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地震灾区,无需道德援助!(2009.02.18)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掐指算来,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了九个多月的时间了,从这场大地震里面,我们体会到了什么叫感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也渐渐地感受到了一些迷惑,甚至不解,比如说在今天的节目里面,我们就会关注两件事情,一件是在地震灾区的某个废墟边建起了真人的CS游戏基地,另外一件就是那位妇儒皆知的背着亡妻回家的绵竹县的农民吴家芳他所遭遇到的道德危机。这两件事情都遭到了人们的很多议论,你怎么看这些议论?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我觉得我们可以面对四川灾区去捐款和捐物,但是不要捐赠太多的道德感,因为我们捐赠的很多道德感,其实也仅仅是我们在言语方面赋予的,不一定是在我们内心真的赋予的,如果这种道德感捐的多了的话,我觉得四川灾区整个重建的过程将举步维艰,然后手足无措、寸步难行。

主持人:
   
我们先来看看第一件事情,就是在灾区的废墟旁边建立CS游戏基地的事情。

(播放短片)
解说:
   
撕裂的山体、复杂的地形,还有激光枪发出的轰鸣声。15号,一群身着迷彩服,头戴盔帽的战士在四川龙门山镇回龙沟景区内展开了一场真人CS对抗赛,这也标志着这个占地100多亩,西部最大的户外运动基地已经正式对外开放。
   
所谓真人CS,是一款借鉴电脑游戏,流行于现实生活的军事战斗模拟运动,参与者身穿迷彩服,手持激光模拟枪,在废墟和沟槽间穿梭,与对手展开激烈战斗。但是,当活动的地点设置在地震废墟旁时,这个原本广受年轻人欢迎的游戏,却遭到了很多人的质疑。
   
被质疑的这个真人CS基地位于四川省彭州市龙门山镇回龙沟景区内。地震发生时,由于距离震中位置较近,景区大部分已经被震毁,震后已经无法对外开放。而废墟的背景依托复杂的地形,成了一个天然的CS战场。那么作为项目的负责人,最初又是怎样想到建立这样一个项目呢?

戴军(宝山村旅游项目负责人):
   
2007年下半年,我就在考虑这个项目,因为那个时候在2008年初的时候,我们就提出了建设西部最大的户外运动基地这个概念。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往后拖了一下,由于地震,一直没有上这个项目,我们就根据灾后旅游重建的需要,想到把这个项目引过来,利用现存的这块地开展这个活动。

解说:
   
面对这样的说法,有网友认为,不管怎样,在地震边上建立娱乐场所,都是对地震死者的不敬。震后的废墟是人们悲痛、伤心之地,是逝者亲人和家属缅怀的地方,在这里建娱乐场所,是在遇难者遗体上娱乐。
   
还有网友认为,娱乐场所可以建,位置总不至于非要选在地震废墟旁,这会让人觉得中国人太不尊重历史,太不尊重那些在震中失去的亲人。
   
更有人以美国“9•11”灾难为例,试想想,如果在美国“9•11”原址建设娱乐场所,美国人会怎么看。面对质疑,总经理戴军也向我们表达了他的态度。

戴军:
   
当然有的网友也在说,你不可以建在其他的地方吗?当然这种声音,还有的就是说有其他的不同的声音,我觉得大家都有自己的言论自由。我这个地方,刚才我说了,这个地方地震对它的影响不大,几乎是没有什么影响,保存的比较完好,这里更不存在什么遇难者的遗体之类的。整个四川其实都是灾区,有重灾区,有非重灾区,在我们整个彭州的重灾区看来来讲,哪个地方你说适合建呢?

解说:
   
不过,也有很多网友对此表示支持,认为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还得生活,自力更生,不管做什么,都是对逝者最大的安慰,没有必要拔高主题。
   
有网友也分析说,如果CS基地的建立,能够实现以较小成本发展当地旅游业,并因此改善当地人的生活,就是好事一桩。再说了,每个人都有娱乐的权利,为什么四川人不能。

戴军:
   
那么我做这个旅游项目,也是我们整个旅游恢复的第一个项目。在不断地推出这种项目的时候,我会对这个其余的旅游经济的恢复有很大的一个带动,人引进来了,就会带动周边农民的增收。其实灾区的农民在住房重建的同时,同时他们也希望有一些职位方面的提供,政府给了很多的帮助,但是不能完全去依靠政府,必须去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寻谋更多的发展的职业。

解说:
   
地震废墟旁建立游戏基地,面对这一事件所引发的争论,反对声是不是过于苛责的道德枷锁?赞成者又是不是有些宽容过度呢?告慰逝者,好好生活,这其中又该引发我们怎样的思索?

主持人:
   
我们来看一下新浪网对这个问题的调查,在地震废墟旁边建CS这样的一个娱乐场所,我们看到有百分之将近六成的人是赞同的,建就建吧,还有33%的人说反对,6%的人说是不好说,你是哪一类?

白岩松:
   
我肯定是前者,肯定是赞同的角度。
   
另外还有一个,你必须去解释。其实现在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种标题阅读时代,一个非常言简意赅的,但是有可能跟真相又不符的标题,会吸引住很多人的注意力,大家已经没有兴趣和耐心去详细读里头的内容。那好了,会起一个非常显赫的标题,“地震废墟旁边建游戏基地”,可是事实是什么?刚才我觉得戴军说的都好,大家去四川的时候,四川整个的西部地区受地震的影响非常大,从某种角度来说都叫地震废墟,那是不是什么都不能做了?如果我们说工厂建在那儿是合理的,一个这样的吸引大家的旅游场所就不可以吗?更何况我专门去看了一下,它旁边的景区损毁比较严重,但是它这片在地震之前就跟四川登山协会签了协议了。而且它受的损毁很小,植被保存的也很好,那么在这次建这种游戏基地的时候,它都是用激光代替发射,而不是实弹,对环境的污染也都很好,不存在遇难者的遗体等等很多因素,有什么不能建的吗?如果它要是不合法,或者不合常规,没经过审批等等,那不该建。

主持人:
   
就像刚才这位负责人说的,到处都是灾区,到哪儿建都不合适。我们假设一下,假如有一个地方,它真是在一个特别重的地方,重的灾区旁边建了这么一个地震废墟的话,难道我们就有理由去指责他们吗?

白岩松: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还是应该让四川人,让灾区人自己去做决定,只要他不违法,在道德方面不触犯更多人的底线。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反对者可能也有很多的误解,也有很多的不理解,看了一眼标题,声音就出来了,看完之后就出来了。
   
另外可能也有一些不理解的地方。比如说大家不知道有一些不理解会严重到什么地步,我专门抄了一段,其实我很担心。比如说有朋友就会写到,你允许在你家祖坟旁边开妓院吗?很严重了,他自己都觉得这句话不妥,对了,你允许在家门口盖公共厕所吗?然后面对死了八万人,你好意思在埋葬他们的废墟旁找乐吗?其实你没觉得他已经过分严重了吗?他直接把这件事情,好像它就建在了八万遇难者的旁边,废墟的旁边。接下来最后一句话,你就是想挣钱,说粗俗点,你就不怕生个儿子没什么什么,我就不好再引述了。我非常担心,替有这样想法的人担心。

主持人:
   
这样说的话,四川灾区就不要发展了。

白岩松:
   
而且有一种很可怕的情况,这片地如果继续荒着,没人说什么,所有的人都在愁眉苦脸,祭奠自己所有遇难的亲人,没人说什么,难道不该说什么吗?
   
今年的春节我是在四川过的,其实彭州离成都只有80公里,看到成都很多人在打麻酱,所有的餐馆生意非常好,然后锦里、宽巷子、窄巷子人山人海,大家的笑容很多,我非常感动。我很佩服四川人,包括在地震灾区的时候,我们也去都江堰,这次比如说也去都江堰,也去青城山,旅游车专门会在都江堰损毁严重的地方给大家绕一圈,车里都很肃穆。然后地震的时候我去,就已经看到有人在吃、喝,也会有笑容,我拥有的感觉是感动,四川人太棒了,而不是相反。

主持人:
   
我们刚才看这个调查,60%的人说赞同,也有33%的人说不赞同,有人就说了,四川灾区接受的这些捐款里面有财政的资金,财政资金里面就有我的一份贡献,我说什么,这是我的自由,我有权利这样说。

白岩松:
   
我们有权利要求很多,你比如说我们有权利要求房子得给我盖结实点,因为这里有我的钱;我们有权利要求规划请科学合理一点,因为这有我们的一份责任和期待在里头;我们有权利要求整个我们捐出的钱流向要清白,使用要合理,因为这是我们捐的钱。但是你发现我们所有有权利要求的都是很多的职能部门,你必须去把这件事情做好,但是我们没有权利去要求普通人的生活方式,我们没有权利去要求在那儿正常的一种生产经营活动。
   
唐山现在已经全新地站起来了,也许在很多建筑物的底下曾经有人倒下,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我觉得看到今天如此现代化和发展非常好的唐山,不正是对埋葬在这个城市里的很多逝去者最好的一种安慰吗?漂亮的唐山就是一座墓碑,一座纪念碑,是对所有逝去者最好的一种纪念,越漂亮越好。四川灾区同样面临这样的一个问题。
   
我们可以想像,如果我们要求的特别多了,他会不会手足无措?几年前我去采访台湾的证严法师,就是慈济的,他们做的很重要的活动,包括骨髓移植等等都是从他们那边过来的。证严法师就对所有的志愿者有这样的要求,当你帮助完别人的时候,要对别人说谢谢,要对被帮助者说谢谢,你没有权利要求被帮助者对你说谢谢。我觉得我们在做很多类似活动的时候一样如此,我们在捐献很多东西的时候,不要顺手再捐出去一副枷锁,也让对方套上,你要学会感恩,你得按照我的道德标准去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可是平常生活中,我们是用很高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吗?不是。

主持人:
   
刚才我们关注的是在地震废墟旁建CS游戏基地的事情,稍候我们会继续关注背着亡妻回家的吴家芳的命运。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