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昂贵的净水设备成了空摆设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焦点访谈5月11日播出):点击看视频〉〉〉

  

  

  

  

村民们现在还在饮用不干净的水

  

  

  

  

昂贵的净水机器成了空摆设

  

  

  

  

解决居民饮水问题成了有关部门的重要任务

    点击进入论坛〉〉〉

    多年来,距离兰州市20多公里的青石台村村民每天饮用的是被污染的黄河水。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有关部门实施了人饮解困工程,但是净水装置安装了,可问题却依然存在。

    据了解,长期以来由于受条件限制,青石台村村民都是通过用水窖储存黄河水来解决人畜用水。但是近年来黄河污染严重,使得青石台村村民的饮水安全问题日益突出。

    2003年底,青石台村饮水安全问题被列入了2004年度兰州市西固区第二期人饮解困工程。2004年11月,投资16.77万元的净水工程在青石台村竣工。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这套设备根本无法使用。因为设备的设计和运行与青石台村的实际用水情况严重脱节。按照设计,水进村后要先进入净化池,可是净化池只能蓄水300吨,这样要把全村200多个蓄水池都装上经过净化的水难度很大。此外,用水也不方便。按照电灌站规定,全村需每年三次向电灌站集体购水,而且一次购水必须要在5个小时用量以上,而青石台村净化池只能装一个小时的水量。因此,投资16.77万元的净水设备成了摆设。

    调查发现,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负责工程的西固区水利局工作人员在设计和施工过程中对青石台村的实际情况不甚清楚。在工程交付使用时,本应该到农户家里的水窖里取水检测水质,工程人员也只是匆忙在管道上取了了事。

    两年多过去了,青石台村的村民眼看着国家投了资,而自己却喝不上干净的水,既心疼又着急。虽然他们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是得到的答复却让他们很无奈。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据统计,目前全国有3.2亿农村人口饮水存在着高氟、高砷、苦咸、污染以及蓄积成本不安全的问题。各级政府对此非常重视,国家每年都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改善提高农村人口的饮水条件和质量,让广大农民都能喝上放心水、健康水。但是,最近兰州市西固区新城镇青石台村的村民们反映说,他们村的净水设施建成了两年多,然而今天全村人依然喝着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黄河水。

    解说:

    4月16日,我们来到了距离兰州市区20多公里的青石台村,一进村正好赶上电灌站放黄河水灌溉农田,一些村民围在出水口,听说记者是来采访有关饮水的情况便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村民:

    就喝的这黄河抽上来的水,就喝这水。

    村民:

    煤气厂的、兰维厂的废水全都有,有废水的黄河水,有废水的黄河水抽到这儿来,人吃的、浇水的全都是这个。

    记者:

    全是这个水?现在你们家家户户生活用水全都是这个水?

    村民:

    就这个水,没有净化。

    村民:

    头几年给我们投了资,搞了一个十几万的净化池子,一点干净水都没喝上。

    解说:

    村民们说,他们每天喝的、用的就是这被污染了的黄河提灌水,没有经过任何净化处理。几年前,政府投资在村里建了一个净化池,但是村民们没有喝上干净的水。在村主任的带领下,我们顺山而上来到了一个小房子前。

    记者:

    青石台村人饮解困工程。

    解说:

    在这个小房子里面安装着一套净化水的设备。

    记者:

    在这个净化房里面我们看到了所有的净化水的设备,有离心过滤器,还有沙石过滤器,这些设备看起来都非常新,没有任何使用过的痕迹。比如说像这样的一些地方,可能用过的话都会有一些油腻,但是这个看上去完全是新的。村民们告诉我们说,这套设备安装了已经两年多了,从来就没有用过。

    村民:

    他们做了个样子货,这完全是个样子货,政府给的钱就做了个样子货,一直没吃上(干净水)。

    解说:

    在净化房的外墙上我们看到,这项工程总投资是16.77万元,这在村级建设当中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而且按照工程效益,如果使用这套设备就可以解决全村人的吃水问题,那么这样一个惠及全村225户,1147人的民心工程怎么就成了样子货呢?青石台村是1991年从山区搬到这里的,受条件限制,一直以来全村人都是通过用水窖储存黄河水来解决人畜用水。近年来,黄河污染严重,这就使得以饮用黄河提灌水为生的青石台村村民的饮水安全问题日益突出。

    朱守庆 兰州市西固区新城镇:

    因为它人畜饮水直接都是用黄河提灌水,提灌上去以后存到自己家的水窖里面,没有经过一些必要的消毒或者是净化的这些程序,达不到现在的安全饮水的标准。

    村民:

    现在像肺、肝还有食道,再有一个胆、尿道炎,这些病太多了。

    解说:

    2003年底,青石台村的村民听到了一个好消息,解决他们村的饮水安全问题被列入了兰州市西固区第二期“人饮解困”工程2004年度的建设项目。国家投资在村里安装一套水净化设备来提高村民们的饮用水质量,这个消息让村民们非常激动。

    村民:

    确实高兴得很,政府部门给我们搞水了。

    村民:

    大家就盼着早点开工,让我们吃上清净的水,让我们老人身体好一点儿。

    解说:

    2004年11月,在村民们的热切期盼中工程竣工了,当村民们了解到这个净化设施的设计和运行方式后,心里却凉了半截。

    王勇 兰州市西固区新城镇青石台村村委会主任:

    那些用不成的。

    记者:

    用不成?原因是什么?

    王勇:

    原因就是没有办法运行,没办法运行是因为不切合实际。

    解说:

    原来,这套净化设施的设计和运行方式与青石台村的用水实际情况严重脱节,村民们根本没办法使用。根据设计,黄河水通过管道进村后,首先进入净化房前的一个可以装300吨水的蓄水池,经过净化设施净化后,再通过管道分到各家的蓄水池。

    杨艺 兰州市西固区水利局水土保持工作站工作人员:

    边净化边直接进到供水管网里头。

    记者:

    分户了?

    杨艺:

    给水管网,就分户。

    记者:

    就分到各家各户去了?

    杨艺:

    是。

    记者:

    这个过程是一个流动的过程?

    杨艺:

    流动的过程。

    解说:

    听起来这个设计没什么问题,但是青石台村的水能流动起来吗?青石台村是靠蓄水解决生活用水的,全村有200多个水窖,每个水窖可蓄水10吨,全村总蓄水量是2500吨左右,如果使用净化设施麻烦就来了。因为按照设计,水进村后要先进入净化池,可是净化池只能蓄水300吨,这样一来,要把全村200多个蓄水池都装上经过净化的水,难度可不小。

    村民:

    直接从黄河水提灌上来以后,黄河水是浑的,必须在池子里面要沉淀一下,沉淀必须得一两天时间,一两天时间再通过净化,分到每家每户去,这一灌水必须三天,最少三天时间。这一池子水才三百吨,两个村子现在有两百多池子,每家每户都有大约十吨水的水池,三天时间下来最少一个多月,放一次水就得一个多月。

    解说:

    而且青石台村用水也并不像自来水那么方便,目前青石台村是以小时为单位购买用水,每小时的水量是288吨,如果把全村的200多个水窖都装满,大概需要连续放水七八个小时。按照电灌站的规定,一次购水必须要在五个小时以上,青石台村全村每年分三次向电灌站集体购水,如果使用净化设备,由于净化池只能装一个小时的水量,那么另外四个小时的水量如何处理就是一个难题。假设每次只为净化池购一个小时的水量,电灌站会同意吗?

    王勇:

    灌溉地的时候,大家一起合起来定上,好比我们村民定了五个小时,村上定一个小时,用来灌水池子,这样就可以。要是我们村民不浇地,要不定水,我们村上定上一个小时,电灌站就不给你上水。

    记者:

    为什么?

    王勇:

    因为时间太短了,一个小时人家开一下机子就要产生多少费用?

    记者:

    你们跟变电站还有一个矛盾的问题是不是?

    王勇:

    应该是这样。

    解说:

    而有关部门的设计思路与这些实际情况相去甚远。

    杨艺:

    按我们设计思路,应该是什么时候缺水什么时候要水,人家是有管理的,它得从底下泵房要水,人家把水打上来以后,然后再净化,

    解说:

    工程的目的是为了让农民喝上干净的水,但是在设计上却又不考虑农民们的用水实际情况,难怪16.77万元的净化设施只能是个摆设,而对于青石台村的用水实际情况,西固区水利局并不是不清楚。

    记者:

    村民认为这个东西流动的过程是实现不了的。

    杨艺:

    实现不了,当时其实怎么说呢,搞设计的时候也考虑过,最好的办法就是净化设备面前有一个前池更好,净化后的水进到池子里面。

    记者:

    你们当初在设计的时候,认为如果前面有净化池是最好的,那就是你们在设计的过程当中已经意识到有这个问题了?

    杨艺:

    当时怎么说呢,我们在试设备的时候,我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是这样想过。

    解说:

    明明知道设备运行起来存在问题,却并没有积极地想办法解决,那么给青石台村建净化房究竟是为村民解决实际困难,还是为了完成任务呢?有意思的是,就是这样一个连水利局的工作人员都知道难以运行的解困工程,完工后却依然移交给了村委会,工程交付使用时,本应该到农户家里的水窖里取水检测水质,也只是匆匆忙忙在管道上取水了事。

    杨艺:

    管网直接从管道上取的水,出来的水从这儿出来以后,我们从管道那儿取的水。

    记者:

    设备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让村民喝上干净的水,但是你们当时为什么没有到农户家里去取水样?

    杨艺:

    农户家里面,没有去农户家里。

    解说:

    两年多过去了,青石台村的村民眼看着国家投了资,而自己却喝不上干净的水,既心疼又着急,他们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得到的答复让他们很无奈。

    高宏明 兰州市西固区水利局水土保持工作站站长:

    这个项目作为我们来说,建成以后已经跟乡村进行移交了,乡村进行移交了,将来的管理费用都由乡村负责,作为我们来说不承担这个责任。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饮水解困”工程大部分规模都很小,但是它的意义却非常重大。我国计划在“十一五”期间让1.6亿农民喝上干净的水,用十年的时间基本上解决三亿多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这一目标就是要靠一个个大小“饮水解困”工程的完成和实施来实现的。国家投巨资是为了能使农民喝上干净、健康的水,各级水利部门就应该负起责任来,扎扎实实地搞好工程的设计和实施,把好事办好,让农民真正受益。

更多精彩栏目推荐:

[焦点访谈]冀东发现近海地区最大油田
[焦点访谈]大火为林区防护敲警钟
[焦点访谈]旧隐患引发山西瓦斯爆炸案
[焦点访谈]体验文明
[焦点访谈]小小奥组委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