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生死墨脱路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西藏墨脱县是至今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每年都有10多个人死在徒步进出墨脱的路上,这条路被称为“生死墨脱路”。从2004年7月开始,广东援藏干部许晓珠为了能给这座“高原孤岛”的百姓修一条连接外面世界的路,在这条路上徒步往返了14趟。

    由于墨脱县交通不便,这里成为全国物价最高的地方,仅一个鸡蛋就卖到4块钱。为了修路,许晓珠几乎走遍了全县所有的村寨,他还专门请来专家进行勘探、设计和论证。之后他提出先修境内县乡公路,再修县外公路,最终实现内外对接的修路方案。2005年10月,西藏交通厅正式批准了墨脱境内县乡公路保通和前期修建方案,县乡公路建设正式启动。为了使当地背夫在公路修通后保持生活来源,许晓珠拿出自己10多万元的积蓄,鼓励他们学驾照、买汽车跑运输。现在,先后已有60多名背夫走出墨脱学习驾驶技术,全县也有了149辆汽车。两年来,许晓珠和其它援藏干部一起,争取到国家有关部门对墨脱的教育投资2500多万元,筹集社会援助、援建资金1300多万元。全县今年下半年学龄儿童的入学率由原来不足一半上升到了90%以上。在许晓珠的积极争取下,援建的墨脱县医院新门诊大楼已经投入使用,价值35万元的赠送药品也运到医院。

    来墨脱的两年多,他却很少回家。无法照料生病的妻儿,这让他十分遗憾。许晓珠说,选择墨脱就选择了离别和孤独,虽然失去很多,但是他得到了心灵上的净化和思想上的升华。他坚信,总有一天墨脱通往外界的道路将会开通。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翟树杰:

  现在我们大家在地图上看到的这个地方是西藏自治区的墨脱县。墨脱位于喜马拉雅山的腹地,是至今全国惟一不通公路的县。由于雪崩、泥石流、山体滑坡等灾害经常发生,每年都有人死在进出墨脱的路上,被人们称为“生死墨脱路”。这里几乎与世隔绝,全县1万多居民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没有走出过县界,一半以上的人没有见过汽车。为了给生活在这座高原孤岛上的百姓修一条连接外部世界的希望之路,广东援藏干部许晓珠从2004连7月开始,冒着生命危险在这条路上徒步往返了14趟。

  为了亲身体验许晓珠每次进出墨脱路途的艰辛,11月初,记者踏上了他两年多来每次都要走过的这段旅程。许晓珠说进一趟墨脱,不但要翻越4700多米的雪山,穿越蚂蟥区,还要经过没有人烟的原始森林,进一趟徒步要3到5天。

  当地警察:

  这叫嘎隆拉雪山,这是进出墨脱最好走的一条路,我们经常从这边过的时候,经常在雪山泥石流沟里面,发现一些背夫和土著居民的遗体。

  虽然大雪还没有封山,但山上有的地方积雪已经有1米多深,连续5个多小时爬这样的雪山,高寒缺氧,体力严重透支,稍微一松懈,腿软脚滑,就可能滚下去,葬身雪山峡谷。翻越雪山,我们整整用了7个多小时,不能想象,多次往返在这路上的许晓珠是怎么熬过来的。许晓珠说,雪山上原本修有一条简易公路,但由于大雪封山,每年只有在六七月份才能勉强通过几天,县里每年六千多吨的急需物资也都是那几天用汽车运到80K的。

  熊传刚 记者:

  这是波墨公路80公里的地方,当地人习惯称它为80K,进入墨脱县的物资都由汽车运到这里以后,再由背夫背到60多公里以外的县城和各个乡镇。

  由于没有公路,背夫就成这了墨脱一种特有的职业。居住在这里的门巴族和洛巴族老乡,从七八岁就开始做背夫,很多人一直干到60多岁。晚上,在80K,我们和背夫一起睡通铺,合衣而眠。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背夫们帮我们打绑腿,防备蚂蟥从裤脚钻到人的身上。进入50公里的蚂蟥区,路边,不论是树上还是杂草上到处都是蚂蟥,一根筷子那么长的草叶上就有10条之多,牙签那么小的蚂蟥吸血后足有一个成人的拇指那么大。过一趟蚂蟥山,不论是马匹还是我们身上,都无一幸免地被蚂蟥光顾过。而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虽然不用再爬雪山和受蚂蟥的骚扰,但由于沿途泥石流和山体滑坡不断,即便是在一些能通汽车的路段也让人胆战心惊。

  记者:

  我们现在是在前往墨脱的途中,现在我们看到这样的汽车残骸已经是第四辆了。在这个地方可以说山体滑坡、泥石流等这样的地质灾害是家常便饭,每前进一步都充满着危险。

  汽车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陡坡上以时速六七公里爬行,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紧紧地挂在车把手上,以免颠碰得鼻青脸肿。第三天,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终于看了墨脱县城。许晓珠说,两年前他和福建、广东的另外三名援藏干部第一次来墨脱上任时,他们徒步走了五天。

  高向东 门巴族背夫:

  他的行李是我背着的,他空着手走过雪山,他走不动了,我们就拉着他,推着他,他走不动了,又哭了,连路都走不动,以后怎么能当干部呢?

  然而,谁又会想到,就是这个上任第一天就在当地老百姓面前哭鼻子的父母官,在他上任后的另外三次流泪中,不但改变了他最初想尽快逃离这里的初衷,也改变了墨脱老百姓几十年来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状况。

  前往墨脱途中,许晓珠在翻阅雪山时发生了塌方,一大堆土石直奔人群而来,这时,门巴族向导欧珠奋不顾身地跑到许晓珠身前,一把将他推开,然后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他。

  雷振鹏 西藏自治区墨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

  当时石头哗啦啦往下滚,一块石头离欧珠的头只有这么远,在场的人都吓傻了,等回过神来,许书记紧紧地抱住欧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下来了。

  一位素昧平生的向导,在关键时刻能用自己的生命去救他,这给第一次踏入墨脱的许晓珠上了生动的一课。在他第一次出墨脱去林芝汇报工作的途中,一个小背夫再次让这个快40岁的汉子泪流满面。

  郭洪义 西藏自治区墨脱县委办公室主任:

  当时在路上看到一个小背夫,背了有20多公斤的东西,我们许书记本来想上前帮一把,结果那个孩子说,我在假期就靠这个挣学费,不想和别人分运费,看到那个孩子,我们许书记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

  许晓珠 西藏自治区墨脱县委副书记 援藏干部: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小孩才9岁,和我的小孩差不多大,这么小的小孩出来搞背运,听说他的父亲还在医院住院,可是我的小孩子在广东连过个马路都还要牵着他的手来过,这样的事情真令人心酸。

  后来许晓珠还专门去医院看望了孩子的父亲,当他去药房帮忙取药时,没想到大雪封山,药品紧张,打三天点滴都要院长特批。

  桑杰次仁 西藏自治区墨脱县人民医院院长:

  有一次医院有位病危的疟疾病人,求我给他批点药,但当时治疗疟疾的急需药确实没有了,新药要8月份才能背进来。病人去世后我跟许书记汇报这事,书记是流着泪听我讲完的。

  由于行路艰难,县城里的物资都是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背运进去的,这里自然成了全国物价最高的地方,一吨水泥要卖到5000块钱,一个鸡蛋也要4块钱。贫穷与落后震撼了许晓珠,纯朴与善良感动了许晓珠,在刚上任的两个月,他将随身的一万多块钱生活费全部捐给了当地的老百姓。

  许晓珠:

  我回来以后也想了很久,光是这种捐钱的方式杯水车薪,改变不了墨脱这种贫穷落后的状况,惟有修路才是惟一的出路。

  许晓珠决定留下来,打通墨脱与外部世界的通道。其实,国家从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就一直对墨脱公路进行地质勘察和工程研究论证,历经几代人的艰苦努力,在1993年也曾修通过一条简易公路,但由于地质灾害频发,仅在通车后的第三天,大面积的泥石流和塌方就将一半以上的公路摧毁,以后就再也没有通过,很多专家对墨脱公路复杂的地质条件也是谈路色变。

  为了修路,许晓珠和县委书记李建功等其他干部一起,几乎走遍了全县所有的村寨,而最远的村从县城往返一次要半个月,他还专门跑到拉萨请来地质和交通技术方面的专家,进行勘探、设计和论证,在真正了解各方面的情况后,许晓珠提出了先修境内县乡公路,再修县外公路,最终实现内外对接的修路方案,并得到了墨脱县、林芝地区和西藏自治区各级领导的认可和支持。

  宋万贵 西藏自治区交通厅总工程师:

  许晓珠我们太熟了,有时一个星期到交通厅来汇报两三次工作,我记得有一次他是一边流着鼻血一边汇报。

  2005年10月,西藏交通厅正式批准了墨脱境内县乡公路修建方案,县乡公路建设正式启动。许晓珠就一边带头组织群众修路,一边协助相关部门对县外公路修路方案进行论证。由于有了一些简易公路,现在在80K的物资转运站,记者没有看到往年那种背夫集中背运的场面。

  次仁旺堆 转运站负责人:

  再过几天,80K到县城的简易公路就要通了,不用百姓来背,用我们的100多台农用车来托运物资。

  为了使当地的背夫在公路修通后保持生活来源,许晓珠还拿出自己的部分积蓄,鼓励当地背夫学驾驶,买汽车,跑运输,现在先后已有60多名背夫走出墨脱,学习驾驶技术,从背夫背篓转到了手握方向盘上,全县也有了149辆汽车。

  两年来,许晓珠和其他援藏干部一起,争取到国家有关部门对墨脱的教育投资2500多万元,筹集社会援助、援建资金1700多万元。

  记者: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栋正在建设中的新楼,是墨脱县完全小学的教学楼,下学期将有340多名孩子搬进这些新的教室。

  减免了学费,许多原来当背夫的孩子们又重新回到了学校。全县今年下半年学龄儿童的入学率由原来不足一半上升到了90%以上。在许晓珠的积极争取下,由广东、福建两省援建的墨脱县医院新的门诊大楼和墨脱县中学也已经投入使用。

  许晓珠的妻子:

  你爸爸在哪里工作啊?

  许晓珠的儿子:

  在这里。

  许晓珠的妻子:

  那是哪里嘛?

  许晓珠的儿子:

  墨脱。

  这是许晓珠远在广东佛山的家,在出生时就患上脑瘫,至今生活都不能自理的12岁女儿,不满5岁的小儿子,还有患有心脏病的妻子,依然是许晓珠在墨脱的一份牵挂。

  《墨脱情》歌词:

  也许你不会理解此刻的我,我在墨脱是多么的艰辛,既然已经选择我就无怨无悔,希望你在远方为我祝福,想来这一去就难回……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这首名叫《墨脱情》的歌曲是一位在墨脱工作的大学生创作的。许晓珠每次唱起这首歌的时候都充满了感激之情,因为在墨脱工作的日子里,他得到了西藏自治区、广东、福建等省各级领导干部的信任和支持。墨脱当地和一同援藏的干部以及家庭也给了他太多无私的帮助,所以“墨脱情”对他来说已经难以割舍了。

  目前,交通部正组织专家对墨脱公路的工程技术方案进行研究和论证,墨脱境内的县乡公路也正处在保证通畅的建设中。墨脱通往外界的道路一定会开通的,许晓珠说他坚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