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一痛再痛“奥美定”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不久前,国家有关部门因“不能保证上市使用中的安全性”,明令禁止使用注射用隆胸材料“奥美定”,但禁令发布之后,一些美容机构继续采取种种手段设置“美丽的陷阱”,损害消费者利益。

    “奥美定”被叫停之后,很多美容医疗机构立刻打出了能做取出术的广告,大多宣称“绝无风险”、“百分之百”取净。但权威专家并不同意这种说法,因为大多数人在注射时隆胸材料时都没有注射到准确位置,取出“奥美定”不能靠简单的抽取。

    王某是“奥美定”受害者之一。2003年她在一家医院做了隆胸手术,但两个月后便感到胸痛难忍,于是她连做了七次“奥美定”抽取手术并植入了乳房假体。但权威医院诊断显示,她的一侧乳房假体已破且仍有“奥美定”残留物,症状越来越严重。

    目前,无法准确统计究竟有多少这样的患者,但有一种说法是有30万人注射了“奥美定”。

    专家指出,取出“奥美定”的乳房修复手术,既不能简单采取抽取的方式,更不能在做手术的同时随意植入假体,因为这样有可能引发严重的并发症,给患者再次带来伤害。然而由于抽取“奥美定”和重新植入假体要1万多元费用,这意味着将有一个巨大而充满危险的市场。

    不久前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出警告,提醒“奥美定”消费者在取出时一定要慎之又慎,抽取“奥美定”一定要去具有整形外科条件的三级甲等以上的医院。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提起奥美定,一些爱美的人也许并不陌生。奥美定就是聚丙烯酰胺水凝胶,也被叫做“英捷尔法勒”,是一种美容材料。今年4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因为不能保证上市使用中的安全性,决定撤销奥美定的医疗器械注册证,全面停止其生产、销售和使用。这个消息让很多注射过奥美定的人开始想办法进行补救,有的人准备把原来注射进去的奥美定再取出来。但是,我们今天要提醒大家的是取出奥美定一定要认真选择医疗机构,否则您有可能落入到另一个陷井当中。

  解说:
    小王是河南人。2003年,她在当地的一家医院的美容整形科做了奥美定的注射隆胸术。但是两个月后她感到胸痛难忍,就到这家医院做了第一次奥美定的抽取术。
患者 小王:
    他说可能是不是给你注射太多了,给你抽出来点吧!我说敢不敢抽出来?我还没有恢复。他说没事,拿个针扎进去抽出来点就行了。

  解说:
    第一次抽了30毫升,但是她仍然不舒服,再到医院去看,医生又用注射器从她的乳房中又抽了几十毫升。
  小王:
    半年,大概有半年里边疼,特别疼,就跟针扎一样,晚上睡觉睡不着,疼的。
  解说:
    但是第三次还是没有抽取干净。几个月后,她又去找了这家医院。
  小王:
    他又给我抽,抽了有小玻璃杯这么多吧!他抽不出来那么多东西,他说你里边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抽不出来了。
  解说:
    难受就去抽,抽了以后还是难受,就这样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这个医院用抽取的方式给小王做了六次奥美定的抽取术。
  小王:
    这罪受得……,我跟你说平常人……,晚上,我跟你说天天睡不着觉,疼得钻心。
  解说:
    几个月前,这家医院请武汉来的医生给她做了一次奥美定的清除术。在做手术的同时,他给她植入了乳房假体。
  小王:
    我说你给我取出来以后,里面本身有炎症,你再放进去一个东西,它会不会有并发症?我身体本来就支撑不住,别以后有并发症了,更麻烦了。他说不会,你放心吧!我说你保证如果不会,你看着就给我做吧。
  解说:
    可是这次手术后,小王感到更难受了。她原来是做服装生意的,自从注射了奥美定,这三年里她几乎成了一个废人。
小王:
    家务活我都干不成,连平常端碗饭都是老公端到跟前吃,坐那儿,什么都干不成,就像一个废人一样。
  解说:
    在做了七次手术后,小王来到了北京的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从她拍的片子上看,她植入的假体有一侧已经破了,而且还有残存的奥美定。 
   
栾杰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乳房整形再造中心主任:
    她这个胶已经破裂了,出来了,这是残留物,很清楚,在假体的周围。
    胸部打了这种聚丙烯酰胺的材料一定要在直视下,通过切开的方式进行取出。否则的话,你在盲视下仍然采用看不见的方式进行操作,这种抽取的方式是永远取不干净的。

  解说:
    取出奥美定不能靠简单的抽取,必须在手术中通过直视的方式取出,这是小王在经历了七次手术失败之后才听到的专家说法。而在全国,有多少像小王这样用奥美定注射隆胸的人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准备的数字,有一种说法是30万人。在奥美定被叫停后,很多美容医疗机构都立刻打出了能做奥美定取出术的广告,有的还特别搞了这种所谓的“亲情提示”,希望用它隆过胸的女士们尽早把它取出来。和当初推广奥美定一样,这些广告也用了“独家、快速、安全、无后顾之忧”这样的说法。比如在这家美容医疗机构的网页上,我们就可以看到他当初材料奥美定的宣传材料,但是在他现在的广告中又可以看到他声称取出奥美定是他自己的特色项目。

  记者:
    如果要取的话,怎么收费?
  某美容医疗机构医生:
    4000块钱。
  解说:
    现在取出奥美定又成了一些美容医疗机构的新的业务增长点,而且这些机构的理由是当初是我们注射,当然由我们来取。那么,当初他们注射的情况又如何呢?在中国医学院整形外科医院的门诊,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要求做奥美定乳房修复手术的患者。这些人中,绝大部分都有在当地的美容机构做奥美定取出术失败的经历,在这些人中有95%的人在奥美定注射时都没有被打到准确的位置上,一部分材料被打到了肌肉和乳腺组织里。

  栾杰:
    如果你很清楚的话,你怎么会打到肌肉里面去,如果你很清楚你自己注射的层次,你应该都打在乳房后间隙,怎么会有95%都打在不同的组织层次当中去?所以,说明他自己是根本不可能清楚的。

  解说:
    在2002年年底,国家药监局曾针对奥美定做出规定,要是奥美定的注射必须要在三甲以上医院进行。但事实上,全国绝大部分的三甲以上医院都没有用过奥美定这个材料。
  记者:
    你当时为什么不做呢?
  栾杰:
    因为我们医院绝大多数的专家认为它违反了整形外科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说人工材料你打进去的东西一定要能够取干净,不留后患,如果说你打进去了,你取不出来,或取不干净,也就是说没有退路,这是一个没有退路的手术。

  解说:
    一个本来就没有退路的手术现在开始寻找退路,那么退路在哪里呢?在退路上该如何避开陷井呢?几天前,小王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做了第八次手术。手术中,医生发现她在上次手术中植物入的假体不仅在体内已经破损,而且这个假体上没有任何标识。

  栾杰:
    它这个假体是一个不正规的厂家出产的产品。
  解说:
    凭着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栾杰认为取出奥美定的乳房修复手术既不能简单采取抽取的方式,更不能在做手术的同时植入假体。因为这样只能会给患者带来再次伤害。
  栾杰:
    因为我们看到的大量的病人,在取出同时放入假体的病人,她的并发症率,出现并发症的概率要远远大于单纯放假体的患者。
  解说:
    在取出的同时放入假体,有可能导致感染、血肿、移位、形态不规则等并发症。何时能放假体要看患者手术后的具体情况,但是这些广告都在强调在手术取出奥美定的同时可以植入假体,没有任何并发症。
  记者:
    取出的同时就能植入假体吗?
  某美容医疗机构医生:
    可以啊。你要昨天下午来,我们两个来复查的患者都是做这种的,取出同时放假体的。
  记者:
    取出的同时就放?
  某美容医疗机构医生:
    对。
  解说:
    在奥美定的一放一取之中,这些美容医疗机构获得的是什么呢?小王在注射奥美定时花了1万元,取出奥美定的手术是免费的,但植入的假体号称价值15000元,也就是说,在奥美定的一放一取之中,至少要花20000多元。而全国用奥美定注射隆胸的人,如果她们都面临着要取出的问题,这将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市场,也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市场。
    在奥美定被国家药监据叫停后,栾杰差不多每天都要做取出奥美定的乳房修复手术。但是这种奥美定注射进去容易,取出来可就难了。
  记者:
    这是什么东西?
  栾杰:
    这就是打进去的,打进去都是透明的,现在已经都变了,变成这样了。
  解说:
    在注射前,奥美定是一种很像果冻一样的东西,当它在人体内和人体组织互相融合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而且,因为当初注射的时候很难打到准确的位置,结果有很多人都被打进了肌肉和乳腺组织当中,最后形成了硬结,这样想清理出来就更困难了。
  栾杰:    
    你看这里面是什么,你看透明的,剪开的这个地方都是透明的。透明的是什么呢?是跟组织融合了,你一挤能挤出东西里,看到没有,一挤是什么东西?胶。是不是?
  记者:
    对。
  解说:
    在手术中,医生既要彻底清理这些硬结,也要避免损伤正常的乳腺和肌肉组织,所以这种手术有时候比切除肿瘤还要复杂。
  栾杰:
    你挤出胶后还是硬的,整个的都是,你随便打开哪个地方,剪开来都是这样。
  解说:
    这种手术必须全身麻醉,有的时候需要四个多小时。除了主刀医生,还需要有麻醉师、手术室护士和主刀医生的助手,此外还要有相应的专业设备。这是一个比当初注射奥美定更复杂、更危险、难度更大的手术。不久前,中国消协发出警告提醒使用的消费者在取出时一定要慎之又慎,他们特别提醒消费者如果要取出奥美定,要去具有整形外科条件的三甲以上的医院。
  小王:
    做这个奥美定真的坑人,坑人死了这个玩意。
  解说: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根据多年来取出奥美定的临床经验,制定了本院的奥美定注射隆胸后处理规范,并将这个规范在网页上公布。规范中,对手术适应症、手前检查、术中术后处理都做了详细的描述。
  栾杰:
    实际上这个标准按说不应该是哪家医院来做的,应该是由一个行政部门统一来制定这样一个标准,但现在关键是我们国家没有这样一个标准。
  解说:
    目前,还有很多曾经注射了奥美定的人在取出过程中又一次受到伤害。来自浙江省的小李几年注射了奥美定,生孩子后无法哺乳。再做手术取出后,又引发了感染。
  患者 小李:
    他当初说是很肯定说是绝对安全。
  解说:
    经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的医生检查后,小李的病灶感染是真菌感染,很难处理。
  栾杰:
    真菌感染在外科上是非常棘手的,处理起来非常棘手的一种情况。
  解说:
    现在,医生也无法判定小李的创口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愈合,小李面对的还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未来。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这些注射了奥美定的人本来身受伤害,在取出的时候还要面临重重陷井。在采访中,每一个奥美定的受害者都不愿意面对镜头,她们感到深深的羞耻和无助。但实际上应该感到羞耻的是那些滥用了信任,以美丽的借口设下骗局的人,那些曾经借注射奥美美定赚钱,现在本身没有技术条件保障,又要借取出奥美定来赚钱的人。面对重重陷井,曾经受过伤害的人要擦亮眼睛,而有关部门更应该加强管理,使这些已经被伤害过的人不再受害。
    好,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焦点访谈》,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