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残缺的社会保险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进入论坛

    社会保险制度是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规定的社会保险能否真正落实关系到每一名劳动者的切身利益。不久前,有观众反映一些地方在落实社会保险过程中出现了变形和走样的问题。记者在广东东莞等地调查时发现,一些企业没有按照工人的实际数量上报社会保险,尽管当地的社保部门了解这一情况,却没有严格按照国家规定作好监督管理工作。

    彭某某1997年来到广东东莞一家效益和规模都很好的企业打工。一次意外工伤事故后,他在当地社会保障网上发现自己的账户从2004年才开始上工伤保险,而其它社保险种都未参保。企业的管理人员告诉彭某某说,企业连管理人员的社会保险都没上全。

    在当地社会保障局,记者随机调取这家企业的工人缴费档案,结果发现在被调查者中按照国家规定上全保险的很少。在与当地社保部门工作人员沟通时,工作人员表示,在推进社保工作时,除了要考虑职工的利益,还要考虑企业的利益、地方的利益。因此在一些地方,国家规定的社会保险政策没有得到有效落实。

    社会保险的重要特征之一是强制性,任何企业和个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为借口违背国家的规定,社会保险体系的建立健全需要靠我们大家共同来做好。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昨天我们的节目谈到了社会保险,今天我们将继续关注这一问题。
    由于社会保险制度不但关系着广大劳动者的切身利益,也关系着全社会的长治久安,所以人们形象地把它称作是社会的“稳定器” 、“安全阀”。之所以能起到这样的作用,是因为社会保险的内容基本涵盖了百姓生活的几个重要的方面。而前不久,有观众反映,有些地方在推进社保工作的时候,并没有严格地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执行。

  解说:小彭湖南省娄底人,1997年从老家到广东省东莞打工,随着劳动技能的增长,他和爱人一起进入了当地一家效益、规模都很好的企业,收入逐年增加,日子也越过越好。但是一切随着一次意外的工伤事故被打破了。小彭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手指的伤会彻底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小彭 打工者:我是因为去年受了伤,在受伤之后,在医院治疗期间,大概是在去年的十月份、十一月份的时候,我就在网上查过这些资料,也去到社保中心问过这些事情,就发现自己的(社会保险)没上全,只是上了一个工伤保险,其它的都没有。
  记者:当时你什么心情?
  打工者:当时我的想法就是说我们这边,为什么这个工厂里面不去上这些东西(社会保险),还有社保局为什么也不去查。
  解说:按照国家法律的规定,社会保险包括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生育保险。按照国家规定,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外资企业、民营企业以及灵活的就业人员都必须缴纳社会保险,而缴纳的金额则按照不同情况由国家企业和个人按照不同比例承担。在当地的社会保障网上,小彭发现自己除了从2004年才开始上的工伤保险外,其它任何社保的险种都未参保。在因工伤可能失去工作岗位的境遇下,小彭对未来的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拨通了企业某位管理人员的电话。
  小彭:我了解了一下我的那些养老保险、失业保险,还有医疗保险都没有。
  企业管理人员:不可能说每个人都有养老保险、失业保险,我们的保险也没有,整个裕元厂都没有说每人都要参加,没有这样的。
  小彭:我还想问一下你们都有没有缴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
  企业管理人员:我没有。
  解说:按照这位工作人员的说法,连企业管理层工作人员的社会保险都没有上全,对于一家被称为“当地最规范的企业”来说,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记者来到了这家企业,管理人员表示,他们在社会保险方面做得十分规范。
  何全胜 东莞裕元制造厂襄理:我们六万多员工一进来在体检之前,我们一般参保率达到99%,甚至超过这个数据,还有一些不到1%的工人,是因为他刚进工厂要做一些体检和一些人事资料填写,等他OK之后,我们就可以正式更给他办理这些工伤、社会、医疗和养老保险。
  解说:难道小彭的经过真的是企业在这方面工作中的一次偶然疏忽吗?在企业采访时,记者随机记录了6名员工的身份证号,发现除了企业安排采访的两名员工之外,其他的人养老、失业等险种都是空白,即使是企业推荐我们采访的女工,生育险也没有投保。
    看来,这家企业并没有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对工作一个月以上的员工都上全了保险。而按照国家的规定,社会保险中包含的五个险种缺一不可。记者拨通了当地社保部门监察科的电话。
  (电话采访:广东省东莞市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我们国家这么大,首先我们要解决的是一个工伤保险,然后是医疗保险,然后最后就是说再逐步扩展养老保险。
  解说:国家明确要求,必须上全的社会保险,为什么在执行中被拆分开来呢?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了当地的社会保障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我们,当地社保工作开展得很顺利,国家政策落实得还算到位。
  胡耀辉 广东省东莞市社会保障局高埗镇分局副局长:我们现在工伤保险,现在我们镇区总共有11万的人数参保(工伤),还有养老保险是四万三千人左右参保,还有失业和基本医疗保险也是四万三左右的人数参保,主要状况就是这些。
  记者:您讲得这些人数参保,从参保的覆盖面来讲,大概是一个什么比例?
  胡耀辉:我们的覆盖率工伤保险是100%,基本的养老保险是逐步地走向100%这个比例。
  解说:当地社保部门提供的这组数据引起我们的注意,为什么不同险种的参保人数差异巨大,而覆盖率却相差无几呢?
  记者:为什么我看您刚才的统计上,11万人的工伤保险是100%,但是4万多人的养老保险也能达到98%、99%这样的比例,那为什么这两个人数的分母是不一样的?

  胡耀辉:因为我们的工伤保险,一般企业都是可以变更,那么它变更的人员,因为它今天变更明天就可以生效,所以它这个比例相对固定的人员来讲,因为我们这工伤保险是涵盖了这些流动人员在里面了。可以说这个企业假使它是100人参加工伤保险了,有可能只40%的人数是固定的,那剩下的60%每天都在变更那些名单,等于说这些人都是流动的。
  记者:按照国家的规定,剩下这60%的人员,是不是要给他们上养老保险?
  胡耀辉:是要上(养老)保险,但是因为他流动,今天上这个名单,明天就跑了。
  解说:记者现场在系统中调出了我们随机收集的那6位工人的档案,结果发现,这些没有参加医疗、养老、失业保险的工人,最短的参加工伤保险的时间也在半年以上,而最长的已经7年多了。
  记者:像这个如果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其实就是一种违规的做法。
  邓校钧 广东省东莞市社会保障局高埗镇分局局长: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说员工的参保意识问题,企业也不能强迫他必须要参加,我们只能一步一步来做宣传工作。
解说:看来,当地社保局也承认自己在执行相关政策时并不完全到位,但这位领导认为,原因在于劳动者不支持社会保险制度推行。可是这种观点和另一位局长的观点却不一致。
  记者:像这些企业当中的这些工人他们本身的这种参保意识强不强?
  胡耀辉:他们的参保意识,当他们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待遇了,他们都非常积极地要求企业为他们参保。
  解说:到底什么原因使社保工作出现漏洞呢?在和社保局工作人员沟通的过程当中,记者发现,当地社保部门在推进社保工作时,其实更重视的是企业和投资商的态度。
  邓校钧:问题就是地区之间的不平衡,也涉及到这个问题。
  记者:怎么讲呢?
  邓校钧:就好比如我东莞,按规定,我高埗按规定,按照国家的规定,5个险种都上了,但如果旁边其它地区,它的经济发展水平也没走到这一步的话,那彼此之间就会形成很大的反差。
  记者:那人员(投资商)可能向那边流动了。
  邓校钧:对,人员向那边流动,企业的经营成本也会相差太远。
  王虎峰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保障研究所副所长、中国人民大学卫生医疗体制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有的地方为了招商引资,就以默许或者纵容企业虚报社会保障基金的人数和基数,有的地区考虑“分灶吃饭”,就对社会保障这个领域投入不足。那么,这些现象看起来是当地赢得了一时的经济发展,实则是为整个社会埋下了隐患,因为这一部分人他们的养老问题、医疗问题最终都要由社会来承担,所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急功近利的表现。
  解说:记者在东莞市高埗镇采访期间,很多来自不同企业的打工者向我们反映了大致相同的问题。
  记者:那你和你的这些一起工作的同事都不知道有社会保险这回事吗?
  打工者1:不知道。
  记者:你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打工者2:担心就是手好了,比如说干重力的活会影响。我们家里人都说,这个坏了的肯定没有以前干得好,干不了事。
  解说:在采访过程中,专家告诉我们,要规范企业行为还应该加大对违规企业的追究、惩罚力度,这也是我们建立健全社保制度的需要。
  王虎峰:在任何时候,没有为职工尽到义务,由次引发的社会成本应该予以追究,不单是经济责任,还要追究相关人的其它法律责任,这样的话,使逃费或者不交费的企业主,他的违规成本上升到一定程度,这个时候他会做出理性选择,愿意积极参加并且按时缴费。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不知道您和您的亲友是不是真正了解自己在社会保险方面有哪些相关的权利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这些权利的落实不仅关系到您自己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整个社保体系的稳定和全社会的稳定。专家告诉我们说,社会保险的重要特征之一是强制性,任何企业和个人都不能因为自己的意愿而违背国家的规定,社保秩序的建立健全靠我们大家共同来做好。
  

   更多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昨天我们的节目谈到了社会保险,今天我们将继续关注这一问题。由于社会保险制度不但关系着广大劳动者的切身利益,也关系着全社会的长治久安,所以人们形象地把它称作是社会的“稳定器” 、“安全阀”。之所以能起到这样的作用,是因为社会保险的内容基本涵盖了百姓生活的几个重要的方面。而前不久,有观众反映,有些地方在推进社保工作的时候,并没有严格地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执行。

    小彭湖南省娄底人,1997年从老家到广东省东莞打工,随着劳动技能的增长,他和爱人一起进入了当地一家效益、规模都很好的企业,收入逐年增加,日子也越过越好。但是一切随着一次意外的工伤事故被打破了。小彭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手指的伤会彻底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小彭(打工者):我是因为去年受了伤,在受伤之后,在医院治疗期间,大概是在去年的十月份、十一月份的时候,我就在网上查过这些资料,也去到社保中心问过这些事情,就发现自己的(社会保险)没上全,只是上了一个工伤保险,其它的都没有。

    记者:当时你什么心情?

    打工者:当时我的想法就是说我们这边,为什么这个工厂里面不去上这些东西(社会保险),还有社保局为什么也不去查。

    按照国家法律的规定,社会保险包括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生育保险。按照国家规定,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外资企业、民营企业以及灵活的就业人员都必须缴纳社会保险,而缴纳的金额则按照不同情况由国家企业和个人按照不同比例承担。在当地的社会保障网上,小彭发现自己除了从2004年才开始上的工伤保险外,其它任何社保的险种都未参保。在因工伤可能失去工作岗位的境遇下,小彭对未来的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拨通了企业某位管理人员的电话。

    小彭:我了解了一下我的那些养老保险、失业保险,还有医疗保险都没有

    企业管理人员:不可能说每个人都有养老保险、失业保险,我们的保险也没有,整个裕元厂都没有说每人都要参加,没有这样的。

    小彭:我还想问一下你们都有没有缴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

    企业管理人员:我没有。

    按照这位工作人员的说法,连企业管理层工作人员的社会保险都没有上全,对于一家被称为“当地最规范的企业”来说,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记者来到了这家企业,管理人员表示,他们在社会保险方面做得十分规范。

    何全胜(东莞裕元制造厂襄理):我们六万多员工一进来在体检之前,我们一般参保率达到99%,甚至超过这个数据,还有一些不到1%的工人,是因为他刚进工厂要做一些体检和一些人事资料填写,等他OK之后,我们就可以正式更给他办理这些工伤、社会、医疗和养老保险。

    难道小彭的经过真的是企业在这方面工作中的一次偶然疏忽吗?在企业采访时,记者随机记录了6名员工的身份证号,发现除了企业安排采访的两名员工之外,其他的人养老、失业等险种都是空白,即使是企业推荐我们采访的女工,生育险也没有投保。

    看来,这家企业并没有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对工作一个月以上的员工都上全了保险。而按照国家的规定,社会保险中包含的五个险种缺一不可。记者拨通了当地社保部门监察科的电话。

    (电话采访:广东省东莞市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我们国家这么大,首先我们要解决的是一个工伤保险,然后是医疗保险,然后最后就是说再逐步扩展养老保险。)

    国家明确要求,必须上全的社会保险,为什么在执行中被拆分开来呢?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了当地的社会保障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我们,当地社保工作开展得很顺利,国家政策落实得还算到位。

    胡耀辉 广东省东莞市社会保障局高埗镇分局副局长:我们现在工伤保险,现在我们镇区总共有11万的人数参保(工伤),还有养老保险是四万三千人左右参保,还有失业和基本医疗保险也是四万三左右的人数参保,主要状况就是这些。

    记者:您讲得这些人数参保,从参保的覆盖面来讲,大概是一个什么比例?

    胡耀辉:我们的覆盖率工伤保险是100%,基本的养老保险是逐步地走向100%这个比例。

    当地社保部门提供的这组数据引起我们的注意,为什么不同险种的参保人数差异巨大,而覆盖率却相差无几呢?

    记者:为什么我看您刚才的统计上,11万人的工伤保险是100%,但是4万多人的养老保险也能达到98%、99%这样的比例,那为什么这两个人数的分母是不一样的?

    胡耀辉:因为我们的工伤保险,一般企业都是可以变更,那么它变更的人员,因为它今天变更明天就可以生效,所以它这个比例相对固定的人员来讲,因为我们这工伤保险是涵盖了这些流动人员在里面了。可以说这个企业假使它是100人参加工伤保险了,有可能只40%的人数是固定的,那剩下的60%每天都在变更那些名单,等于说这些人都是流动的。

    记者:按照国家的规定,剩下这60%的人员,是不是要给他们上养老保险?

    胡耀辉:是要上(养老)保险,但是因为他流动,今天上这个名单,明天就跑了。

    记者现场在系统中调出了我们随机收集的那6位工人的档案,结果发现,这些没有参加医疗、养老、失业保险的工人,最短的参加工伤保险的时间也在半年以上,而最长的已经7年多了。

    记者:像这个如果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其实就是一种违规的做法。

    邓校钧(广东省东莞市社会保障局高 镇分局局长):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说员工的参保意识问题,企业也不能强迫他必须要参加,我们只能一步一步来做宣传工作。

    看来,当地社保局也承认自己在执行相关政策时并不完全到位,但这位领导认为,原因在于劳动者不支持社会保险制度推行。可是这种观点和另一位局长的观点却不一致。

    记者:像这些企业当中的这些工人他们本身的这种参保意识强不强?

    胡耀辉:他们的参保意识,当他们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待遇了,他们都非常积极地要求企业为他们参保。

    到底什么原因使社保工作出现漏洞呢?在和社保局工作人员沟通的过程当中,记者发现,当地社保部门在推进社保工作时,其实更重视的是企业和投资商的态度。

    邓校钧:问题就是地区之间的不平衡,也涉及到这个问题。

    记者:怎么讲呢?

    邓校钧:就好比如我东莞,按规定,我高埗按规定,按照国家的规定,5个险种都上了,但如果旁边其它地区,它的经济发展水平也没走到这一步的话,那彼此之间就会形成很大的反差。

    记者:那人员(投资商)可能向那边流动了。

    邓校钧:对,人员向那边流动,企业的经营成本也会相差太远。

    王虎峰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保障研究所副所长、中国人民大学卫生医疗体制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有的地方为了招商引资,就以默许或者纵容企业虚报社会保障基金的人数和基数,有的地区考虑“分灶吃饭”,就对社会保障这个领域投入不足。那么,这些现象看起来是当地赢得了一时的经济发展,实则是为整个社会埋下了隐患,因为这一部分人他们的养老问题、医疗问题最终都要由社会来承担,所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急功近利的表现。

    记者在东莞市高埗镇采访期间,很多来自不同企业的打工者向我们反映了大致相同的问题。

    记者:那你和你的这些一起工作的同事都不知道有社会保险这回事吗?

    打工者1:不知道。

    记者:你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打工者2:担心就是手好了,比如说干重力的活会影响。我们家里人都说,这个坏了的肯定没有以前干得好,干不了事。

    在采访过程中,专家告诉我们,要规范企业行为还应该加大对违规企业的追究、惩罚力度,这也是我们建立健全社保制度的需要。

    王虎峰:在任何时候,没有为职工尽到义务,由次引发的社会成本应该予以追究,不单是经济责任,还要追究相关人的其它法律责任,这样的话,使逃费或者不交费的企业主,他的违规成本上升到一定程度,这个时候他会做出理性选择,愿意积极参加并且按时缴费。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不知道您和您的亲友是不是真正了解自己在社会保险方面有哪些相关的权利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这些权利的落实不仅关系到您自己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整个社保体系的稳定和全社会的稳定。专家告诉我们说,社会保险的重要特征之一是强制性,任何企业和个人都不能因为自己的意愿而违背国家的规定,社保秩序的建立健全靠我们大家共同来做好。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