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惨痛遭遇-阻击地下六合彩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5月23日播出):点击看视频〉〉〉

  

  

  

  

各种自称可指导六合彩的“专家”层出不穷

  

  

  

  

六合彩还给各种封建迷信宣传提供了机会

  

  

  

  

市民们道听途说的中奖信息都是商人设计的骗局

    点击进入论坛〉〉〉

    地下六合彩的庄家每到一个新地方,通常会编造一些中奖神话以此煽动当地人的购买热情。很多人在财富效应的刺激下疯狂赌码,最后却落得倾家荡产。

    湖南省嘉禾县村民周鹏就有这样的遭遇。他在没买地下六合彩(俗称买码)之前,年收入七八万元,生活十分幸福。2005年,他听说买码的赔率高达1:40,即投入一块钱,如果中奖可以得到40块钱,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了三次,结果都中了。第四次周鹏举债投入了40万元,可这一次却血本无归。然而这仅仅是厄运的开始。由于债台高筑,他借钱买了辆三轮车跑客运还债,不料又发生车祸,造成腿部粉碎性骨折。若不是家人四处借钱,他连医院都进不了。去年,他的大女儿考上了大学,却因没钱而辍学,只能去外地打工。

    周鹏的遭遇并不是个例。吉林省长春市郊的后耿家屯是全国产粮第一大县,当地农民人均纯收入4000元出头,然而如今却显得有些冷清。原因在于2006年8月10日,全村许多参赌者按庄家提示花巨资买了一组特码,结果一个也没中上,据不完全统计,那一晚全村最少输掉了300万元。买码后的第二天,当地农村信用社就出现大量资金流出的连锁反应。

    地下六合彩经过的地方就像是一片过火的森林,留下的只是一片灰烬。随着它的蔓延,烧了一片,再烧另一片。地下六合彩到了哪里,哪里就会出现家破人亡和倾家荡产的人间惨剧,而当地的社会风气也会随之恶化。对祸害无穷的地下六合彩,究竟该怎样进行有效的治理呢?焦点访谈还将进行后续报道。

    详细内容:

庄家:一般就是肯定是找朋友,是朋友就跟他说,把你们那里带起来了,带动了,带着买码了,或者借车给他,借车子,借钱。

 

记者:拿车给他装一下门面。

 

庄家:冒充是他的,别人就以为他是真的中奖了。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刚才您听到的是一个地下六合彩的庄家讲述他们如何制造中奖骗局的过程。地下六合彩每到一个地方,为了煽动起人们购买的热情,庄家通常要制造一个中奖的神话,以所谓的迅速致富的财富效应,来激发周边群众购买的欲望。在前两天《焦点访谈》播出的一期节目中,揭露了地下六合彩庄家使用的种种骗术,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地下六合彩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

 

一年前,湖南省嘉禾县的农民周鹏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那时他的腿没有受伤,他家也是村里的富裕户,他个人拥有一辆大卡车,常年跑运输,一年能挣到七八万。但现在周家一贫如洗,每月全部收入就是他爱人打工挣来的400元钱,周家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呢?

 

周鹏 湖南嘉禾农民:如果我不去买(地下六合彩),我的生活可以说小康是没有一点问题的,反正小孩子(过去)生活是过得很好的,就是买这个地下六合彩害的。

 

事情得从2005年说起,有一天,周鹏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电话给当地的小庄家,说自己买特码压五块钱,按140的比率,如果中了周鹏就可以得到200元。

 

周鹏:买了5块钱的,果然中了。

 

地下六合彩买卖双方都是开奖后付钱,中奖后,庄家很快送来200元。周鹏尝到了甜头,他又连买两次,居然又都中了。第四回,周鹏决定玩大一点,他打电话买了10个号,共压了40万,可惜的是这一次他一个号也没中。很快庄家上门收钱。本来地下六合彩是非法的,产生的债务也不受法律保护,但由于害怕庄家不择手段的打击报复,村民很少寻求法律保护,只是自认倒霉。

 

记者:你第四次一次性买了40万块钱?

 

周鹏:对。

 

记者:结果都没有了。

 

周鹏:一下子就没有了,没有了,反正那个车子抵押了,现在欠庄家十几万块钱。

周家一下债台高筑,但厄运并没有就此到头。周鹏借钱买了辆三轮跑客运,不久发生车祸造成腿部粉碎性骨折。如果不是周鹏的父母出面四处借钱,他连医院都进不了。去年他大女儿考上大学,却因为再也借不到钱凑不齐学费而不能去读,只能放弃这改变命运的机会,背起行囊和老乡一起外出打工。

 

记者:那你觉得对你大女儿,你这一次把你大女儿的一生,应该说也是影响吧。

 

周鹏:没有什么可说的,反正事情是这个样了,没办法了。

 

周鹏的遭遇并不是特例,地下六合彩引发的这类家庭悲剧,在媒体上还有不少报道。2002年,广西博白县村民吴桂珍因丈夫买码输光了钱,儿子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却因凑不齐学费被迫放弃。20035月,广西柳州的村民盘善军因买地下六合彩欠债太多而选择服毒自杀。同年6月,湖南岳阳村民陈建华因买码不中走上绝路。2006年,湖南浏阳农民黄建设因买码输得倾家荡产而服毒自杀,过去的家如今只剩下一面断墙,而造成这一系列悲剧发生的原因就是地下六合彩。

 

陈洁 记者:如果没有地下六合彩,周鹏一家也许还像以前一样过着小康的生活,他的女儿也不会因为上不了大学而满怀委曲远走家乡。这样的家庭悲剧让人痛心,更让人痛心的是有时候地下六合彩还会让人变得疯狂,从而引发更耸人听闻的惨案。

 

20031028日,河北廊坊的霸州市发生了一起抢劫出租车的案件。在这起恶性案件中,司机被杀害,警方很快抓住到了凶手。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凶手竟然是5个孩子,最大的只有16岁。原来5个孩子迷上了村里人非法开设的地下六合彩赌博,为了能挣到大钱,他们赊账买了5000元的地下六合彩,却一分钱也没中上。为了还债,他们策划了这起抢车杀人案。

 

 

周运清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因此买码(地下六合彩)问题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它的负面作用是非常大的,它影响了家庭的安全和谐,影响了社会的安全和谐。由于买码主要在贫困地区,越穷越买,所以它影响到我们贫困县市的发展问题。

 

个人迷上地下六合彩,可能发生不该发生的人间悲剧,如果一个地方很多人迷上地下六合彩又有什么样的影响呢?记者来到吉林省长春市,位于长春市郊的后耿家屯就曾是一个为地下合彩疯狂过的村庄。

 

吉林后耿家屯村民:家家都玩,家家都不少输。

 

吉林后耿家屯村民:这屯七十多户,就有三四家不玩的。

 

后耿家屯一共70来户人家,20063月地下六合彩才传到这里,但它升温很快,到8月份的时候,村民已经发展到一次能压好几万,甚至十几万了。去年810号那天,全村赌民按庄家提示花巨资买了一组特码,结果一个也没中上。据村民不完全统计,那一晚全村最少输掉了300万。

 

后耿家屯村民:输没了,没钱了,你干啥去呀?哪家都输万把来块钱。

 

记者:说输了300多万,有吗?

 

后耿家屯村民:差不多,全村有。

 

记者:你输了多少?

 

后耿家屯村民:我也输几万。

 

后耿家屯村民:我没押多少,三万多块钱。都押多少?都押十多万了,一回都输十多万,就一个人输十多万。

 

公安机关的侦查经验表明,银行储蓄情况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能反映出当地地下六合彩赌博活动的轻重程度。后耿家屯村民赌输的第二天,附近的信用社就有了相应的连锁反应。

 

张忠诚 吉林省农安县新刘家信用社主任:我当时我库存50万元,不大会儿就取没了,不够了,后来我又现调拨资金,老百姓哗哗来取钱了,全聚到一块儿。那天付出现金将近一百万。

 

记者:有人说玩六合彩色会让当地的经济倒退十年,我们的调查证实这样的做法并不算太过分。玩过六合彩的地方不仅村民们十几年的积蓄被一扫而空,而且村民再没有余钱来发展以后的经济,有的甚至连种子、化肥都没有钱买。

 

这个不愿露出面容的村民就是这样。

 

记者:不是说农行每家每户都有两万块钱的贷款额度吗?

 

后耿家屯村民:贷款额度咱贷了,给咱了,好干啥呀?你看我那是一万七,一万七没等拿到家呢,都知道你贷回款了,你不还人家谁的行吗?

 

记者:是那些庄家就拿走了,是吗?

 

后耿家屯村民:是呀,为啥我贷完一万七,我本应当都有买化肥的钱,有吧,为啥我还向人家赊去呢?这钱都没了。我猪圈的猪不是没有猪啊,就是头十来天卖的,卖完猪没等我手点到钱,钱就没了,要我说我现在活的余地都没有了。

 

今年镇上赊账买化肥的比往年要多出一倍。

 

吕先生 化肥经销商:往年也就是十多万,十多万块钱。

 

记者:十多万块钱?

 

吕先生:对,今年就得二十多万。

 

记者:您就觉得这个原因和(地下)六合彩有关系吗?

 

吕先生:肯定有关系,那你看他买了(地下)六合彩了,他输了,他不给人家吗?给人家这个钱咋整啊?

 

后耿家屯属于全国产粮大县,2006年这里农村人均纯收入4000多元,在东北农村这里的日子原本不差,可如今后耿家屯显得有些冷清。这家农户的新房子刚打完地基,钱全部拿去还赌债,房子只好停下来,等到有钱的时候再盖。这是一所空院子,这家人去年躲债出去后,一直不敢回来,自家的承包地也没人料理。一夜输掉几万,甚至几十万,后耿家屯的村民生活都受到影响,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还清这笔债呢?

 

记者:你这个账还到哪年哪月?十年还得完吗?

 

后耿家屯村民:十年,肯定还不完,我活到死我也还不上啊。

 

地下六合彩的泛滥往往给地区经济造成灾难性打击,这样的状况绝不仅仅发生在长春的后耿家屯。湖北咸宁大幕乡年财政收入近300万,地下六合彩活动猖獗时每年流失资金200多万。据广东有关方面调查,当地农村购买私彩的资金,曾经一年就超过33亿元,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用于购买地下六合彩。地下六合彩由沿海向内地蔓延,资金则由内地向沿海乃至境外流失,这种现象令人担忧。

 

周运清:买码(地下六合彩)的危害应该说是非常多,首先就是经济安全问题。地下六合彩的资金流向一般都是由农村流向城镇,由城镇流向县城,然后由本地流向外地,最后流向海外。大庄家基本都是境外的,整个社会两极分化,经济区域两极分化更严重。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地下六合彩经过的地方就像一片过火的森林,留下的只是一片灰烬。随着它的蔓延,烧了一片再烧另一片。地下六合彩到了哪里,哪里就会出现家破人亡和倾家荡产的人间惨剧,而当地的社会风气也会随之恶化。如今长春市后耿家屯的村民们已经不愿意再玩六合彩了,但是周边那些乡镇地下六合彩仍然十分活跃,对于祸害无穷的地下六合彩究竟应该如何治理?请您关注《焦点访谈》的后期报道。

 

更多精彩栏目推荐:

[焦点访谈]杂交水稻之父的梦想
    [焦点访谈]阻击地下六合彩(一)
    [焦点访谈]擦亮基层窗口
    [焦点访谈]确保水库安全度汛
    [焦点访谈]农药造假调查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