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究竟有多少遇难者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 进入论坛 >>>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4月26号晚,河南省郏县大刘山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根据郏县有关部门公布的消息,当时井下有66名矿工,事故造成五人死亡,七人受伤。《焦点访谈》记者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往事故现场,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这起事故存在瞒报现象。

  

    记者赶到现场时,救援工作已经结束。在矿里记者见到了四名遇难矿工的尸体。但一些遇难矿工家属向记者反映,就在150公里外的新密市中医院,那里还停放着另外四具尸体。

  

    新密市中医院负责遗体接收的保卫科科长郭小五带着记者来到太平间,看到了名字叫王杰的遇难矿工遗体,而王杰并不在当地政府公布的遇难矿工名单之中。

  

    



在新密市中医院门口,记者还看到正在寻找亲人的矿工家属,从他们的口中记者得知,他们亲眼看到还有四具遇难者遗体停放在新密市医院内。而这个消息在郭小五那里也得到证实。而这四名遇难者的名字也不在县里公布的死亡者名单之中。至此,除了郏县有关部门上报公布五个遇难矿工外,记者又在新密找到了五具在“4.26”大刘山矿难中遇难的矿工遗体。

  

    此外,发生事故的大刘山煤矿当时正处于技术改造中,按照规定是不能够从事生产的。但是事故发生时,这个煤矿却违反规定正在生产。在现场的矿工们说,事故发生后,矿方并没有立即组织专业医护人员进行救治。直到第二天的凌晨三四点钟,矿上才派出车辆往外运送伤员,并试图瞒报死亡人数。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4月26号晚上,河南省郏县大刘山煤矿发生了一起瓦斯爆炸事故。大刘山煤矿是一个技改矿,属于违法生产。矿难原本是一个不该发生的悲剧,但是记者在现场的调查表明,这起矿难发生后,却上演了一出更不该发生的闹剧。

  

    解说:

  

    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的大刘山煤矿是一座国有整合煤矿。今年4月26号晚9点50分,这座煤矿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瓦斯爆炸事故。4月29日,记者赶到了这里。此时,救援工作已经结束,在矿里记者见到仍停放在这儿的四名遇难矿工的尸体。按照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当煤矿发生矿难时,矿方应该在第一时间如实地向当地人民政府和相关主管部门进行报告,以便组织开展有效的救援和抢险工作。但是,大刘山矿的负责人却在事故发生后隐瞒了情况,自己组织人员开始抢救。

  

    记者:

  

    救援工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庆安 河南省郏县大刘山煤矿矿工:

  

    救援工作从9点吧,就是9点40左右发生的瓦斯爆炸,直到1点我们才去了。

  

    记者:

  

    当时展开救援的是哪些人?

  

    矿工:

  

    4点班的人。

  

    记者:

  

    是本矿的人?

  

    矿工:

  

    嗯,本矿4点班的人。

  

    记者:

  

    有没有外来专业的救护队伍?

  

    李庆安:

  

    没有,没有报警。

  

    解说:

  

    据李庆安介绍,伤员被救上来之后并没有专业的医护人员立即救治,直到三四点钟矿上才派出车辆开始陆续往外运送伤员。由于李庆安的哥哥也受伤了,于是李庆安随同矿上的工作人员一起开着一辆小面包车拖着七名伤员送往医院。然而令李庆安不解的是,这辆面包车不是驶向15公里外的郏县,也不是50公里远的平顶山市,而是向着100多公里以外的郑州方向驶去。

  

    李庆安:

  

    农村人就是讲究一点实惠,就是抓紧时间,哪怕是早一会儿,病人能及时治疗这我都满足了,我并不要求啥。

  

    解说:

  

    据了解,大刘山煤矿是一座技改矿,按规定根本不能生产。但是事故发生时,这个矿正在进行违法生产。根据郏县有关部门公布的信息,当时井下共有66名矿工,根据郏县人民政府的这份“4.26”事故情况报告,这次事故死亡5人,伤7人。

  

    王荣昌 河南省郏县煤炭工业局局长:

  

    这个数字已经上报,逐级上报。

  

    记者:

  

    这两天的时间这个数字有变化吗?

  

    王荣昌:

  

    没有变化。

  

    记者:

  

    还是死亡5人,重伤7人?

  

    王荣昌:

  

    轻伤7人。

  

    解说:

  

    伤亡人数是划分安全事故等级的一个重要指标,也事关企业和有关方面责任的轻重。虽然当地政府明确公布了事故伤亡数字,但是奇怪的是,郏县煤炭工业局的局长却对这些情况似乎一头雾水。

  

    记者:

  

    受伤的矿工现在在哪儿呢?

  

    王荣昌:

  

    受伤矿工,据矿方说在医院治疗。

  

    记者:

  

    在哪个医院呢?

  

    王荣昌:

  

    可能是在,据我了解可能在……

  

    记者:

  

    在哪个医院,您知道吗?

  

    王荣昌:

  

    正在进一步核实。

  

    记者:

  

    所有的伤员在哪儿,难道作为你们主管部门还不知道在哪里治疗吗?还需要再进一步核实吗?人在哪儿?

  

    王荣昌:

  

    稍等会儿,我有点头晕,稍停一下。

  

    解说:

  

    局长不知道伤员在哪儿,经过一番打听,记者在120公里以外的新政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在大刘山矿难中受伤的其中八名伤员。这八人当中4人严重烧伤、四人轻度烧伤,八个人伴有不同的合并症。仅按这个医院的情况就可以肯定绝不是县里公布的只有7人轻伤。那死亡五个人的数字是否是真实的呢?在采访中,记者从不少矿工和家属那儿听到了不同的说法。据他们说,在这次事故当中死亡的不止五人。为此,记者专门找到了负责核实死亡人员情况的郏县公安局副局长谢灿领。

  

    谢灿领 河南省郏县公安局副局长:

  

    现在我们掌握的就这五个人。

  

    记者:

  

    就你们公安机关来说进行过核实没有?

  

    谢灿领:

  

    当然了,我们进行非常严格、非常严密的调查。

  

    解说:

  

    这位局长给记者提供了他们上报的7名遇难矿工的姓名。他们分别是范文店、黄永帅、王献文、赵书现、王世欣。难道真的只有这五个人遇难吗?难道矿工和家属所说的都是谣言吗?记者决定展开深入采访。一些遇难矿工家属向我们反映,在相距大刘山煤矿150公里以外的新密市中医院,还停放着在这次事故当中遇难的另外四具尸体。根据这条线索,另外一路记者迅速赶往新密市。记者首先找到了新密市中医院负责遗体接收的保卫科科长郭晓五。郭晓五同意用这种不面对镜头的方式接受我们的采访。

  

    郭晓五 河南省新密市中医院保卫科科长:

  

    10点钟以后他把情况跟我说,他说他单位出事了,要上太平间放人。我说什么事?他说是事故。我说你们是什么地方?他说是郏县。就是将近12点左右拉过来一个煤矿上的人,因为身上有煤。

  

    解说:

  

    随后,医院工作人员带领记者来到了太平间。这里存放着一具名叫做王杰的遇难矿工遗体,这具遗体已经经过王杰亲属的现场确认。

  

    (电话采访)

  

    记者:

  

    你们有没有专门问过矿上,就是为什么要拉到新密去?

  

    门国听 遇难矿工王杰的亲属:

  

    他们就说要进行整容。

  

    记者:

  

    那在你们郏县这种整容不能做吗?

  

    门国听:

  

    没听说过这个道理的,这就是个谎言。

  

    记者:

  

    你们与矿上有没有什么联系?或者矿上对你们有没有什么答复?

  

    门国听:

  

    没什么答复,矿上他们说最多出二十万块钱。

  

    解说:

  

    就在新密市中医院,记者看到有几个矿工亲属正在寻找自己的亲人,他们寻找的矿工名叫范麦圈,事故发生时正在大刘山煤矿工作,但事故发生之后他就彻底失去了音讯。

  

    林玉珍 失踪矿工范麦圈的亲属:

  

    俺家遇难的人现在还是生死不明,两三天了我还没见人。

  

    记者:

  

    还不知道这个人在什么地方?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林玉珍:

  

    嗯,我光往这儿来就跑两回了。

  

    解说:

  

    记者碰到他们时,他们已经是第三次从郏县来到新密市,这一次他们仍然没有找到范麦圈。从他们的口中记者得到了另外一则消息,在新密市中医院他们亲眼看到至少停放着四具遇难者的遗体。

  

    林玉珍:

  

    我亲眼看见的是四名,其中一名就是我们村儿的王杰,这是我自己亲眼瞅见的。

  

    记者:

  

    那另外三名都是哪儿的呢?

  

    林玉珍:

  

    另外三个他们家是哪儿的我不知道。

  

    记者:

  

    你能确定另外三名肯定是这次矿难中遇害的吗?

  

    林玉珍:

  

    他说了是一起拉来的,里面(太平间)看门的那个人他说前天夜里两点拉来四具尸体。

  

    解说:

  

    这四具遗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记者再次找到了郭晓五,最后他向记者证实4月27号凌晨是他安排车辆去大刘山煤矿接运的尸体。

  

    郭晓五:

  

    我派的车到郏县,到那儿以后一直车不见回来,我给我司机打电话联系,他说现在人还在井下,没有打(捞)上来,结果到早上八点钟左右拉过来五具尸体,拉过来以后一查是五具尸体,我说我们这个地方放不下,没有地方,结果放了四具,其他一具尸体拉出去了。这四具尸体的姓名是王青林、刘建刚、邢国印、王杰。

  

    解说:

  

    这四个遇难者的名字都不在县里公布的死亡者名单当中,显然是被瞒报了。而被拉走的另外一具遗体是不是范麦圈呢?焦急的家属多方查找,终于在新密市第一人民医院找到了一具遗体。

  

    记者:

  

    你觉得里面的人是范麦圈吗?

  

    范永亮 失踪矿工范麦圈的亲属:

  

    现在是这人在井下放时间太长了,他们不抢救,放时间太长光看脸看不清楚,都肿了,辨认不出来。

  

    记者:

  

    下一步怎么办呢?

  

    范永亮:

  

    现在矿上人都走了,俺也辨认不出来,只有找矿上了。

  

    李小红 失踪矿工范麦圈的妻子:

  

    今天是没法确认了。

  

    解说:

  

    至此,通过记者调查,除了郏县有关部门上报公布的那五个遇难者之外,我们在新密市又找到了五具在“4.26”大刘山矿难中遇难的矿工遗体。

  

    死亡矿工名单:

  

    范文店 河南省郏县黄道乡后湾村

  

    黄永帅 河南省佳县渣元乡黄门村

  

    赵书现 河南省禹州市洪畅镇柚子赵村

  

    王世欣 河南省禹州市洪畅镇洞沟村3组

  

    王献文 河南省佳县黄道乡纸坊村

  

    王杰 河南省郏县黄道乡后湾村

  

    王青林

  

    刘建刚

  

    邢国印

  

    失踪矿工:

  

    范麦圈 河南省郏县黄道乡后湾村

  

    主持人:大刘山煤矿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无视矿工的生命安全,违法生产酿成惨剧,而惨剧发生之后,救援工作并没有迅速有效地开展,受伤的矿工被拉着东躲西藏,试图瞒报死亡人数。令人震惊的是,在当前我国政府高度重视安全生产的情况下,大刘山煤矿和相关的部门竟然还能如此无视法律、漠视生命。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