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假辞职背后的真困境(2009.05.26)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点击回顾视频 

湖南娄底48名乡镇安监员先后辞职,经济窘迫,问责严厉,工作没有安全感,辞职原因是否具有说服力?集体辞职又暴露出哪些安监困境?安监员岗位设置近9年,权力小、责任大,尴尬处境该如何打破?问责制度越来越严,矿难依然不断发生,确保煤矿安全生产,我们还需要做出怎样的努力?《新闻1+1》为您解析。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湖南娄底涟源市48名煤炭生产的安监员集体提出了辞职,原因是这份工作要求他们要有机器人般的体质,还要求他们有圣人般的道德意识,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份完不成的工作,岩松怎么看这些人的辞职?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其实对于基层的煤矿安监员来说,工作很难做了,压力巨大,我倒不觉得是坏事,反而是对煤矿安全监管工作的一种进步,但是如果真的没人干了,那才要反思究竟我们的制度设计方面有哪些问题,让人又能干,又符合大家的这种期待。

主持人: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煤矿生产安监员辞职的这件事情。

(播放短片)

昨天《中国青年报》上刊登了这样一篇文章,“48名安监员集体辞职的背后”,报道了从今年1月以来,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涟源市煤矿工业局下辖共有48名乡镇安监员,先后以各种理由提出辞职,在外人看来本应是个肥差的煤矿安全监管岗位如今却为何成为了个“烫手山芋”。

涟源市乡镇安监站成立于2004年,一切运转正常。去年12月17号,涟源市伏口镇挂子岩煤矿发生了一起煤与瓦斯突出事故,造成了18人死亡,事故发生以后,涟源市政府对一名安监员和一名驻矿干部当场做出下岗处理,并有两人被停职。这次严厉却合理的惩罚,似乎成为了引发安监员集体辞职的导火索。

在涟源,煤矿安监行业流行着一句话,“做安监员要有机器人般的体力,圣人般的智慧和品德”。当地对于煤矿安全监管的问责力度很大,安监员们需要遵守细致的考核办法,比如安监站人员下井每人每月不得少于10次,每少一次扣100元,凡发现弄虚作假,每次罚款3000元,年度内个人累计两次或单位累计4次,个人实行下岗等等。更为要命的是,他们工作中负有安监责任,却没有执法权,所以面对违法行为的时候,往往只能束手无策。

面对着工作的压力,收入上似乎也难以平衡,这48名辞职的安监员中,有30多人中级技术职称,工龄也大多在15年以上,但他们平均月工资仅仅只有1200元左右,而在当地,一个矿工每月都能挣到约3000元。有一名安监员辞职之后到外地煤矿做矿长,马上年薪50万元,还配了一部车。如此大的收入反差,再加上矿难频发之后的严厉问责,使这个所谓的肥差在当事人眼中便几乎成了工作没有安全感的代名词,辞职事件开始频频发生。

有网友评论说,自己都没有安全感的安监员怎能保证安全生产。还有网友说,他们现在就是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

《燕赵都市报》发表评论,安监员集体辞职,后矿难时代的奇绝生态,责、权、利的不匹配,如同要求安监员做出无米之炊,若不想成为将来的“替罪羊”,辞职,“走”还是上计。

荆楚网发表评论,在安监部门内部管理上,各层级指标的严格程度设定应呈倒金字塔状,即层级越高,指标越严格,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层级越低越严格,让责任与收入对等起来。

《河北日报》安监员集体辞职背后的“权力娇气”指出,48名安监人员的集体辞职,最起码说明他们承担不起属于自己的那份责任,那么就让能承担得起责任的人去顶替他们,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主持人:

看完这个短片给人一种感觉,就是这些安监员集体辞职更多的是体制给他们的无奈,他们自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你觉得呢?

白岩松:

其实好像不仅仅是,如果从表面上看,好像我们很容易找到原因,待遇的问题、压力的问题和没有安全感。我们姑且挨个说,比如说待遇,说月工资1200,据我们今天详细的了解,情况好像不是这样,据采访的记者来说,他们大致一年的收入能在三万块钱左右,那也就是说平均每个月2500到3000这样一个概念,可能跟下煤矿的工人差不多,而且我现在认为下煤矿的工人是不是都能拿到这个数字,也不一定。所以这并不像报道的那样,当然极端的数字进行比较,容易让大家产生一种极端的判断,所以待遇也许是问题,但不是恐怕最核心的问题。

倒是有另外一个没有报道的细节让人更加担心,因为从春节过后到现在为止,4个月了还没给人发过工资呢,这事有点不靠谱,我觉得这是另一种非常现实的因素。至于说到压力,压力不对吗?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就该有这种压力,现在这48个人里头的确有很多是,有几位被处分的,加起来有那么三四位其实都面临一种处分,包括追究刑事责任,因为你负责安监的这个地方出了问题。但是这个行当本来就该承担压力的,如果要不承担压力呢?说没有安全感,一会儿我们再另说。我姑且给大家讲一个2003年,我们当时也采访过,娄底大范围地去整治煤矿的问题,不断地出事故,结果发现权钱交易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恰恰反映出基层的安监人员钱权交易,给了4000块钱,不合格的矿就可以合法生产了,两年不检的给他私人1000块钱,这事就算过去了,原来曾经还是有利可图的,现在由于各项政策已经非常非常的明确了,做基层的安监人员想在体制外获得额外的收入越来越难了,这个时候压力和不安全感就诞生出来了。

主持人:

他们身上没这个压力的话,那么更多的压力就应该由公众来承担,现在他们身上承担了这个压力,按说这是题中应有之意,为什么他们现在还要因为压力导致他们觉得承担不起而提出辞职?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