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北京大兴郊区民房藏六合彩 利用色情传单打掩护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3日 06: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种彩色传单上,印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照片。据宣传,女子的穿着、姿势甚至是表情都成为中奖号码预兆。

  郊区民房暗藏六合彩

  旧宫镇树桥村多人曾“买彩”;警方将调查

  目前,大兴旧宫镇树桥村一带,民房中暗藏着多家地下“六合彩”赌庄,有经营者称已坐庄多年。当地数十名不同行业人员称曾参与买彩。当地警方称,此种赌博隐蔽性较大,将立即调查。

  交易代理人提成10%

  据大兴旧宫镇树桥村多名受访者介绍,村内目前存在多家地下“六合彩”交易场所,大部分经营多年。

  在10余天的探访中,记者在该村附近找到3家地下交易点,分别在两家门店和一家普通民房内。

  这些地下“六合彩”的交易程序相对简单,只需要彩民在代表生肖的49个号码上下注,彩民们将之称为买“生肖”或买“码”。整个购买和兑现过程的凭证仅为一张手写纸。他们以香港“六合彩”开出的特别号码派奖,赔率为1:40。

  据一老板称,其3年前开始经营地下“六合彩”,负责收钱写单,然后向庄家报单。开奖后,庄家将按赔率向中奖者付款。整个过程中,交易代理人将收取10%的提成。

  民警称打击存在难度

  树桥村位于大兴旧宫,鉴于大量工厂及村内闲置民房的存在,该处有大量外来人口。

  当地数十名受访者中,大部分人称对地下“六合彩”有所了解,且曾有购买经历。

  据媒体报道,该地警方曾于2006年前后成功端掉了一地下“六合彩”赌博窝点,抓获十多名涉赌人员。

  昨日,该地所属的大兴红星派出所民警称,此种赌博相对隐蔽。鉴于其多数在晚上开奖,且有的交易点以正常的店铺经营作为掩护,在打击上存在一定难度。

  警方表示,将立即对上述地下“六合彩”进行调查。 

  探访

  “地下彩票”由老板手写

  在树桥村街心位置,路北一家商店后面,是一处两间平房的独院,与其他民居并无任何差别。在多名受访者讲述中,该处是一家经营“六合彩”的场所,曾有人在此中过20多万。

  走进屋门便是客厅。套间内灯光暗淡,唯一的光线来自一台宽屏电脑。两名女子见有人来,起身从套间走出,将记者迎进客厅。

  当被问及该处是否经营“六合彩”时,其中一名南方口音的女子称“是”。其随后不断盘问记者的居住地址、是哪里人、从事什么工作。

  女子说,她在此经营“六合彩”已多年。凡有人买码,女子出示的凭证是一本手撕的送货单。两联纸中间夹着复印纸,她和买主各拿一张,作为兑奖凭证。该女子说,专门预测中奖码的单页只赠给买“码”百元以上的人,本期传单已发完。

  “兑奖金额由庄家支付”

  前日,在树桥村街心另一家经营地下“六合彩”店面内,桌椅上放置着两种预测传单,一种为四开纸,反正面印着十几期中奖预测。另一张为彩印A4纸,名为“美女六肖图”。彩页上有一张穿着暴露的美女照,照片上打印着六个预测号码。

  当被问及该处是否销售“六合彩”时,店内男子点头,称“这期不开(奖),周六开”。

  该老板说,他不赞成人们花大钱买“码”,“我也玩儿,每次几十块钱”。男子称,其妻子曾一次投注6000元但并未中奖。至于如何兑奖,该老板称,兑奖金额由上线的庄家支付,奖金则通过电汇方式先寄到其手中,再由其发放。

  在另一家店铺内,一对年长夫妇称,“这期不开”。当记者问起是否有预测资料时,女老板则说,“没有,(周六)来了再说吧”。

  ■ 购“彩”流程

  “彩民”选中号码,花钱认购。

  六合彩经营者写单,买家和经营者各执一份,经营者同时向幕后庄家报单。奖金以电汇等形式交予庄家。

  ↓

  周二、周四和隔周周六,晚上开奖,1至49中摇出的一个特别号码即为中奖号码。

  ↓

  庄家将中奖金额支付给报单者,再由报单者下发给中奖者。

  摩的司机“买彩”一年赔两千

  ■ 讲述

  黑摩的司机老刘(化名)今年40多岁,几年来经常在树桥村马路上趴活,买地下“六合彩”一度成为其“投资主业”。

  据老刘介绍,大约在一年前,他注意到许多人都在购买此种“六合彩”。

  去年年初,老刘在40倍回报的诱惑下开始购买。他说,树桥村的地下“六合彩”随后成为其经常光顾的地方。

  老刘说,“彩民们”来自不同行业,有工人,也有饭店的伙计。这些人的投资往往在每期三五十元左右。也有工厂老板拿出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现金购买。

  老刘购买的资金则是其拉活收入中扣下的“私房钱”。“去年,我几乎每期都买,每期投入几十元”。一年下来,他非但没有赚钱,反倒赔了2000多元。

  老刘说,赔多赚少开始令其入不敷出,收入持续减少也引起妻子怀疑。

  老刘说,从今年开始他再也没有买过“码”,他感觉,“这就是在赌博,不赚你钱谁会开赌局?”

  对这些“买彩”的人来说,研究赌庄分发的传单是一项必要程序。一种彩色传单上,印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照片,据宣传,女子的穿着、姿势甚至是表情都成为中奖号码预兆。

  在附近一家菜馆内,店员小刘(化名)看着一张下一期的“美女传单”说,下期中奖号肯定是“马”,他的理由是,美女上衣的飘带和她的姿势很像马。

  “以前只卖给熟人”

  孟祥超

  ■ 对话

  在一家地下“六合彩”销售点,经营者称几年前该处地下“六合彩”生意很火,如今不少商人搬离,“六合彩”生意有些萧条。

  新京报:附近有多少家地下“六合彩”?

  经营者:有好几家呢,皮服城(村内工厂区)那边多,我旁边也有一个。

  新京报:你这经营多长时间了?

  经营者:3年左右,以前只卖给来这里玩儿的熟人,今年才向外开放。

  新京报:经营怎么样?

  经营者:这边前两年火,有钱人多,我这不对外开放的时候每期还有一两万。现在不行了,这些有钱人做生意赚了钱,去别处建厂了。我这里少,也就一两千块钱(每期),我也不愿意他们多花钱买,就是花个三十、五十玩玩儿。

  新京报:你这开出过多大的奖?

  经营者:一万多吧。别处有大的,人家玩儿的大,听说皮服城那边有个中400万的,但也有赔几十万的,旁边厂子里就有一家。

  新京报:你们这几家“六合彩”的庄家是一家吗?我看你们的传单都一样。

  经营者:不是一家。

  新京报:你的庄家是哪的,浙江?广州?

  经营者:嗯!嗯!

  新京报:我看你们每家都放着一台电脑,是不是用电脑下单?

  经营者:不一定,什么都行。电话也行,传真也行,我老是用传真。

  新京报:你们也开票吗?兑奖有保证吗?

  经营者:都得开票。有保证,只要报单就有保证。西边出过一回事,那人叫……小于子。结果有次人家真中了,中的还不少。可是他没给庄家报单,把钱吞了。一看人家中了,赔不起,卷着钱就跑了。

  新京报:有人来查吗?

  经营者:也查,不过得有人举报。那边有个卖油条的就被抓过。还有一家,给便衣抓了。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孟祥超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李冬

  地下“六合彩”

  ■ 背景

  据资料显示,上世纪七十年代,香港政府开办“六合彩”。2002年,“六合彩”玩法变更为49选6,另摇出一个特别号码。2002年后,地下“六合彩”流行于东南沿海地区,随后一路向北蔓延。中奖号码即为正规的香港“六合彩”开出的特别号码,被赋予生肖。最终,地下“六合彩”大致形成彩民买码、下线报单、庄家兑奖的赌博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