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这段国道为何拥堵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最近,有观众向《焦点访谈》反映,从八月下旬开始,208国道山西长治一带车辆拥堵近十天无人管,被堵司机苦不堪言。

  

    8月31日凌晨,记者顺着拥堵的车流前往最先发生堵车的地方。在现场,记者看到,这次堵的都是大车,且绝大多数是运煤车,目的地大多是山西长治。一些司机告诉记者,刚开始堵车的几天,他们没吃喝没,又赶上阴雨连绵,有人已经开始感冒。好在当地村民到公路上卖饭,解决了司机们最基本的吃饭问题。

  

    在208国道上一个叫权店的地方,记者看到,由于权店大桥维修,所有车辆不得不绕行与之平行的省道东长线。东长线始建于上世纪70年代,早已破损不堪,现在成了这些大载重量货车的主要通道,一些地段不堪重负;再加之连日阴雨,道路泥泞,被堵车辆司机怨声载道。

  

    附近村民告诉记者,在过去的四五个月里,这条路经常堵车。

  

    9月1日,记者来到山西省公路局长治分局采访。长治分局的主管领导表示,从8月31日下午开始,相关公路段的车辆已全部到现场抢修。当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拥堵现场,车辆已经开始通行。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观众朋友大家好。

  

    8月30日,《焦点访谈》栏目接到线索反映说208国道山西长治一带发生了严重的道路拥堵情况,长达十多天,被堵的司机苦不堪言,记者连夜赶到现场。

  

    8月31日凌晨 山西·长治·武乡

  

    记者 陈洁:

  

    观众朋友,现在是8月31日凌晨四点半,我们现在赶到了观众反映的堵车地点,这里是属于武乡境内。从祁县进入武乡境内,我们就发现这里有一流的货车停着。

  

    解说:

  

    顺着车流往前,我们看到这一地段的堵车是由于一起事故造成的,一辆大货车斗翻倒在地,满满一车煤都撒在路上,像一座小山一样把路彻底堵死了。

  

    记者:

  

    就是这个大坑是吗?

  

    司机1:

  

    那边有个大坑,下雨时间长了

  

    记者:

  

    就翻了?

  

    司机1:

  

    嗯。前面也走不了。

  

    记者:

  

    前面也堵着吗?

  

    司机1:

  

    嗯,在那儿堵住了半天,又返回来了。

  

    记者:

  

    在哪儿堵住了半天?

  

    司机1:

  

    就在前面那个武乡段。

  

    解说:

  

    这个事故车的驾驶员告诉我们这里还不是真正的堵车点,真正的堵车点还在前面,这里堵的车大多是因为受不了前面堵车而返回的车辆。那前面堵车的情况到底如何呢?我们急着赶到前面去看一看,可一百多吨煤倒在路的中央,车寸步难行,我们也只能像其它车的司机一样蜷在车上休息一两个小时,等天亮了再想办法吧。

  

    早上六点半天亮了,我们这才看清被堵的车辆沿着山路一字排开,站在山坡上竟然看不到头,前面堵车比这儿更严重,那会是什么样呢?在当地村民的帮助下,我们的车好不容易挤过肇事车,沿着208国道继续往前前进。走到十来公里的时候,在武乡县一个叫分水岭的地方,我们又发现了被堵的车辆。这些正在吃东西的人就是被堵车辆的司机。

  

    记者:

  

    还揣着牙刷呢?

  

    司机2:

  

    刚买的,六七天没有刷牙,没有洗脸,再买了点药,拉肚子呢。

  

    记者:

  

    拉肚子了?

  

    司机2:

  

    拉肚子,是因为吃水。

  

    司机3:

  

    吃的水都是那沟里的水。

  

    记者:

  

    就这河塘里的水?

  

    司机3:

  

    嗯,我们都是这样吃的,你顶得实在饿的不行了吃了。

  

    解说:

  

    司机们说他们在这儿已经堵五六天了,吃没的吃,喝没的喝,连续三天下雨,身体弱得已经开始感冒了,好在当地的村民注意到了,开始做吃的到公路上来卖,这好歹解决了他们最基本的吃饭问题。

  

    记者:

  

    这条路上是不是经常堵车?

  

    村民1:

  

    都四五个月了。

  

    解说:

  

    村民说过去的四五个月里这条路经常堵车,但就属这次堵的时间最长,七八天了,还没有缓解的迹象,这可苦了这些司机了,吃饭在路上,睡觉在车里,实在脏得受不了了,有的只好躲在车后面凑合着洗个澡。

  

    记者:

  

    堵几天了?

  

    司机4:

  

    堵六天了。

  

    记者:

  

    你们是哪儿的车,辽宁的车吧?

  

    司机4:

  

    辽宁。

  

    记者:

  

    这是拉的什么?到哪儿去?

  

    死寂:

  

    铁粉。

  

    记者:

  

    到哪儿去呢?

  

    司机4:

  

    到长治。

  

    记者:

  

    都是去长治的车,是吧?

  

    司机4:

  

    嗯。

  

    司机5:

  

    后边据说还得七八天。

  

    记者:

  

    还有七八天?

  

    司机5:

  

    嗯。

  

    记者:

  

    是怎么回事呢?

  

    司机5:

  

    前面道不好走。

  

    记者:

  

    就是道不好走?

  

    司机5:

  

    对。

  

    记者:

  

    就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

  

    司机5:

  

    不知道。

  

    解说:

  

    在公路上洗澡实属无奈,可司机们说他们还不算最糟糕的,真正的堵点还在前面,前面的司机堵的时间比他们还长。在现场我们注意到这一次堵的都是大车,而且绝大多数是运煤车,目的地也大多是山西长治,有意思的是在现场所有的大车都按一字排开,空出一边让小车还可以通行。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大车堵了这么多天?我们顺着208国道继续前进,很快到达一个叫权店的地方。在这里,我们找到了堵车的一个客观原因。

  

    记者:

  

    老师傅,下面这些大车堵在那儿是因为这块修桥,桥断了过不去吗?

  

    修路工人:

  

    过不去。

  

    记者:

  

    过不去?

  

    修路工人:

  

    嗯。

  

    记者:

  

    那些大车堵在这儿就是因为桥断了?

  

    修路工人:

  

    嗯,桥断了正在修呢。

  

    解说:

  

    原来权店大桥维修,208国道被迫中断,所有车辆不得不绕行与之平行的省道东长线。可惜东长线的路况并不好,这条三级路是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早已破损不堪,现在却变成了这些少则30吨,多则上百吨的大载重量货车的主要通道,路面很快就变得更加破烂不堪。

  

    司机6:

  

    都交养路费了,你说这能走吗?你看这么深的坑,人跳下去能把人给淹死,这谁敢走?

  

    村民2:

  

    现在堵的车更多,从这儿往下。

  

    记者:

  

    往南?

  

    村民2:

  

    对,往南还得30公里。

  

    记者:

  

    是哪一段?

  

    村民2:

  

    到了西昌,往南是个坡,上不去,下去是这么深的坑,这是一个关。到了上辽,那个坑也是这么深,也是这么深的坑,起码也有2公里多,这是一个。到了交口已经进到村里头了。

  

    记者:

  

    就是刚才说的这几个地方都是桥断了。

  

    村民2:

  

    嗯,桥断了。这儿是桥断了,西汤也是桥断了,到了交口也是桥断了。

  

    解说:

  

    在当地的村民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造成这次堵车的第二个地方,也就是当地村民叫做的西汤桥。我们在这个桥面上可以看到它两边的栏杆都已经断裂了,我们现在在现场看到感到很担心,就这样的桥能不能通过载重量这么大的这么多货车。

  

    从西汤出发往南走六七公里,现在我们就来到了孙梁村。你在我的左手可以看到208国道上又有一座危桥在那儿施工,所以所有的大车走到这里都必须绕行这条公路。我们从现场可以看到这条路看起来就像泥汤路一样,在过去的十几天里也没有人进行维修,大车走到这儿都最害怕,尤其在过去的三四天里头,所有的大车都堵在西汤,所以现在我们在这里没有看到一辆车。

  

    解说:

  

    道路破损再加上连日阴雨,路面泥泞难走,如果有人及时维修疏导,堵车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可是,记者在现场采访时并没有看到任何有关部门在现场抢修,被堵的司机因此怨声载道。

  

    司机7:

  

    村村通公路了,208国道倒堵上了。

  

    记者:

  

    那不是在维修吗?

  

    司机7:

  

    维修?早干什么了,两条路有旧路有新路,为什么新路快坏了,为什么不把旧路修起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连饭钱都没有了,坐车这是刚和那个车借了点钱,借了30块钱快点回家吧。

  

    记者:

  

    你才借的钱?

  

    司机7:

  

    这回家都没钱了,每天吃那碗面,一天只能吃两袋,吃三袋就没钱了,我在这儿住八天了,我往市政府打过电话。

  

    记者:

  

    哪个市政府?

  

    司机7:

  

    长治市市政府。交警队打过电话,有人管吗?

  

    记者:

  

    你们就没打122什么的?

  

    司机8:

  

    打了,都是那个部门推那个部门,来回推。

  

    记者:

  

    他们怎么说呀?

  

    司机9:

  

    也没人管我们啊,哪有人管。

  

    司机10:

  

    啥也没说。

  

    司机8:

  

    公路部门的,公路部门说它是公安部门的,我们不知道该由谁管,我们打电话了。都没钱了,三块钱一袋,就吃这。

  

    记者:

  

    就吃这个。

  

    记者:

  

    连凑合着走都没法走?

  

    司机11:

  

    一点不差,我们走不了了,你看根本走不了了,就这种情况,你看现在已经堵到多少公里了,可能到分水岭那块了,我在这儿呆十几天了。

  

    司机12:

  

    我们大车费用一天就得五六百。

  

    记者:

  

    最少六百块钱。

  

    司机12:

  

    六百块钱还不够。

  

    司机13:

  

    这十天就是六千块钱,没挣钱都赔钱了。

  

    解说:

  

    在现场了解情况后的第二天,记者来到了山西省公路局长治分局。

  

    记者:

  

    我们在现场看到这一次堵车是堵了长达十几天,有的司机说现在已经堵在这儿堵了十几天了。

  

    秦绍佐 山西省公路局长治公路分局副局长:

  

    堵十几天是不可能的,这个道是经常堵车,这是有可能。

  

    记者:

  

    就是一次堵多长?你们做过调查吗?

  

    秦绍佐:

  

    堵个一天两天这个可能,你要是堵十几天是不可能的,他们有时候有点夸大事实,因为你堵得那么长时间,在里边就不可能生活下去了,是吧?

  

    记者:

  

    但事实是现在确实最少堵了有十天了。

  

    解说:

  

    看来山西省公路局长治分局的领导的确还不太了解现场的情况,听完记者的情况介绍后,长治分局的主管领导表示从8月31日下午开始,相关公路段的车辆已全部到现场进行抢修。

  

    秦绍佐:

  

    像这段这20多公里我们都在保证平整,有断裂进行垫平,保证要通过去,桥是现在尽快抓紧时间进行维修,争取赶到10月份通车。

  

    解说:

  

    当天下午记者再次到达拥堵路段时,发现原来大坑已经被填平,车辆开始通行。

  

    记者:

  

    师傅,你们从哪儿过来的?

  

    司机14:

  

    我们从太原方向过来的。

  

    记者:

  

    经过权店那边了吗?

  

    司机14:

  

    经过那边了。

  

    记者:

  

    你们是在那儿堵了几天过来了?

  

    司机14:

  

    堵了十来天了。

  

    记者:

  

    现在通过了,是吗?

  

    司机14:

  

    现在刚刚通了。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到节目播出之前,记者了解到这个拥堵路段在有关部门的协同努力下得到了疏通。拥堵是桥梁维修、路边破损,加上连降大雨等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但是,记者也看到除了备用的道路缺乏维护,即使是拥堵最严重的时候司机们望眼欲穿,也没见到有人来疏导处理。道路运输同人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即使出现拥堵也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怎么会出现这么长时间的严重拥堵。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