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孪生”车牌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4: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机动车牌照相当于车的“身份证”,一辆车对应着一副牌照。但是近来不断发现有人套用他人车辆牌照上路,老百姓称之为“套牌”。要是谁的车摊上了这样一个“孪生兄弟”,麻烦也会接踵而至。

  陈先生是一辆宝马车的车主,前段时间他经常接到违章罚单,可是仔细核对,违章地点自己又都没去过。调查发现,原来另外一辆车套用了自己的牌照,而那副牌照是假的。警方表示,有类似经历的车主还不算少数。那么为什么会有人热衷于套用他人牌照呢?

  原来,只要套上他人车辆的牌照,那么所有违章以及相应的扣分、罚款都会由被套牌的车主来背黑锅。而自己一旦因“套牌”被抓,所受到的处罚并不算高。正是因为违法成本远不及“套牌”带来的利益,因此许多人铤而走险。那么这些假车牌来自何方呢?有人反映,辽宁省辽阳市存在这样的地下交易市场。

  在辽阳市机动车检测场附近,许多人都在主动招揽套牌生意,报价是2500元。之所以比其他两三百元的假证贵的原因是,他们办的套牌“是牌照厂直接做的真牌照”。如果想再便宜,就得自己去找被套车的车型、颜色、车主信息等信息。这样一来,一套克隆车手续就算办齐了。在当地记者了解到,机动车牌照厂私造套牌车牌照在辽阳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记者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有关部门。辽宁省辽阳市公安部门证实,当地确实存在相关工作人员私造机动车套牌牌照的行为,并表示将展开调查,一经查实将对相关责任人予以严惩。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现行法律对机动车“套牌”经营者和使用者的处罚力度还不足以产生足够的震慑力,因此要想彻底根除“套牌”车日益猖獗的现象,还有待于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以及新政策、新法规的及时出台。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机动车牌照说得简单一点儿,就是一辆车的“身份证”,我手里拿的这副车牌乍看上去没有任何的毛病,其实这是一副假牌照,也就是我们所俗称的套牌。要是谁的车摊上了这样一个“孪生兄弟”,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也就会接踵而至。

  解说:

  这辆七系宝马的车主姓陈,前段时间自己的车经常接到违章罚单,上网一查,违章地点自己又都没有去过,这是怎么回事呢?一天,陈先生的朋友在北京东城区和平里北街,看到一辆和陈先生的宝马一模一样的车,赶紧报了案。

  刘振武 北京市交管局东城交通支队和平里队民警:

  在14点40分左右,有一个男子从国土资源局里出来,出来以后打开车门上车要走,然后咱们民警赶紧上前,把这个人连人带车给扣留了。

  解说:

  我们看这辆宝马车不光车型、颜色全部相同,悬挂的车牌号码也是一模一样,要不是两辆车碰到了一块儿,还真是分不清谁真谁假。差不多同样的时间,时常在北京西站拉活儿的李先生也碰上了车牌被套的倒霉事儿。

  李少锋 北京市交管局丰台交通支队西站队副警长:

  当时我正在(西站)北广场执勤,发现一辆京BE0513的红色富康出租车,号牌有伪造的嫌疑,拦截下来以后,发现不光号牌不像车管所发的,另外,它车身上喷涂的北京创业的公司名称,和我们日常所见到的公司名称字体也有一定的区别。

  解说:

  经过指挥中心的核实,交警当场认定,这辆富康车套用的是一辆捷达车的牌照,被套牌的车主是金建公司的一名司机。

  捷达出租车车主:

  我很惊讶,这要是违章怎么办啊,都得找我呀。这种人怎么说呢,就有点儿缺德吧。

  解说:

  面对事实,套牌车的车主始终不敢面对我们的镜头。

  套牌出租车车主:

  您别拍我,我求您了,我知道我错了。

  解说:

  套牌车车主告诉记者,自己的车是从花乡旧车市场花一万多元买的,然后又花300块钱上了一副假牌照,没想到,上路刚三天,就被交警逮了个正着。看来,套牌车多数时间都难逃交警们的法眼。到底假车牌和真车牌有什么区别呢?不久前,值班民警在北京西城区执勤时,就遇到了一辆行迹可疑的银灰色福莱尔面包车。

  记者:

  当时路上行驶的这么多车辆,咱们怎么就能看出这辆灰色的福莱尔有问题呢?

  王景 北京市交管局西城交通支队六部口队副队长:

  下面大家来看这副牌子,这是我当天查获的套牌车套牌,首先看这个车的车牌颜色,它比我们车管所发的车牌颜色比较浅,是浅蓝色,我们核发的号牌都是深蓝色,再一个看这个“京”字,北京的“京”,瘦,这个咱们在路上一看就能看出来,还有这个字母“G”也是不规范,跟我们正经的号牌厂家出的不一样。

  解说:

  可奇怪的是,车主当场出示的驾驶证、行驶证都看不出问题,从指挥中心查到的信息也显示,京G S8032登记的就是灰色福莱尔,但直觉告诉王警官,这车肯定有问题。

  王景:

  我又让我们指挥中心的民警查,我说你再帮我查一下,这车的车架号,还有发动机号,当时我又去这辆福莱尔的面前,去打开机器盖子,核对一下,结果我正看前面发动机号的同时,我的电台也响了,通过电台告诉我这个号,指挥中心查的原车发动机号跟这辆车的发动机号完全是两个车号。

  解说: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福莱尔的车主只能承认自己套别人车牌的事实,原来他的车两个月前曾几次被电子眼拍到违章,为了逃避罚款,才起了套牌的歪念。

  套牌福莱尔车主:

  我就是怕有违章,就是为了逃避罚款。

  解说:

  记者在北京街头看到,几乎所有的环路和重要路口都有电子眼,可以实时拍摄下车辆违章的画面,并反馈到指挥中心。然而,对套牌车的车主来说,电子眼的拍摄没有任何威慑力,套别人的车牌不光能逃避各种收费,更能在违章时找被套牌的车主当替罪羊,因此,套牌行为给道路交通安全带来了巨大的隐患。可是,现行交通法规对套牌车的处罚却又并不够严厉。

  王景:

  我们在正常路面执法当中如果发现问题,并且经过电脑核查是套牌车,当场将其车辆扣留,带到交通队进行处理,如果核实以后确实是套牌车的,罚款一千八百元,扣三分。

  解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套牌车牌照将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予以收缴,扣留该机动车,并处二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显然,这样的违法成本远不及套牌车车主套牌占得的便宜,况且,并不是所有的套牌车都能给值班民警抓到现行。据记者了解,在我国北方的某些省市,有一种根本没法靠肉眼鉴别的套牌车牌照。

  几年前,在沈阳做出口生意的李先生,就曾经为自己的新车办了这样一副牌照。

  李先生:

  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买了一辆走私奔驰,可这奔驰也开不到道上,没牌子,上不了牌子,后来我跟几个哥们儿一块儿吃饭,他们说辽阳那地方能给你办,就在辽阳车管所旁边的门市房。我们那天开着好车过去的,门市房外面还有人主动叫我们,说办牌照的事情,我们就进去了,进去以后,就商量办牌照的价钱怎么弄。

  记者:

  结果最花多少钱做的这个事情呢?

  李先生:

  反正不便宜,一开始挺贵,后来砍价就是整四千给的,我说还能便宜吗,他说不能便宜了,你拿着车牌照,什么都拿着以后你才知道,这玩意儿是一分钱一分货。

  记者:

  大约是多长时间从他们那儿拿到牌照的。

  李先生:

  大约是一周以后吧,给我打电话,叫我过去拿,我就过去了,给我一个牛皮纸袋,我一打开,里面车牌照、行驶证啥都有,那车牌照跟车管所出来的真牌照一模一样,这都不说,行驶证上面那个车的照片跟我的车一模一样,一点儿都不差的。

  解说:

  套牌车的牌照,真的可能从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专门负责做车牌的牌照厂流出来吗?为了弄清事实,记者到辽宁省辽阳市展开了调查。记者在一个下午来到了辽阳市机动车检测场,我们看到和其它城市一样,这里的机动车检测场、公安交警支队以及驾驶员检测中心同在一个大院里,院子的周围是大量办理检测、上牌手续的门市房,还有不少修车的作坊,门口都聚集着不少人,他们看到记者开的车是外地牌照,竟然主动上来问我们是不是要办理套牌。

  办理套牌人员:

  你换个本地的牌照吧,辽阳的牌照行不行?办辽阳、沈阳的牌照都行。

  修车人:

  人家那假证(牌照),我跟你说,人家车辆科内部有人,到那儿往外一打,人家那假证(牌照)你交警根本都看不出来(是假的)。

  解说:

  根据这位老板提供的地点,记者来到了检测场旁边一个专门办理套牌的门市房。

  办理套牌老板:

  别的我不敢保证,行车执照、行驶证都是假的,但是指定做得跟真的一样,但是牌照指定是牌照厂出来的,这个你放心,至于牌照,你就找我没错,那人肯定不存在任何问题。

  解说:

  听到记者对套牌车的牌照来自牌照厂表示怀疑,这位老板竟然做出了下面的承诺。

  办理套牌老板:

  车牌照肯定是牌照厂的,你跟我去都行,到时我给你找那人,让那人领着你去看,明白没?

  记者:

  你说等于压牌照的时候,咱们去看都可以?

  办理套牌老板:

  那当然了。

  解说:

  这位老板说,由于他们办的套牌是牌照厂直接做的真牌照,自然比办假证的那些人两三百元做一个的假牌照价格高,得收二千五百元。此外,他还告诉记者,如果想再便宜,就得自己去找套牌车的具体信息。

  办理套牌老板:

  你俩去(二手车市场)看,记下人家的(想要套牌的车)牌照号、车驾号、发动机号,记这三个号。

  记者:

  等于叫我们到二手车市场找?

  办理套牌老板:

  对。

  解说:

  这位老板让记者假装到二手车市场买车,找到和自己车型、颜色完全相同的车,再向车主要来相关信息,完事儿回来找他,到拍照厂压车牌。这样一来,一个完完全全的“克隆车”手续就算办齐了,随后,他给记者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办理套牌老板:

  就做辽阳附近这片儿的吧,像鞍山什么的,这片儿吧。

  记者:

  可以,可以。

  办理套牌老板:

  鞍山、辽阳,再往南海城这片儿吧。

  记者:

  我什么时候能取(车牌)呢?

  办理套牌老板:

  明天下午吧。

  解说:

  第二天下午,记者按照约定给那个办理套牌的人挂去了电话。

  办理套牌老板:

  我干四五年了,我做的事是违法的,我这是私办国家证件,你不想想,这是好事啊?如果真出了问题,钱赃俱获,我不是什么也捞不着?

  解说:

  接下来,这名办理套牌的男子和记者约好了见面地点,同时,也开始对我们的身份产生怀疑,于是,连续三次变更了见面地点。时间很快来到傍晚六点,当这名男子最终决定在辽阳市中心的西关邮局把套牌交给记者时,突然提出我们的身份存在问题,继而放弃了交易。随即,记者把已经掌握到的情况向辽宁省公安厅进行了通报,目前,辽阳公安已经对车管所流出套牌车牌照的问题展开了侦查。

  离开辽阳之前,记者从当地的某些运营车辆车主那儿得知,机动车牌照厂私造套牌车牌照在辽阳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出租车司机:

  车就是偷的他都能给你做牌照,就是钱多一点儿,我跟你说实话,他就不管你车的来路,做完牌照就完事,可能会贵一些。

  出租车司机:

  套牌车我知道的就得有将近上千辆。

  车组车司机:

  都能做,行车执照都能做,你看他们专门做假证的,哪能不能做呢?什么都能做,那玩意儿厉害,不细瞅根本看不出来。你像这牌子真的假的,咱哪能判断得出来啊。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目前,辽宁省辽阳市公安部门已经核实了记者提供的线索,发现当地确实存在相关工作人员私造机动车套牌牌照的行为,并为此事展开了侦查,一经查实,将对相关的责任人加以严惩。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很多人认为,套牌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同时交管部门的有关工作人员也表示,由于现行法律对机动车套牌经营者和使用者的处罚力度还不足以产生足够的威慑力,要想彻底根除套牌车日益猖獗的现象,还有待于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以及新政策新法规及时出台。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