居民转化,该乡将“村民上楼后如何适应城市生活”列为调研课题,联合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建立“公民学校”,并上了首堂课。

  村民坦言难适应社区生活

  金盏乡长店村是市级挂账重点村之一。近日,长店村内到处可见拆迁废墟。村民们说,这个村共有村民1200多户。一位村民说,他家有个大院子,种着葱、蒜、黄瓜等,夏天不用买菜。“今后住进楼房就没处种菜了”。该村民坦言,他短时间内无法适应社区生活。

  除了长店村,金盏乡还有马房、楼梓庄、曹各庄3个村都将拆迁。金盏乡相关负责人说,此前了解到,一些“农转居”人口集中的社区存在绿地插秧、养鸡,占用楼道堆杂物等问题。为了让未来的新社区避免这些问题,他们希望提前转变农民的观念。为此,金盏乡将“村民上楼后如何适应城市化生活”列为调研课题,并在朝阳区立项。

  志愿者助村民转变观念

  目前,“村民上楼后如何适应城市生活”调研课题的内容之一“公民学校”已经开课。近日,“公民学校”在马各庄村活动中心挂牌,50余位村民参加了“公民学校”的第一期学习。

  人民大学“红色1+1”实践团的志愿者运用图片、视频和现场演示,为村民讲解家庭急救、社区文明生活等。据金盏乡工作人员介绍,首期课程受到村民们的欢迎。志愿者还向村民发放了调查问卷,将根据调整结果确定下一期“公民学校”的授课内容和方式。

  据了解,金盏已有数十户拆迁村民住进楼房。人民大学“红色1+1”实践团团长、公民学校发起人冯启娜说,“公民学校”正打算到该小区开设第二期课。课程主题为“公民公共文明行为”,将从公共环境、公共秩序、人际交往和公益行动等4方面切入,针对绿地插秧等问题展开讨论,引导这些新居民做出正确的判断。

  冯启娜说,“公民学校”还将开展健康、文化等系列课程,帮村民转变观念,使其尽快适应社区生活。

  探访

  样本1

  社区:东坝家园

  入住时间:3年

  现状:绿地种菜养鸡,居民仍保留农村的生活方式。

  “乡亲们”圈绿地种菜养鸡

  朝阳区东坝家园的A区和B区,居民大多是当年从东坝乡拆迁上楼的村民。近日,在东坝家园B区,多幢楼前后的绿地上可见居民支起的南瓜秧。在109号、108号之间的绿地上,种着黄瓜、烟叶。而115楼前多块绿地已开发成菜园子,葱、蒜、茄子、辣椒均有。该楼东北角的一处“菜园”则种着西红柿等,园内还挂着一把采摘用的剪刀。

  在103号楼前,有居民用网布晾晒荞麦皮,用于自制荞麦枕头。

  108号楼居民陈先生说,他以前是东坝高杨树村村民,他所在村已拆迁建设东坝郊野公园。3年前,他和村里人一同入住该小区。“我们习惯不了小区生活。”陈先生说,以前他家有几亩地种玉米、种菜。搬到小区后,邻居们和他一样想在小区内种瓜种菜。

  “我们以前务农,现在没有工作,闲着没事种点菜还能节省开销。”居民赵先生说,他有抽旱烟的习惯,于是在小区种了烟叶。赵先生说,从200多平方米的大院子搬进楼房,就像进了鸟笼子。

  “前几天发现有居民在小区养兔子。”东坝家园物业工作人员刘先生说,居民在小区养鸡养鸭的均有,但一些居民接受了劝说,现在不养了。刘先生说,圈地种菜是不允许的,但居民之间彼此认同,从未发生过纠纷或投诉,物业无权制止。刘先生说,很多居民以前都是乡亲,喜欢晚上聚在院内乘凉聊天,男居民多是“膀爷”。

  记者了解到,该小区目前没有居委会,居民们也没有成立兴趣小组。物业曾计划组织居民开展活动,但在居民中没有号召力。

  样本

  2社区:朝来绿色家园

  入住时间:7年左右

  现状:社区活动丰富,居民已适应城市生活。

  大妈早晨打太极晚上跳舞

  “每天5点起床,到楼下和邻居打太极拳,晚上一起出去跳扇子舞。”朝来绿色家园63岁的居民王大妈说,她现在的生活很丰富,和城里老人的退休生活一样。王大妈原来是来广营村村民,2006年拆迁上楼,住进朝来绿色家园蕴实园。据了解,朝来绿色家园万余居民大多来自来广营、红军营等5个已拆迁的村子,从2002年起相继入住。

  近日,在该小区内,公共绿地没有种菜养鸡现象,楼道里极少能见到杂物。王大妈说,他们已经改掉了住在村里时的生活习惯。

  “有人怕停水,把大水缸抬上楼。”王大妈回忆,刚住进楼房时也不适应,舍不得扔掉农村时的老物件。物业乔经理说,小区刚入住时,有村民在绿地种香椿树。物业进行了劝导,并专门开辟出一块地方供村民种植,但村民并未前往种树,在自家楼下也自觉没有再种。

  “农民上楼首先要思想上楼,农村城市化先要思想现代化。”2006年,朝来绿色家园成立了居委会。居委会的蒋主任说,上楼让很多昔日的农民居住不习惯,生活不适应,交往不方便,为了让他们改变农村的生活方式,来广营乡政府和居委会曾实施“新市民素质教育工程”和“和谐家庭教育工程”,建立了“市民文明学校”、“母亲讲座”等,并开展过礼仪教育活动,很多村民接受过科学知识,卫生常识,城市生活方式的培训。

  同时,居委会建立了太极拳、乒乓球、羽毛球、秧歌等文体队伍,还发动居民参与社区事务。

  观点

  观念更新晚于城市化进程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的“红色1+1”实践团团长、“公民学校”发起人冯启娜说,他们在实践中发现,在农民上楼的小区,社会关系网络没有建立,农民对小区无法产生归属感和认同感。城市化不光是给农民盖楼房,而是应该让农民的思想实现城市化。

  冯启娜说,部分农民上楼后,仍保持村民的角色,不能从市民的角度思考问题。思想观念、生活方式没有跟上环境的变化,是产生诸多问题的原因所在。

  冯启娜说,观念只是浅层原因。思想观念不能及时改变则源于激烈的城市化进程。“西方国家城市化过程花了几十年甚至更长,中国是几年时间。” 冯启娜说,政府在推动城市化基础设施建设上速度很快,但人们的城市化改变则是漫长的过程,二者的时差造成这些问题的出现。

  引导农民建立城市人际关系

  冯启娜认为,在目前的环境下,解决农民上楼后适应城市化生活的一些问题,“公民学校”之类的培训必不可少,只有通过引导才能转变人们的观念,将他们的生活方式从村民引向城市。

  此外,冯启娜呼吁,政府应该加大人力物力的投入,应该在小区建设能供居民活动的区域,让居民通过社区组织开展活动,才能建立起城市化的人际关系。

  同时,冯启娜认为,政府有必要设置专门的岗位,配备专业人员,将观念转变的引导,社会活动的组织,纳入到政府职能中。

  专题稿件采写/本报记者 张宁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