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真假培训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为了提高贫困地区劳动力的素质,加快脱贫的步伐,2004年起,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被列为国家扶贫重点之一。2005年,贵州省安龙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扶贫办为农民工办起了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班,但记者调查发现,安龙县扶贫办和培训教学点弄虚作假,套取并违规使用国家下拨的专项扶贫款。

  

    根据规划,安龙县的农民工们可以到县职业中学接受免费的转移就业培训。统计资料显示,安龙县超额完成了省里下达的培训任务。但记者了解到,在安龙县统计的培训资料中,有相当一部分统计资料与实际不符,是编造出来的。

  

    依据虚假的培训资料,安龙县拿到了国家为农民转移就业培训下拨的100万元扶贫资金,账面显示,目前已经支出有76万多元,其中的48万元给了职业学校,用来支付教师授课费、学员住宿费、伙食费、教材费等费用;12万用于支付生源组织费;15万多元用于贫困农民工补贴。记者对这几笔款项的使用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职业中学的老师共签字领取了8万多元的教师授课费,可实际上授课老师并没有得到这笔钱;那12万元所谓生源组织费违规支付给了一些介绍农民工来参加“培训”的中介人;一部分给农民工的补助费也没有全额发放。

  

    对于扶贫资金的使用,各地都应该建立相应的管理机制和监督机制,不能放任自流,只有在使用和监管都到位的情况下,扶贫资金才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真正造福于老百姓。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为了提高贫困地区农村劳动力的素质,加快脱贫的步伐。2004年起,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被列为国家扶贫重点之一。具体的做法,是由国家拿钱让贫困地区的农民工接受免费的培训,让他们了解基本的城市生活常识、法律法规知识,以及传染病预防措施等等。2005年,贵州省安龙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也开始为农民工办起了这样的培训班,但是这里的培训却有很大的水分。

  

    解说:

  

    贵州省黔西南州的安龙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2005年这个贫困县里的农民工遇到了一件让他们高兴的事,根据国家对农民工培训的规划,安龙县的农民工可以到县职业中学接受免费的转移就业培训。不仅培训免费,就连在职业中学的吃、住都是免费的。而且参加完培训,在本地就业的农民工每人可以获得50元的补助,到外地就业的能获得100元的补助。

  

    杨秀祥 贵州省安龙县扶贫办主任:

  

    国家花这么多钱,实实在在地说是为西部地区改变我们这个贫穷落后的面貌。

  

    解说:

  

    2005年,贵州省扶贫办下达给安龙县教学点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的任务是2000人。而这份统计表显示,一年中在安龙县教学点,也就是县职业中学参加引导性培训的共有2283人,每个人的培训时间都是10天,还有120人参加了为期30天的电工、电焊方面的技能培训。可以说是超额完成了省里的培训任务,而且这一本本厚厚的资料档案上详细记载了这些学员参加培训的时间、培训的课程,出勤考试的情况、就业的单位、领取补贴的情况等等。

  

    记者:

  

    他们确实在这儿参加过培训过吗?

  

    万荣国 贵州省安龙县职业中学校长:

  

    培训过。

  

    记者:

  

    参加培训过?

  

    万荣国:

  

    参加培训过。

  

    记者:

  

    他们培训了几天?

  

    万荣国:

  

    十天。

  

    记者:

  

    这些人都在这儿吃住吗?

  

    万荣国:

  

    在,在这儿吃住。

  

    记者:

  

    我国看一下史佳利,这史佳利从这个资料上显示的话,她是一个女生吗?

  

    万荣国:

  

    是女生。

  

    解说:

  

    按照培训档案上所显示的史佳利的打工地点,记者找到了安龙县新荷城酒店。可奇怪的是记者看到的史佳利不是一个女青年,却是个小伙子。他告诉记者,去年有两位职业中学的老师来到酒店,让他和另外六名打工者一起报名参加农民工转移就业培训。

  

    史佳利 贵州省安龙县新荷城酒店员工:

  

    来到我们酒店里面照了相,照了相之后,就让我们的签字,签了字一直到现在。

  

    记者:

  

    这就算报完名了是吗?

  

    史佳利:

  

    是的。

  

    记者:

  

    那有没有再通知你们去参加培训呢?

  

    史佳利:

  

    没有。

  

    解说:

  

    报完名后,史佳利没有得到培训的通知,也没有到职业中学参加培训,更没有在学校吃住过。但在培训档案中,史佳利和另外几名打工者却有着详细的参加培训的记录。

  

    记者:

  

    这资料完全真实准确吗?

  

    万荣国:

  

    真实准确。

  

    记者:

  

    这表是他自己填的吗?

  

    万荣国:

  

    这个是我们学校填的。

  

    记者:

  

    是你们自己填的。

  

    万荣国:

  

    对,这个是。

  

    记者:

  

    那你们见过这个人吗?

  

    万荣国:

  

    见过。

  

    万荣国:

  

    记过他的话,怎么连男女都不分?

  

    万荣国:

  

    这是个女生啊。

  

    解说:

  

    连男女都分不清楚,更不用说实实在在的培训了。其实像这种情况在安龙县并不少见。据培训档案显示安龙宏伟出租车公司有218名司机参加了培训,实际上也有一些司机报了名,但没有去参加培训。

  

    记者:

  

    您去参加培训了吗?

  

    穆吉燕 出租车司机:

  

    没有,公司没有通知我我怎么去,我不知道。

  

    解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安龙县的确也有不少人参加过职业中学的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但是,他们对培训的描述和这一本本档案上的显示并不一致。培训档案中显示华虹化工厂有120名工人参加了为期30天的电焊方面的技能培训,可实际上他们只参加了不到一个小时的安全学习。

  

    记者:

  

    讲了多长时间?

  

    李来忠 贵州省安龙县华虹化工厂工人:

  

    讲了四十多分钟,讲了安全方面的问题。

  

    记者:

  

    可是有人跟我们说你们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技能培训,有这事吗?

  

    李来忠:

  

    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参加一个月,我们都在岗,哪有时间参加一个月的培训,公司也不允许。

  

    解说:

  

    这一本本资料中,到底还有哪些内容是虚假的,记者无法一一核实。但可以肯定的是安龙县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资料中,有相当一部分与培训的实际不符,是编造出来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杨秀祥:

  

    刚刚开展工作,他们开始的时候人不来,中途怕完不成任务,下一年可能把你们这个县里的这个项目可能取消。

  

    解说:

  

    为了完成贵州省下达的2000名农民工转移培训任务,安龙县职业中学不惜采用各种弄虚作假的办法。2006年春节,他们在汽车站附近设点,对反乡的农民工进行这样的宣传:只要寄回企业盖章的《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就业协议》,就可以让家属到安龙职中领取一百元的补助,根本没有提到要参加培训的事。

  

    记者:

  

    为什么要这样来做呢?

  

    万荣国:

  

    我们当时是从学校这边考虑,可能是存在一个误导,实际就是一个宣传,当时就是太忙了,没有考虑周到。

  

    杨秀祥:

  

    当时就是怕没有完成这样的任务,把劳动力(转移培训)这块尽快把任务完成,但是采取这种方式,我觉得是不适合的。

  

    记者:

  

    是不是一种弄虚作假的行为?

  

    杨秀祥:

  

    这个算弄虚作假?

  

    解说:

  

    然而,正是依据虚假的培训资料,安龙县拿到了国家为农民工转移就业培训下拨的专项扶贫资金。在安龙县会计核算中心的账目上显示,下拨到安龙县的培训专款有100万,目前已经支出76万多,其中用来48万给了职业学校,用来支付教师授课费、住宿费、伙食费、教材费和学员用品费,另有12万元付了生源组织费,还有15万多元是给贫困农民工的补贴。按照要求这笔钱必须要专款专用,那么这些钱是否真正用到了培训上了呢?记者对这笔专项款的使用逐项了进行调查。从账目上显示,职业中学的老师共签字领取了8万多元的教师授课费,可实际上授课的老师并没有得到这笔钱。

  

    记者:

  

    8万多你们领回来了,给老师发了多少?

  

    万荣国:

  

    没有发。

  

    记者:

  

    可是我看到很多签字单上,你们每个人都领了钱了。

  

    万荣国:

  

    因为要做这个档案,这样才将这个钱拿过来,放在我们学校。现在用老师授课的这个费用添置这些微机,用于学校的发展。

  

    解说:

  

    那么这些钱真的用到了学校发展上吗?当记者提出想看看学校的账目时,万荣国校长以财务人员不在为由拒绝了记者的请求。

  

    记者:

  

    在你这能不能看到账?

  

    万荣国:

  

    现在看不到,我们阮主任不在。

  

    解说:

  

    到底有多少扶贫款到达了职业中学,这笔款又是怎样支出的,记者无法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原本应该发给老师的授课费却被挪做他用。再来看看12万元生源组织费是怎样支付的,按照规定生源组织费是指参加培训的农民工体验费、到教学点的单程车传船费等等,是用在参训人员身上的费用。也就是说国家不让农民工为参加转移就业培训负担一分钱。但是在这里生源组织费却发给了一些介绍农民工来参加所谓培训的中介人。

  

    夏吉华 贵州省安龙县扶贫办报账员:

  

    补助给带队的老师或中介人。

  

    记者:

  

    一个他就会提取多少钱?

  

    夏吉华:

  

    就是有80的、有60的,是这样的。

  

    记者:

  

    这有什么标准呢?

  

    夏吉华:

  

    领导口头讲的,没有标准。

  

    解说:

  

    那么农民工参加转移就业培训的组织工作,到底是不是应该由中介人来完成呢?

  

    林勇江 贵州省安龙县扶贫办副主任:

  

    社会上的贫困人口这块,包括从18岁到45岁的这块由扶贫工作站有序地组织。应届初高中毕业生,高考落榜的这部分,由学校有序地组织,或者是由学校,或者是由乡镇扶贫工作站共同办好这件事。

  

    解说:

  

    由此看来,农民工参加培训是有组织的,并不是靠中介人来介绍。可安龙县却把本应用在农民身上的生源组织费付给了中介人。账目上显示,领取这些生源组织费的有的是职中的老师,还有的是社会上的人。最奇怪的就连华虹化工厂的张云贵也得了6000元的生源组织费。理由是他将120名农民工带来参加培训,并转入了化工长就业。从这份协议上可以看到是华虹化工厂和职业学校间签署了培训协议,与张云贵个人有什么关系呢?而且这120名工人早就在化工厂工作,又怎么会是张云贵介绍入厂的呢?

  

    敖银建 贵州省安龙县扶贫办农业股股长:

  

    我们要通过他来协调相关工作。

  

    记者:

  

    这是给他个人的好处费吗?

  

    敖银建:

  

    这不是好处费。这是我们定的生源组织费。

  

    解说:

  

    再来看看应该发给农民工的补助吧。由于在华虹化工厂开展的培训是在厂里进行的,没有到学校吃住,所以账目上显示,发给每一个农民工的补助每人450元。

  

    记者:

  

    那这个钱有没有发到学员手里。

  

    夏吉华:

  

    发了100块钱。

  

    记者:

  

    只发了100块钱?那其它的钱呢?

  

    夏吉华:

  

    其它的钱在账上,在我们单位的账上。

  

    解说:

  

    而实际上华虹化工厂的工人们又领到了多少钱呢?

  

    记者:

  

    补助费领了吗?

  

    卢生湖 贵州省安龙县华虹化工厂工人:

  

    领了。

  

    记者:

  

    领了多少钱?

  

    卢生湖:

  

    50块钱。

  

    解说:

  

    账目上显示已经发给学员的每人450元的补助费,由于大部分留在了安龙县的扶贫办。另外一百元也只有50元交到学员手上,那么剩下的钱又到哪里去了呢?

  

    万荣国:

  

    现在张云贵代为保管了。

  

    记者:

  

    那这笔钱是在张云贵个人的账户上,还是在公司账户上?

  

    万荣国:

  

    应该是张云贵个人的账户上。

  

    演播室主持人 方静:

  

    贫困地区的农民工转移就业培训资金是国家下拨的专项扶贫款,但是在安龙布依族苗族自治县,这笔扶贫款有的被胡乱使用,有的不知去向,还有的甚至落在了个别人的腰包。其实对于扶贫资金的使用,各地都应该建立起相应的管理机制和监督机制,不能放任自流。只有在使用和监管都到位的情况下,扶贫资金才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真正造福于百姓。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