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铁骨柔情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2005年2月22日,上海警备区司令部通信站部分官兵军事训练时,战士吴琼在投掷手榴弹时弹体不慎脱手滑落,面对“吱吱”冒着白烟的手榴弹,通信站副教导员王庆平使出全身力气将吴琼拉进隐蔽壕,而自己却失去了隐蔽的时间,无情的弹片击中了王庆平头部等多处。虽经全力抢救,王庆平终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年仅35岁。

  

    与王庆平接触过的官兵和群众认为,王庆平是个好军人、好党员,是高素质青年军官的典范。在18年的军旅生涯中,王庆平先后二次荣立三等功,参加了APEC会议、军事演习和卫星发射等几十次重大通信保障任务,每次都出色完成任务。他组织研究开发的“我爱背号码”软件,被上海警备区评为科技练兵成果一等奖。

  

    王庆平爱兵的故事更多沉淀在战友们的记忆中。2000年11月,即将退伍的战士舒磊遭遇车祸。在舒磊养伤的一个多月里,王庆平每天准时出现在舒磊的病床前悉心照料,并为理赔的事四处奔波。在当干部的13年中,每年的除夕王庆平都是和战士一起度过。王庆平对战士的关爱不仅体现在生活上,他常说,驻守大上海不能成为上海人才高地的矮子。他为战士制定学习计划,创办文化夜校,建起连队电脑房,他带过的战士有100多名获得大、中专文凭。

  

    



在王庆平的组织下,通信站三连还成立了上海市第一支女兵志愿者服务队,爱民助民在通信站蔚然成风。每逢过年过节,驻地附近的三义坊居委会的6位孤寡老人都会被王庆平请到连队和战士们一起包饺子,让老人们感受到家的温暖。

  

    为了缅怀王庆平,战士吴琼将自己的生日改在了王庆平牺牲的那一天,通信站为民服务队也更名为庆平为民服务队。王庆平妻子汤梅告诉记者,将来孩子懂事了,她会将丈夫的事迹告诉孩子,孩子一定会为有这样的爸爸而自豪。

  

    [详细内容]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节目。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经说过“世界有两样东西最能震撼人的心灵,那就是内心崇高的道德准则和头顶上灿烂的星空”。而今天我们向大家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震撼心灵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王庆平。

  

    解说:

  

    2005年2月22日,上海警备区司令部通信站的部分官兵组织军事训练,战士吴琼在投掷第二枚手榴弹时发生了意外。

  

    吴琼 上海市警备区司令部通信站四连士官:

  

    我们投完弹就是一个连贯动作一样,就迅速蹲下来了,王庆平马上看我手榴弹没有投出去,就在后面,他看到这个情况以后,就马上喊我、拉我。

  

    解说:

  

    之后,副教导员王庆平一下子从吴琼的左侧跨到了他的右侧。

  

    记者:

  

    你在这个位置,他在你这个位置,手榴弹在这个位置,这样推你?

  

    吴琼:

  

    把我和手榴弹隔开了,我趴得低的话,他就把我这样往下推,我就顺着他的力,我就往下爬,当头还没有着地的时候,手榴弹就爆炸了。

  

    其实当时他有两次机会可以跳下去的,但是他没有跳。

  

    解说:

  

    事后,在王庆平身上找出的六个较大的弹片都在右侧,在他左侧的战士得救了,而王庆平却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牺牲时年仅35岁。

  

    王庆平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1987年入伍,1992年入党,在部队当干部13年。

  

    张彤霞 上海市警备区司令部通信站三连指导员:

  

    他对兵平时就这样子的,兵有困难的时候,他会拉一把手,兵遇到问题的时候,他会想办法帮他解决,当看到有一个兵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他还会再去想吗?他根本就不会去想,他只不过想着我要把他拉过来,这时候没有想到生与死,没有想到其它任何一点。

  

    解说:

  

    这是我们能够找到的王庆平生前为数不多的一段影像资料,而王庆平爱兵的故事,则更多地沉淀在战友们的记忆中。

  

    2000年11月,即将退伍的女战士舒磊遭遇车祸,王庆平亲自将舒磊送到医院,眼角缝针时怕影响视力,不能打麻药,王庆平就让舒磊仅仅地抓住自己的手。

  

    舒磊 退伍兵:

  

    心里就想着我是一个兵,就没有哭,其实很疼的,这针就是一针一针下去,缝了五针很疼的,我把他手都抓破了。

  

    记者:

  

    你把连长(王庆平)的手都抓破了?

  

    舒磊:

  

    对,他一声都没有叫。

  

    解说:

  

    在舒磊住院、养伤的一个多月里,每天晚上7点,王庆平总是准时地出现在舒磊的病床前。那时舒磊不知道王庆平的儿子乐乐也在生病打点滴,更不知道为了自己理赔的事,他跑了多少路,费了多少周折。

  

    这些王庆平亲手写的相关法律条文和理赔清单,是在整理他遗物时才发现的。

  

    舒磊:

  

    因为我想,如果连长(王庆平)不牺牲的话,这张单子等于是他永远的秘密了,不会让别人看到了。

  

    解说:

  

    采访中,许多干部、战士给我们讲了很多庆平的往事。比如他查铺时,要用蒙着布的手电筒,穿软底鞋,为的是怕影响战士休息;女兵宿舍地处偏僻,他买来窗花纸为她们贴上。而他当干部13年,13个除夕夜都是和战士们一起度过的,当时还是分队长的张维华至今仍清晰地记得王庆平生前最后一个除夕夜的情景。

  

    张维华 上海市警备区司令部通站三连副指导员:

  

    本来我们以为他都不会再过来了,因为那天下,他跟我们讲,说要到我们郊区的另外一个连队,陪那里的官兵过年。那时我还是分队长,那天我担任连队值班员,就坐在这张桌子前面,到了晚上10点多钟的时候,电梯铃声响了,没有想到,我们王副教导员出现在我们面前。

  

    记者:

  

    就是从这部电梯吗?

  

    王维华:

  

    是的。他满头大汗,还抱了一箱水果,很快乐、很兴奋地跟我们讲:“祝你们新年快乐。”到后来晚上12点多钟的时候,我到机房去看望值班、执勤的我们连队的官兵,结果我发现,我们每一个机房都有一箱水果,我当时很惊讶,后来他们跟我讲,说是王副教导员亲自一箱一箱抱过来的。

  

    解说:

  

    王庆平对战士的关爱不仅体现在生活上,他常说我们驻守大上海,不能成为上海人才高低的矮子。他为战士制定学习计划,创办文化夜校,设立双拥书架,建起连队电脑房。他带过的战士有一百多名获得大、中专文凭。而在自己的本质岗位上,他从来都是率先垂范、恪尽职守。这张整理遗物时,发现的X光片就是最好的见证。1999年夏天,上海太浦河突发洪水,中断了通讯信号,王庆平不顾即将临产的妻子,主动请战,参加抗洪通讯保障。在一次抢修中,他不甚撞伤了胸部,当他忍着剧痛完成任务,到医院检查时,才发现自己的第10根肋骨早已骨折,但时间已经过去了18天。

  

    记者:

  

    这个X光片就是当时……

  

    上海市警备区司令部通信站三连连长 罗益华:

  

    这就是当时在第八五医院拍的X光片,当时断的第十根肋骨就在这位置,医生当时就讲,一个人骨折了18天,不知道他是怎么挺过来的。

  

    解说:

  

    王庆平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是以这样的毅力,这样的精神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战友们说,要想了解庆平内心崇高的道德,还应该到他所在的驻地社区,百姓那里走走,到他家里去看看。

  

    解说:

  

    这把老藤椅曾经被王庆平改装成轿子,抬送摔成骨折的陈华老人去医院治病,前后共5个多月的时间,直到老人病愈。每逢过年过节,三衣坊居委会的六位孤寡老人都会被王庆平请到连队和战士们一起包饺子,让她们感受到家庭般的温暖。

  

    汤忠贤 上海市静安区居民:

  

    这个饺子也是跟平常一样的饺子,可是这个味道就两样。

  

    记者:

  

    怎么讲?

  

    汤忠贤:

  

    因为有亲情在里面,因为是跟亲人在一起吃的,所以心里就快活,哎哟,我也过年了,我也有孩子了,我有福气了。老早人家说没孩子是没福气的,可是,我也有,

  

    记者:

  

    谁呢?

  

    汤忠贤:

  

    王庆平带着他们的一群战士都是我的亲人,都是我的孩子。

  

    解说:

  

    汤忠贤老人还告诉记者,社区里的每位孤寡老人几乎都有王庆平的电话号码。多年来每月的20号,王庆平都要带领战士走上街头,为民服务,他还在三连成立了上海市第一支女兵志愿者服务队,王庆平是个充满爱心的人,不仅体现在部队,体现在驻地社区,更体现在家庭。

  

    这是王庆平的父亲珍藏的一块手表。一次,上初中的王庆平不小心摔碎了爸爸心爱的手表。两年后大年夜,他拿出这块表说:“爸爸,这是我给你买的”,后来爸爸才知道,这是儿子用了两年的零花钱才攒成的。

  

    王庆平的父亲:

  

    他对长辈有一片孝心,尤其我们体会非常深,他尽管部队工作很忙,他不能回来,但是经常给我们打电话,每次打电话就问我们身体状况怎么样,特别是对他老妈非常关心。每逢我们过生日,他都要打电话回来,自己不能回来,都要打电话回来。过年过节总要提前打电话问候,而且还每到春节的时候,他还寄给我们贺年片。

  

    解说:

  

    王庆平对父母的孝顺和关怀是无微不至的,就连在新安装的淋浴房里,他都认真地写上“向左转热水,向右转凉水,先开冷水,后开热水”等字样。结婚后,他对待岳母同样是关怀备至,每逢过年过节,都要给老人买新衣服,孝敬老人红包。

  

    王庆平的岳母:

  

    (王庆平)他回来有十一点钟了,给我一个红包,给乐乐一个,给他儿子一个,给我一个,我到现在都没舍得用。

  

    解说:

  

    庆平是个好儿子、好女婿,更是位好丈夫。而他对妻子汤梅的爱更是浪漫而细腻。一天,妻子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一首歌,歌名叫《最浪漫的事》,那是庆平专门为妻子播放的。

  

    汤梅 王庆平妻子:

  

    挺甜蜜的。

  

    记者:

  

    还记得歌词吗?

  

    汤梅:

  

    有几句不会忘记,可能也就是他希望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解说:

  

    不知庆平在天之灵还能否听到这首歌,他对妻子和儿子的这份挚爱,连战友们都为之动容。

  

    张维化:

  

    你看对他的儿子乐乐,我觉得他的那种爱,就是很得意、很张扬的那种爱。乐乐参加绘画比赛,拿了一等奖,他会拿着乐乐的那幅作品,向每一个到他办公室的人来展示“你看这是乐乐画的画,他得了一等奖”,而且脸上那种笑,是很自豪很幸福的笑。就是这样一个爱家的人,当干部13年,13年的除夕都是跟官兵们一起过的,我想我们全战官兵,一定会永远想念他、缅怀他、学习他,一定会把他的这种精神传承好、沿袭好,一定会把像他那样的真爱,奉献给战士,奉献给部队,奉献给人民,奉献给我们的社会。

  

    演播室主持人 翟树杰:

  

    在我们有限的篇幅里无法充分的展现王庆平令人钦佩的一生。王庆平虽然离开了他的部队,离开了他的家人,却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精神财富。战士吴琼已经把自己的生日改在了王庆平牺牲的那一天,通信站的为民服务队也更名为庆平为民服务队,而他6岁的儿子乐乐,也不再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了”。当她的妻子汤梅在纪念庆平的活动中忍不住落泪的时候,乐乐总是拉拉妈妈的衣角。汤梅说:“儿子懂事了,他应该为有这样的爸爸而感到自豪。”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