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息烽化工污染事件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 消息(焦点访谈):

  

  

  

  

     因环境污染接受治疗的患者

  

  

  

  

本应是绿色的叶子变成枯黄色

  

  

  

  

田地里枯萎的蔬菜

进入论坛

    4月16日9时左右,位于贵州省息烽县小寨坝镇的贵阳中化开磷化肥有限公司二氧化硫废气处理装置一吸泵跳闸,造成二氧化硫气体外排,致使附近居民和学校师生出现头疼、呕吐、流鼻血等症状,入院观察人数一度攀升到450多人,14名重症患者被紧急送往贵阳市接受治疗。记者调查发现,该企业发生事故的硫磺制酸项目并没有进行环保验收。

    一吸泵跳闸后,外排的二氧化硫气体浓度高达80%,有7000多立方米。调查发现,这团气体从厂区飘到黑神庙小学附近历经30多分钟,而这段时间,企业并没有主动向当地政府和居民通报污染情况。该厂工作人员认为一吸泵跳闸是“突发的小问题”,没想到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记者采访时看到,企业在事故原因还没有分析清楚、预防措施不到位的情况下,一吸泵又开始工作了。

    按照有关规定,该项目竣工后应该进行环保验收,但这个去年9月份就已经竣工的项目,贵州省环保局一直没有接到验收申请。

    该企业厂址距离居民区只有几百米远,最近两三年,附近几座山上的不少树木已颜色焦黄。

    目前,入院观察和治疗的居民、学校师生绝大部分已经出院,贵州省环保局也责令该企业50万吨的硫磺制酸项目停止生产,接受调查。这起违规开工且造成严重后果的污染事件,再次给我们敲响了保护环境、安全生产的警钟。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4月16号早上9点左右,贵州省贵阳市息烽县小寨坝镇发生一起二氧化硫气体外排事件,造成当地群众和学校师生出现头疼、呕吐等症状,入院观察人数一度攀升到450人,14名重症患者被紧急送往贵阳市接受治疗。那么,这起突发事件是怎么发生的,事故原因又是什么,记者赶往事发的贵阳市息烽县小寨坝镇展开了调查。

  当记者赶到贵阳市息烽县小寨坝镇时,在县医院仍有200多名受到二氧化硫气体影响的当地居民和学生在住院接受治疗。

  住院学生:

  肚子很痛,头也很晕,喉咙这里不舒畅。

  学生家长:

  前两天你们看,哭的哭,叫的叫,那个场景是非常惨的,全部是在输氧气,这些学生吐血的吐血,流鼻血的流鼻血,走都走不动,这给家长带来很大的伤害。

  二氧化硫是大气中主要污染物之一,人吸入后二氧化硫融于水,生成亚硫酸和硫酸,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对支气管和肺部有明显的刺激作用,严重的会引起肺水肿。在县医院接受治疗的当地群众、学生大部分还有头疼、头晕的症状。记者还发现,在小寨坝镇这个季节本应该是绿色的树木却大片大片变成了焦黄的颜色,被二氧化硫气体腐蚀。

  学生:

  叶子全部变枯萎了。

  记者:

  叶子都枯掉了?

  学生:

  对,跟秋天一样的。

  学生:

  所有种的蔬菜都死完了。

  学生:

  我们这儿基本上都是靠种蔬菜来养家。

  学生:

  全完了,都死完了。

  这次突然外排高浓度二氧化硫气体,造成当地群众和师生中毒,直接原因是当地最大的一家化工企业的二氧化硫废气吸收装置,一号吸收塔动力泵,简称一吸泵跳闸造成的。这家化工企业是贵阳中化开磷化肥有限公司,厂址就在小寨坝镇的边上,和居民区也就几百米的距离。

  周俊生 贵阳中化开磷化肥有限公司总经理:

  一吸泵跳闸以后到这台泵恢复正常运作,大概就是四分钟。

  记者:

  就这四分钟的时间,泄漏出来的二氧化硫含量也是很高的。

  周俊生:

  对,那个含量浓度达到百分之八十几的浓度,顺着这边往东向走。

  记者:

  就是整个到下面那个居民区?

  周俊生:

  对,往这边走了。

  一吸泵跳闸后,浓度高达80%的二氧化硫气体就无法被吸收,而是直接排放到了空气中。当时的风向将这团气体吹到了位于厂区东侧的小寨坝镇黑神庙小学和中学的上空,当时监控装置运行的工作人员在一吸泵跳闸后,有没有意识到这些有毒气体排放出来会给当地的群众带来怎样的危害呢?

  杨伟祥 贵阳中化开磷化肥有限公司硫酸二车间主任:

  那个时候还没有去考虑这个烟气会飘向哪儿,因为这个在我们的眼里面,这个应该说是突发的小事,小问题。

  记者:

  没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杨伟祥:

  对,当时没有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田云华 记者:

  这里就是小寨坝镇的黑神庙小学,在小学的正前方就是贵阳中化开磷化肥有限公司,这二者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短短几百米。在事故发生的时候,我身后的这座教学楼里面有一千多名小学生正在上课,在企业看来这是一次很小的事故,但是短短四、五分钟泄漏出来的7000多立方米高浓度的二氧化硫气体笼罩在整个学校,让200多名小学生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

  在设备运行记录中,记者看到一吸泵跳闸的时间是8点38分,黑神庙小学的同学们出现恶心、头疼的症状是在9点15分左右,也就是说,这团二氧化硫高浓度气体飘到黑神庙小学附近用了30分钟的时间,而在这30分钟的时间内,学校和当地的居民没有得到任何这方面的消息。

  记者:

  有没有什么企业的人?

  刘梦梅 贵州省贵阳市息烽县黑神庙小学老师:

  没有,没有。

  当地村民:

  还觉得是感冒引起的。

  记者:

  还以为是感冒呢?

  当地村民:

  对,还以为是感冒。

  企业是第一时间知道事故的发生,同时作为一家有近20年历史的化工厂,在当时的气象条件下,这团二氧化硫气体的走向也应该是十分明了的,但企业并没有主动向当地政府和群众通报。在小寨坝镇记者看到,凡是二氧化硫气体所过之处,树叶都变成了焦黄的颜色,这四、五分钟排出的高浓度二氧化硫气体给当地的群众带来了不小的灾难。那么,在事故发生时,一吸泵跳闸可能的应急方法有哪些,工作人员是不是采取了正确的处理方法呢?

  周俊生:

  它当时恢复这个生产是跳了以后再去合闸。

  记者:

  人工合闸。

  周俊生:

  这样那就是四分钟,如果说我们当然操作动脑筋,想办法动脑筋,马上把二氧化硫风机按停。

  记者:

  能吗?

  周俊生:

  能,一点就停。

  记者:

  按照刚才的说法,你点一下就能够停,你为什么不点呢?

  杨伟祥:

  如果说你要是停机的话,对装置的损伤是非常大的,我们一个是要保证装置各方面都要正常,还有就是当时我们没有考虑到会造成这种影响。

  为了不使装置受损,企业没有紧急停止二氧化硫风机的运行,这使7000多立方米的二氧化硫气体排放到了空气中,到记者来采访的时候,一吸泵已经又开足马力工作了。那么,这次暴露出来的问题有没有解决,能不能保证不会再次出现这样的问题呢?

  记者:

  当时为什么会跳闸呢?

  杨伟祥:

  这个通过我们的分析,应该是属于过流跳闸,但是为什么会过流跳闸,现在我们没有找到这个原因。

  记者:

  还不知道?

  杨伟祥:

  嗯。

  记者:

  原因都没有分析清楚,怎么保证它不再跳闸呢?

  杨伟祥:

  我可以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比如说我可以下一步把一吸泵把它和风机,就是我的主风机连锁。

  记者:

  连了吗现在?

  杨伟祥:

  现在正在做这个工作。

  开磷化肥有限公司员工:

  现在已经连了,已经连了。

  记者:

  连上了吗?

  开磷化肥有限公司员工:

  连上了。

  记者:

  能从您这儿显示出来吗?

  开磷化肥有限公司员工:

  可以。

  记者:

  这个技术很好解决呀?

  周俊生:

  没连过。

  记者:

  连了吗?没连吗?

  周俊生:

  没有连。

  杨伟祥:

  但是我们想办法做这种处理。

  周俊生:

  要对它进行完善,作为以后我们整改的措施。

  记者:

  但目前还没有连着?

  周俊生:

  因为连锁不是简单的事。

  记者:

  为什么没有停下,把它连上再开呢?

  周俊生:

  因为这个停下来再连上这个要花很长时间,而现在又是春耕农忙季节,现在上面也需要化肥支援农业建设。

  春耕生产时期化肥是紧俏商品,企业不愿意错过这个利润丰厚的好时机,在设计上仍然存在漏洞的情况下,还在照常开工生产。化工企业不同于一般的行业,在生产环节上,对周围环境可能存在较大的影响,特别是有可能发生环境污染事件,停工开工都有明确的要求。

  蒲祖才 贵州省贵阳市息烽县环境保护局局长:

  它要开机必须得报告我们,要我们同意它开机,比如根据我们平时监管的情况,征求气象部门的意见,风向对它,或者是大气对它没有影响的时候,可以开机才能开机。

  事故发生时,这个50万吨的硫黄制酸装置是在重新点火生产的情况下发生的故障,这次重新点火企业有没有到环保部门报批吗?

  记者:

  它报了吗?

  蒲祖才:

  这次肯定没报。

  记者:

  批还没批。

  蒲祖才:

  没批呢。

  此外,记者看到一份贵州省环保局2002年对该项目的批复,要求企业需切实做到“三同时”,项目建成后需经贵州省环保局现场检查,同意后方可投入试运行,试运行期三个月,项目竣工后按国家有关规定进行环保验收。让记者感到意外的是,这个去年9月份就已经竣工的项目,不仅没有进行环保验收,甚至贵州省环保局连验收申请都没有接到过。

  熊际翎 贵州省环境保护局副局长:

  那么,我们这个到至今没有接到厂方申请试运行的报告。

  记者:

  也就是省局现在没有派人去检查过?

  熊际翎:

  他没有给我报告,所以我也没有派人去检查。这个报告我听他们处说昨天才送到。

  记者:

  等于是事故发生之后送来的。

  熊际翎:

  对。

  记者:

  对企业可能会有什么样的措施呢?

  熊际翎:

  对企业的措施现在调查还没有出来,我现在还没有做出这个决定。

  记者:

  是不是起码应该先叫停?

  熊际翎:

  应该叫停。

  记者:

  还没叫停?

  熊际翎:

  还没叫停。

  没有申请进行环保验收,企业就擅自开工长达半年时间,这次重新点火也不申报,技术漏洞还没有整改,企业仍在违规生产,这样一家存在重大环境隐患的大型化工企业,当地的环保部门是如何监管的呢?

  蒲祖才:

  我没有这个权力。

  记者:

  为什么?

  蒲祖才:

  因为它是谁审批就谁来管理,最后验收了过后,交付我们了,我们才有这个权力。在没有交付我们以前,我们没有这个权力让它叫停。

  像这样违规违法擅自开工生产的化工企业,息烽县环保局称无权管理,贵州省环保局明确否了这一说法。

  熊际翎:

  咱们监管的话,一般是属地管理。作为县里面有监察大队,市里面有监察支队,然后我们省里面有监察总队,都是属地管理的话,对于这种重大的项目,县里面应该经常去察看,在我们这里批复的话,市和县都有责任,都有监管的责任,并不是没有责任。

  主持人 方静:

  目前,住院治疗的当地居民、学生情况基本稳定,大部分已经出院,只有个别留院观察。这次事件再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严格执行环评手续,当地环保部门严格按照规定对企业进行有效的监管,是保证企业安全生产的前提。企业更不能为了眼前的一点经济利益,漠视当地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据了解,目前贵州省环保局已经下发了停产通知,责令贵阳中化开磷化肥有限公司将50万吨硫黄制酸项目立即停产,接受调查处理。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