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新《红楼梦》结局引争议 网友难接受"钗玉有孩子"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3日 13: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武汉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昨晚,随着蒋玉菡娶了袭人,宝玉与宝钗共云雨并留下孩子后出家……新版《红楼梦》在湖北电视台综合频道上演了一个大团圆式的结局。和1987年版贾府彻底破败、曲终人散的悲剧结局不同的是,这次李少红导演大发慈悲让宝玉、贾兰科举高中,还让皇上大赦贾府,令贾府又看到“兰桂齐芳、家道复初”的希望。

  大部分网友无法接受“钗玉共云雨并留下孩子”,觉得这结局既不催人泪下,也不引人深思,与曹雪芹笔下“食尽鸟归林,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悲剧意味大相径庭。对于观众们的意见,新《红楼梦》剧组老早就发话了:“这个交给红学家们去讨论吧,这是国家给我们的版本,并不是我们自己研究出来的,我们只是忠实最通行的120回版本去拍摄。”但红学研究者曾扬华教授则表示:“这只是忠实版本,谈不上忠实原著,其实是没有看懂原著。”

  ︻新版结局三大不同︼

  ︻娱乐五人吧︼

  新版《红楼梦》满足的是李少红的审美愿望,所以当她听到小演员们都是有背景的关系户、阴冷布景、雷同的装扮等等批评时,她也是满腹委屈。

  我倒觉得“李导”,不必发火,倒有一些人会感激你。首先,电视台负责人感谢你,他们很明白,越有争论收视率越高。其次,那些小演员感谢你,他们虽然演得不靠谱,但是大部分都出名了,甚至被大家知道他们的家底,某某人的儿媳妇,某某公司的签约新人等等。再其次,《三国》导演高希希感谢你,都是翻拍名著,特别与《红楼梦》一比,更提升他的名望……

  李导,感谢你的人估计很多,我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一个人——高鹗,这个清朝书贩子,为了发行,斗胆续了《红楼梦》,被后人(特别是红学家)批判至今,只有李导尊重他,完全按照他写的拍,他应该鞠躬致谢。记者 左洋

  袭人最终嫁给蒋玉菡

  贾家后人科举高中,龙颜大悦翻身有望了,袭人嫁了,连宝玉也有后代了……哎,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如果不说是《红楼梦》,这样的结局跟那种俗套的民国戏有什么区别?相信读过几遍《红楼梦》的人都不难发现,这绝对是个悲剧故事。按照曹雪芹原意,宝玉虽然后来与宝钗成婚,却是‘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而高鹗续作很多地方歪曲了原著精神。书中前半段极尽渲染的繁荣与浮华的贾府,与最后贾府呼啦啦大厦倾“食尽鸟归林,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局形成鲜明对比。但李导倒好,悲剧不悲了,因此她的新《红楼梦》也成了一道被水涮过的菜,光看着颜色还行,吃起来却没了滋味。记者 刘畅

  巧姐在新版中到乡下避难

  新版:贾环为了报复凤姐,特地为巧姐说了一门不称心的婚事,还说服邢夫人赶快把巧姐嫁出去。平儿求助于王夫人,王夫人借计把邢夫人绊住,平儿将巧姐打扮成佣人模样,随刘姥姥到乡下去了。

  旧版:刘姥姥带着板儿千里迢迢去找巧姐,终于在一家青楼打探到了巧姐的消息,但却难见巧姐一面。

  贾府后继有人

  新版:宝玉科举中了第7名,贾兰考了第137名,皇上大悦,召贾兰面圣,又大赦贾府,贾珍、贾政能继续世袭官位,而所抄贾府家产也全部赏还,贾府又现重振的希望。宝玉虽然还是出家了,但宝钗却并不悲伤,因为她已怀了宝玉的孩子,贾府又后继有人了。

  旧版:宝钗被宝玉抛弃,独自孤苦守寡。而宝玉则沦为乞丐,中秋夜提着一只花灯(黛玉留给他的唯一信物)走在桥上,没想被一队官府人马推倒在地,灯碎了,这时湖上漂过来一只吹吹打打的花船,在船头焚香祭月的浓艳歌伎正是史湘云。

  袭人嫁给帅哥

  新版:袭人嫁给了唱戏的帅哥蒋玉菡。袭人本来是不肯嫁的,但宝玉遁入空门,她没有名分,留在家里尴尬。宝钗和王夫人让袭人家里替她做媒,袭人本想一死了之,但怕辜负了王夫人的好意。等到洞房时,蒋玉菡这才认出这是宝玉的丫鬟,两人慨叹人生无常。

  旧版:宝玉一日在一小户人家乞讨时,竟遇见了昔日的通房大丫头——袭人,只是她已嫁作他人妇。可等第二天薛宝钗前来寻找时,已是人去楼空。记者 刘畅

  首先,能够强忍着种种不满甚至愤怒把新红楼看完,绝对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其实这个时候唯一的反应本来是无语的。宝玉高中?宝钗怀孕?贾府获得大赦?这究竟是谁的《红楼梦》啊?如果真是这么圆满的结局,曹雪芹先生哪里还有“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原著的警世作用被这个言情剧一样的结局弄得无影无踪!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宝钗居然还怀孕了,宝玉与宝钗应该是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至今仍然记得87版结局中,身披红色大氅的宝玉失魂落魄地在雪中踽踽独行,那种“食尽鸟归林,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悲剧意味如此撼动人心。 记者 何娅

  印象最深当属王文娟和徐玉兰演的越剧《红楼梦》的结尾,一边是奄奄一息的黛玉焚稿一边是锣鼓喧天的喜庆婚礼,两厢对比产生强烈的戏剧效果催人泪下。新版《红楼梦》宝玉揭开红盖头时的惊诧过后,居然是无法接受的“钗玉共云雨”,这与曹雪芹笔下“食尽鸟归林,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悲剧意味大相径庭;宝玉、贾兰科举高中,宝玉为宝钗留下一个孩子才遁入空门,皇上大赦贾府,令贾府又看到“兰桂齐芳、家道复初”的希望。早知道有如此美满结局,还不如看完黛玉之死后便视作红楼梦终结了。记者 朱本俐

  李少红自言并没有深研《红楼梦》,而且在少女时期就觉得《红楼梦》鬼话连篇,“这是本坏书,最好不要看。”有人质疑李少红到底有多恨红楼,方才弄出这么一部红雷。其实,李导的关键问题不在有多“恨”,而在她的“不爱”。因为不爱,便没有发自内里的珍惜、严谨与尊重,拍新《红楼》,对她来说,只是操作一个两亿元的“商业项目”。对于一个大团圆结局,李导号称“忠于原著”,暴露出的不只是她的傲慢,还有她的无知。其实她根本没有把握住原著悲凉刻骨的精髓,她忠于的是高鹗,不是曹雪芹。她无心拍出一部传世经典,那要费太多时间精力金钱去考据;她只想着怎么样快捷省力地搞出一部赚钱商品,用旁白来推动剧情吧,照最大众的流行版本来拍结局吧——这样最简单,最安全,最省力。至于曹公的千古悲剧,让它见鬼去吧!

  记者 闵小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