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富士康:两起未公开的“死亡报告”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21日 10: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深圳富士康“9连跳”并非孤例,廊坊富士康不但发生坠亡事件,而且出现童工猝死

  据透露,在王凌艳死亡后,廊坊富士康高层曾向总部汇报了相关情况,大意是:“目前还没有媒体获知此事,已通知媒体办作应对准备。”“已经通知廊坊市安次区的区委书记,并请他协助控制媒体。”“我们这边已安排好两队人员,日夜轮班照看死者家属,请董事长放心!”

  ……

  2010年1月10日,半辈子没离开过河北邱县的荣凡英被一个电话叫到廊坊。电话来自一个叫“富士康”的公司。电话那边平静地说:你的孩子出事了。

  一个半月后,比荣凡英小六岁的河北盐山县农民王建坡重复了类似经历。

  荣凡英的大儿子荣波,王建坡的大女儿王凌艳,一前一后进入富士康精密电子(廊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廊坊富士康)工作。2010年1月8日,19岁的荣波从廊坊富士康A06员工宿舍坠楼身亡;2010年2月22日,16岁的王凌艳被发现死在员工宿舍的床上。

  和深圳富士康的“九连跳”备受关注不同,仅有3万员工的廊坊富士康,在相近时段内接连发生的这两起死亡事件,至今无人提起。

  据透露,在王凌艳死亡后,廊坊富士康高层曾向总部汇报了相关情况,大意是:“目前还没有媒体获知此事,已通知媒体办作应对准备。”“已经通知廊坊市安次区的区委书记,并请他协助控制媒体。”“我们这边已安排好两队人员,日夜轮班照看死者家属,请董事长放心!”

  ……

  从楼下坠落后,荣波成了“无名尸”

  掀开一张写有“福”字的旧年画,荣凡英小心翼翼地从墙洞里摸出一个红色塑料袋,抖落在用铁架子和木板搭起的方桌上,从里边找出荣波的身份证、火化证、富士康员工卡、劳动合同……

  “电话只说荣波出事了,要家里赶紧去个人。”递过荣波的证件,荣凡英的手在发抖,眼神空洞,迷茫中略带疲惫。

  “荣波在富士康做什么工种?”

  “不知道。”

  “公司怎么解释孩子的死亡的?”

  “当时说赔偿,我们就想算了(不追究了)。”

  “孩子是自杀?”

  “他杀。”荣凡英的语气突然坚决,好像对“自杀”两个字很在意。

  “但协议上写着跳楼死亡。”

  “公安没认。”

  “他家小子这么聪明。说是自杀,谁信?”看着荣波长大的邻居乔强插话。

  “怎么个聪明法?”

  “去年入伍考试,他都被验上了,能不聪明?”

  在荣家低矮昏暗的土房里,荣波带回来的北京城区地图是最大的装饰物,就贴在屋门旁边的墙上,“以前荣波在北京的工地上打过工,从来没出过什么问题。”

  正对屋门的墙上则贴满了二儿子荣祥朋的奖状,大部分奖状上的“朋”字被涂改成“举”字。“荣波可调皮了,把弟弟名字改成自己的(荣波也叫荣祥举)。”

  据廊坊富士康员工小李说,事发第二天,人力资源部门要求各单位清点人数,“据说有人跳楼了,死者是头朝下落地,面目无法辨认,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公司只好让各个部门确定少了谁。”

  据有关部门最初的报告,上面写的也是“无名尸”。小李很奇怪:怎么会无名呢?爹妈都给取了名的,怎么到了富士康就成了“无名尸”呢?

  关于这起跳楼事件,多数员工得到的信息是:跳楼的人走得很安详,全身洗得干干净净,衣服也是,鞋底几乎没有灰尘。由此,一些人相信这就是自杀。

  “说不定早洗干净了。”乔强觉得即使传言是真,也不能排除荣波遗体在被警方发现之前就被处理过了。

  “荣波死后,他的床上放着一张纸,”荣凡英清楚记得这样一个细节,“上边写着‘荣波是王八蛋’”。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