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大爱人生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多年来,吉林省通化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乔淑萍一边照顾患有脑瘫的儿子,一边以高尚的医德、医风和精湛的医术为患者解除病痛,赢得了同行的尊敬和患者的信赖。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今天我们要向您介绍的,是吉林省通化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乔淑萍。她曾经挽救过无数孩子的生命,她说“走在街上常常遇到不熟悉的家长,拉着孩子指着我说,这就是救过你的阿姨。在这一时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乔淑萍同时也是一个需要照顾的脑瘫儿的妈妈,她总是在抢救别人的孩子和照顾自己的儿子之间做着艰难而痛苦的选择。

    解说:

    2006年11月14日晚9点左右,一名深度昏迷的女孩被送到通化市人民医院,由于女孩病情危重,值班医生立即拨通了儿科主任乔淑萍的电话。几分钟后,乔淑萍赶到了医院。经过初步诊断,女孩可能是食物中毒,乔淑萍一边准备给女孩洗胃,一边再继续进行详细地检查和治疗,半小时候后,这个小女孩终于苏醒过来了,对于乔淑萍来说,像今天这样突然要从家里赶到医院已经是家常便饭。

    乔淑萍 吉林省通化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

    经常有这样的事,都很习惯了,一有患者需要我会诊,我肯定立即到医院来。

    解说:

    乔淑萍说,这种工作状态没什么可说的,因为这是职业的要求,但是她觉得最对不起的是她的儿子,每次在深夜离开家去医院时,她都知道儿子在苦苦地等她回家。

    飞飞 乔淑萍的儿子:

    我老听着门的响,哪怕是一个风声,我都要开开门看看她回没回来。

    解说:

    今年15岁的飞飞是乔淑萍的独生子,当年乔淑萍和丈夫给儿子起名叫李成飞,就是希望孩子能够在人生道路上展翅飞翔,可现实却是残酷的,飞飞1岁时,却被发现是一个脑瘫患儿。

    乔淑萍:

    那时候真的像天塌了一样,特别残酷,特别面对不了这个现实,因为我是一个儿科医生,特别明白这个脑瘫是治不好的。

    解说:

    因为患脑瘫,飞飞行动不便,大多数的时间都只能待在家里,乔淑萍的丈夫从事地质勘探,常年在野外奔波,乔淑萍就成飞飞唯一的依靠,小飞飞也记不清楚有多少个夜晚,他眼巴巴地看着妈妈接到电话后就匆匆地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飞飞:

    我妈经常一接到电话就走了,我不怕她接电话,就怕接完电话说一个字“走”。我妈她走我就想哭,我曾经跟我妈说过,你为什么会弃我而去。

    解说:

    因为脑瘫,飞飞直到今年3月才第一次跨进校门,之前一直在家,妈妈就是他的老师,乔淑萍深知儿子对她深深的依赖,每一次她不得不离开儿子去医院的时候,她都充满了深深的歉疚。

    乔淑萍:

    他那种特别难受的表情,特别渴望我在身边,真的让你挺矛盾的。

    解说:

    儿子对自己深深的依赖和自己对儿子深深的爱,让乔淑萍更加深切地理解了作为病患儿家长的痛苦和焦虑。

    乔淑萍:

    除了母亲之外,我可能还是一个残疾儿的母亲,所以可能比其他人更理解孩子在家庭当中的分量,也更理解如果孩子身体不好的话,父母是怎样的一个心情。

    解说:

    正是因为这份设身处地的理解,让乔淑萍更加明白自己作为儿科医生的责任,因此只要患者有需要,她都会随时赶到医院。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因为照顾儿子而耽误,以至于医院的领导同事很长时间都不知道他儿子是一个脑瘫患者。随着飞飞的长大,他也开始一点点理解妈妈,尽量不让妈妈为难,可有一次飞飞感冒发烧,忍不住还是哭着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飞飞:

    妈,你块回来吧,我想你,我发烧了,你块回来吧。

    解说:

    飞飞打来电话的时候,乔淑萍正在抢救一个病重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放下手头的工作回家。完成抢救后,乔淑萍一路小跑赶回家,看到儿子无助的样子,禁不住心如刀割。

    乔淑萍:

    当时我回家了之后,他说妈妈救救我,当时真的,我的眼泪真的就流出来了。作为一个母亲我认为我不合格,也不太称职。

    解说:

    乔淑萍自认为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她对儿子充满了愧疚,但在儿子的心中,她是个了不起的妈妈,在很多患儿的心中,她也像妈妈一样无微不至。

    鲍娟 吉林省通化市人民医院儿科医生:

    她对病人特别有爱心,原来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发的听诊器是铁头圆的,她每次听患儿的时候,都在一边问病史的时候,一边把听诊器捂热了,然后再给患儿听。

    乔淑萍:

    我真的把他们像当我的孩子一样,我心里真是,就像我自己孩子有病一样。

    解说:

    三年前,一位男孩患急性白血病住进了医院,他叫李强,自幼丧母,对于这个孩子,乔淑萍给予了更多的耐心和细心。

    李强 患者:

    每天都是我想吃什么都给我买,每天都来问我,对我特别关心,还送我一盆台湾竹,一种花,告诉我,我就象征着这个花,生命一年四季常青。

    解说:

    李强的家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乔淑萍就想方设法替他们减轻负担。她和同事们出钱让李强住进了无菌病房,为了减少李强在无菌病房里的孤独和寂寞,乔淑萍想到了儿子的影碟机。

    乔淑萍:

    我儿子因为是残疾,他有影碟机,天天在家看影碟,我就跟我儿子说,有一个大哥哥病很重,他挺寂寞的,把你的影碟机借给他好不好。

    解说:

    其实这个时候乔淑萍也很矛盾,因为这个影碟机对于行动不便的飞飞来说,是他最好的朋友,可是让乔淑萍没有想到的是,李强的故事却打动了善良的飞飞,飞飞欣然同意将影碟机借给李强。那一瞬间,乔淑萍发现儿子不仅长大了,而且还开始在慢慢地理解她、支持她。

    乔淑萍:

    就是当我不照顾他去照顾别人的时候,他能够理解我,他觉得妈妈应该这样做。

    飞飞:

    她去照顾别人,她并不是说把我的爱分给别人,而是把自己的心变得更爱别人一些。只要你给别人付出多了,你自己得到的也就多了。

    解说:

    在乔淑萍精心地治疗和照顾下,李强的病情慢慢好转,身体状况也稳定了,出院后,李强还常常来看望给了他很多温暖和快乐的乔阿姨。

    李强:

    乔主任特别用心照顾每一个患者,不仅仅是我自己,她对每一个患者都是那么用心,就像母亲一样。

    李强的姐姐:

    用一句最简单的话说,东北话就是不是俺娘胜似俺娘。

    解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通化市很多人都知道乔淑萍是一个好医生,一个好人。

    患儿家长1:

    她对待患者像亲人一样,特别和蔼可亲,所以信任乔医生,所以经常过来找她看病。

    患儿家长2:

    她曾经治好了很多孩子的病,所以很多家长都把她当作亲人、恩人。

    患儿家长3:

    她在我们眼里都神了,有一次她过生日,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我就赶紧给她买了一束花,咱也没啥表示,她也不要红包,寻思给她买束花,我去买花的时候,卖花的一提乔淑萍都知道,说乔大夫那人可好了。

    解说:

    乔淑萍在用自己的医术为病人解除病痛的时候,2002年7月自己却被诊断为子宫内膜癌,并且已是晚期。

    乔淑萍:

    当时这一宿都没有睡觉,哭了整整一宿。

    解说:

    家人决定让乔淑萍到北京去接受治疗,作为医生,乔淑萍知道自己这一去可能就永远也回不来了。可这时,在乔淑萍的心里想到的还是别人。在去北京之前,她含着眼泪将儿子托付给了姐姐,甚至还劝说丈夫以后再找一个妻子。

    李存军 乔淑萍的丈夫:

    在自己这么一个危难的情况下,首先还不是想到她自己,还是想到别人。她无论是在单位是想着别人,在家里面也是一样,也是先想到了别人。

    解说:

    在北京,乔淑萍接受了扫荡似的切除手术,在生死关口支撑着乔淑萍闯过的不只有爱她的亲人,更有她对医生这份职业的挚爱。

    乔淑萍:

    培养一个医生很不容易,尤其培养一个比较成熟的医生很难的,我当时正好年富力强,经验也比较丰富,而且当科主任当了很多年,我还是我们通化市学科带头人,我觉得我当时要是不在的话,挺对不起通化这些人的。

    解说:

    乔淑萍是癌症晚期,可她躺在病床上还忘不了自己是一名医生。治疗期间还特别注意观察和学习协和先进的医疗经验,干脆把住院治病当成了一次进修。

    乔淑萍:

    这也是我的职业习惯吧,作为医生,我从来都把,自己这一生和医生都分不开了,所以走到哪儿都想到自己是一个医生。

    解说:

    也许是乔淑萍对于医生这份职业的挚爱感动了上苍,2003年,经过7个月的治疗,乔淑萍最终战胜了死神,病情稳定后重新回到了通化,回到了她的患者中间。

    乔淑萍:

    这些经历使我更加热爱生活,珍惜生命,同时也对医生这个职业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感悟,人最宝贵的是生命,为人的生命做保护神,这是一种非常崇高神圣的职业,所以我也挺庆幸选择了这个职业,而且作为一个好的医生也是我一生的追求。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乔淑萍不收红包,不收锦旗,她说一面锦旗要两三百块钱,对于患者来说这也是一笔负担。在采访时,记者发现她的办公室里的确没有一面锦旗,倒是挂着一幅写着高风亮节的风竹图,这是一位8岁的患儿画好后送给她的。乔淑萍觉得这幅画总让她想着自己做母亲的身份和做医生的职责。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