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2010第一线 >

禁毒总队长丁国兴:守护天津港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2日 14: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天津有着曲艺之乡的美称,它也是我国北方最大的沿海开放城市,有着十分便利的交通运输条件。然而,一些被金钱冲昏头脑的毒贩,抱着侥幸心理,利用这种便利,铤而走险,向天津贩运毒品。

    2009年天津市公安局河东、河西、河北分局缉毒大队的民警分别打掉了3伙贩毒团伙。通过审讯,公安机关发现这3伙毒贩都指向同一个上线,一个叫沈莹的人。通过侦查,民警发现,沈莹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分工严密,结构复杂的贩毒团伙,而这个团伙的头目,就是沈莹的叔叔,沈长杰。团伙的成员竟然多达30多人。

    很快,这个情况被送到了天津市公安局禁毒处处长丁国兴的手中。丁国兴了解到最近这段时间里,沈长杰团伙的活动十分频繁,几乎每个星期他都会从外地购买毒品,再交由他的侄子沈莹在天津组织贩卖。
现在这个团伙在天津的活动情况已在缉毒民警的监控中,丁国兴认为时机到了,决定立即成立专案组,亲自指挥、适时收网。

    对于天津的缉毒民警来说,沈长杰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曾经有几条线索都与这个名字有关,但是因为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警方一直没有打草惊蛇。

    孙成(天津市公安局河北分局缉毒大队大队长):每次他操控毒品交易都是在幕后遥控指挥,本人不亲手摸这毒品,无论是在与上线交易还是在运输,还是在天津贩卖这个环节上,他都藏在幕后,属于幕后操纵这么一个角色。

    黄金泉(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缉毒大队大队长):他很狡猾,一个是他不去接货去,再一个他毒品上线送货来以后,他一般情况下,给送货的人在天津租一处房,然后他让这个人把毒品放在这个屋里头,他什么时候去拿不一定。

    丁国兴知道对面这样一个狡猾的对手,就必须步步小心,全盘布控。稍有不慎,就会让这次行动前功尽弃。于是他下令,对这个团伙的所有成员实施24小时不间断布控,严密监控整个网络毒品分销的情况。

    3月初,前方侦查员传来消息,沈长杰刚刚购买了3月4日前往河南的机票。

    得到这个信息,丁国兴立刻部署,兵分两路,一路人马立即出发,开车前往河南,赶在沈长杰到达之前做好布控。另一组人马继续跟踪沈长杰,时刻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黄金泉:他是夜里11点多,夜里11点多到了河南新郑机场,然后当时河南毒品的上线开着一辆车去接的他们。由新郑机场一直接到了洛阳,洛阳市。当天夜里凌晨2点多钟,跟他一起去的那个人姜杰就开着车,那个车携带1244克冰毒返津。

    和以前一样,这个狡猾的沈长杰这次依然没有接触毒品,只是派出马仔姜杰开车,在京珠高速口接到上线运来的毒品后返回天津。而他自己则带和另一个名叫李世强的马仔继续留在洛阳。

    在天津的收费站,侦查员找到这辆运送毒品的车辆。

    如果想将整个贩毒团伙一网打尽,就必须先将主犯沈长杰抓获。但是侦查员并没有立即抓捕,而是继续跟踪可疑的车辆,等待最佳时机。

    黄金泉:就为了把这个网络彻底摧毁,把他这个集团整个打掉,所以说就把这个毒品放了进来,放进来完事以后到了晚上,始终他们这些人在我们控制范围内,就是在视线范围内。

    3月4日,抓捕时机已经成熟,丁国兴下达命令,立刻对沈长杰进行抓捕。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侦查员还没来得及行动,沈长杰却突然驾驶车辆离开洛阳,沿着京珠高速向南驶去。

    这个突然的变化打破了丁国兴所有的计划,而且更为麻烦的是,沈长杰的目的地是哪里不得而知,如果开车长途跟踪,就会很容易被沈长杰发现,一旦被对方察觉就会使得全盘计划落空。

    丁国兴:这个当时很烦人,我们当时一百多个干警在三十多个点位上,都已经布控了两天两夜,有一点闪失就可能打草惊蛇,三十多个点位同时动手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现在,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一个新的方案。丁国兴细细回忆这整个案件的过程,突然他注意到一个细节。此前,沈长杰曾经去过武汉,在武汉联系过毒品上家,试图组织货源。而现在沈长杰去的正好是湖北方向,那这次他会不会是要去武汉呢?

    时间紧急,丁国兴果断下令,让侦查员立刻前往武汉。此时已经凌晨4点。为了能尽早到达武汉,侦查员连夜开车,先到到北京,再从北京搭乘最早一班飞机前往武汉。

    孙成:当时我们查找的时候,因为正是周末,武汉市交通也比较拥挤,湖北省厅同志还跟我们,也是开玩笑/////也是说当初也是河南民警在偶然当中发现了犯罪嫌疑人的车辆,后来在武汉发现线索,最后破获了一个9?6?118特大盗窃文墓案,当时我们几个厅的同志还跟武汉同志讲,能不能我们天津的这个特大贩毒案有没有这个机遇和运气,我们说话没有十分钟,就是在武汉汉正街的一个酒店门前发现了这个可疑车辆,当时我们感觉机遇也非常好,起码犯罪嫌疑人的大体位置我们能锁定了。

    在武汉警方配合下,侦查员在一家商场内,将正在购物的沈长杰一伙抓获。

    沈长杰落网的消息传回天津,大家都兴奋不已,丁国兴一声令下,在天津守候多天的民警如出鞘的利剑,将监控多天的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3月8日上午,包括沈莹在内的3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这个以沈长杰、沈莹为首的贩毒网络被彻底打掉。

    丁国兴:这个案件打下来以后,天津市的毒品市场几天之内一下翻番,就是价格一下翻番上去了,翻了近两倍,说明这个案件打中了要害,确实萎缩了天津市毒品地下市场。

    像这样坐镇指挥,对丁国兴而言已是家常便饭,从2006年调任禁毒处处长以来,丁国兴带领着天津缉毒民警打了一场又一场的漂亮战役。在这些成功的背后,来源于厚积薄发的专业积累。

    丁国兴:我这个人有一个爱好就是我特别爱看书,再忙也得看。你不看好多东西你掌握不了新的东西,前沿的东西你掌握不了。

    1978年春天,丁国兴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怀揣着建设祖国的理想和抱负,走进的大学校园。

    丁国兴:高考刚恢复的时候,志向蛮大的当时是,为国家想干点事,当时就想这个,就认定想学化工这个专业。

    毕业后,丁国兴被分配到天津刑事技术研究所,在这里一干就是20多年。他将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贡献给了这个他热爱的工作。这20多年里,丁国兴从一个青涩的大学生,成长为一名刑侦领域专家,并获得刑事化验专业一级鉴定官的职称。

    这20年里,几乎出现在天津市所有的爆炸,火灾现场都能看到他辛勤工作的身影。每一次出现场,他都细致地勘查现场每一寸土地,用自己丰富的知识来寻找物证、用最详实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每次他出现在现场,就会让现场勘察人员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

    2006年1月13日,丁国兴接到上级调令。他被调任天津市刑侦局禁毒处处长。

    丁国兴:当时感觉上是这样想,毕竟在刑事技术干了二十几年,有深厚的这种感情,跟那些工作。到这边来从行政来讲叫升职,老百姓讲叫升官了,升了一级,从副处变成正处了,但是确实还就舍不得这二十多年来的刑事技术工作的这种情结。

    虽然,丁国兴对20多年来的刑事技术工作有着深深的不舍,但是命令下了,就是绝对的服从。对于刚刚调到禁毒处的那段工作,丁国兴现在还记忆犹新。

    丁国兴:这个不怕你笑话,因为我没搞过这个,我一直是搞技术工作,我总感觉自己害怕不能胜任,因为没弄过这个,学这个出身嘛,我想还是哪个对我帮助特别大呢?这二十几年刑侦技术的磨炼,还有自己好学的这个特点帮助我在这三年当中,很快地就适应了这个新的角色。

    丁国兴调任禁毒处处长的这一年,正是天津市毒品市场发生明显变化的一年。新型毒品的产生,使得制毒过程,不再依赖于从原始的罂粟等种植物中提取。而这也使得天津从一个单纯的毒品中转站转变为具有毒品集散地、消费地的特性,甚至一些胆大妄为的毒贩竟然选择天津试制毒品。

    2009年6月24日,南开分局缉毒大队得到一个消息,静海县一名叫张世忠的男子家中来了一个客人——他曾经的狱友蒋文炳。而这个客人还带来了一套用于制造毒品的设备,他们俩准备一起在天津办一个毒品地下加工厂。

    南开分局立即向缉毒处汇报这个情况,请求帮助。

    丁国兴:我很兴奋的,因为这叫什么呢?撞在枪口上了吧,我还是很懂这方面的。

    制毒案件中,缉毒民警能找到的最直接、最主要的证据就是已经制造完成的成品毒品。

    丁国兴知道,想要打好这一仗,就一定要把握好抓捕的时机。

    丁国兴:我当时就讲,涉及毒品加工厂的案件要遵循两个原则,第一,要在摧毁这个加工厂的时候,务求把证据搞得越全越好,。第二个原则,务求不要让他制出来毒品流入社会,既要有证据让他生产出毒品,还不能让毒品流入社会,这是两个原则,打毒品加工厂,你不能光为了取证据,让他把毒品制出来以后到社会上去卖、销售,你再去抓,这样不行。

    根据侦查员得到的信息,张世忠曾经2次试图从云南购买毒品,但均上当受骗,钱货两空。思来想去他决定自己制作毒品,于是联系了以前的狱友——熟悉化工知识的蒋文炳。

    张世忠选择制造图品的位置在的静海县良王庄村。这是个人口很少的小村子。家家户户之间都很熟悉,如果突然有陌生人来,会格外引人注目。村子前面正在修路,平时很少有车辆经过,而村子背后是一片菜地,视野十分开阔,根本不具备隐藏的条件。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进到村子里面或者在村子附近进行侦查,几乎是行不通的。侦查员们只能外围监控,避免打草惊蛇。

    6、7月份的天津,酷热难耐。而且,盛夏正是蚊虫滋生的季节。

    丁国兴:趴在草丛里头,夜间、白天,我数了数,我们有一个侦查员,有一个队长身上20多个蚊子叮的疙瘩,200多个疙瘩,很惨的,特别感激,我看了以后深受感动,特别感动。

    7月4日下午,守候的侦查员欣喜的看到,隐藏多天的张世忠和他的女友开始外出行动了。而且不久之后蒋文炳也外出购买了一些化学原料。这个情况让劳累多天的侦查员们顿时兴奋不已。侦查员立即将这个消息汇报给指挥部,很快,指挥部的消息就反馈回来。

    翟国梁(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缉毒大队大队长):丁局毕竟以前是干刑科出身的,他对这块的经验方面比较丰富一些,包括买的东西那时候提过,我们跟丁局说他买甲烷、买丙酮什么,快开始了,丁局就这么讲快开始了,基本上东西已经成功了,准备开始做了,告诉弟兄们稳当住了别着急,就快要收网了,当时丁局那句话给我的振奋很大,终于快熬到头了。

    7月11日,丁国兴判断,毒品已经制成,抓捕时机已经成熟。

    7月12日一早,刑侦局、技术行动总队、防暴总队、缉毒处等部门200多名队员装备完毕,按照事前的部署分12个组,乘坐用于伪装的搬家公司的厢式货车,奔赴静海县良王庄。

    白雪岭(天津市公安局刑侦局禁毒处一大队大队长):抓捕非常成功,整个三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而且制毒加工厂整个化学的一些设备、设施都正在运作过程中,我们缴获的时候。

    在铁证面前,张世忠、蒋文炳等人丝毫没有狡辩,很快就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这次抓捕十分成功,共查扣制毒设备16台、用于制造毒品的化学原料24种共计300余公斤。这场战役的成功让丁国兴备感骄傲。

    丁国兴:这支队伍现在确实是一个能关键时刻冲得上,打得赢的一支队伍,禁毒队伍,尤其是缉毒一线的干警在所有警种里边,他属于最危险的警种之一,我给他讲两高,抓人的频率最高,几乎每天都在抓人,这些违法分子枪毒合流,毒黑合流,我们抓着的毒品犯罪嫌疑人涉枪的应该在所有的刑事案件当中,应该是最高之一,所以这支队伍,这两高决定了他是很危险的一个警种,十分可爱这些人。

    近两年,在天津市委市政府、市禁毒委员会,市局党委高度重视下,天津市毒品蔓延的趋势得到了有效控制。

    但是,只要毒品一日不绝,丁国兴和他的缉毒民警们就会一直与之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