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执法还是滥罚?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进入论坛

    湖南浏阳是我国著名的烟花爆竹产地之一,春节将至,每天从这里出发运输烟花爆竹的大货车至少有几十辆之多。我国对烟花爆竹运输有着严格而明确的规定,但一些大货车司机反映,在319国道江西省上栗县境内部分路段一些执法人员却只是罚款,并不管理。

    2006年12月26日,记者搭乘两辆运送烟花到浙江的大货车,对司机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调查采访。司机说,这两辆车都具有运输烟花爆竹的相关手续,证照齐全。

    两辆车一过江西上栗县境内的金山收费站,就被一位交警拦下,这位交警以车辆未按规定装载为由要处以罚款5000到2万元,当司机对罚款理由进行询问时,交警不理不睬。司机还要赶一千多公里路,时间可耽误不起,于是,在司机再三央求下,交警才开出一张600元的罚单。

    这时,另外一辆车的司机称他在接受检查时,将运输证交给警察后,运输证就“不翼而飞”了。由于拿不出运输证,这位司机被一辆没有车牌的警车带走。

    而刚刚交完罚款被放行的货车在行驶不到两公里后又被人强行拦下,说要检查税务手续。在被质疑上路检查的资格后,这位检查人员叫来了一位没穿警服、自称是公安局花炮安全监察大队大队长的人,此人不仅要检查烟花手续,还要求检查税务手续,并声称要把司机带到公安局去,当他们得知记者在现场后,出现了戏剧性的情况:不再提带司机去公安局的事,一个多小时前被警察带走的另一辆车的司机居然回来了,运输证也有人悄悄地还到了他的手中。

    记者在浏阳市运输市场采访时了解到,很多司机都有类似经历,一些司机现在已经不敢走这段路,而是绕远走其他路段了。

【详细内容】

    主持人:春节临近,烟花爆竹的销售又到了旺季,每天都有烟花爆竹从产地运往全国各地。为了保证烟花爆竹的运输安全,我国有着严格的规定,严加监管是各有关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有些地方的人员却对运输烟花爆竹的车辆只罚款、不管理,一些大货车司机就向《焦点访谈》栏目反映说,在319国道江西省上栗县境内的一些路段乱罚款的现象就相当严重。

    湖南浏阳是我国著名的烟花爆竹产地之一,春节将至,每天从这里发出的满载烟花爆竹的大货车至少有几十辆之多。2006年12月26日,记者决定跟随两辆运送烟花到浙江的大货车进行实地调查,在出发之前,大货车司机特意拿出了运输烟花爆竹的相关手续。

    记者:

    这个是道路运输。

    王水芝 大货车司机:

    危险品运输证。

    记者:

    这个证上写着可以运输烟花爆竹,一类四项。

    王水芝:

    这个是我们的操作证、上岗证。上岗证也是危爆的。

    记者:

    这是押运员的证件?

    王水芝:

    对。

    记者:

    有这三个证件,再加上(烟花爆竹道路)运输证,你就可以上路运输了。

    王水芝:

    可以,可以上路了。

    这两辆车分别具有危险货物运输许可证,司机、押运员分别有上岗资格证,车上的货物也有公安部门为这次运输核发的爆炸物品运输证。司机说,按照《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中规定的运输过程中的相关事项,这两辆车该办的手续、证照都齐全。下午三点,司机按规定将危险标志悬挂好后,记者搭乘其中一辆大货车出发了,车子大概走了近80公里,一过江西省上里栗县境内的金山收费站,这两辆车就都被一名交警拦了下来。

    江西省上栗县交通警察大队金山中队 民警:

    驾驶证。

    陈缆根 大货车司机:

    有,等一下。

    江西省上栗县交通警察大队金山中队 民警:

    (车)靠前面,把手续拿过来。

    陈缆根:

    烟花手续。

    就在司机把车停好,拿着烟花手续下车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又有三辆大货车被截了下来,而这个交警挥手拦车之后,就上了这辆没有车牌号的面包车。

    大货车司机:

    你讲出来个原因。

    江西省上栗县交通警察大队金山中队 民警:

    公安部有规定,装载这个货,像你这个危险品,爆炸物品,只要不规范装载爆炸物品,从五千到两万。

    一听罚款五千到两万,把司机吓了一跳,自己该有的手续都有了,而且这位交警连车都没有下,根本没有检查自己的车,就怎么认定没有规范装载呢?

    江西省上栗县交通警察大队金山中队 民警:

    我不跟你讲,你是只老油条。

    这位交警关上车门后,就再也不理会司机了,这下可急坏了他,他有一千多公里的路要走,不能眼看着时间就这样浪费掉,还是赶紧求这位警察放行。

    大货车司机:

    罚多少钱,罚点钱算了好吗?我们罚点钱算了,我们确实要赶时间。

    司机的再三要求终于有效果,一位交警摇下了车窗,开出了一张罚单,理由是未按规定装载,让司机松了一口气的是,罚款金额并没有像刚才那位交警所说的五千到两万,而是六百元。当司机去马路对面的金山交警中队交罚款时,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想和收罚款的人商量,看看能不能再少交点。

    大货车司机:

    五百,算了吧。六百就六百。

    也许是这位收罚款的女同志被司机的讨价还价激怒了,她把六百罚款又扔了出来,不紧不慢地在屋内擦起地来,这下司机可着急了,时间这么拖下去,如果货不能按合同及时送到,可要赔钱的。

    大货车司机:

    帮帮忙,拜托。今天晚上还要下货,大姐,算了。不要计较了好不好?

    这位女士足足擦了十几分钟的地,才收了这六百元的罚款,交了罚款后,也没有人告诉司机陈师傅到底是哪里未按规定装载,更没有人告诉他怎么改正。交钱走人,万事大吉。然而能交钱走人还是不错的,另一辆车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司机老王遇到的一件事情,让他出了一身冷汗。他交出运输证接受检查后,转眼间运输许可证居然不翼而飞,这可非同小可,如果没有运输许可证就属于非法运输,就得停车卸货,这一车烟花价值十万多元,老王可怎么担待得起啊,这下可急坏了他,明明是给了交警,怎么就没有了呢。

    王水芝:

    我的运输证呢,没有?刚刚拿了给你的。

    江西省上栗县交通警察大队金山中队 民警:

    没有。

    就在老王为运输证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又来了五六个人自称是税务局和派出所的,来的人就像是事先商量好了似的,一下车就说要检查他的烟花运输证,这下老王可懵了,嘴里只是念叨一句话,“谁拿了我的运输证。”

    王水芝:

    我的运输证、购买证。

    江西省上栗县交通警察大队金山中队 民警:

    拿了会不给你吗?我们没有,知道吗?

    老王为运输证急得都快哭了,而这时派出所的人已经没有耐心让老王东找西找了。

    江西省上栗县交通警察大队金山中队 民警:

    运输证、购买证,没有手续。你拿不出来就是没有。

    就这样,老王被这辆同样没有车牌的警车带走了,而刚刚被放行的另一辆大货车在行驶不到两公里后,被一辆车牌位为赣J40509的小车,和另外一辆无牌面包车强行截了下来。车上的人自称是上栗县经济稽查大队的,说是要检查税务手续。按照国务院的有关规定,除公安、交通部门可以依法在公路上设置站卡外,其它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不得在公路上拦截车辆,进行检查、罚款、收费。那么这些人怎么也上路执法了呢?

    记者:

    谁让你们上路(执法)的?

    江西省上栗县经济稽查大队 工作人员:

    县里面。

    记者:

    你有资格上路(执法)吗?

    江西省上栗县经济稽查大队 工作人员:

    谁说没有。

    记者:

    你把上路(执法)的资格拿出来。

    江西省上栗县经济稽查大队 工作人员:

    要上路(执法)的资格,可以,我马上就拿来。

    提起上路执法的资格,这个本来态度强硬,要查税的人转身开始打电话,很快来了一辆警车,车上下来一个没有穿警服,自称是上栗县公安局花炮安全监察大队大队长的人。

    江西省上栗县公安局花炮安全监察大队 大队长:

    既然我来了,肯定要查一遍。

    记者:

    一会儿再来一个公安,是不是还要查一遍?

    江西省上栗县公安局花炮安全监察大队 大队长:

    那肯定的。

    记者:

    你们这边的公安就这样吗?

    江西省上栗县公安局花炮安全监察大队 大队长:

    交通警察各管一段。

    没有办法,货车司机再一次把运输证等相关手续都拿了出来,这个大队长似乎并没有看出什么毛病,又说要看税务手续,而根据有关规定,并没有随车携带税务手续的要求。

    江西省上栗县公安局花炮安全监察大队 大队长:

    浏阳市公安局给你配套的发出来一个准运证,浏阳市国税局、浏阳市地税局那些东西,你们有没有?

    大货车司机:

    我们只按公安部的规定执行,有运输证我就可以在这个路上运输。

    江西省上栗县公安局花炮安全监察大队 大队长:

    没有税收不行。

    记者:

    这是哪儿规定的,没有税收不行?

    江西省上栗县公安局花炮安全监察大队 大队长:

    那咱们就,我就跟你扯一下。

    此时,大货车在上栗耽误了近两个小时,依然没有被放行的意思。相反,大队长的语调越来越高,最后索性要把司机带到公安局,但后来得知记者在场时,这个大队长开始忙着打电话,也不再提带司机去公安局的事了。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记者在现场看到了刚才那辆没有车牌号的警车拉走的王师傅,居然那张他东找西找也找不到的运输证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记者:

    你这证现在怎么又在你手上?

    王水芝:

    我也不知道,就出这么出来了,这是哪里搞出来的我也不知道。

    记者:

    你确定当时把你这个证件给这个检查的警察了?

    王水芝:

    拿了。

    记者:

    他就跟你说,就在他手里,他就说没有了?

    王水芝:

    他说我拿给你了。我说我手上没有接到。不知道谁给藏起来了,这就是故意刁难。

    运输证“不翼而飞”,又“从天而降”,王师傅说,这前前后后的四个小时像做了场噩梦一样。他告诉记者,耽误四个小时,顶多不能按时到货,但如果运输证找不回来,他就不知该如何是好,拿什么赔这十万余元的货。而像他们的遭遇并不是偶然的,记者在浏阳市的运输市场采访时了解到,现在很多司机都已经不敢走这段路了。

    记者:

    你在金山那儿,你记得自己被罚过多少次呢?

    大货车司机:

    那就记不得了,我一个月要跑五六趟,现在跑了四个月,最少二十多趟了,几乎都罚过。

    大货车司机:

    只要是拉的烟花的车子,基本上是五百、六百地罚。

    大货车司机:

    不敢走了,现在不敢走金山了,不走那边了。

    记者:

    那你走哪儿?

    大货车司机:

    走长沙。

    记者:

    绕远是吗?

    大货车司机:

    肯定绕远了,怕了,罚款。

    主持人:

    目睹了司机王师傅和陈师傅的遭遇,就能理解为什么有的司机宁肯绕远道,也不敢走319国道的江西上栗段了。在这里有些执法人员只是罚款,而疏于管理,甚至有些人连上路执法的资格都没有,也在路上随意拦车、乱罚款。

    其实就在记者到319国道采访之前,公安部就已经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公安机关进一步加强烟花爆竹道路运输及燃放活动的安全监管工作。通知还特别强调,要切实防止越权执法和随意执法,像节目中看到得那样的执法,又怎么能进行有效监管,切实保障烟花爆竹的运输安全呢?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