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公车:改还是革?(2009.7.10)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点击回顾视频>>>

取消公车,改发车贴,七年酝酿和试点,杭州正式启动市级机关公车改革,每月最低300元,最高2600元,车贴标准根据行政级别而定,补贴存入市民卡,从制度上保证专款专用。公车货币化是否会造成工作效率降低?如何防止公车改革变成公款赎买私权?全国各地尝试不断,不同模式下应该遵循怎样的共同目标?《新闻1+1》为您解析。

主持人(王跃军):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关于由来以久的公车问题,有人把它称之为“马路上的腐败”,也有人称之为“屁股下的腐败”,所以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杭州市经过多年的酝酿和试点,在市直机关正式启动了公车改革,预计三年之内取消公车,发放补贴。那么发放补贴这个标准究竟如何来确定?发放补贴会不会成为变相的福利?发放补贴会不会导致工作效率的下降?同时从全国来看,公车改革究竟应该怎么改?今天我们还是特别请来了北京大学法学院的王锡锌教授,来跟大家一起探讨。
王教授,首先从杭州的车改来看,取消公车,实行货币化的改革,你怎么来评价?

王锡锌(新闻观察员):我们公车的改革,如果从1994年开始算起到现在已经15年了,15年当中地方上有三拨大的动作,那么改革的结果我们也观察到,公车的数量在地方上是越改越多,公车的开支也是越改越大。那么改革为什么这么难?这样一个老问题、大问题为什么又成为一个难问题?我想最根本的还是涉及到公车的改革,涉及到既得利益的调整,公车的改革又涉及到改革者和改革对象、改革的利益交织在一起,杭州的车改也是必然要面对这样的问题。因此我们看到杭州的车改它在技术层面上有很多改,但却很可能在体制层面上不会有多少革。

主持人: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昨天我和我的同事在杭州进行的采访。

短片一

2009年7月9日 杭州

记者:看您满头大汗的,从家里到这要多远距离?

何荣坤(杭州市环保局局长):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因为有时候还有红绿灯,等的时间要算进去。

记者:您骑车上下班有多长时间了?

何荣坤:我们两个月了。

两个月,杭州市环保局局长何荣坤骑自行车上下班的时间正是杭州推行公车改革的时间。今年5月份,杭州开始推行公车改革,市局副厅局以下

干部一律取消公车,改发车贴,车贴标准分为九个档次,从300元到2600元不等,按照这个标准,陈局长每月可以领取2600元的车贴。

记者:您觉得2600元对您多了还是少了?

何荣坤:我觉得2600元对我来说是多了一点,这个不是多少的问题,这个是它既然要改革,总要有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怎么定?它也要有一个依据。

同样是领取2600元的车贴,杭州市药监局局长郭泰鸿却算出了另一笔账。

郭泰鸿(杭州市药监局局长):我买一个车,这个车要二十万出头,所有的费用加起来,那么2600元钱一个月的费用,我的折旧费就差不多了。

杭州推行公车改革一个月后,郭局长自己买了车,原来有专职司机的他,如今开始自己驾驶。而和局级干部2600元车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更多的人最低一级普通科员的车贴只有300元。

牛艳玉(杭州市农办科员):实事求是来说,三百元对我来说是偏低的,因为包括工作部门,我们整个农口部门,因为用车量也比较大,包括因为要到下面跑区县市,要跑的地方比较多,如果按照我们去年,我们几个地方都是要暗访跑一次,即使你坐大巴,这样跑一次,一个月也要在1500元左右。

关于车贴标准,杭州参与改革的公务员内部就存在不同看法,究竟发多少合理,按级别设置车贴标准是否科学。而在车贴标准之外,关于车改,杭州的公务员们还有其他的一些看法。

何荣坤:上下班是肯定骑车,那么出去的话,比如到市政府开会,半小时可以骑到的一般用这个车,如果超出这个范围,就要向服务中心租车,因为今后它也要完善,现在刚起步,很多事情没有一个形成一个体系,所以产生了一些矛盾。

郭秦鸿:车改又带来另外一种腐败现象,你比如说原来我公车私用,这是一种腐败,现在我私车了,我叫哪一个企业,哪一个下属单位,他给我加油,我不付钱,他给我加油,这也是一种腐败,所以私车也可以腐败,所以腐败不腐败的问题,看你本身自律怎么样,还有制度规定怎么样,是不是有针对性。事实上,相对于杭州公务员们的意见,整个社会对杭州车改都异常关注,有人担心,车贴是否是变相的加薪,车改后公务员的行政效率和服务意识会不会受到影响?

杭州市民:因为他不用车了,他本来可以出去调查,他不出去了,他这样可以省钱。所以我觉得很多配套措施可不可以报销或者别的,这些都很难说。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