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人鼠之战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7月12日播出):点击看视频〉〉〉

  

  

  

  

大片湖滩被淹,致使田鼠越过大堤

  

  

  

  

专家解释鼠灾发生内因

  

  

  

  

这种害鼠叫东方田鼠

    点击进入论坛〉〉〉

    十几天前,洞庭湖水位上涨,大片湖滩被淹,致使田鼠越过大堤,纷纷迁往益阳、岳阳等垸外地区。这给洞庭湖周边及湘江流域防洪大堤及垸内沿堤的水稻生产带来一定的威胁。当地展开了一场“人鼠大战”。

    据介绍,这种害鼠叫东方田鼠,主要生活在洞庭湖区低洼多水、杂草茂盛、土壤疏松的湖洲荒滩上。自1982年有系统记载以来,当地就发生过多次鼠害。据有关部门监测,目前洞庭湖区东方田鼠种群密度为近26年来的最高年份,现在有20多亿只害鼠,达到危害最高数量级――成灾级。仅岳阳县有关方面统计,这次鼠害已经造成该县8000亩水稻受损,其中5000亩绝收、10000多亩花生受损、红薯、玉米各有1000多亩受损。

    目前,当地除设置挡鼠设施外,还采取了人工捕杀、药物灭鼠等防控措施积极灭鼠。农业部和湖南省政府高度重视这次鼠害,有关部门已拨付资金用于灭鼠。目前,通过加强监测、围堤堵鼠、化学灭鼠和人工捕杀,东方田鼠已得到有效控制。

    为防止洞庭湖水位上涨再度引发鼠害,湖南省农业部门近期将对洞庭湖区436万多亩湖洲和湘江长沙段江心洲实施一次大规模的统一灭鼠;同时,加紧修复洞庭湖区没有防鼠设施的1100多公里防洪地段。此外,还将在现有的5个东方田鼠监测点基础上,扩大监测范围,以确保沿洞庭湖和湘江的22个县市区都建有监测点。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观众朋友,你们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现在我们大家看到的是记者在洞庭湖区拍摄到的画面,而十几天前,就在这一区域上演了一场罕见的人鼠大战。由于防控及时,洞庭湖区近期爆发的鼠灾目前大部分已经被控制,鼠密度大幅度降低。为了避免观众有不舒服的感觉,在我们的节目中回避了那些触目惊心的镜头。那么,这些老鼠从何而来?造成了哪些危害?我们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记者:

  这里是洞庭湖的大通湖区域,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给人感觉很平静,但是就在十几天之前,在这里发生了一起难得一见的人和老鼠的大战,人鼠大战。当时在湖堤边上,包括里面的湖滩和湖洲上到处都有各种各样的老鼠,老鼠是遍布于水中、树丛当中和湖堤边上的石头下面。白天如此,晚上老鼠的数量更加惊人,可以说不计其数。那么,如此之多的老鼠究竟从何而来?在洞庭湖区域,像这样的老鼠究竟能有多少呢?

  唐会联 湖南省农业听植保站研究员:

  据我们测算,现在湖洲上有20多亿只这样的害鼠。

  这些野鼠被称为东方田鼠,只存在于我国的部分地区,在一些地方被俗称为“水耗子”,平时生活在土质松软的土地和湖区的洲滩上。如果数量不大,不进入人的生产生活区域,一般不会对人们构成威胁。但是,为什么这一次有这么多的野鼠越过了大堤,进入了人的生产生活区域呢?

  陈越华 湖南省农业厅植保站农艺师:

  因为近两年洞庭湖的水位有下降的趋势,所以有大面积的湖洲露出了水面,导致东方田鼠的生存空间扩大,所以它的数量也上升了。你看这一对东方田鼠,你别看它个头不大,但它一年能繁殖二到四胎,每一胎有四到十一只老鼠。这对东方田鼠,包括它的后代,在一年内可以繁殖大概2000只左右的东方田鼠。今年6月下旬,洞庭湖水位急剧上涨,淹没了大面积的湖洲,所以这个东方田鼠就大量迁到附近。

  记者:

  它的栖息地被淹了?

  陈越华:

  对,栖息地被淹了。

  由于今年进入汛期后,洞庭湖水位上涨,大片洲滩被淹,使得田鼠越过大堤,窜入院内田间四处为患。据了解,这一区域内,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鼠害也是屡屡发生。老鼠是伴人生物,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老鼠,而人对自然的破坏,对老鼠的天敌的捕杀,也成了老鼠大量繁殖以至成灾的重要原因。

  施大钊 中国农业大学鼠害防治实验室主任:

  我们国家许多地方鼠类之所以成灾,很大一个程度上就是天敌的减少和自然环境被破坏,生物的多样性发生了一些改变,那么生物的群落组成结构都发生了许多的变化,这样一些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现在也变成了鼠的乐园,所以也遭到了鼠患成灾的状况。

  鼠害是我国以及全世界都普遍存在的问题。在我国,尤其是在一些地区的农村,鼠患问题已经演变成为不可忽视的鼠灾,特别是当鼠类的种群数量急剧增长的时候,会对当地的生产和人们的生活造成极大的危害。

  施大钊:

  鼠的危害在我们国家的情况比较复杂,应该说在整体上来说,是一种此起彼伏的情况,无论是哪一个地区,东北、华中、华南、西北,林业、农业、牧业都不同程度的鼠灾的出现。

  据不完全统计,由于水稻、玉米、豆类、小麦、蔬菜等多种农作物都不同程度的遭受鼠害,致使我国粮食作物减产10%左右,每年造成的粮食损失超过100亿公斤,严重的地块还出现绝产绝收。据有关专家分析,这次洞庭湖区的鼠害除了湖面水位升高的原因之外,围湖造田、捕杀鼠类天敌等人为因素,加剧了田鼠数量的剧增。据监测,目前洞庭湖区的东方田鼠种群密度为近几十年来的最高年份,达到危害最高数量级——成灾级。

  陈越华:

  你看这是植物,这都是它嗑死的结果,这也是,时间长了,这个树就会死。这是在堤外,一旦东方田鼠越过这个大堤,进入堤内沿堤的农田,对堤内农田造成的损失将是毁灭性的。据统计,在有害生物对农作物造成的损失中,鼠类是占第一位的。

  仅湖南省岳阳县的有关方面统计,这次鼠患已经造成该县8000亩水稻受损,5000亩绝收,10000多亩花生受损,红薯、玉米各有1000多亩受损。而目前湖南省汛期已经到来,如果不采取有效的防控措施,将对洞庭湖区周边地区及湘江流域1000多万亩水稻生产构成威胁。

  王跃军 记者:

  所谓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么大量的老鼠要翻过这个大堤,如何来防控呢?这就是当地的一种设施,在大堤的护坡之上有这么一个一米高的墙,叫挡鼠墙,它的最大特点是上面有这么一个突出的檐,防止老鼠翻过这个大堤。除了这样的设施之外,在当地还有很多控制和消灭老鼠的办法。

  胡华 湖南省益阳市大通湖区农业水利局农艺师:

  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一个临时性的挡鼠墙,我们采用三米一个桩,然后固定农膜,然后按五米挖一个坑,布上缸或者桶,桶里面放水,让老鼠过不去,沿着走的老鼠就掉到桶里面,然后进行人工的捕捞。

  除了挡鼠设施之外,化学灭鼠、人工捕杀都是有效的防控措施。经湖南省益阳市大通湖区的统计,人工捕杀的东方田鼠就达90多吨,而这90多吨的死鼠也得谨慎处置。

  记者:

  据我们了解,可能有很大的规模的鼠的尸体需要处置,这种处置是如何进行的呢?

  施大钊:

  我的建议是就地深埋,也有的同志提出来要不要焚烧,要不要集中处理,我个人的意见,最好就地深埋。因为我们知道,鼠类还有一个传播疾病的可能性,为了防治疾病的发生,特别是传染性疾病的爆发,我们应该把接触鼠的环节压缩到最小。所以就地掩埋是一个最好的途径和办法,成本也低,也容易做到。

  虽然采取了堵、捕、灭等措施,取得了相应的成效,但是鼠灾的隐患并未根本消除,防鼠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郭永旺 农业部全国农技推广中心农艺师:

  我们没法预测到什么时间洞庭湖会大量涨水,而且水淹湖滩的面积能有多大,这个是我们要密切关注的,如果淹的面积太大了以后,可能迁出的量要比第一次还要大,因为第一次迁出的量只有15%到20%左右,所以还有大量的湖滩没有被淹掉。如果全淹了以后,可能造成东方田鼠迁出来的量会比第一次还要大,防控的难度可能也会增大一点。我们部里面现在在近期派出工作组,并且马上会赶到湖南去,7月中旬有可能再次对洞庭湖涨水的情况进行一下调查,看看是否有第二轮的大量迁移问题。

  据了解,洞庭湖沿湖各县市区也正密切关注着上游来水的情况,注视天气的变化,掌握鼠情动态,严防东方田鼠再次入侵。

  记者:

  现在我们已经采取了哪些措施,针对下一轮的预防?

  郭永旺:

  我们现在已经要求湖南省农业厅组织当地二十几个县的政府组织人员对没有防鼠墙的大堤,没有防浪墙的大堤用塑料薄膜或者是用木板正在搭建防鼠墙,防止东方田鼠大量地迁移到农田里来。第二点,我们县里面都对鼠情的发生情况进行了全方位的监控,每天昼夜都有人在大堤上进行值守,情况基本上已经掌握,掌握还是比较及时的。

  总体上讲,这次洞庭湖鼠害已经得到控制,相关专家表示,从长远来看,我们应该加强监测,加强鼠类增长规律的预测,主动防止灾害的发生。

  施大钊:

  我们如果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采取一些紧急措施,把数量压下去,是可以做到,但是我们更多的应该思考如何使这种鼠的危害不发生或者少发生,那么控制在它防患于未然。那么怎么办呢?我们一方面要加强监测,另一方面,当鼠的数量比较低的时候,或者说有上升趋势的时候,我们这时候再灭鼠的话那么事半功倍,我们就可以获得更多的效益。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洞庭湖区鼠灾发生后,农业部和湖南省政府高度重视,共拨付了90万元的资金用于灭鼠。目前,通过加强监测,围堤堵鼠、化学灭鼠和人工的捕杀,东方田鼠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针对洞庭湖区每两到三年爆发一次鼠灾的现状,有关部门强调,必须要建立长效预警机制,把鼠害程度控制在允许的水平以下。

  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再见。

  

更多精彩栏目推荐:

[人物]武打明星成龙:不做“李小龙第二”

[探索·发现]郑韩故城保存完整居世界之最

[人物专访]蒙古绝技"毛绣"面临失传危机

[时空连线]王家坝开闸分洪 淮河汛情严峻

[百姓故事]警花冒险卧底反被罪犯亲戚追求

[焦点访谈]好法官黄学军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