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背着国徽去开庭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

  

  

  

  

  

主持人:方静

  

  

  

  

内容速览:在云南省,有不少背着国徽到村里巡回办案的法官们,他们不仅解决了一件件纠纷,还为偏边地区的村民普及了法律知识。不久前,记者就纪录了一次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撒营盘法庭的法官们,长途跋涉到村里现场审理离婚案的过程。

  

  

  

  

  

  

  

  

    进入论坛

    撒营盘法庭共有5名法官,每次外出开庭,他们都会留一个人在家值班,其他4个人按照分工带上开庭所需的卷宗、法袍、条幅等物品,其中最醒目的就是一枚重十几公斤的国徽。由于云南的地理条件非常特殊,汽车一出乡镇就派不上用场了,几十里上百里的山路,法官们只能用自己的双肩背着国徽。这一次外出开庭的地点,同样是山路险峻,所有的人就不得不徒步前进。而且,法官们为了不给当地百姓增加负担,无论时间多晚,他们都走夜路回到法庭所在地再吃饭休息。

    由于种种原因,当地百姓法律意识比较淡薄,不少村民结婚离婚没有履行法律手续,因此发生矛盾时往往会导致比较严重的后果。为了普及法律知识,法官们这次选择了村口的一小片空地开庭,以便更多的人能够来旁听。直到太阳快要落山,经过开庭、调解、再开庭,最终,夫妻双方重归于好。于是,法官们又背起国徽踏上了归途。

    和云南省一样,全国各地还有许多类似的巡回法庭克服种种困难把法律送到了群众的家门口。据统计,2005年,全国各地的9608个人民法庭共巡回审理案件226290件。

    详细内容

  

  

  

  

艰苦的走在山路上

  

  

  

  

共同搭建法庭

  

  

  

  

村民们在旁听

    主持人 方静:您刚才看到的是去年9月在第63届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地平线单元最佳影片奖的中国影片《马背上的法庭》的片断。故事讲述的是一位50多岁的法官老冯,常年用马背驼着国徽,在艰苦的条件下,坚持为云南边远地区少数民族群众巡回办案的事迹。影片能够获奖除了电影艺术上的成功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影片讲述的每一件感人的故事都取材于云南省宁蒗县法院法官们的真实的经历。而据记者了解,像这样背着国徽到村里巡回办案的法官们,在云南省并不是少数。不久前,记者就跟随记录了一次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撒营盘法庭的法官们到村里开庭办案的过程。
    按照开庭公示栏的计划,法官们要去的是禄劝县长麦地村的张奔康村民小组,审理那里的第一起离婚案件。由于现在是农忙季节,法官们把上午的时间给当事人干活,午饭后才开始准备出发。
    李光学 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撒营盘法庭庭长:可以了。
    李荣文 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副院长:要不要我帮你拿点?
    李光学:不用。
    每次外出开庭,他们都会留一个人在家值班,其他四个人按照分工,带上开庭所需的卷宗、法袍、条幅等物品,其中最醒目的就是这枚重十几公斤的国徽。
    李光学:我们背国徽由来已久了,我们在2000年就开始背了,在此之前我们也背过,我们的前辈也背过,当时我们的国徽还没有这个国徽,是一个铁皮做的,在上面把这个国徽画上去。
    李光学是撒营盘法庭的庭长,从1993年毕业分到这儿开始,就继承了前辈的传统,背着国徽外出开庭。
    李光学:我们这些地方虽然很贫穷、落后,但是还是有不少人都是外出打工,外出打工的见识广。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开庭过程中,就是忘了把国徽带去,当事人就不干了,他说你们干嘛,你们没有开庭。我说开庭了,当天我们到你们村里开庭,他说没有,开庭是有国徽的,有国徽有牌子的,他在电视上看过,打工的人就是这样说。
    十几公斤重的国徽背一会儿没关系,可要背着它翻山越岭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北部,是一个国定贫困县。这里高山峡谷相间,江河溪流纵横,最高海拔达3300米,至今还有十几个村未通公路。作为禄劝县人民法院的派出法庭,撒营盘法庭虽然距离昆明市不到200公里,但是开车却需要5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这几年,随着基层法院条件的改善,法庭配备了一辆汽车,但是一出乡镇汽车就派不上用场了,要到辖区内的各个村镇去开庭,就只能靠法官们的一双脚了。为了一个标的为几十元钱的普通案件,走一天一夜去开庭是经常的事儿。
    为了不给当地百姓增加负担,开庭后无论时间多晚,法官们都要走夜路回到法庭所在地再吃饭休息,所以几乎每名法官都有在黑夜里背着国徽,手脚并用摸索山路的经历。2003年9月发生的一幕让“行路难”成为法官们心中永远的痛。

    魏余发 宁蒗彝族自治县法院法官:即使再辛苦,我们自己再贴钱,都要把自己手中的事情办好。不管怎么说,人们的法官就应该为人民办事。

    这是云南省西北部宁蒗县法院的魏余发法官在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留下的画面,没想到这成为他们生前最后的画面。2003年9月,他和书记马有志在一次执行任务的途中,由于道路湿滑,不幸坠入河中以身殉职。
    但是失去战友的悲痛,山路高原的阻隔,并不能阻碍法官们背着国徽上路。这一次李光学他们要去的张奔康村同样是山路险峻,汽车开出来几分钟,所有的人就不得不徒步前进了。而要审理这起离婚案虽然并不复杂,但是审理的难度也不小。
    李荣文:比如说我们少数民族这一块,他在对法律认识不是那么到位,还有很多有民族风俗,都跟一些法律是相冲突的,所以很多案件通知当事人,一个是不愿意到法庭来,第二个就是他愿意看到那个法官深入乡村里面,到家里面解决,他觉得这样更好一些。
    撒营盘法庭只有五名法官,却管辖着七个乡镇的700多个自然村,人口达到16万,分别属于16个少数民族。长期以来,由于受地理环境的制约,当地百姓生活贫困,法律意识比较淡薄,不少村民都是按照当地的风俗去结婚离婚,没有履行什么法律手续,因此发生矛盾时,往往会导致比较严重的后果。
    李光学:像离婚案件,他们私下里解决,在解决过程中,在财产分割或者孩子抚养方面又发生冲突,甚至又闹成什么人身损害案件之类的比较多。
    因此,除了为当事人节省开支,法官们到村里来开庭,还有更深的考虑。
    李光学:我们到现在开庭以后,让广大的群众参加,把整个案子审理好,让人民群众也受到一些教育。

    为了给更多的群众普及法律知识,法官们选择了村口的一小块空地,以便更多的人能够来旁听。两根树干挂起法庭的条幅,三根树枝撑起庄严的国徽,再从附近村民的家中借来几张桌椅板凳,不一会儿就凑成了禄劝县撒营盘法庭的临时法庭现场。
    李光学:下面开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撒营盘法庭,今天到此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张静芬诉被告李本禄离婚纠纷一案。
    今天这起离婚案件的当事双方都是彝族村民,他们是按照当地风俗结婚半年后才补领结婚证。由于被告丈夫李本禄常年在外打工,从来不把挣的钱交给妻子张静芬,婆婆又经常指责儿媳,因此张静芬提出离婚。但丈夫李本禄认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矛盾,不同意离婚。一般人看来,丈夫李本禄是有一些责任的,但按照当地的风俗,李本禄的做法也说不出有什么太多的毛病。
    李光学:我们这个地区普遍都是民俗比较多一点,就是在家里面夫权思想比较严重,这类案件比较多,还有像婆媳之间,也就是说长辈和下一辈之间,长辈的身份更显赫一些。
    另外,当地村民关于打官司的一些观念,也让今天到庭的夫妻双方亲属情绪非常激动。
    李光学:老百姓有这种想法,他不知道民事诉讼双方当事人原被告地位平等,他总认为这个事情他到法庭坐到被告席上,他很脸上无光。

    因此在开庭不久,夫妻双方的亲属就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为了避免矛盾激化,法庭宣布休庭,并由庭长和副庭长分别做夫妻双方亲属的工作。
    李光学:要是下次你媳妇仍然不和你和好,下次她又来起诉,我以前和你说过,《婚姻法》上有条文,经过法律判决,判决不准离婚或者调节复合以后,夫妻关系仍无改善的就要判决离婚,你不是吃亏嘛。
    一个多小时以后,法庭宣布再次开庭,但这时只有原被告双方回到了临时法庭的座位上。围观的百姓们仍然在一旁兴奋地讨论着这对夫妻的是是非非,声音远远压过了几位在场的法官,但是法官们并没有制止这种讨论,因为这正是他们到现场开庭希望达到的教育目的。
    最终,法庭并没有在今天宣布判决结果,希望当事人双方再进行几天慎重的考虑。
    张永川:一个社会需要和谐,和谐也需要有些人做一些工作。我们作为一个基层法庭,所接触的最多最多的案子都是一些民事的纠纷。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些事情解决了,为这个社会的和谐和进步就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
    正当法官们收拾东西就要离开的时候传来了好消息,男方已经带着亲属到女方家正式认错了,夫妻双方又重归于好。于是,法官们又背起十几公斤重的国徽踏上了归途。
    主持人 方静:其实和云南省一样,全国各地也有许许多多类似的巡回法庭。像车载法庭、水上法庭、帐篷法庭,都克服种种困难,把法律到了群众的家门口。据统计,2005年全国各地的9608个人民法庭共巡回审理案件226290个。这些基层法庭既没有金碧辉煌的大厅,也没有轰动全国的大案,但是对于案件的当事人来说,每起纠纷的解决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