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炕神”姜礼――快乐·劳动(三)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吉林省四平市一位78岁的老人――姜礼,有一手搭炕修炕的绝活,他二十岁左右就开始和炕打交道,被当地群众称做“炕神”。姜大爷不仅炕搭得好,而且为人热心,只要有人请他搭炕修炕,他总是乐呵呵地免费帮忙。

  

    


4月24日一大早,姜大爷就到离家十多公里的一户村民家里,帮忙搭一铺临时用的小炕,记者也跟着去见识了一下姜大爷搭炕的绝招。听说姜大爷到了村里,村民们争着请他去修炕。村民黄福春去年搭了一铺炕,一烧炕满屋子浓烟。姜大爷在炕前转了一圈,就找出了病根。只一会功夫,姜大爷就义务为四五户村民解决了困扰多时的难题。姜大爷认为,炕好不好烧,除了火炕还要看炉灶和烟囱。

  

    



几十年来,姜大爷修好的炕多得没办法统计。姜大爷虽然有一手修炕的绝活,但他并没有利用这门手艺来赚钱。他不仅免费修炕搭炕,甚至连饭都很少在别人家里吃。这一两年姜大爷去修炕时,人们看他岁数大了,有时会硬塞些钱给他,推辞不掉他也会收下,但对有困难的家庭他坚决不收钱。姜大爷说,情比钱大,人家找他修炕是看得起他,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他自己也能得到快乐。

  

    这些年,四平市发展得很快,许多人都住进了楼房。但是对那些家里还有火炕的街坊邻居来说,姜大爷的手艺仍然十分重要。姜大爷也很高兴能继续为他们修炕。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各位观众,我现在是在吉林省四平市的一个农户家里,我现在不是在做饭,而是在烧炕。一说起烧炕,我们南方的观众可能并不熟悉。炕实际上就是北方的床,在寒冷的北方,特别到冬季的时候炕的作用可就大了。我们看一看,这就是炕。过去在北方有一句老话,这好日子是什么呢?就是说“30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儿”,这炕头儿指的就是这铺炕。不过要想搭好这铺炕,烧好这匍铺炕,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我们今天的话题就讲这个炕。

  

    解说:

  

    在吉林省四平市有一位会搭炕的老人很受欢迎,街坊邻居提到他都会赞不绝口,这位老人叫姜礼,今年78岁,退休前在吉林省四平市联合化工总厂工作。姜大爷20岁左右开始和炕打交道,有一手搭炕、修炕的绝活,很多人叫他“炕神”。姜大爷不仅炕搭得好,而且为人热心,只要有人请他,他总是乐呵呵地免费帮忙。

  

    记者:

  

    就是这个烟囱?

  

    吉林省四平市市民:

  

    这个烟囱谁修都不好烧,那次我姜大爷帮助我家修,完了就好烧了,不着啊原先,炕都不热乎,冬天都遭老罪了。这一打姜大爷帮我们家收拾了,这就挺好。

  

    解说:

  

    这么多人夸奖姜大爷,他到底好在哪儿呢?4月24号一大早,姜大爷到离家十多公里外的平西乡西八大村,去帮一户农民搭一部临时用的小炕。我们也去见识一下姜大爷搭炕的绝活。

  

    姜礼 吉林省四平市市民:

  

    他别人搭呢是啥意思呢?就是这个地方堵死了。看看,这不这个地方吗,你瞅瞅,就搁砖给这堵死了,堵死了这不糊吗,这不这缝小吗?

  

    记者:

  

    现在你这是拿开的?

  

    姜礼:

  

    哎,拿开它。

  

    记者:

  

    等于这个火从这个地方进来是分出几道的。

  

    姜礼:

  

    嗯,分出来了,然后走得匀了。

  

    解说:

  

    姜大爷说,炕是由炉灶、炉墙、烟道、烟囱和炕面等几部门组成的,炕的一端连着做饭用的炉灶,另一端连着烟囱,烧炕时热烟沿着烟道通向烟囱,使炕内的温度升高,炕要搭得好,而炉子和烟囱也不能含糊。

  

    记者:

  

    主要是进火这个地方?

  

    姜礼:

  

    对。

  

    记者:

  

    这个结构很重要。

  

    姜礼:

  

    再一个炕梢得挡一排砖,这块砖起啥作用呢?起一个就是火焖住了,完了烟焖住了,热度搁这边出来了。

  

    记者:

  

    如果你要是没有这些结构的话,在这儿烧火就是一片热,那边不热,这边烧糊了那边还凉着呢?

  

    解说:

  

    听说姜大爷到了村里,村民们争着请他去修炕。黄福春去年搭了一部炕,一烧炕满屋子的浓烟,姜大爷在炕前转了一圈就找到了病根。

  

    姜礼:

  

    这烟燎的黑烟,就是黑烟吧证明就是不好烧,这不这旮旯就搁这块砖就行,就这地方,这搁一块砖。咱也不说行,试试看,看看冒不冒烟。

  

    解说:

  

    您看,姜大爷只加了一块砖就把炉子给修好了。

  

    记者:

  

    看看现在还冒烟吗?

  

    村民:

  

    不冒了。

  

    记者:

  

    原来呢?

  

    村民:

  

    原来冒烟,点着就冒烟。

  

    记者:

  

    一分钟,一分钟就解决的事。

  

    村民:

  

    就这一点毛病。

  

    记者:

  

    还真是,一点烟都不冒了。

  

    解说:

  

    另一家的炉子也是同样的毛病,在姜大爷的指导下,这回我们也当起了修炕师傅。

  

    记者:

  

    我来学个手艺,我现在要垫这块砖看我行不行?

  

    姜礼:

  

    行。

  

    记者:

  

    我这么敲,是这么敲。

  

    姜礼:

  

    不是,你先这么打一个茬。不是,你也得比一下子。

  

    记者:

  

    噢,我知道了。

  

    姜礼:

  

    哎哎,你瞅着吧,

  

    记者:

  

    你这个炉子砌了多少年了?

  

    张玉红 吉林省四平市西平乡西八大村:

  

    砌了十多年了。

  

    记者:

  

    原来一直冒烟。

  

    张玉红:

  

    原来一直往外燎烟。

  

    记者:

  

    原来找人修过没有?

  

    张玉红:

  

    找人修过多少次了,老找炕的毛病。

  

    记者:

  

    这个比过去好烧了吗?

  

    张玉红:

  

    这个比过去好烧了。

  

    记者:

  

    过去最严重的时候到什么程度?

  

    张玉红:

  

    冒烟,这屋里都呆不了。

  

    记者:

  

    人都得跑到外面去。

  

    张玉红:

  

    对。

  

    姜礼:

  

    整一块砖得压住风量,这底下的风量,让它风从下面走。

  

    记者:

  

    从下面走?

  

    姜礼:

  

    从下面走。

  

    记者:

  

    是那么回事。

  

    姜礼:

  

    要不它从上面走它高。

  

    记者:

  

    这道理其实也挺简单的。

  

    解说:

  

    只一会儿工夫,姜大爷就为四五户村民解决了困扰多时的难题,但是这些问题似乎是太简单了些,我们决定为难一下姜大爷,看看下面这一招行不行?

  

    (影片)《小兵张嘎》

  

    你看这样的招数够狠了吧,我们也学学小兵张嘎把烟筒给堵上了。

  

    记者:

  

    刚才我们在这家给你设置了个障碍。

  

    姜礼:

  

    障碍?

  

    记者:

  

    不知道你看看这炉子好不好烧,这火炕,有没有什么问题?

  

    姜礼:

  

    那你堵住烟囱,那不在那,那能好烧吗?烟都搁那堵着呢。

  

    记者:

  

    你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呢?

  

    姜礼:

  

    那你,我修炕吧专门看烟囱,先来一瞅这烟囱堵上了。

  

    记者:

  

    一眼就盯着这烟囱了。

  

    解说:

  

    三个人忙活了半天,姜大爷还没进门就发现了问题,一计不成再来一计,趁着姜大爷为村民修炕的工夫,我们又换了另一招。

  

    翟树杰:

  

    现在我再做一个手脚,请老乡把锅台里面那个锅灶眼给它堵上,看他能不能发现。来我们试试。拿这个,这块砖大,给它堵上。我再扒点灰让他不好看,好,现在我们给盖上。这回我们再试试能不能难住姜大爷。

  

    姜礼:

  

    这不冒烟了。

  

    翟树杰:

  

    这怎么办呢这个?

  

    姜礼:

  

    那,你给那玩意堵上了。

  

    翟树杰:

  

    哪堵上了,哪堵上了?

  

    姜礼:

  

    就不在那后面眼那不是吗?

  

    翟树杰:

  

    你怎么知道堵上了。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姜礼:

  

    我都干一辈子。

  

    翟树杰:

  

    我难不住你。

  

    姜礼:

  

    我都干这些年吧,不是说老狐狸奸吗,也猾,也不是好糊弄的。远节柴禾近燎烟,这是农村的瞌,七层锅台八层炕。

  

    翟树杰:

  

    叫远节柴禾近燎烟,一冒烟肯定是炉子的事。

  

    姜礼:

  

    炉子的事。那不是把这堵着吗,用烧火棍,完了吧。

  

    解说:

  

    我们这几招对姜大爷来说只能算是小把戏,其实早在六七十年代,姜大爷修炕的大名就广为人知了,对慕名而来找他修炕的人姜大爷总是有求必应。几十年来,姜大爷修好的炕多的简直没法说。

  

    翟树杰:

  

    做了多少炕啊?

  

    姜礼:

  

    算不出来,一天吧就红火有个六七份,完了都得排个七八天呀。

  

    解说:

  

    姜大爷虽然有修炕的绝活,但是他并没有利用这门手艺来赚钱,当时姜大爷给人修炕利用的都是下班后的休息时间,不仅免费,甚至连饭都很少在人家里吃。

  

    姜礼:

  

    修炕完了为啥不吃饭呢?那时候没炉子,就这一个炉子,扒完炕再做饭都十二点多了。

  

    翟树杰:

  

    你怕耽误功夫?

  

    姜礼:

  

    耽误公家工作,公家有一摊工作,我是管运输的,专管一摊。你这个工作,人家领导,你要总搭(炕),人家能同意吗。

  

    解说:

  

    这一两年,人家看姜大爷岁数大了,过意不去,硬塞给他钱,有时推辞不掉,他也会收下,但是对有困难的家庭,他坚决不收钱。姜大爷说,人家找他修炕是看得起咱。

  

    姜礼:

  

    求着咱了,就是不给钱也去。我总在想情比钱大,我是总在想,现在也这么想。

  

    翟树杰:

  

    结果这些人都念你的好。

  

    姜礼:

  

    不是那总是,那“好”字呢不容易得。

  

    翟树杰:

  

    不容易得。

  

    姜礼:

  

    哎,那“好”不容易啊。

  

    解说:

  

    这些年四平市发展得很快,很多人住进了楼房,城市周边的棚户区也面临着拆迁,但是对那些家里还有火炕的街坊邻居来说,姜大爷的手艺还挺重要,姜大爷也很高兴继续为老邻居帮忙。

  

    吉林省四平市市民:

  

    我们这跟前的是邻居朋友,都介绍他给修,修得特别特别好。另外他不讲钱不钱,这大岁数就为人民服务了。

  

    吉林省四平市市民:

  

    这都修过,这快,相当好了,你就放心吧,多给宣传宣传。

  

    翟树杰:

  

    好,听你的。

  

    吉林省四平市市民:

  

    谢谢。

  

    解说:

  

    姜大爷有六个儿女,但都不在身边,现在他和老伴、姐姐和妻妹合住在一起,四个老人生活得挺快乐。

  

    姜礼:

  

    我大姐八十四岁了,那个(老伴)八十三岁了,那个(妻妹)七十七岁了,我七十八岁。

  

    翟树杰:

  

    你们家都是老人,身体还不错?算没算过你们加在一起多大岁数了?

  

    姜礼:

  

    三百多岁了,三百二十二岁了。

  

    翟树杰:

  

    姜大爷和火炕炉子打了将近60多年的交道,不过以后这交道打得会越来越少了,因为随着城市改造的进行,姜大爷所在的这个棚户区也面临着拆迁。他们一家不久也会住上有暖气的楼房,家里也没有火炕了,不过姜大爷并不遗憾,因为他说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并且做什么都会给他带来快乐。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