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简体 繁体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العربية  Pусский 玩游戏  上传  插件  客户端   | 注册 |  客服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导数据测试台 > 社会图文

更多 中国日记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易中天妙语说禅宗 劝学生千万别像凤姐那样博出名

2010年05月08日 04: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扬子晚报 


易中天和南艺学子交流。

  5月6日晚,以百家讲坛《品三国》系列而闻名的易中天教授做客南艺,同南京艺术学院学子共品“禅宗的境界”。这位一度喧嚣于媒体的学术红人近年来似乎逐渐沉寂,不过,到了南艺小剧场,你才会发现“过气”只是个传说,在讲坛边席地而坐的学生令易中天“坐拥围城”。低调来宁一味谈禅的易中天一身黑衣,黑面谢绝媒体采访,勉为其难接受学生媒体访问时,对于大家十分关注的新版《三国》的话题颇为抗拒。

  不谈新版电视剧《三国》 

  “我没有关注,我研究的是历史”

  新版电视剧《三国演义》正在热播,并引发诸多争议和板砖,易教授此时讲讲三国,品评一下新版《三国》似乎才够应景。不过,记者了解到,此前在与校方的接触中,对媒体心存不满的易中天就声明,此行不接受媒体采访。甚至校方提出请易中天为学生题字也遭到了他婉言谢绝。

  记者无奈透过南艺的学生媒体,了解到易中天对于新版《三国》的一些评价。在与易中天对话时,学生记者首先就聊起了这个话题,易中天当即流露出排斥感。“新版电视剧我没有看,也没有关注相关报道和评价,真的没有什么可说。”至于说到新版和老版《三国》的对比,易中天表示,“其实我说的三国是陈寿的《三国志》,但是老百姓关心讨论的是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关注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一个是历史,一个是小说,混淆不清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再问及新版《三国》中曹操被塑造成了“新式英雄”,似乎跟易中天为曹操正名的观点,存在某种关联?易中天更是充耳不闻。学生记者刘轶告诉记者,似乎因为《三国》的话题引起了易教授的不快,易中天对于接下来的一些有关教育和读书的提问也采取了不太配合的态度,因此时长半个小时的采访进行得并不顺畅。令刘轶印象深刻的是,易中天对于艺术院校的编导专业颇有微词,“这样的专业开在大学有什么用?就应该开到电视台去!让我当教育部长?我当上了也无能为力。”

  “水桶阵”里妙语讲禅宗 

  “梁武帝是当时佛教最大的赞助商”

  当晚,在开讲前一个小时,剧场外就已经人群熙攘、水泄不通。大家或站或席地而坐,甚至连易教授发言的舞台上都挤满了学生。所以易中天只能坐在“水桶阵”里讲禅宗。

  易中天的讲座继续他在央视《百家讲坛》妙说历史的特点,独辟蹊径、言辞犀利、幽默风趣。对于大家熟知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一典故,易中天是这么阐述的:“从前有个人不小心踏死了一只青蛙,他很后悔,觉得自己踩死生灵,犯了杀生大戒,便想跳崖殉身谢罪!刚巧一个杀猪的屠夫路过此地,听到他的遭遇之后,屠夫悔恨万分,想他不过无心踏死一只青蛙,就自觉罪孽深重。我天天杀猪,满手血腥,这罪过岂不是无量无边,我才是真正该跳崖的人。随后,屠夫就毫不迟疑地纵身朝悬崖跳去。正当他随风坠下、眼见要命丧深谷时,一朵祥云冉冉从幽谷中升起。祥云中绽放出一朵金色的莲花,不可思议地托住了屠夫的身子,救回了他的生命。”

  此外,“菩萨很牛,往返天国不需要签证”,“梁武帝是当时佛教最大的赞助商,比中国移动牛多了”等轻松诙谐的说法很有观众缘,学生不时笑出声来。易教授提到他在武汉大学讲禅宗时,有一个作家想考他,“易老师,我考试的时候就交一张白卷吧。”易中天回应:“可以啊,等到你要成绩的时候,我就笑一笑。”他认为,讲禅宗、参禅不要耍小聪明,不要觉得什么都是脑筋急转弯,把这些智慧的问答当成脑筋急转弯就错了。

  易中天表示,禅宗的意义在于将佛教从天国搬回人间,令大家把握到佛教的根本即觉悟,包括自觉、觉他和觉行圆满“三觉”。“佛教的根本跟大家学的艺术其实是相通的,因为学艺术最重要的天赋,在佛教来讲就是慧根。没有慧根,没有灵气,就不要学艺术了。艺术跟做学问不同,做学问下苦功就可以成功,但艺术不可以。”这也大概解释了易中天选择到南艺讲禅宗的原因。

  有些遗憾的是,禅宗的话题对一些学生来说可能过于玄妙,有些早早来占得座位的学生,听着听着打起了瞌睡。还好讲到最后,要概括禅到底是什么?“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易中天情不自禁地唱起那首著名的《少林寺》插曲来,这歌喉秀得有些突然,且嗓音低沉音调顿挫,观众都笑了,也惊跑了瞌睡虫。

  答学生问时吐露心声 

  “我没有境界,只有底线”

  没有爱成不了艺术家

  问:普通人也能像凤姐那样一夜成名,您怎么看?

  易中天:像凤姐那样杀出一条血路?成名千万不能像她那样!我曾经被一个人尴尬地堵在电梯里,“你就是那个啥子易中天呦?”成名的感觉太难受了,我现在就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大家一定要想清楚,出名也不是这么个出法,太没意思了。坦率地讲,艺术和军事是一样样的,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学艺术的孩子中能成为郎朗的有几个?太残酷了!

  有些人幻想,如果成名了,即使在死后世界上的人也会用不同的语言书写你的名字,这也太自恋了。其实你根本无法承受成名带来的压力,有很多艺术家生前寂寞,死后才出名。所以说不是特别热爱这一行就拉倒吧。在我看来,艺术是爱的事业,没有爱永远成不了艺术家。

  底线比境界重要的多

  问:你这次讲的是禅宗的境界,特别想知道您现在工作、教育等方面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

  易中天:我估计我没有境界,我只有底线。我主张一个人可以没有境界,因为不可能人人都有境界,如果全世界都是孔子,满街走的都是圣人,那岂不是挺可怕?对我来说,最关键的是要守住底线,首先就是绝不说假话,当然这很难。我不说假话,但并不代表要把所有真话都说出来。在困难的时候我选择不说,闭嘴。第二,我绝不出卖朋友。其实好事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成就有多高就有多高,能达到什么程度就达到什么程度,我干嘛一定要做到跟谁一样?我做回我自己就好了!学生踏入社会,谋生当然是第一位的,我也有过这个阶段,但现在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有些事我不愿意做给多少钱也不干。

  羞于谈钱就饿他三天

  问:您觉得艺术商品化是一种进步吗?

  易中天:当然是进步了,文艺分为不同的类型,有一种是永远不卖钱的,也不打算卖钱,像山歌小曲啊,艺术家完全就是为了实现自我,自娱自乐的。全都要变成商品卖钱,是不可能的。话又说回来,没有当权者的赞助,怎么会有米开朗琪罗的杰作呢?所以有人就打算做一部“艺术赞助史”。宋徽宗的字不用卖钱,那是因为整个天下都是他的!

  另外,文化产品不一定是艺术,它就是为了商业的目的,像电影电视剧必须是产品。有人说我们这个戏不谈钱,简直就是虚伪,是耻辱!不追求票房,你拍片的钱要从哪里来,除非你是亿万富翁!中国人总是羞于谈钱,你不妨饿他三天再听他说话。

  本报记者 张楠

  ●延伸阅读

  《百家讲坛》的老中青三代

  老前辈代表

  易中天,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05年起开始在CCTV-10百家讲坛节目里讲解历史,2006年开始制作《易中天品三国》,一举成名。

  易中天语录:

  1、诺,相当于现在的OK。

  2、三国志怎么描述诸葛亮的:身高八尺,容貌甚伟,这不叫帅哥叫什么?叫伟哥呀?

  3、曹操首个官职是洛阳县北部尉,相当于副县级公安局长。

  于丹,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2006年“十一”黄金周在央视“百家讲坛”连续七天播出专题讲座“于丹《论语》心得”,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于丹语录:

  1、对待死的态度:①不怕死;②绝不找死。

  2、只有用心才能从细节里获得知识和感悟。

  3、留一份寂寞给生命,让生命可以开阔。

  中生代代表

  钱文忠,季羡林关门弟子、复旦大学教授。他07年因开讲《玄奘西游记》一举成名,成为《百家讲坛》的中坚力量。去年他又在《百家讲坛》开讲《三字经》。

  钱文忠语录:

  1、应该培养孩子对学习的依赖,而不是对财产的依赖。

  2、名家的思想证明了中国曾经一度有非常发达的逻辑精神。

  3、一个人做事,不要去算小账,一定要考虑长久。

  蒙曼,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历史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2007年11月19日开始,蒙曼主讲的三十二集系列讲座《武则天》开始在百家讲坛播出。

  蒙曼语录:

  1、太平公主有一个皇帝父亲,一个皇帝母亲,三个皇帝哥哥。当然,她最大的愿望还是自己当皇帝。

  2、上官婉儿既能陪工作又能陪娱乐,简直是女秘书中的楷模。

  3、李隆基打球的水平呀,就像我们现在的姚明打球的水平。

  新生代代表

  袁腾飞,北京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高级教师、精华学校教师,被学生誉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是高中历史新课标教材(人教版)编写者之一;曾参与北京市高考历史命题工作。于2009年7月13日-8月11日应邀登上央视《百家讲坛》节目讲授《两宋风云》。

  袁腾飞语录:

  1、宋朝的GDP占当时世界80%,可惜钱都在底下这些大官手里,不在国家手里,也完蛋。

  2、贡士的第一名叫会元,不是汇源果汁。

  3、西方一哥伦布之后,无数继起之哥伦布,中国一郑和之后,再无郑和。

  鲍鹏山,上海电视大学教授。从08年12月29日开始,他主讲的《新说水浒》,创下自2008年10月以来《百家讲坛》最高收视率,获得了空前好评。

  鲍鹏山语录

  1、在鲁智深眼里,人生无坏事,天下无大事。无论什么事,反正不怕事。

  2、在林冲眼里,人生太多事,天下皆难事。无论什么事,都是烦恼事。

  3、办法是人想的,下流的办法是下流的人想的。

  本报综合

  《百家讲坛》为什么这样“火”

  《百家讲坛》2001年7月诞生,栏目一度收视率低,在2003年,一度濒临被淘汰的边缘。在生存的重压下,编导们逐步探索出了一套成熟的运作机制,涉及内容和形式方面的变革。

  1、故事化讲述。《百家讲坛》最为纯熟的叙事技巧就是对悬念的营造和使用。

  2、影像化呈现。图片、字幕、影像资料形象直观。

  3、明星化讲述。有了可讲的内容,还要有一个好的表达者。《百家讲坛》编导万卫提出对主讲者的三个标准:学术水平、表述能力和人格魅力。就这一标准,对主讲者的遴选可谓百里挑一。

  4、有教无类。即无差别的讲课方式,使任何学历的人都能听的懂,是其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5、邀请著名专家学者主讲,有深刻的文学内涵。 本报综合

  ●记者手记

  易中天的回归

  凭借《百家讲坛》“品三国”,而与大众打成一片的学术明星,易中天此次来宁不谈《三国》,多少令媒体感觉有些兴味索然。曾经不吝于以公共知识分子的姿态高调对热点事件发言的易中天,此番自动关闭了互动和留言功能。而在只言片语中强调,“我说的是历史,你们关注的是小说”,刻意回归严肃知识分子的孤傲,谢绝被置于娱乐头条的“风口浪尖”。当然,易中天的选择是明智的。在学术普及悄然退潮,“百家讲坛”热度退烧的当下,“学术快男超女”的光环也逐渐褪去。

  于丹近日出席“邓丽君逝世15周年”活动感性发言称,“当一个人离去以后,她的歌声还能够让那么多人怦然心动,找到化解恩怨的理由、相逢一笑。对于中国文化的意蕴来讲,她已经不是一个歌手。” 没了争鸣的热闹和掌掴的劲爆,仍坚持在公共平台坐而论道的于丹们,于是成了一道有意思的风景。仿佛张爱玲笔下那一袭华丽的爬满虱子的长袍,这批学术明星们发言的权利不断遭遇质疑,其身份定位也变得可疑起来。所以说,启迪学生智慧,教会学生做人,抨击教育弊端,这些才是一位大学教授的平常面目,这次在南艺,易中天完成了回归。张楠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