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千里追踪新型毒品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6月26日播出):点击看视频〉〉〉

  

  

  

  

传统毒品鸦片

  

  

  

  

我国警方加大了对新型毒品的打击力度

千里追踪新型毒品

    近年来,由于冰毒、K粉、摇头丸等新型毒品制造方法相对简单,吸食人群有所上升,因此,新型毒品的传播速度十分迅速。我国警方加大了对新型毒品的打击力度。日前,云南昆明警方就破获了一起在境外学习技术、在境内制造新型毒品的案件。

    今年3月20日,昆明市警方接到举报称,有人准备到境外学习制造K粉和冰毒的技术,这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这伙人从云南出国,到境外学习生产新型毒品的技术后,携带大量制毒原材料回到境内,最终在四川省落了脚。犯罪嫌疑人的这些行为,一直都在警方的监控之下。为了掩人耳目,这些人竟然在相距几百公里远的地方租用了三个制造毒品的场所。

    追踪了50多天以后,5月10日,警方开始收网。在犯罪嫌疑人驾驶的一辆奥迪轿车上,查获了28公斤K粉和少量冰毒,并擒获了该团伙的小头目姚东;在宾馆里,其他几名犯罪嫌疑人也纷纷落网。在生产毒品的加工厂里,警方发现了800多公斤半成品及大量原材料和设备。

    近年,吸食新型毒品的人员数量有所上升,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吸食人群中不少人相信K粉、冰毒等新型毒品不会上瘾,对身体无害。但科学研究表明,长期吸食新型毒品K粉、冰毒等和吸食传统毒品鸦片海洛因一样,不仅可以成瘾还可致命。

    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相比,更加具有欺骗性,因此,传播更广、危害更大。目前,警方在加大打击制贩新型毒品的同时,也加强了对一些特殊化工产品的控制。

今天是“6·26”国际禁毒日,“抵制毒品,参与禁毒”是今年的主题。说起毒品人们会想到鸦片、海洛因,近几年像冰毒、K粉、摇头丸也都进入了毒品名录里,与传统毒品相比,这些新型毒品能让吸食者产生兴奋置换作用。由于制造方法相对简单,新型毒品的传播速度相当迅速。前不久,云南昆明警方就破获了一起制造新型毒品的案件。

 在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的毒品仓库里,10年还只能看到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而这几年新型毒品日渐增多。

贺鸿滨 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政治处主任:

       K粉、摇头丸、冰毒。

记者:

       这里头有吗?

贺鸿滨:

       有啊。

记者:

       这是纯冰毒。

贺鸿滨:

       对,纯冰毒。

记者:

       这看起来像碎冰一样的。

贺鸿滨:

       对。

记者:

       这像绵白糖一样的。

贺鸿滨:

       K粉。

       与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相比,K粉、冰毒等新型毒品不需要种植罂粟,由化学方法合成,加上传闻新型毒品不上瘾,对身体无害,吸食人群逐年增多,这勾起了某些人的贪欲之心。

       今年320号昆明市警方接到了举报,举报有人准备到境外学习制造K粉和冰毒的技术,这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

这是云南省的边境城市瑞丽,昆明缉毒民警在这里盯上了几名从内地过来的男子,就是他们要去境外学习制造新型毒品的技术,要弄清楚他们学习制造冰毒和K粉技术的动机是什么,是缉毒民警们首要的目标。

 

郭怒涛 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四大队大队长:

       最关键的有一次,他们到了本地的一个茶馆里面在商谈,茶馆里面有一个厕所,已经废弃不用的,我们就秘密地跑到厕所里面,把门从里面锁死掉,就在里面听,他们两三个小时就在交谈,这个东西怎么做,需要什么原料,卖出的价钱怎么样,这个情况我们做这么一个工作以后,可以确定地说,就是确实要到我们边境去学习技术,准备到内地进行生产毒品。

长期以来,无论是新型毒品还是传统毒品都是在境外生产境内消费的,如果新型毒品在国内生产,禁毒工作将腹背受敌,更加困难。然而仅凭这些情况不足以给这几个人定罪,而且他们来自何方?背后有没有指使人?这都继续摸个清楚。

 

郭怒涛:

       我们专案组的领导决定获取了主要的证据以后,再开始破案,再开始收网。

    这些人从云南出国,从境外学习生产新型毒品的技术后,携带大量的制毒原材料回到了境内,最终在四川省落了脚。几千公里的追踪,公安人员发现,这是一个狡猾的、不务正业、生活糜烂的团伙组织。

 

刘雪源 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四大队中队长: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反侦查能力那么强的,他那个开车是快一段、慢一段,快一段、慢一段,我在后面就很难跟踪。他们白天基本上不出门,酒店里面包个房间,一到晚上八九点钟出来饶一下,吃吃东西,就开始去跳迪斯科,然后就是唱歌,一般的都是要玩到三四点、四五点钟就回去,然后带一些小姐回酒店。刚好那一段时间成都还下大雨,我们是没地方躲雨,他们是在酒店里睡觉,就形成了强大的反差。

在公安人员不懈的追踪下,这伙人终于露出了制造毒品的马脚,他们先是在四川省资阳一个偏远的县城租用了一个院子。

 

刘雪源:

我们就准备我和成都的另外两个同志化装成供电局的电工,另外来留一个同志在外围策应一下,我们就进去了,就是化装进去了,化装进去当时以查电表为名,最后我们就确定,基本确定镇口这家住户应该就是他们生产毒品的第一个点。

为了掩人耳目,这些人竟然在相距很远的地方总共租用了三个制造毒品的场所。

 

郭怒涛:

所选的位置是非常隐蔽的,出来初级产品以后,他们马上转移到一个地方,第二次加工又找到了另外一个离他第一个原料工厂还有几百公里的地方,重新找了一个单位的出租房,进行第二次生产,生产成半成品以后,马上转移到第三个加工厂,就是最后毒品生产的厂里,进行最后加工,那个场离第二个厂还有几百公里,在我们四川省德阳市一个农村的小院里生产出来的。

 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多猎人的眼睛,这一切都在公安机关的掌握之中,追踪了50多天以后,今年的510号收网的时候到了。

刘雪源:

510号的时候,我们就发现来了一个奥迪,就开过来了,就下来了四个人,从那个厂子里面开始搬东西,搬了两个大箱子,然后上来一个人,总共五个人就往成都开。

 公安人员首先截住了那辆奥迪轿车。被截住的同时还有这个团伙的小头目姚东。

公安人员:

       啥东西里面?

公安人员:

       这是啥子?啥子?

姚东 犯罪嫌疑人:

       我不晓得。

       车里面装的正是他们刚刚生产出来的28公斤K粉和少量的冰毒。紧接着留在宾馆里的犯罪嫌疑人也纷纷落网,在铁证面前,这伙人不得不承认制造新型毒品的犯罪事实。

记者:

       奥迪车里面的那些K粉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罗仁贵 犯罪嫌疑人:

       奥迪车里面,在他们指挥下,叫我们怎么做就怎么做。

记者:

       总共生产多少?

罗仁贵:

       大概是20多公斤。

记者:

       谁叫你们来做这件事的?

罗仁贵:

       我们是直接受一个姓姚的,姚东。

       在生产毒品的加工厂里面,人们发现了大量的生产毒品的原材料和设备。

郭怒涛:

       因为我们在他的第三个加工厂里还查到800多公斤的半成品,还有几吨的易制毒配剂,如果第一批生产出来以后,他800多公斤还可以继续再加工出来,事实上它的危害性是非常大的。

       就这样一个想靠制造新型毒品打捞一把的团伙被一网打尽。

记者:

       现在怎么想?后悔吗?

罗仁贵:

       当然后悔,肯定后悔嘛。

记者:

       也没有赚到钱,还把自己的一生搭进来了。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迫于国际上的压力,境外罂粟种植面积开始逐年下降,加上吸食人员也认识到海洛因等传统毒品对身体的危害大,因此传统毒品的制造、交易和消费都有所下降,云南省边境公安禁毒部门就有这样的感触。

赵显明 云南省勐腊县公安局国际联络科科长:

       我们县1999年、2000年、2001年,我们每年破获的毒品案件,大部分都是贩卖鸦片,或者鸦片的衍生品、加工品,海洛因、吗啡,但是现在我们每年破获的毒品案件大部分都是新型毒品。

       近几年我各地公安机关对新型毒品犯罪打击力度进一步在加大,然后调查发现,吸食新型毒品的人员有上升的趋势。

王宇 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长:

比如说在夜总会里,成群结队的人到这里面以后,他吸食完K粉、摇头丸甚至冰毒以后,造成他情绪亢奋,对音乐的敏感和对音乐的刺激性,特别感觉到对自己特别有劲、特别刺激。吃冰毒以后,几个人租一间宾馆,开一间房,吃完冰毒以后,当时理智全部丧失,男女混交,干一些伤风败俗的事。

吸食新型毒品有所上升的趋势,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吸食人群中不少人相信K粉、冰毒等新型毒品不会上瘾,对身体无害。科学研究表明,长期吸食新型毒品K粉、冰毒等和吸食传统毒品鸦片、海洛因一样,不仅可以成瘾,还可以致命。

 

公安人员:

       新型毒品实际也上就是恶魔,远离它,不要沾染它。

       据国家禁毒委介绍,经过近两年的禁毒人民战争,我国新滋生吸毒人员的增长幅度由高发期的30%降到2006年的5.8%。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对我国危害最大的海洛因来源得到了有效的遏制,吸食人员明显减少,解决海洛因复吸问题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相比较而言,新型毒品比传统毒品更具有欺骗性,因此传播更广、危害更大,对它的蔓延更因引起警惕。为此公安机关在加大打击制贩新型毒品的同时,也加强了对一些特殊化工产品的控制。

更多精彩栏目推荐:

[焦点访谈]ADC废水污染之惑
[焦点访谈]彻底查处山西“黑砖窑”
[焦点访谈]违规建起超标楼
[焦点访谈]严查WAP网站色情信息
[焦点访谈]老区来了医疗队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