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危险的“黑心肉”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敬一丹

  

  

  

  

    内容速览:河北省新乐市邯邰镇一些村子的不法商贩将死猪肉、母猪肉加工后,以低廉的价格销往保定、石家庄、北京等地,损害消费者利益,危害人民身体健康。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河北省新乐市邯邰镇一些村子的不法商贩将死猪肉、母猪肉加工后,以低廉的价格销往保定、石家庄、北京等地,损害消费者利益,危害人民身体健康。令人吃惊的是,这种事情已经做了好几年了。

    据调查,邯邰镇西张村和东张村有一些家庭作坊,专门从事死猪肉和肉粗质差的母猪肉的生产加工。死猪肉加工后当地人通常称为“小猪肉”,售价三元多;母猪肉称为“大猪肉”,售价四元多。记者走访了一家当地有关部门批准的定点屠宰加工厂,发现这里有注水猪肉。随后,记者又来到西张村的一个黑猪肉加工点。记者看到,这里不仅有病猪,而是在院里和屋里还有大批死猪,这些死猪有的皮肤已经变色,散发着阵阵臭味儿。知情人介绍说,这些死猪都是从外面收来准备加工后出售的。

    据作坊主说,这种肉在高温下“根本吃不出来”,但是即便如此,当地人自己却从来不吃这种肉。记者在现场调查发现,这些村里从事死猪肉加工的有多家。

    据国家动物防疫法的规定,生猪必须要定点屠宰,病死和死因不明的猪肉不能出售。但这些非法加工者们不但置国家的规定于不顾,还自称能取得所谓的检疫证,将这些肉卖向市场。

    对于这种非法的肉类加工生产,近年来国家一直依法严厉打击,可是有一些人仍然利欲熏心赚取黑心钱,这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保证食品的安全。

  

  

  

  

  

  

  

  

  

  

  

  

  

  

北京发布突发食品安全事件应急预案 设四级预警
安徽:食品安全监管亮点很多 保障基础相对薄弱
北京市不合格食品下架名单
我国首个环保指数今日出炉 食品安全最受关注

吃猪肉引发疫情? 北京市卫生局澄清:纯属谣言

2006环保"民生指数"出炉 食品安全问题最受关注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敬一丹:这是一个我们都不愿意看到,又不得不面对的镜头。新年过后春节就要来了,很多人都在忙着置办年货,然而有一些人也在忙,他们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忙着见不得人的事情。最近,有观众向我们反映说,在河北新乐市有人不但在搞注水肉,而且还加工出售病死猪肉。

    不久前,接到群众反映后,记者赶往河北省新乐市,在出租车上,司机听说我们打听买猪肉的事,就主动和我们聊了起来。
出租车司机:
    尽是死猪啊,买回来以后冻一下。
记者:
    能吃吗?
出租车司机:
    反正是吃不死人。
记者:
    那不能让人吃出来,吃出来不麻烦了跟客人不好办。
出租车司机:
    猪肉肉很细,一高温就没事儿了。
记者:
    那嚼着是不是硬啊?
出租车司机:
    不硬。
记者:
    也不硬。
出租车司机:
    死了的大猪照常吃。

    据司机介绍说,由于小猪容易死,当地习惯把一些死猪肉称为小猪肉,价格在三块多,而另外一些肉质差的母猪肉,价格则在四块多,这两种肉都可以打碱、注水,然后销售,而做这个事的主要是在邯邰镇的西张村和东张村。
记者:
    碱放多了就苦是吧?
出租车司机:
    食用碱,你想放多了能不苦吗啊。
记者:
    那不放碱不行吗?
出租车司机:
    不放碱,我跟你说,这个肉,这个水吃不进去,水都跑了,打上去了,懂了吧?

    这位司机说的是否属实呢?按照国家规定,生猪的屠宰和加工,必须在政府批准的定点厂。很快记者来到了位于邯邰镇东张村的兴新肉联厂,这是一家经批准的定点屠宰加工厂。
记者:
    这水,也打点水吧,是这个肉吗,4元多的?

    那么这家定点厂有没有注水肉呢?记者找到了厂里的加工销售人员了解情况。
记者:
    你这肉怎么卖?多少钱啊?
加工销售人员  新乐市邯邰镇东张村兴新肉联厂:
    你说的是灌水的还是不灌水的?
记者:
    灌水的多少钱?不灌水的多少钱?
加工销售人员  新乐市邯邰镇东张村兴新肉联厂:
    灌水的三元多,不灌水的五元多。
记者:
    小猪(死猪)三元几?
加工销售人员  新乐市邯邰镇东张村兴新肉联厂:
    三元四五。
记者:
    母猪也这个价?母猪贵吧?
加工销售人员  新乐市邯邰镇东张村兴新肉联厂:
    贵点儿,水分大。
记者:
    水掺得太多了,你少掺点不得了吗?
加工销售人员  新乐市邯邰镇东张村兴新肉联厂:
    少掺点儿不赚钱,人家也不给你肉啊。

    随后我们又来到了西张村的东丰肉联厂,这里也是一家定点屠宰加工厂,在这里记者看到一些人正在加工猪肉,而这些肉都是湿漉漉的。
记者:
    大猪小猪(死猪)?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东丰肉联厂  负责人:
    大猪。
记者:
    这个母猪肉嚼不动。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东丰肉联厂  负责人:
    这个事儿你不用管。
记者:
    这都是母猪,是吧?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东丰肉联厂  负责人:
    是。

    按照国家规定,老母猪不能加工成肉片以及制成分割鲜肉销售,但记者看到,这家定点厂正在这样做,而老板强调说她这里没有小猪肉,定点厂的情况如此。那些在当地批准的屠宰加工厂目录上找不到的私设加工点,情况又如何呢?很快记者就在邯邰镇的西张村找到了一个这样的猪肉加工点,看到的情景令人震惊。这里不仅有待宰的病猪,而且还在院里堆了大批的死猪,这些死猪看上去有的皮肤已经变色,散发着阵阵的臭味。据知情人介绍说这些死猪都是从外面收来后,准备加工出售的,再往里走,屋里头也有很多死猪,臭气也更加浓,而就在这间屋子的门口,随地抛扔了很多猪的内脏,知情人告诉记者,这是因为这些死猪的内脏已经严重变质,加工者不得不把它们扔掉。而就在隔壁的一间房子里,我们看到一些死猪肉正在加工,看到有人来屋里的人追了出来对我们进行询问。
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工作人员:
    以前做没做过?
记者:
    以前没做过,听说这的肉便宜,过来看看。
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工作人员:
    你们要嘛肉啊?
记者:
    嫩点儿的。
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工作人员:
    那你们就要这肉吧。

    而这样的加工点,在西张村记者看到的还不只这一家。
记者:
    跟那边那个姓甄的不是一家的?
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工作人员:
    不是。
记者:
    老板呢?这个小猪多少钱呀?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老板:
    小猪三块七八。
记者:
    母猪呢?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老板:
    母猪四块多。
记者:
    你那个水是不是打得多呀?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老板:
    你在哪儿呢?到我这来一下。

    为了解死猪肉加工的全过程,记者提出要去冷库看看加工好的猪肉,老板同意了。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老板:
    在大棚那边。
记者:
    那是库吗?就是肉联的库?是肉联吗?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老板:
    对呀,就是他们那儿。

    这位老板说,加工好的猪肉就放在那家东丰肉联厂的冷库,让伙计带记者去看,可是走到半路,却被一位穿警服的人拦住了,俩人嘀咕一会儿说,伙计改口说,肉没有了。
记者:
    没有老板让你过来干什么?让我们过来干什么?没有你耍我们过来干什么?你别让我们过来,行吗?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加工人员:
    谁让过来的?
记者:
    刚才不是你们老板让你带我们过来吗?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加工人员:
    我在那边干活呢。

    而这时记者发现,那位曾经见过的东丰肉联厂的女负责人就站到了我们的身边。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甄老板:
    在那边有做的,做得相当好,那边的肉4块多,看看他那个也行。
记者:
    他做的是母猪还是小猪?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甄老板:
    也做母猪,也做小猪。

    记者又找到了第一个加工点姓甄的老板,他亲自带记者去看货。可没有想到,看货的地点又是那家卖母猪肉的东丰肉联厂,他说肉就放在这儿,但那位女负责人和那个穿警服的人见到我们就推说肉已经拉走了,没有了。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东丰肉联厂   负责人:
    这儿哪有肉啊。
穿警服:
    干什么?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甄老板:
    肉,没有。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东丰肉联厂  负责人:
    他们的肉都拉走了,你不在家的时候拉走了,没有了,没有了,那时找你没在家,叫他们拿走了。

    看来这家肉联厂不愿让我们看到在他们这里有加工好的所谓的小猪肉,尽管如此,几经周折记者还是在村里的另外一个冷库里,看到了这些货。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冷冻仓库  负责人:
    基本上都是这样的。
记者:
    多少钱这个?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冷冻仓库  负责人:
    这个三元七角。
记者:
    这个是小猪肉(死猪肉)还是大猪肉的?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冷冻仓库  负责人:
    小猪肉(死猪肉)的。

    这些违法加工生产的猪肉流入市场后会对人们的健康产生极大的危害,而对于这些用死猪加工出来的肉,无论是东张村兴新肉联厂的加工销售人员,还是西张村黑加工点的老板竟然都说吃了没有事。
新乐市邯邰镇东张村兴新肉联厂  加工销售人员:
    猪肉没事。
记者:
    那这个猪肉,这个小猪(死猪)都是咋死的?都是啥病(死的)?
新乐市邯邰镇东张村兴新肉联厂  加工销售人员:
    病死的吧,冻死的多吧,病死的不多。
记者:
    没有什么口蹄疫、“五号”病什么的?
新乐市邯邰镇东张村兴新肉联厂  加工销售人员:
    没有。

    可对于这些来路不明的死猪肉,知道的人谁敢吃呢?
记者:
    你这猪都死了,肉会不会有病啊?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甄老板:
    没有,没有。每天都发好几吨肉出去了,没事,没事,这一天都搞十来吨十来吨往外发。
记者:
    发天津的有吗?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甄老板:
    天津也有这个货。
记者:
    你们还发哪儿?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甄老板:
    哪儿也发石家庄、保定,都是大的地方,北京。

    可对于他们说吃了没事的这些死猪肉,当地的出租车司机却告诉我们说不敢吃。
记者:
    你们这儿吃这个肉吗?
出租车司机:
    吃猪肉,不吃这个肉。
记者:
    不吃这个死猪肉。
出租车司机:
    你在哪儿吃饭去,谁还能知道是嘛肉啊。

    就是这样的猪肉,加工销售人员却说只要买就可以给开检疫证明。
新乐市邯邰镇东张村兴新肉联厂  加工销售人员:
    检疫有什么呀?不检疫能走吗?不办你走不了。这边俺们办,那边你们管。
记者:
    检疫能不能开?
新乐市邯邰镇西张村猪肉加工点  甄老板:
    检疫能开。
主持人  敬一丹:
    看到这些镜头,人们会担心,更会愤慨。根据《国家动物防疫法》的规定,生猪必须要定点屠宰,病死和死因不明的猪肉不能出售,但是这些非法加工者们根本无视国家的规定,无视人们的健康,甚至自称能够取得所谓的检疫证。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个别定点猪肉屠宰厂竟然也有人参与其中。对这种非法的肉类生产,国家一直明令禁止,可还是有利欲熏心的人做着黑心肉,赚着黑心钱。现在人们更关心的是,有关部门如何堵住漏洞?如何阻止这些病死猪肉流向市场?如何让人们在餐桌上多一份放心?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