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防沙治沙 任重道远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焦点访谈)消息:近日,全国防沙治沙大会在京召开。会议认为,目前我国沙化危害依然突出,局部扩展依然严重,治理难度依然很大,治理成果依然脆弱,人为隐患依然较多。大会对防沙治沙工作进行了部署,建国以来首次由国务院授权国家林业局与防沙治沙任务较重的12个省区人民政府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签订了防沙治沙目标责任书。不久前,记者走访了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乌兰布和沙漠周边地区。

    乌兰布和沙漠是我国八大沙漠之一。由于紧邻黄河及铁路、公路居住人口众多,所以造成的危害十分严重。风沙最直接的受害者是下风头的居民。许多村民房子、田地没几年便被风沙埋掉了。风沙的侵袭对黄河的危害更为严重。随着沙漠的前移,流动沙丘直接进入黄河的长度,已从1985年的36公里,增加到目前的46公里左右,平均每年向黄河输入七千万吨泥沙。由于大量的流沙侵入,使黄河河床的高度平均提高了2米左右。

    乌兰布和沙漠仅仅是中国沙化地区之一。为了改善荒漠地区的生态环境,2000年以来国家启动了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三北四期、退牧还草等生态重点工程,五年内投入近2000亿元,沙化扩展的势头初步得到了遏制。林木覆盖率每年增加一到二个百分点。

    但是防沙治沙形势依然严峻,部分防护林木已经出现了老化。三北防护林一共有253万公顷,现在需要改造的有100万公顷。内蒙古自治区境内的乌兰布和与腾格里、巴彦温都尔等其它沙漠呈连片之势,风沙危害趋势加剧,防沙治沙任务十分艰巨。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近些年,沙尘暴几乎成了北方人生活中频繁出现的一个词。去年的4月17号,北京一夜之间降下了超过30万吨的沙土,北京人戏称是“满城尽下黄金土”。如果说面对这场漫漫的黄沙,首都老百姓还能有些幽默态度的话,那么去年4月9号发生在新疆的一列客车遭遇特大沙尘暴,一侧车窗玻璃全部损坏的事件,就让人们的心情无法轻松了。我国每年因为沙尘暴造成的经济损失现在已达500多亿元,防沙治沙的形势严峻。记者前几天走访了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乌兰布和沙漠周边地区,生活在这片沙区的人们告诉记者,他们最大的愿望竟然是刮风天能够睁开眼睛。

    乌兰布和沙漠是我国八大沙漠之一,在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地处黄河以西,沙漠总面积近91万公顷,沙丘面积为86.4万公顷,由于其东部边缘紧邻黄河及铁路、公路,居住人口众多,所以造成的危害十分严重。

    记者:

    这个沙丘都有多高啊?

    段晓明 内蒙古自治区杭锦后旗林业局局长:

    80多米。

    记者:

    沙丘是流动的吗?

    段晓明:

    是流动的。

    记者:

    沙尘暴有没有这里的沙子?

    段晓明:

    有,从西边过来以后,卷了就走了。

    记者:

    这是一个沙尘暴的通道?

    段晓明:

    是通道。

    风沙最直接的受害者是下风头的居民,村民香金来多年来从风沙的重灾区甘肃省民勤县搬到了内蒙古自治区的杭锦后旗。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多少年,风沙就把他的老房子埋掉了。

    香金来 杭锦后旗双庙镇新建村:

    沙子就上房顶了,我们就不敢住了,生怕把人压了,才搬家的。 这有三家,那有一家,都搬走了。

    香金来被风沙撵得先后搬了四次家,每搬一地都不忘了种树治沙,但是长得老高的杨树还是不断被沙子埋得剩了树头,田地也被埋了不少。

    现在埋了很深了,这沙子。

    香金来:

    埋了两米多,三米深。

    记者:

    这树还能活吗?

    香金来:

    哎呀,不太好说。

    记者:

    这是什么时候刮来的沙子?

    香金来:

    这就是最近二三年。

    记者:

    你刚过来的时候有多少亩地,现在剩了多少亩地呢?

    香金来:

    刚过来的时候还是大集体的,这个地方土地非常宽敞,现在风沙陆续压着压着,现在我们的土地,全村土地顶多有三分之一,好地都压完了,这都是原来的荒地慢慢开垦出来的。

    记者:

    原来这个地只剩三分之一?

    香金来:

    顶多三分之一。

    这些年,北方地区由于气侯干旱、降水量减少、过度砍伐和放牧等自然和人为因素造成沙化问题严重,风沙连年蔓延已成了沙区群众的心头之患。

    张立胜 磴口县巴彦高勒镇二十里柳子村村民:

    每年原来都拿推土机推,拿推土机推,不推早就压塌了。

    记者:

    这做面能不能进去,做面食?

    高美英 磴口县巴彦高勒镇二十里柳子村村民:

    做面风大也进去了,你只要不盖,这上面全沙子。

    范永东 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原生态办公室主任:

    原来是1964年建的这个闸,建起闸以后,后面有3000多亩农田,现在让沙子全部埋掉了。

    孟克 牧民:

    过去那一段梭梭,人进去以后基本上看不见,骆驼也都没有了,草也不长了。

    风沙的侵袭对黄河的危害更为严重,黄河流入内蒙古自治区以后,像东北方向流经乌兰布和沙漠东部边缘,随着沙漠的迁移,流动沙丘直接进入黄河的长度,以从1985年的36公里增加到目前的46公里左右。

    林凤安 记者:

    这里就是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境内的乌兰布和沙漠的东部边缘地带,我的右手边就是黄河主干道。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泥沙已经侵入了黄河主干道,平均每年它向黄河输入的泥沙量为7000万吨左右,由于大量泥沙的侵入,使黄河河床的高度平均提高了两米左右。

    韩永光 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副县长:

    河床每年抬高以后,对行洪安全造成了一些影响。

    记者:

    这些年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韩永光:

    在1993年的时候发生一次决堤,淹没了大片的农田和房屋。

    记者:

    现在的这个黄河水道高于县城高于多少?

    张元胜 内蒙古自治区磴口县委书记:

    高于县城大概十米以上。

    祝列克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

    全国来讲县级单位大概有2070个左右,受沙化影响的有880个,其中严重沙化的有350多个县,可想而知对我们国家的影响是多大。我们有4亿多人每年都要受到沙尘暴的影响。所以说沙化对于我们国家的可持续发展也好,对于我们国家的经济社会和人们生活来讲影响都是非常巨大的。

    生活在沙区的群众一直没有间断同风沙的抗争,在沙区,治沙模范是人们最崇敬的人。在杭锦后旗,有一位名叫牛二旦的治沙老人,用自己一生的心血换来了6公里长、3公里宽的一片绿洲。

    记者:

    多少年了这树?

    崔世勇 杭锦后旗头道桥镇民建村村民:

    1958年来的,1960年造(林)的,一直到1995停止,他也停止了。

    记者:

    1995年去世了。

    崔世勇:

    是。

    记者:

    原来这个地方是什么样子?

    崔世勇:

    原来这就是那明沙,咱们叫风积沙,就和乌兰布和的沙一样,这十来里毛驴车都进不来,邻居他们下来骑着车子,可难了,这路是拿簸箕推开的。

    记者:

    现在没事了?

    崔世勇:

    现在固定了,草也长起来了,土也固定了。

    现在,民建村不再受风沙的伤害了,村里栽了300多亩果树,还有600多亩庄稼地,日子也好过了。

    崔世勇:

    现在我们这儿是农村的一流生活,栽种了三种果树,果树在我们河套地区是一流的,我们苹果、梨在巴盟地区是一流的。

    解说:

    在沙化地区,人们用各种办法阻止风沙的侵袭,栽树种草,挡住风沙,保护家园,赚到钱的人也乐意往治沙上投资。

    杨林 磴口县造林大户:

    看到树心里特别高兴,所以我就说自己干点事,来承包了2万多亩荒漠进行植树造林。

    为了改善荒漠地区的生态环境,2000年以来,国家启动了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三北”四期、退牧还草等生态重点工程。5年里投入接近2000亿元,沙化扩展的势头初步得到了遏制。

    村民1:

    农民从这里是得到好处了,最起码刮风眼睛能睁开了。

    村民2:

    以前风沙大的时候,小麦种上以后,风沙大了就把小麦种刮出来了。

    香金来:

    希望就像计划生育这类事情,坚决执行到底才行,如果要这么半途而废的话也是枉费心机。

    呼群 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副厅长:

    就我们内蒙的经验来讲,就说在治沙有一条非常重要的经验,非常好的经验,那就是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主要指的各级党委政府在抓防沙治沙工作的一种决心,一种具体的措施。近几年效果非常好,他们的森林覆盖率普遍都有很大的提高。

    记者:

    这道护栏就是沙漠治理工程的一道界线,我们可以看到护栏外是荒漠一片,护栏内经过治理,它的灌木覆盖度已经达到了70%以上,基本控制住了沙丘的流动。

    经过连续多年的治理,风沙灾害严重的磴口县的森林覆盖率由8年前的4.9%,提高到现在的15.29%,杭锦后旗的森林覆盖率现在提高到了21%。但是一些新的问题却不断暴露住来,使防沙治沙形势依然严峻。在磴口县,记者看到,三北防护林的一部树木已经出现了老化。

    记者:

    这个树有多少年了?

    田金富 磴口县巴彦高勒镇旧地村党支部书记:

    这个树1980年栽的,到现在二十六七年了。

    记者:

    现在防沙效果怎么样?

    田金富:

    现在的防沙效果已经老化了,现在不如过去了,过去刚栽起来枝叶茂盛,现在老化以后,树枝、树叶都少了,防风力减弱。

    三北防护林一共有253万公顷,现在需要改造的有100万公顷,任务十分艰巨。

    梁宝君 国家林业局三北防户林建设局副局长:

    因为三北地区荒漠化占全国荒漠化的82.9%,沙化土地占全国的85%,没有三北地区的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的治理,我们国家整个生态环境,实现整个国家生态环境的基本遏制的目标应该说很难以实现。

    当前,全国沙化面积达到174.3万平方公里,而且有诸多潜在的沙化土地,现在每年治理好转的只有1200平方公里,内蒙古自治区境内的乌兰布和与腾格尔、巴颜温都尔等其它沙漠呈连片之势,风沙危害趋势加剧,防沙治沙任务十分艰巨。

    祝列克:

    第一,它的自然性问题,我们国家由于喜马拉雅山的隆起,形成了水分分配不均,干旱和半干旱地区占了300多万平方公里,其中沙化就有170多万平方公里。第二,在它的历史性,中国的沙化土地是经过历史长远的演变而来,我们不可能指望在某个很短的时间段里就把它治理好。第三,是现实性,现实性是我们这些人口,现在我们的人口13亿,沙化土地地区的人口四五亿人,这些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一地区的自然承载能力,这三性决定了我们防沙治沙的长期而艰巨。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这两天全国防沙治沙大会正在北京召开,会议认为,目前我国沙化危害依然突出,局部扩展依然严重,治理难度依然很大,治理成果依然脆弱,人为隐患依然较多。大会对防沙治沙工作进行了新的部署。建国以来首次由国务院授权国家林业局与防沙治沙任务较重的12省区人民政府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签订了《防沙治沙目标责任书》,明确了责任,也就明确了目标,毕竟风沙治理的怎么样,关系到人们的生活质量,关系到我国的生态安全。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