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糊涂的“明白卡”

发布时间:2010年04月01日 13: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com

  

    



■ 进入论坛 >>>

  

    CCTV.com消息(焦点访谈):张婆婆是湖南省南县乌嘴乡的一名普通村民,她的两个孙女都在乌嘴乡中心小学读书,每次开学交费,都是张婆婆最头疼的时候。记者调查发现,乌嘴乡中心小学存在强行向学生家长收费的行为。

  

    为了减轻农民负担,国家于2004年出台了义务教育一费制,大大降低了中小学学杂费的收费标准。但张婆婆说,她的两个孙女每学期开学的时候总共要交1000多元钱的费用;另一些村民也告诉记者,他们的孩子每学期也要交六七百元的费用。按规定,南县一个小学生一学期的学杂费最高不应超过140元。那么,乌嘴乡中心小学为什么向学生收取了这么高的费用呢?

  

    该校王校长表示,他们的收费是根据湖南省教育厅规定的九项服务性收费标准收取的。在学校的公示牌上记者看到,除了统一收取的“一费”之外,学校还可以向学生提供搭餐、寄宿等九项服务并收取费用,但前提是学生需要,家长自愿。对此,学校表示,他们收取的这些费用都是家长自愿交的。为了证实自己的话,王校长还出示了全校506名学生的缴费明白卡,上面都有家长或学生的签字。但记者调查发现,有些家长是迫于学校“不交钱就不发书”等压力不得不签的字,而有些签字则是老师代学生签的。

  

    根据调查,乌嘴乡中心小学除了对九项服务性收费项目强制收费外,还向学生收取了九项收费之外的饮水费。

  

    记者采访后,当地政府对此事给予重视,并提出了整改方案。

  

    [详细内容]

  

    主持人 方静:

  

    屏幕上的这张学生缴费明白卡是湖南省教育厅为治理中小学乱收费而采取的一项措施,目的是为了让学生和家长对学校提供的服务性项目自主选择,自愿交费,对所缴的费用心中有数。然而记者在益阳市采访时发现,有些家长从来没见过这张明白卡,却糊里糊涂地交了钱。原本为了让学生和家长明明白白的明白卡,怎么会变成了一笔糊涂账呢?

  

    解说:

  

    张婆婆是湖南省南县的一名普通村民,她的儿女都在外地打工,两个孙女在乌嘴乡中心小学读书,每次开学都是张婆婆最头疼的时候。

  

    学生家长1:

  

    反正不知道什么费,搞不多少时间就要交,搞不多少时间就要交。

  

    记者:

  

    一学期要交多少钱?

  

    学生家长1:

  

    整个两姊妹一起加起来一千多块钱,我也不知是些什么费。

  

    记者:

  

    这些钱对于你们来说负担重吗?

  

    学生家长1:

  

    那我们当然重啊,我们是农村种田的人啊,又没有拿工资的,又没有赚活钱的,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困难啊。

  

    解说:

  

    在南县,很多小学生的家长都和张婆婆有着相同的经历。徐建国读五年级的女儿也在乡中心小学上学,和往年一样,今年开学徐建国又收到了学校开具的厚厚一叠收据。

  

    学生家长2:

  

    一个学期六七百块钱。

  

    记者:

  

    这六七百块钱对你们家的生活有多大的影响?

  

    学生家长2:

  

    反正到那个时候就要钱,要是没有(钱)的时候就要借了,没有(钱)的时候就逼得你要借钱了,没法子,总归要想办法供小孩读书呀,不读书别人笑话你呀。

  

    记者:

  

    就是其它地方少花一点。

  

    学生家长2:

  

    只有这一个办法,它(学校)要多少钱也不能跟他们讲价。

  

    解说:

  

    为了减轻农民负担,保障贫困学生读书的权利,国家于2004年出台了义务教育一费制,大大降低了中小学学杂费的收费标准。按规定,在南县,一个小学生一学期的学杂费最高不超过140元,那么乌嘴乡中心小学为什么向学生收取这么高的费用呢?

  

    乌嘴乡中心小学老师1:

  

    这些都是根据教育局、县政府下发的文件来收的。

  

    王进群 湖南省益阳市南县乌嘴乡中心小学校长:

  

    必须要的,咱们还有公示在这,那个收费的公示,一项一项的。

  

    解说:

  

    王校长所指的是由湖南省教育厅规定的九项服务性收费项目,而家长不满的焦点也在于此。在公示牌上我们看到,除了统一收取的“一费”外,学校还可以向学生提供搭餐、寄宿等九项服务,并收取费用,但必须是学生选择哪项服务,学校收取哪项费用,前提是学生需要,家长自愿。设立服务性项目是为了满足学生的不同需要,方便学生的学习生活本应是件好事,但在南县我们却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记者:

  

    这个搭餐费你们愿意交吗?

  

    学生家长3:

  

    不愿意交也得交啊。

  

    记者:

  

    早餐在家里吃再去上学也可以?

  

    学生家长1:

  

    也可以呀,他们不肯呀,他们全部要交早餐、中餐,就是喊我们交。

  

    记者:

  

    收搭餐费首先的前提应该是学生家长自愿?

  

    王进群:

  

    家长自愿,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学生就交搭餐费。

  

    记者:

  

    都能保证这些学生家长是自愿的吗?

  

    王进群:

  

    基本上都是自愿。

  

    解说: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王校长向我们出示了全校506名学生的缴费明白卡,缴费明白卡是湖南省为落实教育收费公示制度而实行的一项举措,要求每年开学前由学校分发给家长,家长在认可的收费项目上签字后学校方可收费。我们在中心小学所有学生的明白卡上都看到了签名,那么既然学生家长都认可了明白卡上的收费项目,为什么还有家长对缴费感到不情愿呢?

  

    乌嘴乡中心小学老师1:

  

    那没有这种现象,我们学生家长非常地支持我们学校的工作。

  

    乌嘴乡中心小学老师2:

  

    这一点应该说没有,我们学校从来不对家长施加压力,也不对学生施加压力,学生要干什么事情都是他自觉、自愿的。

  

    记者:

  

    上面的这些费用您当时都认同吗?

  

    学生家长3:

  

    你不认同怎么读书呢?小孩怎么读书呢?

  

    学生家长2:

  

    我们不交中餐他们不行,他们不发书。

  

    记者:

  

    不交不发书啊?这是老师跟你们说的吗?

  

    学生家长2:

  

    是老师跟我们讲的,硬要交啊。

  

    解说:

  

    一些家长迫于压力,不得不在明白卡上签了字。而另一些签名则更令记者感到困惑。根据直觉,这些名字的主人更像是儿童,而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带着这个疑问,我们采访了该班的班主任——李老师。

  

    记者:

  

    老师我想问一下,你们班有叫张甜甜的同学吗?

  

    李琼 湖南省益阳市乌嘴乡中心小学教师:

  

    有啊。

  

    记者:

  

    有叫张心雨的同学吗?

  

    李琼:

  

    有。

  

    记者:

  

    有叫黎梦瑶的吗?

  

    李琼:

  

    有。

  

    记者:

  

    等于说这三个人都在你们班上,是吧?

  

    李琼:

  

    是啊。

  

    记者:

  

    那怎么学生家长签名都是学生的名字呢?

  

    李琼:

  

    他们签的时候我们说可以签学生的名字啊。

  

    记者:

  

    这不是要求学生家长签名吗?

  

    李琼:

  

    家长就自己签了这个学生的名字啊。

  

    记者:

  

    家长为什么不签家长的名字啊?

  

    李琼:

  

    他说家长可以,他也可以,就签了学生的名字。

  

    解说:

  

    是否真如李老师说得那样呢?我们走访了其中一名学生的家长。

  

    记者:

  

    去报名的时候是您去的?

  

    学生家长4:

  

    我去的。

  

    记者:

  

    您去的时候,老师没让您看这张卡让您签字吗?

  

    学生家长4:

  

    没有。

  

    记者:

  

    那您知不知道有这么一张明白卡呀?

  

    学生家长4:

  

    不知道。

  

    解说:

  

    老师说是家长签的,家长却说不知道,那么这个字到底是谁签的呢?记者仔细比对后又发现,这些签字的笔迹竟然非常相似,似乎出自同一人之手,难道签字的还有另人其人吗?

  

    记者:

  

    为什么这两个名字的笔迹是一样的呢?

  

    李琼:

  

    那他们都是这样签的啦,它们都是家长签的啦。

  

    记者:

  

    这两个孩子是同一个家长吗?

  

    李琼:

  

    笔迹有的有一点相同吧。

  

    记者:

  

    这可不是一点相同,你看这个“张”字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这个是家长签的还是您签的?

  

    李琼:

  

    是家长签的啦,真的是家长签的啦。

  

    解说:

  

    老师和家长给出的答案为何有这么大的出入呢?经过记者多方调查得知,这三张字迹相同的明白卡都是由这位一年一班的班主任李琼老师代替家长签署的。记者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中心小学的每个班级都大量存在着笔迹相同的签名,而很多家长甚至对明白卡这回事都一无所知。

  

    记者:

  

    这服务性费说的是什么?

  

    学生家长1:

  

    不晓得。

  

    记者:

  

    在交钱的时候不应该有一张学生缴费明白卡吗?

  

    学生家长1:

  

    交钱是学生交的,家长没见过。

  

    记者:

  

    没有给你看过?

  

    学生家长1:

  

    没有。

  

    记者:

  

    没有拿过来让你签字吗?

  

    学生家长1:

  

    没有。

  

    解说:

  

    就这样,经过学校的各种操作,一再让家长对缴费明明白白的明白卡彻底成了一笔糊涂账,学校千方百计这么做,其用意也就不言自明了。而国家出台的“两免一补”等政策给农民带来的实惠就被这些乱收费抵消了。在乌嘴乡中心小学每一个班级的角落里都放有一台自动饮水机,在简陋的教师里显得格外醒目。然而,也就是它给这些并不富裕的农村家庭增加了又一项负担。

  

    记者:

  

    这些是“一费制”外的服务性收费,包括班费、影票费、教育奖励基金、搭餐费、寄宿费、借读费、保险费,是吧?

  

    王进群:

  

    嗯。

  

    记者:

  

    除此之外不应该再向学生收取任何费用?

  

    王进群:

  

    对。

  

    记者:

  

    那咱们收的饮水费在这里面吗?

  

    王进群:

  

    饮水费也是有那个文件的,在这个上面没有,也是有这个文件的。

  

    记者:

  

    什么文件呢?

  

    王进群:

  

    上面下来的。

  

    解说:

  

    这就是王校长所说的文件。从2004年起,益阳市在全市中小学推广饮用纯净水。

  

    王刚 湖南省益阳市教育局勤工俭学管理站站长:

  

    根据国家的有关文件规定,我们教育部门、学校有义务向学生提供健康的饮用水。

  

    解说:

  

    王主任所说的有关文件是指这份由湖南省政府下发的《关于加强学校卫生防疫与食品安全工作意见》的通知,记者仔细阅读后发现,关于饮水文件上的要求是,学校要为学生提供足够的符合卫生标准的饮用水,而且应由教育部门安排专项经费。然而在益阳市卫生的饮用水就变成了由学生自己掏钱购买的纯净水。不仅如此,记者在益阳市教育局的另一份文件中发现,饮水费已经被益阳市教育局明文规定为又一项服务性收费。

  

    记者:

  

    在益阳市等于是又增加了一项服务性收费了?

  

    龚妙章 湖南省益阳市教育局副局长:

  

    这个收费也不是益阳市增加了一项,其它地方也有。

  

    记者:

  

    不说其它地方,光说益阳市呢?是不是这个情况?

  

    龚妙章:

  

    这个收费肯定是上面没有规定的。

  

    记者:

  

    上面没有规定,下面可以这么做吗?

  

    龚妙章:

  

    应该说是不行。

  

    记者:

  

    你们都是小学生吗?

  

    新民小学学生:

  

    是。

  

    记者:

  

    在哪个学校上学?

  

    新民小学学生:

  

    新民。

  

    记者:

  

    像水费和电费每个学生都必须要交吗?

  

    新民小学学生:

  

    嗯。

  

    记者:

  

    都得交?不交可以不可以?

  

    新民小学学生:

  

    不可以。

  

    记者:

  

    如果你们不交的话,老师会怎么说?

  

    新民小学学生:

  

    天天催我们交嘛。

  

    记者:

  

    你们学校有没有收过饮水费啊?

  

    乌嘴乡中心小学学生:

  

    收过一次。

  

    记者:

  

    不交钱行不行?

  

    乌嘴乡中心小学学生:

  

    不行,老师逼着交。

  

    记者:

  

    你希望在学校学习应该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乌嘴乡中心小学学生:

  

    我希望是一个不需要交很多钱,但是能够学得让自己满意,学到很多的知识。

  

    主持人:

  

    听到孩子如此简单的愿望,作为他的老师和校长不知会不会感到汗颜。对于很多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接受教育是改变孩子乃至整个家庭命运的重要途径,面对这些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学校和社会应该做的是千方百计为他们提供读书的机会,成才的希望,而不是在他们本就艰难地求学路上设置更多的障碍。

  

    目前,当地政府已经对此事给予重视,并提出了整改方案。教育从业者应承担起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的责任。而相关部门也要真正履行起监管责任,不再让孩子失望,父母寒心。

  

责编:刘岩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