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和煦风吹微山湖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 进入论坛 >>>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美丽富饶的微山湖两岸,分别坐落着山东的济宁市和江苏的徐州市。长久以来,沿湖而居的两省百姓因为争夺湖田湖产资源多次发生纠纷,甚至酿成大规模冲突。从2003年起,这两家纷争不断的近邻,都向对方主动伸出了友善和解的手。

  

    近50年来,双方发生的大规模纠纷就有400余起,伤亡人数达800余人。经了解,双方矛盾的焦点之一就是因湖水水位下降露出的湖田。这种田土壤肥沃,往往一方的百姓种上麦种后,同一块田,又被另一方农民据为己有。到了麦收的时候,由于分不清是哪一方种的种子,纠纷就会随时爆发。2003年,由于湖水水位是历年来较低的,湖田在整个微山湖区比比皆是,也就成了随时爆发纠纷的火药桶。

  

    面对这种情况,很少往来的两个市的领导和相关部门密切接触起来,共同协商建立微山湖地区稳定协调机制,核心就是化解矛盾、及时沟通。

  

    为了真正解决矛盾,有的村镇在经常发生冲突的地带划出临时界限;为了让自己的村民主动撤出冲突地带,微山县还曾拿出80万元补偿村民损失;江苏省铜山县套里村的大批电渔船对资源破坏极大,导致与山东渔民发生冲突,为此,铜山县主动开展了查禁电渔船行动。

  

    据统计,近几年两地相关部门共排查各种湖区矛盾和纠纷2000多起,调处成功率达到99%,使得这个纷争不断的冤冤相报之地,逐步地走向了稳定和谐。

  

    

<详细内容>

  

    主持人 翟树杰:

  

    美丽富饶的微山湖两岸分别座落着山东的济宁市和江苏的徐州市。长期以来,沿湖而居的两省百姓为争夺湖田湖产资源多次发生大规模纠纷,冤冤相报绵延几代人。今天,和谐发展成为两地政府、百姓共同的需要,这两家纷争不断的近邻都向对方主动伸出了友善和解的手。

  

    解说: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唱的是位于山东和江苏两省交界处的微山湖上发生的故事。微山湖是我国面积较大的淡水湖之一,著名的京杭大运河就从这里穿湖而过。当地丰富的湖产是沿湖百姓生存的主要依靠,但是由于利益之争,微山湖曾经成为纠纷不断的地方。

  

    记者:

  

    这种互相之间打来打去持续了好多年吗?

  

    华明友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高楼乡渭河村党支部副书记:

  

    持续好多年,一直持续好多年。

  

    记者:

  

    打最厉害的时候,像你们村里头有多少人参与的?

  

    华明友:

  

    打最厉害的时候,我们男女老少大概百十人。

  

    记者:

  

    他们这边呢?

  

    华明友:

  

    他们那边也得有几十人。

  

    边道钦 江苏省沛县大屯镇丰乐村村委会副主任:

  

    总共我们村伤了是5个,包括这些重伤是5个。1996年这个事件最重的时候当场死亡就是3人。

  

    记者:

  

    还死了3人?

  

    边道钦:

  

    死了3个人。

  

    记者:

  

    以后这个冲突是不是还在不断加剧?死人了以后大家互相仇视心理……

  

    边道钦:

  

    死人以后,这个仇是越记越深,可以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解说:

  

    这两个隔湖相望的村的冲突,实际上是山东省和江苏省两省之间沿湖地带许多冲突的一个缩影。据统计,近50年来双方由于水产资源和湖田争夺发生大规模的纠纷就有400多起,伤亡人数高达800多人,那么如何才能改变这种混乱的局面呢?

  

    日历翻到了2003年,这种不断发生的群体性纠纷突然间停止了,而且在其后至今的三年时间里纠纷双方之间的关系慢慢地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

  

    记者:

  

    2003年的时候是不是双方的火药味是最浓的时候?

  

    吴军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公安局傅村派出所副所长:

  

    对,因为2003年水面下降很严重,湖水干枯,湖里面老百姓种植的面积很大,那个时候湖区双方经济纠纷矛盾点最重。

  

    解说:

  

    这里所说的纠纷矛盾点是双方之间为了争夺因湖水水位下降露出的湖田而引起的,由于这种田土壤肥沃,播种后不需要田间管理就可以获得较好的收成,因此往往一方的百姓耕好湖田,种上了麦种后,同一块田又被另一方的农民继续耕种。

  

    村民:

  

    好比这一块地,这是一方地,我们就是这样种下去了,就是一朝的种下去,湖地一种下去很暄,过几天我们发现他们是这样栽下来了,栽下来了我们当时就争。

  

    解说:

  

    当地人把这种田叫“交织田”,这种田到了麦收的时候由于分不清是哪一方的种子,就成了纠纷的爆发点。而2003年的时候由于微山湖湖水水位是历年来较低的,这种“交织田”在整个微山湖区比比皆是,湖田也就成了随时可能爆发纠纷的地方。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当年并没有发生大的纠纷。

  

    记者:

  

    有人把这个形容说是您这只市委书记的手握到了济宁市委书记的手产生的一个效应。

  

    徐鸣 江苏省徐州市委书记:

  

    那一次双方的接触应该讲也是我们地区的一次破冰之旅,大家谈得很好。我们会见过之后,双方就约定由我们各自的政法委来具体操作。从那次会见之后,我们双方的政法系统、公安系统乃至从县到乡镇、村做了大量的工作,统一思想认识,各级干部统一思想认识,叫做统一思想认识,来妥善处理边界的纠纷。

  

    解说:

  

    以往纠纷不断,相互指责,很少往来的两个市的领导,在2003年即可能爆发更大纠纷的时候相互握起了手,很快双方相关部门的接触也密切了起来。

  

    步士金 山东省济宁市政法委书记:

  

    我们和徐州市政法部门协商,建立一个微山湖地区稳定协作机制。经双方沟通以后,在2003年7月31日我们签订了五项协议。

  

    记者:

  

    这个机制的核心是什么?

  

    步士金:

  

    这个机制的核心,这就是化解矛盾,及时沟通。

  

    解说:

  

    山东一方微山县的大卜湾村和江苏一方沛县的丰乐村以往是相互纠纷积怨很深的对头。为了能够避免继续冲突、缓解矛盾,两个村都动了不少脑筋。今年已经60多岁的卜老汉就率先充当起了协调员的角色。

  

    记者:

  

    过去那么多年就没想起来协调一下吗?

  

    卜昭河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大卜湾村村民:

  

    过去没有人出面怎么协调?他也不上我们这边来说,我也不上他们那边说。

  

    记者:

  

    就是那天晚上你想什么?什么东西决定我非得去?

  

    卜昭河:

  

    我想我怕以后再出现大问题,本身我们家庭的孩子又多,俺弟兄好几个,从那以后再摊我到本人身上,就协调以后别出现别的事就拉倒了,当时是那么想的,结果协调完以后都安生了,跟湖西的人见了在一起聊天,都很热情。

  

    解说:

  

    为了能够真正地解决两个村的矛盾,他们还主动在以往经常发生摩擦的地带划了一条临时的界线。

  

    记者:

  

    划这么一条线是什么意思呢?

  

    辛松 江苏省沛县大屯镇镇长:

  

    就是从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从地理位置上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界限,你大卜湾村在我河边的东边,你丰乐村下一步的经营范围在这个界的西边,从地理位置划分,这条界其实也就是说从心理上给双方解开疙瘩,把这个疙瘩给它抻开了。

  

    记者:

  

    有了这一条线以后现在这个争斗……?

  

    辛松:

  

    基本上没有了。现在无论从大的到小的,从2003年之后双方都很正常的生产状态。

  

    解说:

  

    为了不让已经平息下来的纠纷再次发生,两地的党委政府做出了艰苦努力。山东的微山县为了让自己的村民主动撤出摩擦地带,就曾一下子拿出了80万块钱。

  

    孔维民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委书记:

  

    拿这笔钱的时候正处于麦收前夕,当时播种的时候双方群众交叉播种,就是也有你播的,也有我播的,到收的时候就带来了问题,肯定都要上那一个地点去收割去,如果解决不好这个问题,很可能要出现纠纷。当时有一个初步的统计,统计的就是如果我们的老百姓要上那里收去,根据收的产量可能估计80万块钱,所以把这个钱就给老百姓了,老百姓就不再收了,把这个粮食就让给江苏的老百姓了。

  

    解说:

  

    江苏省铜山县的套里村近年来盲目地发展了大批电渔船,由于这种捕捞方式对资源破坏极大,导致山东渔民的不满。为了杜绝纠纷,当地政府主动开展了严厉的查禁。

  

    孟宪康 江苏省铜山县政法委书记:

  

    就是我们一个巡逻艇,确保我们铜山的渔民不到微山湖捕鱼,第二就是电船我们全部给它炸掉。

  

    记者:

  

    像这个村子一共炸了多少?

  

    孟宪康:

  

    134条。

  

    解说:

  

    不让村民盲目进湖捕捞,那么这些村民的生活出入又在哪里呢?

  

    记者:

  

    船都改成这样了?这个是干什么用的呢?

  

    渔民:

  

    运山东渔民他捕的鱼,我们把它买回来放在这里,就是微山湖南岸捕的鱼80%都从这里卖走。

  

    记者:

  

    那你这个鱼是从什么地方来呢?

  

    渔民:

  

    还是微山湖里面,我买他们的。

  

    记者:

  

    过去你们是互相去争,现在实际上是生意上的一个链条了?

  

    渔民:

  

    那肯定了。

  

    孙守刚 山东省济宁市委书记:

  

    微山湖地区能够有今天这样一个和谐安定的局面的确是来之不易,但是今后的任务仍然非常艰巨。我认为有矛盾并不可怕,关键是我们以什么态度,怎么来处理这些矛盾和问题。 根据我们的统计,这几年我们共排查各种湖区的纠纷、矛盾和问题有360多处,我们都能够及时地去沟通、协调和化解。我们的想法就是“小问题要不出乡村,中问题要不出县,那么大问题要不出市”。

  

    解说:

  

    从往日激烈的利益之争到今天的和谐共处,沿湖群众的生活自然也安宁了。

  

    夏诚华 中央维护稳定办公室调研室主任:

  

    边界地区的稳定问题不仅仅体现在微山湖这两个省的,在其它地方,省与省之间,地市与地市之间,甚至有些县与县、乡镇之间也有一些纠纷问题的发生。微山湖地区做好工作的启示在于做好边界地区的稳定工作,确实党委政府要站在一个为全局、为群众利益着想的这个高度来处理好工作,这不仅仅是边界地区的,对于其他做好稳定工作也有很重要的借鉴和学习的意义。

  

    主持人: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可是微山湖沿岸两省的沿湖群众长期纷争冤冤相报的结果使老百姓吃尽了苦头。两地的党委政府从大局着眼,统一思想,主动做好自己一方的群众工作,不仅化解了矛盾,还使得这个百余年纷争不断、冤冤相报之地逐步走向了稳定和谐。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