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挂虚账的养老金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进入论坛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社会保险是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一个险种都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在任何情况下,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都不能受到侵害。然而,不久前有观众反映,因为企业改制,原吉林省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的职工们就不得不为今后的养老问题担心起来。

    温师傅1981年从部队专业后,就一直在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车间工作。20多年过去了,他对改装厂的感情还是难以割舍。

    记者:改装厂最红火的时候是一个什么状况?

    温克敏 原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职工:工厂在公主岭市汽车改装这一块是首屈一指。1986年上缴国家利税200多万元,最好最好了,公主岭市那时候开表彰大会,占全市总产值的十五分之一,这我还记得清楚。

    温师傅说,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厂子就越来越不景气,在他印象中,大约从1993年开始,因为没活干,厂里发不出工资,在册的一千多工人大部分都回家待岗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05年,那年厂子进行改制,被当地的名奇专用汽车改装公司购买。在全厂职工大会,厂里宣布了改制的实施方案,温师傅他们这些工人能听得明白,也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养老问题。

    温克敏:就是上边怎么要求咱们怎么做。

    记者:上边是怎么要求的呢?

    温克敏:就是必须给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涉及到老百姓就是生活的、社保的、失业保险都必须给解决,全解决。欠款全补上,一点不欠你的,开会说得相当好。

    按照改制方案,原改装厂的职工被全部辞退,买断工龄。温师傅当时48岁,也就是说,从1995年2005年,改装厂所欠的养老保险金由名奇公司全额补缴。1995年之前的,按国家政策视同缴费,而2005年之后,温师傅60岁退休,这期间的养老保险费由温师傅个人承担。

    记者:听了宣布的这个方案,觉得对自己以后的生活还是有着落的。

    温克敏:还可以,没有扔下不管,因为有些单位什么都没有。

    温师傅说,虽然失去了工作,但是想到晚年生活有了保障,他和同事们都感觉一块石头落了地,安置方案在职工大会上顺利通过。然而,时隔不久,当一切看似已成定局,温师傅他们却听说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那就是:名奇公司并没有把改装厂拖欠的养老费补上。

    温克敏:2005年年末,个人缴费不是后半年开始缴嘛,到那里一查,没有,啥也没有。

    记者:啥也没有是什么意思?

    温克敏:账户是空的。

    养老保险账户欠缴的部分没有补缴,也就意味着,到了退休年龄改装厂的职工办不了正常的退休手续,拿不了养老金,这个说法让温师傅和同事们踏实不起来了。

    原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职工:那我担心,怎么不担心呢?那到时候,以后退休了怎么办呢?

    原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职工:

    现在年轻还可以出去干点儿活,如果说是以后我们退休了,要是真没有社保的话,我们的生活就没有着落了。

    为了确保改制企业职工的权益不受损害,国家有明确的规定:对企业欠缴的社会保险费原则上要一次性付清。在公主岭市的专题纪要中,我们看到市政府确认的方案已经放宽了条件。改装厂欠社保公司养老统筹金760万元人民币,由名奇公司交付50%,其余分期偿还。即使是这样,养老保险账户也不应该是空账。记者来到了市保险公司查看原汽车改造厂的缴费记录。

    公主岭市社会保险公司工作人员:这个养老金缴到2005年年底了,这个都体现出已实缴。我们的账户是从1995年7月份开始建的,从1995年7月份到2005年12月份,账户里面是全的。已实缴,就是不欠钱了。

    我们任意选择了几位职工的账户进行查询,账户上的信息显示,这几位职工以前拖欠的养老保险费确实已经全部缴齐了。这就让人十分纳闷了。

    记者:这个情况好奇怪啊,他们怎么都说没缴啊?

    公主岭市社会保险公司工作人员:这个企业是改制企业,如果这个厂子要是不把这个养老金缴齐,政府和社保都不会同意它改制。改制企业是怎么回事,就是整个企业被个人买断了,买断了以后,就是在改制之前,把欠人家职工的工资和养老金给人家缴齐,才能允许你这个厂买断。

    我们看到,市社保公司还专门为改装厂出具过养老金、失业金已经到位,可以正常进行改制的证明。而工人们却坚持说,名奇公司并没有缴钱,究竟谁说的是实情呢?

    记者:你们缴到社保去的就是这么多钱,其中养老的这块也就是60万元,到目前为止就是缴过这60万?

    白景琨 公主岭市名奇汽车改装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对。

    记者:那我就觉得很奇怪,因为社保公司我们也去了一趟,电脑里显示的这个个人的养老金额,从1995年开始全部都是全的,那这笔钱到底是谁出的呢?不可能说没有钱,然后账面又显示都有,我不太明白这个道理。

    白景琨:这个就是说,如果不给工人把养老账户账目做全了,职工在退休的时候,一看欠账就退不了,这样就是说我给社保公司出了一个手续,就是我欠社保多少多少钱,这样就是我跟社保的债务关系。

    名奇公司的白总承认,名奇公司确实还有700万元养老保险费没有到位,社保公司账面上挂的是一个虚账。目前,改装厂退休工人领取的养老金是由市里社保社保基金暂时垫付的,而这些做法都是跟市政府商量好的。

    白景琨:这760万元我拿不出来,所以当时我就跟市政府提出个条件,就是养老金这块让我缴,让我全额缴,我缴不了,那我就不能买改装厂了,因为我没有这个实力。

    在社保公司我们看到,市政府还专门为此下了一个通知。

    记者:国家规定,欠缴的这个养老金是一次性的要足额缴纳的,但你们制定的这个方案,已经跟国家规定的有出入了。

    郑昌林 吉林省公主岭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现在就是说,如果咱们完全按照这个规定去操作,有一个什么难处呢?就是这个企业就改不了制,没人去购买它。

    张平 吉林省公主岭市社会保险公司经理:让我们做的分期偿还,你看,到期不能偿还政府承债,到期要还不了,政府背着这个债务。

    记者:也就是说,你们接到这个通知以后,你们就把这个账目做实了?

    张平:对。

    在市政府的协调下,市社保公司与名奇公司还签订了一个还款计划。在这项计划中,要求名奇公司在2005年底前再偿还40万元,2006年底前再偿还200万元。这个还款计划,跟市里文件中先付清50%,其余部门分期偿还的要求又不一样了。而即使是按照这个宽松的还款计划,名奇公司也没有兑现。

    白景琨:如果我缴不上钱的话,文件还有,最后可以变卖我的资产。

    记者:您说的这个最后是什么时候?

    白景琨:就是假设我这个社保钱还不上了,还款没有按计划执行,我没有能力缴这个钱了,社保公司可以变卖我的资产。

    记者:那这个期限是什么时候?

    白景琨:期限这个我没写。

    必须补缴的700万元养老费由政府出面挂了虚账,那么,满打满算,名奇公司在购买改装厂上的成本没有超过500万元,名奇公司省了钱,却给整个公主岭市的社保基金带来了风险。现在原改装厂的职工每年都陆续有人退休,但既然是空账,参保职工的利益就不可能有保障。

    张平:对于社会保险基金,任何人都没有减免的权利,不能说我说一句话,就把社会保险基金钱就减免了,那还了得吗?那是绝对不可以的。(名奇公司)它这个钱,如果历史账不还,那我们可以把它的历史账退回去。

    记者:也就是说,您做的这个账。

    张平:可以退回去。

    记者:是可以清空的。

    张平:对,是可以清空的。

    记者:那这样的话,职工的利益实际上没有得到保障。

    张平:那当然了。如果你政府担保的话,政府拿钱把这笔钱给我。

    从几方面采访的情况来看,到现在为止,似乎还没有人主动愿意出来承担这笔款项。而市政府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样的说法呢?

    郑昌林:必须得到位,(名奇公司)在一定的期限内不还,我们政府就要采取一些措施了。近期,我们政府将和这个社保经办机构来共同研究采取措施,要求这户企业在近期要把拖欠的养老金能够落实。

    这位主管副市长表示,要下决心督促名奇公司尽快还清欠款,虽然这是一种积极的态度,却不能完全消除人们的疑虑。因为,欠款究竟何时能够进入账户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而只有当欠款足额及时到位了,改装厂职工才有可能真正放下心来。

    原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职工:我退休的时候,我上哪儿找谁去?我找不着人,我到社保去,社保不承认,你钱没缴全,到时候找谁谁也不承认。

    原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职工:(名奇公司)老是这么拖欠着这笔钱,以后他把工厂再给卖了,过十多年我才退休,到那时候我就没有办法了,我去找谁去。

    原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职工:现在解决不了的话,今后养老靠我们两个人,我们两个人全都下岗,生活来源没有了,我在外边打工一年挣个四、五千块钱。

    温克敏: 那时候家里两个上班的,你现在剩下一个了,一个退休的,一个下岗的,一个上学。能不愁吗?是不是?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对于当时在改装厂工作的这些老工人来说,参加了社会保险,晚年生活本应获得保障。社保就是大家拿钱,大家受益,这关系到社会的稳定,所以这笔钱必须实而又实足额到位。如果像节目中报道的那样,把社保挂了空账,就好像一张安全网出了破洞,一条大堤有了管涌,这样的现象不制止不解决,就会严重影响我们国家整个社保体系的建设和完善,最终损害的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利益。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