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丧事上跳起脱衣舞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在农村一些地方,有些人在办丧事时会请人吹吹唢呐、唱唱戏以寄托哀思。可是最近《焦点访谈》记者在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温泉镇采访时发现,这里流行一种奇怪的做法:许多办丧事的人家邀请“演出班子”进行脱衣舞表演,一些年轻人也借机免费观看。这严重污了当地的文化生活。

    在温泉镇一户正在办丧事的家中记者看到,一些男女正在表演相互挑逗的内容。第二天,记者在另外一家又看到,他们竟然请了两个班子来表演脱衣舞,演出一直持续到晚上。围观群众说,这里办丧事跳脱衣舞是为了吸引人前来围观“聚拢人气”。而在当地办丧事有多少人来,是判断丧事办得是否体面的重要标准。

    调查得知,在温泉镇有十几个这样的“演出班子”轮流出现在各个村的丧事中。这些“演出班子”由“班主”临时组建,专门在丧事上表演,一个每月能演出二十多场,每场收入两千多块钱。由于数量多,为了抢到更多的演出生意,还竞相表演刺激的节目。

    这些“演出班子”只管赚钱,至于是不是违法乱纪、对民风会造成什么影响,他们就不会考虑那么多了。当地的很多村民对此也早已见怪不怪了。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在一些农村家里有老人去世,办丧事要请人来吹吹唢呐、唱唱戏,以此来寄托哀思,怀念死者。可是在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的温泉镇,一些村里的农户在办丧事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低俗不堪的脱衣舞。

  解说:

  温泉镇位于江苏省东海县的东北部,由于这里有丰富的温泉资源,旅游市场越来越红火,小镇上建了不少温泉旅游度假村,有一些还在建设中,因此有很多外来的打工者在这里的建筑工地上打工。一到傍晚,这里的很多打工者就会相互打听周围的村子里谁家死了人在办丧事,因为办丧事的时候,晚上就会有刺激的演出,并且是免费观看的,这成了很多打工者重要的娱乐活动。每天一吃完晚饭,经常会有镇上的一些机动三轮车来到工地上,只需花2块钱就可以拉着工人们去看节目。这让记者感到很奇怪,办丧事怎么还会有刺激的演出呢?

  三轮车司机:

  晚上多拉几个人,拉两三个人不值当。

  解说:

  晚上八点钟,记者和几个打工者一道搭上了这辆机动车三轮车。十几分钟后,三轮车拐进了一个乡间小道,前面隐隐约约传来了音乐声。走进村子一看,果真是有演出,就在村子的主要街道旁边的一块空地上临时划定了一个表演区,一对男女歌手正在唱歌,观众还真不少。

  女歌手:

  家里的花你不爱,净在外面找外快,野花浪。

  男歌手:

  家花常。

  女歌手:

  家花没有野花香,你爱她。

  男歌手:

  她爱你。

  解说:

  一打听,这个演出班子还真是村子里的一户正在办丧事的人家请来的。可是记者左听右听,也没听出来演出的内容跟丧事有什么关系。

  女歌手:

  掏钱。

  男歌手:

  亲嘴还要给钱呀?

  女歌手:

  还白给你亲啊?

  男歌手:

  没有,下面有。

  女歌手:

  这里有钱?

  男歌手:

  还有金条。

  女歌手:

  我可不客气。

  男歌手:

  还有两个元宝。

  女歌手:

  我掏到多少钱我都留着。这里有?

  男歌手:

  有。

  解说:

  办丧事居然请来男女互相挑逗的表演,这实在是够奇怪的。这时三轮车司机叫我们回去,说今晚这里没意思,这里明天也有人办丧事,会有更好的节目。第二天,镇上果然有人家在办丧事,就在街边上请来了两个班子在表演。

  记者:

  这里干嘛呢?

  办丧事家的亲属:

  这是请人来唱唱歌,来热闹热闹。这儿就是这个风俗,老人死了就请人表演,一千块一天。

  解说:

  据了解,这里办丧事一般是第二天上午出殡,演出从当天上午开始,晚上达到高潮,是演出最热闹的时候。晚上的演出是否能吸引更多的人来观看是很多人家判断丧事办得是否体面的重要标准。据这位办丧事家的家属介绍,在这里办丧事,家里经济条件好一点的就请两个演出班子来唱对台戏,看两边谁的表演能吸引更多的观众。今天晚上,他们家就请了两个班子来唱对台戏。

  办丧事家的亲属:

  今天晚上更热闹,比白天还要热闹。

  解说:

  晚上八点多钟,记者再次来到了这里。果然请来了两个表演班子的表演区就在大街上,距离还不到十米,对台戏唱得很起劲,来看节目的人比白天多了好几倍,大约有两三百人。为了吸引观众,两边都在卖力地表演着。看这边,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上场了。

  女表演者:

  下面的过来,让我上一下。

  解说:

  就在这个女子用身体和语言进行挑逗性表演的时候,她的背后就是亡者的灵堂,仅有几步之遥,真是让人匪夷所思。而听周围的人说,今天这样的表演根本算不上刺激,而记者于次日找到的参加当晚演出的一个演员证实了这种说法。

  演出班子歌手:

  他们头天出殡,(比如说)第二天上午出殡,(今天)下午开始唱一会,晚上就开始正式唱、脱,第二天就下葬就算了。

  记者:

  昨天就没敢脱?

  演出班子歌手:

  对。

  记者:

  平常敢不敢脱?

  演出班子歌手:

  敢,脱光了,一丝不挂。

  解说:

  记者还找到了昨晚演出班子的组织者,当地人管他叫“班主”。

  演出班子班主:

  昨天晚上在镇里不敢脱,在农村就敢了。我们这儿叫脱衣舞。

  记者:

  流行这个是吗?

  演出班子班主:

  对。

  解说:

  真的这样吗?如果在村子里就真的会肆无忌惮地大跳脱衣舞吗?记者得知,在离温泉镇十多公里的孔白村有一家过两天就要办丧事。8月16号晚上9点,我们来到了孔白村,两个班子的对台戏正在热热闹闹地进行中,舞台就设在了办丧事的这户人家门口外的街道上,观众不下一二百人。

  女歌手:

  歌声好不好关键看舞蹈,舞蹈美不美关键看大腿。

  男歌手:

  大腿看了看小腿。

  解说:

  在一阵狂乱的舞蹈之后,其中的一个女子显然觉得气氛还不够热烈,便跑到了台下一位老人的面前扭动起身体,吓得老人直往旁边躲。唱对台戏的两个班子互不示弱,看谁的表演更刺激,谁能吸引更多的观众。

  这边一个女子跳上一个台子将上衣脱了下来,上半身一丝不挂,那边干脆把裙子整个撩了起来,要脱内裤;这边索性将一个小伙子按倒在地,做着粗俗的动作,那边表演的女子从观众中拉上来一个小伙子,两人抱在一起扭动,动作不堪入目;这边几个人正在强行脱掉一个小伙子的裤子,那边两个女子已经把一个小伙子的裤子强行扒掉。就在表演现场,还有一些稚气未脱的孩子。就在村头、在大街上这样的公众场合,公开上演着这种不堪入目,甚至是淫秽下流的表演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而据了解,这在当地并不是少数现场。

  当地居民:

  一般老的八九十岁死的,岁数大的就弄这玩意儿。

  记者:

  就跳脱衣舞?

  当地居民:

  对。

  记者:

  为什么?

  当地居民:

  有面子。我们这里都是这样,要不然没人看。

  演出班子歌手:

  一般老人,年龄大的,就是人越多来看,他后代人旺,后代人旺。

  解说:

  原来,对于办丧事的人家来说,花钱请表演班子来表演脱衣舞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来看,显得人气旺。

  刘魁立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中国民俗学会会长:

  莫名其妙、难以理解,丧家、事主可能出于这样的一个目的,希望有更多的人来。但是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商家(演出班子)为了适应这样一种需求,他就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来所谓聚拢人气,完全追逐的是物质利益、刺激、金钱。

  解说:

  据了解,这些在丧事上表演的班子是由班主临时组建的。在温泉镇,有十几个组织演出班子的班主,他们之前的竞争也很激烈,为了抢到更多的演出生意,光是吹拉弹唱还不够,还要看谁的表演更刺激。

  记者:

  竞争为什么要跳脱衣舞?

  演出班子班主:

  唱已经不吸引人了,到最后就跳脱衣舞了,全脱光,一丝不挂,还洗澡呢!

  记者:

  什么洗澡?

  演出班子班主:

  用水洗澡。

  记者:

  拿一个水管子?

  演出班子班主:

  水壶也行。

  记者:

  那她脱完以后还有什么表演?

  演出班子班主:

  脱衣舞最起码得脱半个小时。

  演出班子歌手:

  玩蛇,这么粗、这么长的蛇,从这里进去,从下面出来。

  解说:

  这些表演班子轮番出现在各个村子的丧事上,靠着低俗不堪的表演赚着大把大把的钱。

  演出班子班主:

  一次两千多块钱吧,每月能演出二十多场,我一年总收入20多万。

  演出班子歌手:

  我平常都是抽软中华,70块钱一包,家住在东海县有一套房子,连云港一套房子。

  记者:

  两套房子?

  演出班子歌手:

  对。南京也有,南京是一室一厅。

  记者:

  请的演员是哪的?谁来脱?

  演出班子班主:

  (她们)在周围离我们这儿有几十里路。

  记者:

  请她们一场多少钱?

  演出班子班主:

  她们脱一场一个人是200块钱。

  解说:

  钱是赚到手了,但是在村头公开地大跳脱衣舞是不是违法乱纪?对民风会造成什么影响?表演班子显然不会考虑这些问题,而当地的很多村民竟也见怪不怪了。

  刘魁立:

  实际上是破坏了我们整个社会风气,也破坏了传统,对于生者来说是极大的讥讽,对于死者来说是最大的不敬。我们有关的行政部门无作为、不作为,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只是在个别地方,但是它的严重性足以向我们敲起警钟。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丧事上居然跳起了脱衣舞,这样的事情恐怕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闻所未闻。而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居然在当地的一些村里公开上演,实在是令人不解。如果这样的丑恶现象不能得到及时有效遏制,愈演愈烈,成为一种风气,必然会对当地农村纯朴的民风造成恶劣的影响,甚至影响到社会秩序。此风不可长,当地有关部门决不能视而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