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拆迁之死(二)(2009.12.3)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点击观看视频>>>>>>

主持人(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我们的节目继续关注发生在成都市金牛区因为拆迁而引起的一起惨剧。岩松,你关注这件事情是关注拆迁这件事情,还说关注这名妇女非正常的死亡?

白岩松(评论员):我想这是因为这个年拆迁冲突终于导致的一个更大的悲剧,之所以用终于这个词,是因为这两年我们已经看到因为拆迁而导致的冲突在逐渐在升级。但是在升级的过程中,我们只看到了轰轰烈烈的过程,却几乎看到的是一个悄无声息的结尾,并没有找到一个从根子上去解决拆线冲突的治本之策,所以这次悲剧终于酿成。那么,这样的一个悲剧会是结尾吗?我们会找到方法去制止类似的悲剧吗?

主持人:我们经过一天的了解,不妨再了解一下唐福珍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及发生在事发当天的一些具体的情形。

唐福珍的亲属:姐妹当中,长得最漂亮的一个,也是最爱美的一个人。她的发型都是最流行的,而且她经常也会去做美容,对生活品质来说,要求特别高的一个人,很会享受生活的一个人。

解说:她,指的就是几天不幸死亡的成都金牛区居民唐福珍。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多少可以感受到亲人口中的她,本是一个爱美、爱生活的女人,然而11月13日,在面对前来执法的拆迁人员时,她却不断地向自己身上倾倒汽油,并最终点燃。

    这栋三层小楼就是唐福珍原来的家,1996年修建好后,唐福珍开了一个服装加工厂,她和家人也住在这里。据唐福珍的朋友说,她的生意一直不错,每年大约有三百万元的收入。然而11月13日早晨,这栋小楼再一次迎来了执法拆迁队。

    这个女孩是唐福珍的晚辈亲属,事发时她和七八位亲人正寄住在唐福珍家,目睹了当天唐家发生的事情。

唐福珍的亲属:穿着睡衣,然后里面穿着睡衣,外面穿了稍微厚一点的棉袄的一个风衣,旁边她也放了汽油,这中间僵持了可能足足有两三个小时。两三个小时的时候,就是站在楼顶上徘徊、走动、喝水,她一次一次地向下面拿着话筒喊话,说你们的人只要冲下来,我就跳下去,可是他们没有停止。

解说:然而僵持了近三个小时后,拆迁人员开始进入唐福珍家。据这位女孩说,当天在场的亲属们都遭到了暴力,她说,或许是这一切刺激到了唐福珍。

唐福珍的亲属: 她唯一的方法就是将汽油倒在身上,一次一次的倒在身上,她只有那样做,也许她会觉得可能这种做法会吓住这些人。

解说:如今,谁都不知道,唐福珍在点燃自己的最后那一刻是怎么想的,只是她的亲人们始终坚信,死亡并不是她的本意。

唐福珍的亲属:可是医生说她很配合治疗,非常配合治疗,说实话我们也很放心,我们知道我三姨她很坚强,她有没有了结的心愿,她还有一些寄托,所以她自己很想生活下来,很想活着,医生说她,想活的意识很强。

解说:然而她的亲人没有想到,11月13日那天,就是他们见到福珍的最后一面。此后,他们一直被阻挠去医院看望唐福珍,只能辗转打听她的消息,唐福珍在医院住了16天后,最终不幸去世,而她的亲属,记得11月13日那一天,唐福珍说的最后一句话。

唐福珍的亲属:快到医院的时候,给我说了最后一句话,这也是留给我最后的一句话,她说“你一定要从我家里面选一张漂亮的照片做遗像”。

主持人:听完这个小姑娘的介绍,你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唐福珍本人并不想死,但是我们来回顾她最后生命的十分钟,十分钟的时间,底下有消防队员、有医务人员、有警察、有城管,为什么这一切人员的到场都没有阻止住她?

白岩松:在4月份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到她们家的拆迁,但最后当她也选择的用汽油的方式的时候,执法者撤了,说明那个时候内心里有一种对生命的尊重,但这次为什么没撤呢?也许第一个,执法想要达到结果的愿望太强烈了,我这次一定要把她们家给拆了。第二个是,内心里头也许不相信,说他们是为了利益,不敢豁出自己的生命。正是这样的一种执法者心态的变化,因此恐怕促成最后这样的一个结局。

    我一直在想,最后的这十几分钟,对于执法者来说,其实他完全有时间去挽救一个人的生命,究竟我们该把她的行为算作是冷漠,还是算作不作为,算作是过失,还是凶手,其实你也许都能找到支撑这几个说法的依据,但是性质完全不相同。

    我们再换个角度去看这个孩子的三姨,她在这三个多小时时间里,刚开始,也许仅仅是为了利益,我相信她不想死,一定是这样的。但是要知道,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人们是慢慢会由理性变得失去理智,失去理智之后,当她没有办法的时候,这也许是她最后一个办法。还残存一点,我也许用这样的行为能够让他们离开,或者放弃这次拆迁。就是这样一个过程的博弈,其实他们的不作为和冷漠扮演了凶手的角色。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我们也从媒体上看到这个细节,4月份的时候,这种拆迁行为已经发生过一次,当时唐福珍就用过类似的方法,曾经抵抗过,现在为什么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仍然用这种方法,双方没有坐下来(谈)吗?

白岩松:悲剧是如何走过来的?很多人在看到这个消息以及相关的视频的时候,会感受到最后这三小时,或者最后泼了汽油的这十分钟,相关执法者的冷漠、不作为,甚至是是过失是让人愤怒的。但是其实,更重要的可能是过去几个月,甚至13年里头,我们有关部门的不作为,或者说错误的作为,导致最后这个结局的必然产生。

    为什么这么说呢?4月份的那一次有了去拆迁,最后未成这样的过程,那次据相关部门的人员介绍,他们一家也采用了暴力抗法的这种手段,比如说也有了扔汽油瓶、泼汽油,甚至泼到执法者身上这样的一些细节。但是从4月份一直到现在安然无事。法是不是一个松紧带?

    我们换一个角度去思考,如果相关的执法者就已经能用她来暴力抗法和违反了法律相关规定,对她处以相关的处理的话,会不会是被害一方付出了小的损失,但是不会产生最后这么惨烈的失去生命的结局。为什么同样作为执法者,在面对4月份那次拆迁的时候,他采用了几乎相同的执法行为的时候,相安无事,没有对对方任何的告知,以及对方任何的处罚,没有处罚自然会被对方认为,我继续这样的行为,是不为过的。但是这一次错了,不仅导致直接拆迁,她的死亡,而且她的丈夫也已经被刑拘,几个月之前,采用了几乎相同的行为,为什么没有受到惩处呢?这是一种什么样暗示呢?

主持人:2007年,当规划改变的时候,双方就曾经在利益补偿问题上产生过纠葛,为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理清楚?

白岩松:其实所有人都希望拆迁所引发的冲突是最后已经没有办法的办法,谁都不愿意看这样戏剧性的场面,但是这几年这样的事情越出越多,我觉得导致可以不让这样的事情出现的时候,就是双方心平气和的时候在做什么?为什么没有这样的相关的机制去保障?

    从这个2007年时候就已经告诉对方,双方已经开始进行博弈,到底是多少钱合适,或者怎么样。从相关的规定来说,应该有三方,第一个是它的成本,建筑的成本,第二个是他的市场的现在的价值,第三个是受益。这三者必须用两者捆绑在一起,来解决我该补偿你多少钱的问题,但是也许政府的有关部门拥有一把“尚方宝剑”,它觉得,我认定你是违法的建筑,所以我只用你的成本来进行补偿,对方可能就不接受,因此错过的这两年时间,也是导致最后这个悲惨结局的一个重要因素。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