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缺失 裸舞疯狂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集市惊现脱衣舞》2005年12月16日

  

    在去菏泽市成武县大田集镇的路上,我们一直怀疑得到的线索不准。因为就我们的了解,对文化表演,当地政府、公安机关、文化局等管理部门都负有监管的职责,所以,当我们听说有人在集市上公开跳脱衣舞、并且做出许多极其下流动作时,感到有些匪夷所思。是真是假,只有到了现场才能见分晓了。

  

    我们都说起了河南话

  

    上午 10 点多钟,我们到了大田集镇,远远就听到了从高音喇叭里传来的吆喝声:“脱啦,脱啦,又脱啦”、“快来啊,露出了那 ------- ”,只见在镇中心的位置搭起了四五个演出大棚,一条柏油马路从大棚中间穿过,演出大棚门口挤满了人头,几个小伙子在卖劲地叫喊着。我们凑到门口一看,唉,先前的担心纯属多余,里面简易的舞台上,几个年轻的姑娘拉下了胸罩和三角裤,站在那里摇来晃去。看来这里脱衣舞表演几乎就是公开的。事实存在,但是如何能把这些真实的东西拍下来而又不引起对方的怀疑呢?大田集与河南濮阳交界,两地的口音十分相似。刚好组里的小伙子张旋本来就是河南人,而我的家乡话与河南话也相差无几,摄像冯成有语言天赋,哪里的话好像都能说上几句,于是我们都说起了河南话。地道不地道,咱们不知道,反正在大田集镇呆的那几天里,别人都以为我们是河南人。

  

    冯成骑到了张旋的肩上

  

    我们一个演出大棚一个演出大棚的转,本来不吸烟,嘴里也叼着烟卷,努力和本地人拉近着距离,免得引起那些看场人的怀疑,因为有人告诉过我们这里有专门负责看场子的,不准拍照,连手机拍照也不行。好在这几天棚子里面有许多外地来参加大田集镇文化物资交流会的代表,他们有特殊优待,演出大棚外面贴着告示,代表可以凭代表证免费观看演出,并且还可以带一个人进去。我们的装束和他们的差不多。白天的拍摄比较轻松,因为人相对比较少一些,而且光线也不错,只是演出不是很火爆。到了晚上,大棚里面挤满了人,乌烟瘴气,站在后面无法看到台上的表演,拍摄根本不可能。张旋身强体壮,而冯成较瘦小,于是张旋自告奋勇,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让冯成骑在了他的肩上,才拍到了晚上那些更加露骨的脱衣舞表演。

  

    情况严重性超过了想像

  

    闹市里搭台跳脱衣舞本来就够耸人听闻的了,到了下午,几个演出大棚为了互相竞争,竟然让姑娘们站在大棚门门口脱了起来,而且有一个大棚还有人故意把帘子掀起一边,让里面的情景尽情展露在人们眼前。因为大棚就建成镇中心的马路两边,马路上人来人往,车流不断,而且周围都是小摊小贩,这一来,这些姑娘几乎就是在大街上跳脱衣舞。而且观看的人群中,有老人,有青年人,还有十三四岁的孩子,甚至许多妇女也抱着孩子在里面观看,甚至在一个大棚里几个姑娘把一个三四岁的小孩也抱到了台上,让孩子学着她们做下流动作。这些女孩子似乎没有了做人的尊严,他们做着各种下流动作挑逗下面的看客,有的还把台下人的帽子抢上来夹在两腿中间。她们还可以一边光着身子,一边站在那里吃东西。这样的现象对人的心态尤其是青少年的影响非常大,对农村社会风气和道德底线也是一个很大的破坏。富裕起来后的农村,群众的文化生活确实相当贫乏,好的文化不来占领,丑恶的东西必然大形其道。

  

    管理者的谎言成全了这期节目

  

    我们在采访时,不时可以看到臂佩巡逻袖标、手拿橡胶棒、头戴钢盔的巡逻队在这些棚子里走来走去,演出棚里不仅可以看到穿警服的人,还可以看到穿警服的人送人到里面看表演。说实在的,当我们党握了所有的事实后,在如何向政府和公安、文化部门反映这个事上我们却犯了难。因为,按道理,如果其中任何一个职能部门负起了责任,就不可能出现公开跳脱衣舞的现象。可以肯定这些管理部门失职了。但是如果接到记者的举报电话后,政府、派出所或者文化部门会作出怎样的反映呢?记者心里没有底。如果他们前去查处,怎么去查处,现场人那么多,会不会引起混乱?这些必须要考虑。但是我们没想到大田集镇政府、派出所、成武县文化局,包括大田集村委都不承认在大田集镇存在跳脱衣舞的现象,大田集派出所甚至还否认接到过记者的报警电话。这些管理者不仅暗地里纵容,而且面对记者的镜头,这些领导干部公然撒谎,面不改色心不跳。但是,这些管理者为什么会放纵这些脱衣舞表演,又为什么会公然撒谎呢?这背后有没有什么猫腻呢?这期节目播出后,已引起了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视,相信事情最终会水落石出。

  

    积累了点小经验

  

    在菏泽采访时,为了报警的需要,我在当地买了个移动的卡号,动感地带,特便宜, 100 元送 50 元,没有月租,接电话不要钱,打电话也便宜,晚上七点钟后长途每分钟只要 3 角钱。冯成的儿子只有几个月大,正是好玩的时候,过去冯成出差,十天半月没事。现在,只要出门准惦记着他的宝贝儿子。采访回去后,我就把新买的电话卡给出他,让他和家里唠唠嗑。没想到这却给他带来了。我们公开采访后,成武县宣传部和大田集镇政府有关人员无法联系到我们,竟然从这个新买的卡号着手,通过有关部门查到了用这个卡打出的电话。结果把电话打到了冯成的家里,开口就问:是中央电视台评论部吗?当晚成武方面为了找到我们,可以说动用了很多手段。他们甚至通过公安部门找到我们乘坐的出租车,让司机告诉他们,我们到底住在哪个宾馆。还好,在车上我们再三嘱咐过司机,就说我们在菏泽火车站就下车了。看来,就是采访全部完成了,在有些细节上还得留心呀。

  

    虽然我们想尽了办法躲着,但是最终还是被当地人在回京的列车上给堵个正着。中午一起吃过饭后,他把记者拉到了两节车厢间的过道里,掏出一沓钱就往记者的裤兜里塞。那天,记者上身穿了件毛衣,裤子刚好没有裤兜,他塞了几次也没有塞进去。回台后,制片人笑称,裤子没有兜,这是一个防腐拒贿的新招。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