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铜首诉讼:出气还是出路?(2009.02.23)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点击回顾视频 

法国法院裁决,兔首、鼠首是否将继续拍卖,从确定原告一波三折,到中国律师亲赴法国诉讼。艰难的追索背后,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思考?追索海外流失文物,高价回购、外交协调、司法途径,哪种方式最适合?面对大量战争期间被掠夺的国宝,今天的中国需要如何对待?《新闻1+1》为您解析。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的10点,此时此刻,在法国巴黎,法国的一家法院正在对中国流失海外的两件文物——圆明园的兔首和鼠首是否进行拍卖进行裁决。到目前为止,裁决结果还没有出来,人们非常关注。同样人们非常关注的是对于目前流失海外的成千上万的中国的国宝,我们到底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把它们讨回。
   
岩松,首先你怎么关注这样一次裁决的结果?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我觉得这两天当面对这样的新闻事件的时候,在我们的脑海中一直盘旋着的是四个与“出”有关的词,我们是不是出钱把它买回来,这是以前几次做的方法,接下来想得出口气,因为这跟过去的国耻有关,也看到了这次有那么多人出力,但是我觉得真正该思考的是什么才是出路。

主持人:
   
好,我们先来关注一下律师团这一次诉讼的过程。

(播放短片)
解说:
   
北京时间今晚6点半,法国巴黎,一场禁止圆明园鼠、兔首铜像被拍卖的诉讼在一家法院紧急开审。稍晚一些,佳士得的伊夫•圣洛朗藏品专场拍卖会便将如期开锤,除了毕加索、马蒂斯等艺术家作品之外,这场拍卖会的重头戏便是圆明园流失的两件文物,鼠首和兔首。
   
对于马上就要登场的拍卖会,佳士得公司的网站也挂上了“敬请关注世纪大出售”的宣传语。上周五,法国《费加罗报》甚至用了三个整版来为这场拍卖造势。佳士得公司说,“这是一场无可比拟的品位和风格都无比优雅的拍卖会。”
   
自从去年10月佳士得公司宣布将拍卖鼠首和兔首之后,此事就引起了中国媒体的强烈关注和中国网民的极大愤怒。2009年1月16号,律师刘洋等人在北京发起成立了一个律师志愿团,敦促拍卖行取消拍卖,并归还文物。在这个律师团中,有的人在法国专门学习过文物保护法,也有在法国从事律师职业的华人,通过他们的努力,媒体纷纷报道这起来自中国的民间诉讼。在法国、英国以及日本,这些存有大量中国文物的国家,他们也开始注意到这场牵动中国的拍卖。

刘洋(律师):
   
我们之所以高调诉讼,通过媒体把我们的声音放大,通过媒体转载我们的律师声明,我们把这个商品搞成一个烫手山芋,使人不敢去买,这是我们追诉的一个方案。
   
我们现在寄希望于2月23号到25号的拍卖不见得会成功,从争取它撤拍,到希望它流拍,这都是我们一种非诉走的途径。

解说:
   
但是律师团在追索兔首和鼠首文物一事上可谓一波三折。根据法国法律规定,原告需要与事实有厉害关系,但是国家文物局和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会因为某些原因,拒绝了律师团让他们作为原告的请求。几经周折之后,律师团确定由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担当这场诉讼的原告。
   
2月9号,律师团向法国佳士得拍卖行和收藏人正式发出律师函和律师声明,表明了反对拍卖的立场,阻止拍卖一事进入法律程序。
   
2月19号,律师团委托华裔律师任晓红向巴黎大审法院提出诉状,申请在拍卖前对拍品进行财产保全,使拍卖活动依法停止。
   
根据法国法律规定,在法庭宣判前,佳士得公司暂不得对这两件中国文物进行拍卖。不过任晓红对记者表示,要法院阻止这场拍卖非常困难。
   
2月21号,刘洋等人飞赴法国,为阻止鼠、兔首铜像拍卖做最后努力。同样在这一天,众多参观者冒着凛冽的寒风,在巴黎大皇宫展览馆门前排起长队,他们等着参观的正是这场拍卖会的预展。当法国人带着轻松的心情欣赏这些艺术作品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我们心情却是如此复杂,鼠、兔首铜像是否会被禁拍,对于巴黎大审法院的这个结果,所有的中国人都在期待。

主持人:
   
了解一下现场的情况,我们马上连线中央电视台驻法国的记者王波涛,王波涛你好。

王波涛(中央电视台驻法国记者):
   
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
   
首先你跟我们讲,这样的一个庭审结果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王波涛:
   
刚刚我在现场采访了,得到的结果是今天巴黎时间晚上6点钟,法官将会宣判最后的判决。

主持人:
   
就是法国时间当地6点,我们这儿应该是晚上。

王波涛:
   
就是北京时间夜里凌晨1点钟。

主持人:
   
你给我们介绍一下,到了庭审现场的都有哪些人,比如说中国律师刘洋,还有他的律师团是否在现场?

王波涛:
   
好的,的确今天中国律师刘洋确实在现场,最开始这由于是一个紧急诉讼,所以最开始巴黎大审法院对外公开是说这次庭审不对外公开,所以刘洋律师最开始以为他进不去庭审现场。但是在临时,巴黎大审法院又将这个改未公开,所以刘洋律师作为一个旁听者参加到庭审当中,记者也有机会能够进到法庭里面,听到了庭上的辩论。所以今天上午巴黎时间11点半开庭审理。
   
然后现场聚集了不少的各国记者,不仅有法国记者,还有俄罗斯记者,当然也有很多我们的华人媒体记者。由于巴黎大审法庭这个紧急诉讼案今天人不是很多,我数了一下,可能最多30个人,包括所有旁听席的人。今天有一个情况,就是被告和原告的当事人都没有出现在现场,也就是说佳士得方面的负责人和咱们欧洲保护中华艺术组织的总裁高美斯先生他们都没有出席,没有出庭,但是他们全部都派出了自己的代理人。
   
我在现场注意到一个情况,双方的代理人团队可以说存在很大的一个实力的悬殊,在法国一方我们看到,被控方、辨方派出了一个由七名律师组成的辩护团,但是我们控方却只有两名律师,这七名法国的律师分别都代表了法国文化部、佳士得拍卖行和皮埃尔•贝杰基金会,分别代表各方。所以说首先在实力上就有一种悬殊。
   
然后庭审的辩论我也听了一些,感觉咱们控方始终还是在向法国阐述中国人对于回归追索文物的这种殷切努力,再加上讲述圆明园这段比较让人痛心的侵略历史。
   
作为辨方来讲,他们主要的辩护词主要是三个方面,第一个,他们认为欧洲保护中华艺术组织,就像刚才片子里说的,它不是一个直接的厉害关系者,所以它是没有这个资质作为原告来提起诉讼的。另外一个,他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就是他们认为这个协会在最后的时刻,也就是在开拍的头一天才提出这个诉讼,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恶意诉讼和炒作,所以他们在庭堂上反复向法官强调这一点。

主持人:
   
好的,谢谢王波涛。
   
从目前王波涛介绍的情况来看,而且加之以前各种分析人士的分析说,这一次庭审结果可能不利于,不像大家想像的那种,有可能禁止拍卖,很有可能就是让它继续拍,你怎么看待这种结果?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