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为何动我的承包地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进入论坛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近几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惠农政策,大大促进了农民的种粮积极性。但是在山东省淄博市高青县塘坊镇毛家村,快到夏收季节了,这里却还有不少耕地荒芜着。

  

    村民告诉记者,去年年底毛家村新一届村委会对全村的土地承包进行了大调整,村里的土地被打乱了重新分配,而这些地村民们种了多年,有自己的耕种安排,现在说调地就调地,一些村民很有意见。村民认为自己原来持有的土地承包合同书和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就是“土地三十年不变”的法律凭证。有的村民坚持在自己原来承包的耕地上种上了棉花,但是没有多久,这些棉花便被村委会毁掉了。

  

    对此,毛家村新任村委会主任毛波解释说,村民们原来的土地承包合同书上没有农户本人签名;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虽然是县政府发放的,并盖有县政府的公章,但是却没有发包方也就是毛家村村委会的盖章,因此都是无效的。毛波的这种说法得到了塘坊镇和高青县农业局有关领导的认可。

  

    经过咨询,淄博市有关部门认为,虽然村民们原来持有的土地合同书和经营权证是不完善的,但并不是无效的。国家也明确规定,对于上述情况,应坚持“大稳定、小调整”的原则。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土地调整后,村里留下了近百亩机动地进行了有偿承包,其中的七十亩地以集资打井为名包给了村民。而这笔本来应该专款专用打井的钱,有一部分却被村委会用在了别处。

  

    <详细内容>

  

    主持人方静: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6月5号,《焦点访谈》播出了《特殊的驾校》,对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自己办驾校的问题进行了曝光。节目播出后,引起了公安部和江苏省公安厅领导的高度重视,公安部刘金国副部长对此作出批示,要求及时组织工作组妥善处理。孙永波部长助理也作出批示,要求江苏省公安机关高度重视、迅速整改,并将情况上报公安部。江苏省公安厅决定派出工作组到无锡市进行调查处理、督办整改,同时还立即下发通知,要求全省公安机关切实解决自办驾校的问题,不能明脱实不脱。另外江苏省公安厅还派出三个工作组全面检查清理驾校脱钩情况。

  

    我们来关注今天的焦点。承包土地是农民的主要生活来源,拥有一块稳定的土地,农民就可以踏踏实实地发展生产,生活也就有了保障。为此,1999年前后国家在全国范围内对土地承包制进行了完善,为农民颁发了三十年不变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但是在山东省高青县毛家村,这样一个重要的举措却被随意地变更和大规模地调整,甚至出现了土地撂荒的情况。

  

    不久前,记者来到了山东省高青县的毛家村,看到了那些撂荒的耕地。本来应该生长庄稼的地上,有的留着枯死的玉米茬和棉花杆,有的则成了墟土场,留下了一个个大坑。还有的虽然平整过了,却没有播种,有一些耕地即使种上了小麦,也是稀稀拉拉的,长得很不好。

  

    山东省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气得我没去种了。

  

    记者:种不成是吧?

  

    山东省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不想种,原来合法的地调整没有了。

  

    山东省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荒地很多,那边一块这边一块,现在这里那里荒地很多,俺庄现在都乱套了。

  

    记者了解到毛家村有97户,380人,大部分都姓毛,村民们养蚕、种棉花,收入很好,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这些村民怎么突然不愿意种地了呢?村民毛玉明说出了其中的原因。原来去年年底,毛家村新一届村委会对全村的土地进行了重新承包。这些地村民们种了好多年,有自己的耕种安排,有还在田边地头栽了不少速生杨,现在说调整就调整,一些村民很有意见。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中央有这个政策,三十年不变,这个合同有本。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按照中央政策,高青县政府发的红本,土地经营权证。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毛玉明:俺有合同有本,我去种新地吗?我不同意。不能去种新地。

  

    这些村民认为自己持有土地承包合同书和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那是土地三十年不变的法律凭证。他们不愿意接受村里新分的土地,一些村民坚持在自己原来承包的耕地上上种上了棉花。但是没有多久,这些棉花便被村委会毁掉了。这些是当时棉花地被毁后村民们拍下的照片。

  

    毛玉明:我种了以后,他给破坏了。

  

    记者:他给你毁了?

  

    毛玉明:对,他给毁了,连那种子、薄膜全都毁了。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种上之后,他就给翻了。

  

    记者:他又给你毁了?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对,他开着拖拉机来耘薄膜了。

  

    那么毛家村新上任的村委会为什么要对村里的土地进行重新成承包呢?新任村委会主任毛波这样解释。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委会主任毛波:它不管有效没效,第一没发包方盖章,因为第二条已经明确规定无发法方盖章,办证的各项内容经发包方盖章后方可有效。

  

    毛波说原来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虽然是县政府发放的,盖有县政府的公章,但是却没有发包方,也就是毛家村村委会的盖章,也没有农户本人的签名,因此都是无效的。唐坊县和高青县农业局有关领导也这么认为。

  

    山东省高青县唐坊镇党委副书记高平:这个证上,这个原件我都看过,上面要求发包方盖章不生效。发包方没盖章,因此它是个无效合同,没生效。

  

    山东省高青县农业局局长王拥民: 咱们反过来看,1999年那个土地延包当时发的证也好,当时发的证也好,合同也好,我负责任地说,这个具体数我说不上来,没有统计,这么多人没统计,但是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合法的,走的过场。

  

    高青县农业局的局长说,1999年全国开展土地二轮延包的时候,高青县出现了“萝卜快了不洗泥”的现象,发生了一些像毛家村这样村委会代签承包合同数,经营权证上没有加盖村委会公章的情况。记者走访了唐坊镇其它一些村子,的确存在这种情况。

  

    记者:它这个上面也没有盖章,这也没有村委会盖章,这都没有盖章,这是1999年4月发的,这也是1999年4月发的。

  

    高青县唐坊东洼村村民:都是一次发的。

  

    记者:这承包合同都有。这是动洼村,这个上面都没有盖章。

  

    高青县唐坊东洼村村民:这是我的,这是我的儿子的,人家写好了之后一起发下来的。

  

    记者:写好了之后发下来的是吧,你只按了个手印。

  

    高青镇唐坊东洼村村民:对。

  

    事实说,目前在高青县770多个行政村中有一半的土地承包合同书和经营权证都不那么完善。村民们认为,尽管他们手中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有不完善的地方,但是,这些经营权证是县政府的发的,盖有县政府的公章,是合法有效的。现在已经实施七八年时间了,有关部门却以这些经营权证不完善为由,突然说它们是无效的,这让村民们无法接受,他们向有关部门进行了咨询。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打电话咨询,农业部也给俺说了,省农业厅都说了,1999年这个合同,2003年以前的全国都生效。但是有不规范的要求规范起来,也不能当作废纸。

  

    淄博市农业局农经站有关负责人也认为,稳定土地承包关系是党的农村政策的核心内容,中央一直强调,要坚持大稳定、小调整的原则。山东省和淄博市也多次要求,完善土地合同书和经营权证,但是并没有说不完善的土地承包合同书和经营权证就是无效的。

  

    山东省淄博市农业局农经站站长余克俭:你这个干部犯了错,包括你工作失职,你叫老百承担责任,那是不对的,我认为是不妥的,确认合同有效无效,应该经过全体村民的认可,让群众来说它有效无效,应该是这样办的。那么你以这个为理由,假如说否定,剥夺老百姓利益的话,那是坚决不允许的,这样的情况应该加强查处。

  

    尽管如此,2005年11月,在唐坊镇镇政府的支持下,毛家村新上任的村委会给村民们发了一份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这样毛家村每户村民手里就有了两份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这让村民们感到很茫然。毛家村村委会坚持的认为,1999年高青县镇政府发放的经营权证不完善,那么他们发放的新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否符合程序呢?

  

    山东省高青县同业局农经站站长张良芳:作为毛家村,它调地也没有来备案,这是实事求是。

  

    记者:那它这是一个什么行为?

  

    张良芳:那也是不完善的一种行为。

  

    按照规定,土地承包方案要在县农业主管部门备案,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则要有县农业局发放,但是毛家村新村委会的土地承包方案没有在县农业主管部门备案。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也不是县农业局发的,而是唐坊镇政府和毛家村村委会自己发放的。

  

    余克俭:县农业局代表区县人民政府,你这个乡镇政府和你这个村里没有权力发放这个承包经营权证,这个证件他们发放不了,你发放这个证件越权了,你没有这个权力呀,那样的话,这个证实际是无效的。

  

    淄博市农业局农经站有关负责人认为,毛家村新村委会发放的新经营权是无效的,但毛家村新村委会认为重新调整土地得到了大多数村民的同意,并向记者出局了一份有90%的农户按了手印同意条例的名单。记者走访了其中一些村民,他们中虽然有很多人都已种上的新地,但是对于调整土地仍然保留有自己的意见。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不愿意,不愿意呀。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谁同意调地呀?不同意。

  

    记者:那不愿意最后怎么还调了呢?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不愿意没办法,上面来了十来个人。

  

    记者:哪来了十来个人?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乡里。

  

    我们在田边碰到了正在干农活的村民毛淑平,他也在调地的名单上按了手印,但是,当记者询问他对于重新调地的看法时,毛淑平却又欲言又止。

  

    记者:对这个承包是怎么看的?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民毛淑平:哎呀,没法说,不好说,你不是新闻记者啊,不好说,你说杂说吧。我现在说实话不行,说实话不行啊。

  

    记者:那你害怕吗?

  

    毛淑平:不。

  

    毛家村新村委会说,村民们的原来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不完善的,但是,他们却以此为由给村民们发了一份更不完善,甚至被上级主管部门认定为无效的经营权证,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毛家村新村委会坚持重新调整土地似乎还有些的别原因。土地调整后,新村委会留下了近百亩机动地,其中的70亩地以集资打井为名包给了村民,承包期五年,每亩收费1000元,村民们去年年底就交了钱,到现在连张白条都没见到。

  

    记者:你必须要出个,哪怕是白条也是个凭证啊,你现在是口说无凭。

  

    高青县唐坊镇毛家村村委会主任毛波:当时我们也通过村民代表也说,他说你们这个班子我们相信,因为我们是选举出来的。所以说,只要我们说出来的事,没有做不道德事,没有不办的事。

  

    然而,这笔原来说是用来打井的钱,有一部分却被村委会用在了别处,村委会出租机动地到底收入了多少钱,这些钱都用在了什么地方呢?村委会说,账在镇里。当记者希望了解项目时,镇里却以种种理由拒绝了。

  

    主持人方静: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农民依法维护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法律凭证,是农村承包土地30年不变的定心丸。如果说过去的农村土地承包权证有这样那样不完善的地方,应该尊重群众的意愿,把它完善起来。而不是像节目中那样随意更改,甚至越权,重新发放,这样做的结果会使中国政策的严肃性,农村土地承包制的稳定性受到严重影响,损害农民的利益。

  

    好,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焦点访谈》,并欢迎您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