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蜘蛛人”――快乐·劳动(二)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深圳深房物业清洁有限公司高空队的队员们几乎每天都悬挂在城市高楼大厦的外面,清洗着墙面和玻璃,他们被称为“蜘蛛人”。
    记者在采访时,这些“蜘蛛人”正在清洗一栋40多层高的大厦,最高处距离地面大约有120米左右。记者看到,蜘蛛人要在高空中一手拿着长长的刷子,不断从身后的水桶里蘸取配制的药水,娴熟地完成各种清洗动作;他们每两人共用一根水管,对刷过的墙面进行冲洗。为了能清洗到最大面积的墙面,他们经常要像蜘蛛一样不断地在高空中用脚挪动身体,并倾斜着身体。
    郭世平是这个高空队的队长。14年来,他不仅练就了一身高空作业的本领,还带领队员们创造了14年安全无事故的纪录。几位工友告诉记者,他们到深圳打工都有五六年以上的时间了,当初来深圳的目的都是为了讨生活、开眼界。一开始他们也尝试过别的工种,但后来都选择了这一高风险的职业。他们在操作中有着种种安全措施。
在地面上等了近4个小时左右,几位蜘蛛人终于又完成了一面外墙的清洗,安全落地了。
高空清洁工作是一项高风险、富有挑战性的职业,所以现在很多高层建筑开始配备高空清洗机。不久,他们也会用上这样的装备,那时,他们就可以清洁更高的楼,而工作也会更安全。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各位观众大家好,我现在是在广东省深圳市,我擦的这个楼叫做怡泰大厦。不过看了我这个打扮,观众千万不要误解,我并没有调换工作,只不过是我们今天的节目是要关注一些高空作业的清洁工人,所以我还特地穿上他们的服装,而真正的清洁工人在哪儿呢?大家顺着这个视线往上看,您看,因为他们爬的高,很多人管他们叫“蜘蛛人”。

  解说:

  这些工人正在清洗的这栋大厦有四十多层高,最高处距离地面大约有120多米。他们一天当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悬挂在高空中渡过的。为了更清晰地拍摄到他们工作的过程,我们把摄像机架设在对面高楼的阳台上,选择了与他们清洗层基本平行的角度进行拍摄。从这个角度我们更容易体会到他们和地面的关系。这时,他们已经从第四十层清洗到了第二十八层。普通人不要说这样悬挂在高空,就是站在这里从阳台上向下看一眼,都会感到有些眩晕,但“蜘蛛人”要在高空中拿着长长的刷子,不断地从身后的水桶里蘸取配制的药水,娴熟地完成各种动作,每两个人共用一根水管,互相从同伴手中交替到对方手中对刷过的墙面进行冲洗。为了能清洗到最大面积的墙面,他们经常要这样像蜘蛛一样不断地在高空中用脚来挪动身体,并倾斜着身体,以便让刷子够到最远的墙面。工人休息时,我们在楼顶上见到了他们。

  翟树杰:

  像你们这最长时间的干了多长时间了?

  云志光(深圳深房物业清洁有限公司高空队队员):

  队长时间最长。

  翟树杰:

  队长做了多少年?

  郭世平:

  1992年开始做这个。

  云志光:

  他是在高空队刚成立就开始了做这个。

  翟树杰:

  1992年到现在已经14年了。

  郭世平:

  14年了。

  解说:

  这几位师傅只是深房物业清洁有限公司高空队的部分队员。队长郭世平,14年前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工,现在已经是这里的领头人。他叫云志光,他清洗过的最高楼层是60层。他叫王胜,19岁就开始闯深圳。还有韩松、陈龙、王飞等几位队员,他们都是从外地到深圳来寻求出路的农民工,他们从事高空作业少则五六年,多则十几年。这种在常人看来非常惊险的生活,在他们自己却感觉很平常。4月26日这一天,经过管理人员同意,我们的摄制组和他们一起登上了大厦的顶部,清晨七点钟他们将从这里放下吊绳。

  翟树杰:

  这个绳子肯定很结实吗?

  工作人员:

  结实。

  翟树杰:

  这是什么材料?什么材料?

  郭世平(深圳深房物业有限公司高空队队长):

  腈纶。这个是三股,其中一股有的时候它会磨损,磨损它里面包着,包着一根直的,怎么磨都磨不到它。

  翟树杰:

  这有个直绳在中间?

  郭世平:

  对,它有好多股。

  翟树杰:

  一吨重。

  工作人员:

  承受的力量一吨重。绳子就扣在这上面。

  翟树杰:

  这个就是你们的吊板。

  解说:

  由特殊材料制成的吊板可以在空中起到承托和平衡身体的作用,人坐上去既要结实又要便于操作,因此绳索和吊板连接部位的打结有着特殊的方法。

  翟树杰:

  就是说它又可以拉得紧,那个扣又是活扣。

  郭世平:

  对,对。

  翟树杰:

  自己掌握放自己的速度和力量。

  工作人员:

  这个是会越放(绳)越紧的。这个螺口。

  翟树杰:

  就是在放绳子的时候,就是它这个绳子虽然是放,但是它是往紧的方向放。

  郭世平:

  对,往紧的方向。

  翟树杰:

  如果装反了就非常危险了。

  工作人员:

  不会反,丝扣不会反。

  翟树杰:

  这绳看起来挺简单,这里边有学问呀。这根绳子起什么作用吗?

  工作人员:

  副绳、保护绳。

  解说:

  为了以防万一,通常在高空作业时都是两人三根绳,除了分别承载各自身体重量的主绳外,每两人之间会有一根辅助的副绳。

  云志光:

  这个安全带挂在上面,它就这样挂上去,两个人挂一个,两个人一边一个。

  翟树杰:

  就是说这一根安全绳负责你们两个人辅助的安全。

  云志光:

  对,对。

  云志光:

  这是防万一的。

  翟树杰:

  你比如像你从这个楼上搭下去的时候,会不会在这儿磨蹭,会不会造成危险?

  何新平(深圳深房物业清洁有限公司业务部经理):

  这个就是要注意做保护,支点那个地方我们都垫起了保护层。

  翟树杰:

  在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和多次的安全检查之后,工人师傅就要准备下楼了。他们刚才的行动就是要把这个绳子一直给它放到楼下的地面,然后还要再进行几次检查,在这个里边打上死结,为了不干扰他们,我们这会儿不能再采访他们了,现在让我们到楼下,从楼下看看他们是怎么进行操作。

  现在我们站到他们操作的楼面的对面,大概三十层楼的位置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们操作的过程。您看这个上面吊着一个小凳子的绳子是主绳,而两个人中间拴着安全带的这个绳是副绳。他们在操作过程中不断地在放动自己的主绳,让自己的身体下滑进行操作,而同时也还要不停地扳动这个副绳中间的一个卡子,也让自己同时不停地往下滑动。这个副绳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当一旦主绳发生意外的时候,它这个副绳的卡子就起到一个很关键拉扯的作用,这样它不停地滑动这个卡子,在上面和下面人员的帮助下,让自己安全地降落到地面。

  解说:

  在地面上等待了近四个小时左右,几位“蜘蛛人”终于又完成了一次外墙的清洗,安全落地了。通常像这样从上往下清洁完一次,叫做一吊。每洗十层大约需要一小时,不管是几十层的高楼,必须一口气做完一吊,才能落地吃饭、喝水,中间无法停歇。

  王胜(深圳深房物业清洁有限公司高空队队员):

  四川人当然喜欢吃辣椒。

  翟树杰:

  我听你们的口音好像全是四川人?

  郭世平:

  是,他不是。

  翟树杰:

  你是哪儿的?

  云志光(深圳深房物业清洁有限公司高空队队员):

  我是湖北的。

  翟树杰:

  你是湖北什么地方?

  云志光:

  湖北孝感。

  翟树杰:

  孝感地区。你们几个都是四川什么地方?

  工作人员:

  邓小平的家乡。

  翟树杰:

  广安?

  工作人员:

  广安。

  解说:

  高空队的几位工友到深圳打工都有五六年以上的时间了,他们当初来深圳的目的都是为了讨生活、开眼界,一开始他们也尝试过做别的工种,但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一高风险的职业。

  云志光:

  因为我在家里,我知道我自己以前在家里爬树,别人爬了一段距离就不敢爬了,我可以爬到最顶上那个枝丫上我都不怕,摇来摇去我都不怕。我说这个我绝对没问题。

  王胜:

  我们四川那个山很高的,几乎跟这个高度矮不到多少。我们就从山上那么大点儿墙上一个台,像这样一下一下爬上去。我们四川偷柴,就是跑到人家那个山上去搞人家的柴,人家就说我胆子挺大,我老乡就说胆子挺大,他就叫我去做。我最开始做的是八层楼。

  翟树杰:

  第一次做就是八层楼?

  王胜:

  就是做八层楼,他们把什么东西吊板都搞好,安全都搞好,就叫我坐上去。我坐上去,我一下就下去了,他说你的胆子真的挺大,就是这样我就开始做高空(清洁)了。

  韩松(深圳深房物业清洁有限公司高空队):

  这样嘛,相比之下,比其它的小工工资要偏高一点。

  蔡志平(深圳深房物业清洁有限公司高空队队员):

  做好了,家里盖一栋房子,当然好了。看下一步,给自己的小孩创造一点前途。

  翟树杰:

  其实你现在干的这个,前途不是也挺好吗?

  蔡志平:

  是,我们是比以前好多了。

  陈龙:

  作为我们这个还有一个诚实性的,比方说你这座房子。记得我去年我就做了一家人,我们下大概是二十多层,他说我那个窗子还没有搞干净一点,一小点儿。我们职责所在,我们下来了,我们又要重新去搞,这个就关系到我们这个公司的名誉问题,这是责任问题。

  解说:

  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他们已经记不清自己清洗过多少座大楼,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中只有很少的人偶尔会抬头看他们一眼,但是他们工作得非常快乐。在城市的高空和生活的高空中不断地挑战自我。

  翟树杰:

  这家清洁公司的高空作业队成立十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安全无事故的记录,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高空清洁工作毕竟是一个高风险、富有挑战性的职业。所以现在很多高层建筑开始配备高空清洗机,不久他们也会有用上这样的装备,到了那时候他们可以清洁的楼更高,而工作也会更安全。

  在这里我们祝福他们。

  工作人员:

  谢谢。

  翟树杰:

  谢谢,再见!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